第九百零七章 揭曉迷霧 下

在發現敵人的大部隊后,洛嘉心裡清楚已到了不得不撤離的時刻正如羅蘭大酋長和閃電所說的那樣,這樣的對手絕不是她一個人能應付的,將消息傳回無冬城才是要緊之事。
  
  她已經在之前的戰鬥中證明了自己,倘若魔鬼在此紮下根來,她以後還有很多機會與這群怪物交手。
  
  儘管腦袋裡做出了判斷,可她卻沒有選擇第一時間離開,而是打算找個高點,抵近觀察下魔鬼的動向。只是一句「我看到了許多魔鬼」容易讓人覺得她是落荒而逃回來的,若能帶回更多的情報,即使是大酋長也得承她這個人情。
  
  如此一來,不管對方見面時說的那番話是關心還是諷刺,都會不攻自破她想要的並不是道歉,而是認同。即使在生死存亡的大戰中,她也能起到令人側目的作用。往淺了說,這是她個人的榮耀,往深里說,這對於提升狂焰氏族在大酋長心中的分量大有好處。
  
  於是她就這麼做了。
  
  當然,這些想法她不會直說出來,只是簡單描述成好奇而已。
  
  洛嘉很快找到了一座離塔其拉遺迹不遠的廢棄石塔,雖然塔身近乎半毀,外表被青苔與藤蔓覆蓋,但也是附近最佳的觀察點。
  
  為了方便撤離,她沒有穿上衣服,而是將行囊背於背後,裹著一條披風就爬上了塔頂。
  
  頂端破開的大洞正好供她容身,加上帘子般的藤條,數次從頭頂飛過的恐獸都沒能發現她的蹤跡。
  
  然後她終於看清了龐然怪物的真面目。
  
  那竟然不是活物!
  
  「它們不是……活的?」聽到這兒,溫蒂不禁打破沉靜問道。
  
  「我只能這麼認為,」洛嘉低聲道,「那些傢伙看上去沒有一點生物的特徵,倒像是……」
  
  「倒像是什麼?」
  
  「你們在赤水河上建的那座鐵橋。」
  
  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一時有些難以理解,「橋?」
  
  「我當時……也覺得不可思議,但事實就是如此,」她虛弱地咳嗽兩聲,「它有著如同橋面一般平直的軀幹,四條長腿就像橋墩一般分佈在身軀兩側,只是……無論是軀幹還是四肢,上面都沒有覆蓋任何血肉,透過那些空洞的骨架和鐵片,我能清楚地看到怪物身後的景象。」
  
  溫蒂不由得吸了口涼氣。
  
  一座能自主行動的鋼鐵大橋?這是魔鬼製造出來的東西嗎?
  
  洛嘉稍息片刻後接著說道,「每一個骨架怪物至少有八九丈那麼高,它的頂面固定著許多魔鬼,遠遠看去,就好像層層排布的蟲卵。而它的腹部則掛著一個碩大的皮囊,猶如從什麼東西身上剝下來的臟器,不僅能感受到其在脈動,透過表皮還能看到內部涌動的暗紅色氣霧。」她握緊了拳頭,輕輕貼到胸前,「三神在上,那些怪物的模樣簡直邪惡極了。」
  
  灰燼皺起眉頭,「……然後呢?」
  
  「然後它們在遺迹周圍趴伏下來,皮囊中垂落數百根管子插入地下,令周圍的土地變成了黑褐色的結塊。而上面的雜草和樹木都很快枯萎,彷彿被什麼東西抽幹了生命一般。大部分魔鬼也隨之沉入地底,只留下數百隻狂魔和十餘只恐獸繼續在遺迹周圍活動,應該是負責巡邏偵查之類的任務。」
  
  「你有沒有看到一種長著無數眼球和觸鬚的魔鬼?」溫蒂一邊記錄著狼女的發現,一邊詢問,「它們往往待在高處,乍看起來像是一團蠕動的肉瘤。」
  
  「多眼魔么?」洛嘉搖搖頭,「閃電跟我提到過它的危險,不過我並未在魔鬼大軍中發現其身影。」
  
  「那你的傷是……」
  
  「我太輕敵了,」她神情有些沮喪,「我在塔頂藏匿了三天,恐獸也多次從這個區域飛過,但沒有任何徵兆顯示它們想要徹查此地。我原以為先前狂魔吹響的號角並未引起大部隊的注意,直到撤離時才發現有幾隊魔鬼早已在附近潛伏下來。」
  
  「等等……它們還會做這種事情?」日暮驚訝道,「以前聽你們說,魔鬼不是身強體壯、但頭腦簡單的野獸嗎?」
  
  「位於底層的魔鬼確實如此,但有人指揮就不一樣了,」提莉沉吟道,「這批敵人中很可能存在一位高階魔鬼。」
  
  「面對未知的敵人,本就沒有完美的應對之策,」灰燼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能憑藉意志逃脫險境,並且活著回到無冬城,就已經非常難得了。」
  
  這還是溫蒂第一次從超凡者口中聽到如此正式的稱讚。
  
  「或許吧,幸運的是……那傢伙沒有親自來找我的麻煩,」洛嘉有氣無力地擠出個笑容,「當行蹤暴露后,我立刻變作狼形,借著夜色加速逃離,這也令它們的投矛攻擊失去了準頭。我不清楚追兵有多少,只知道頭頂始終有恐獸在盤旋。」
  
  「你殺掉了所有追兵?」提莉疑惑地問。
  
  溫蒂心裡同樣生出了一絲懷疑,如果無法擺脫敵人的追蹤,狼女勢必會遭到無止境的圍追堵截,她身上所受的重傷也證明了這點。加之只能被動挨打,如此看來,她當時可謂已經陷入了絕境。
  
  「不……是它們放棄了追殺。」洛嘉回道,「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只要再追上一天,我一定會先撐不下去,但它們偏偏選擇了撤退。」
  
  「紅霧!」提莉很快反應過來,「是魔鬼攜帶的紅霧用完了你還記得它們撤退的地點嗎?」
  
  她揉著額頭想了一陣,「大概是離草原五六里的地方吧。」
  
  「地圖呢?快拿張地圖來。」
  
  見提莉在圖紙上來回比劃著距離,溫蒂隨之也領悟了對方話中的意思。那些骨架怪物很可能是一種運輸紅霧的魔力機器,就像教會所展示的攻城獸一樣,而洛嘉的描敘亦間接證明了這點,無論是大軍沉入地下,還是被紅霧污染的土地,都與雪山背後那座魔鬼營地中的景象如出一轍。
  
  如果說從遺迹出發的恐獸只能逼近到蠻荒地邊緣,那是否說明無冬城暫時仍處於一個較為安全的境地?
  
  了解完大致情況,洛嘉已顯得疲憊不堪,纏繞傷口的繃帶上又滲出了血跡。
  
  安慰她好好休息、在娜娜瓦回來之前專心養傷后,溫蒂帶著眾人離開卧室,輕輕掩上了房門。1.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