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掛畫辟邪

龍麒麟足下生出火雲,騰空而起,向山谷外奔去,青魚散人坐起身來,抬手向前拍了一掌,頓時雷霆涌動,無數雷電纏繞著如同青龍奔騰,向龍麒麟劈去。

青魚散人突然哇的吐血,手掌一顫,這一道掌心雷打偏,將龍麒麟前方的山頭炸開一個缺口。

秦牧嚇了一跳,這些天人境界的存在儘管受傷,但是神通的威力依然驚人,若是被打中,肯定會死得慘不忍睹。

盧文書、普善羅漢等人搖搖晃晃站起身來,各自忍不住吐血,不禁心有餘悸,他們還是輕視了秦牧召喚出來的那尊熊羆大魔神,被熊羆大魔神一擊重創,倘若不是枯葉道人將秦牧的召喚打斷了一次,召喚出來的熊羆大魔神便會更強,只怕他們這些人綁在一起也不夠這尊魔神殺的!

「還要追上去嗎?」盧文書低聲問道。

這時,枯葉道人跏趺而坐,氣息枯敗,慘笑道:「老道是不能陪諸位道友降魔衛道了。我的生機被那尊魔神打斷,這具臭皮囊不中用了……」

眾人心中惻然。

枯葉道人輕聲吟道:「人生本是一枯葉,飄落黃泉終有時。諸位道友,你們務必要將那天魔教主斬殺,我要在黃泉路上見到他。我先去了……」說罷,溘然長逝。

盧文書大哭,拜道:「道兄慢走!我們定當送這個魔頭去見你!」

普善羅漢悵然長嘆,合十見禮,肅然道:「此生一具臭皮囊,捨去皮囊見如來。道兄好走。」

「好走!」青魚散人落淚道。

羅三破道:「那頭龍麒麟的腳步很快,咱們須得儘快趕上去,否則被他喚出第二尊魔神,那就糟糕了!」

盧文書殺氣凜然:「他沒有這個機會!前面路上還有比我們更強的存在等著他自投羅網!」

話雖如此,但眾人還是強行鎮壓住傷勢,服下療傷的靈丹,向秦牧離去的方向趕去。

秦牧在龍麒麟背上取出一座白骨祭壇,試圖召喚出第二尊魔神,不過龍麒麟奔行之時有些顛簸,很容易便讓符寶無法對照魔神像上的符文,錯了一個符文便會功虧一簣,讓他只得作罷。

秦牧檢查一番,自己身上沒有半點傷勢,狐靈兒也沒有受傷,龍麒麟皮粗肉厚,身上有龍鱗保護,也不曾受傷,只有都天魔王被打得有些變形。

秦牧用朱雀元氣將他的身體燒得赤紅,然後糾正變形的肢體。都天魔王羞憤難當,默不作聲。這次被熊羆大魔神鄙視,還將他踩在腳下,這是奇恥大辱。

秦牧分辨一下地理,取出延康地理圖對照一下四周的山川,鬆了口氣,道:「這裡距離大墟已經很近了,以龍麒麟的腳力,估計再過半日時間便會到達大墟的邊陲。只是走密水關是不可能了。」

他們被一路追擊,路線已經偏離了密水關,距離延邊關也很遠。

「而今之計,只能走我教走私時留下的那條通道了。」

秦牧思量片刻,大墟與延康之間有一條神斷山脈,神斷山脈的一個個山頭上有玄璣弩,但凡過境,便會被玄璣弩射殺。

玄璣弩自動運轉,據說是根據神傳下來的旨意打造而成,但凡有人經過神斷山脈,無論是從山間走過去,還是從山上飛過去,都會被射殺。

天魔教曾經經營走私,在神斷山脈中有一條通道,經過枯寂嶺峽谷,可以來往大墟和延康。那裡的兩座玄璣弩,已經被天魔教破壞,不過鑲龍城的客棧老闆說,那條路已經廢棄了許多年。

枯寂嶺峽谷,是他進入大墟的唯一通道。

「追兵應該不知道這條通道。」

秦牧振奮精神,突然失笑道:「回家過年真難啊,幾乎是從千軍萬馬中殺過來一般!」

他跟隨村裡的人學習他們的武學,也將他們的樂觀繼承了過來,儘管這一路遭遇伏殺無數,但也依舊保持著樂觀的態度。被他的情緒感染,龍麒麟和狐靈兒也放鬆下來很多。

天色不知不覺昏暗下來,四周也愈發荒涼,走半晌也看不到一個村莊。

「夜闖大墟,絕對是找死的行徑,必須要等到白天。」

他們距離大墟越來越近,已經能夠看到巍峨的神斷山脈的黑影,像是一堵橫貫天地間的高牆堵在前面。

這座連綿不知多少萬里的神斷山脈別說遍布玄璣弩,就算沒有玄璣弩,飛過去也是艱難無比。

秦牧正想著尋個落腳的地方,突然看到下方有燈火傳來,那是一個村莊,夜幕降臨,村裡點起了油燈。

「公子,小心有詐。」狐靈兒緊張兮兮道。

都天魔王冷笑道:「方圓千里都看不到一個村莊,這裡偏偏冒出來一個,自然有詐。」

秦牧道:「龍胖子,繼續走,不必理會。」

龍麒麟腳踩火雲繼續向神斷山脈走去,又走了幾十里地,只見下方又有燈火亮光傳來,那裡是一個邊陲的村莊,燈光昏暗不明,有房屋十幾座。

房屋的布局,油燈發出的亮光的位置,與剛才那個小村莊幾乎一模一樣!

「繼續走。」秦牧瞳孔微縮,沉聲道。

龍麒麟繼續前進,走出幾十里地又看到了那個村莊,房屋、燈光,一切布置都與前面兩個村莊一模一樣,沒有任何變化!

龍麒麟也感覺到不妙,發力狂奔,向前跑了幾百里地,路上遇到十幾個這樣的村莊,一切布置都是一模一樣!

而前方的神斷山脈竟然也似乎看起來還是那麼遠,奔行了幾百里,按理來說早應該來到山腳下,但他們與這座山脈的距離竟然似乎從未變過!

「此人本事非同小可,摺疊了空間。」

都天魔王萬念俱灰,搖頭道:「臭小子,你逃不掉了。」

「我們進村!」秦牧惡狠狠道。

龍麒麟和狐靈兒嚇了一跳,秦牧動怒,壓低嗓音:「誰敢擋我回家過年,我便殺了誰!進村!」

龍麒麟降落下來,身體縮小,恢復如常,秦牧從龍麒麟背上跳下,狐靈兒則盤繞在他的脖子上,像是一條狐狸皮毛做的圍脖,都天魔王跟在他的身後,四張面孔看向四周,警覺地東張西望。

秦牧走向村口,只見這個村子很是尋常,村門口有旗杆,旗杆下有下馬石拴馬樁,村裡子很是寧靜,一條狗正在沖他們狂吠,齜牙咧嘴,很是兇惡。

秦牧脖子上的狐狸悄悄張開眼睛,把那條狗嚇了一跳,柴門打開,一個老者舉著油燈從柴門後走了出來,那條狗連忙來到老者身後,膽子又大了起來,繼續沖秦牧狂吠。

秦牧面色溫和,見禮道:「趕路人路過貴寶地,天色昏暗,四周沒有落腳的地方,天可憐見遇到長老。長老是否能通融一下,給個歇腳的地方。」

「天魔教主客氣。」

那老者眉目狹長,白眉低垂,道:「村子很小,客房多數都還空著,教主若是不嫌棄的話,便自己尋一個房間住下歇息。」

秦牧脖子上的狐狸毛都炸了起來,哆嗦發抖。

都天魔王和龍麒麟也是心中凜然,這白眉老者絲毫沒有掩飾,直接稱呼秦牧為天魔教主,顯然沒有隱瞞的打算,也不屑於隱瞞。

而他們一直在原地打轉,恐怕也是這老者動的手腳!

秦牧稱謝,道:「長老這村子里有幾人?」

那白眉老者道:「目前只有一人一狗,不過我已經在各個房間里都掛了燈,要不了多久村民便會趕過來。到那時會有一場狂歡,大概會吵得很,天魔教主不要嫌棄。我們這些人都是苦力,出力賣命的人,不懂什麼禮數,有冒犯的地方,還請天魔教主恕罪。」

「好說,好說。」

秦牧辭別這位白眉老者,來到村子中央,選了一個最大的庭院,道:「長老請回,我們便在這裡住下。」

那白眉老者笑眯眯道:「天魔教主睡個好覺。」

「承蒙吉言。」

秦牧推門走了進去,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飛速道:「你們別說話,進堂屋,睡覺,誰也別睜眼!」

龍麒麟、狐靈兒不解其意,都天魔王道:「這老東西來意不善……」

秦牧隨手一撥,都天魔王動彈不得,秦牧打開堂屋房門,將都天魔王丟在地上,將他十二隻眼皮合上。

龍麒麟擠了進來,把房門撐得裂開,兩扇木門倒地。

龍麒麟正要說話,秦牧做出個噤聲的動作,示意他閉上眼睛。狐靈兒從秦牧脖子上溜下來,爬到龍麒麟背上閉上眼睛。

秦牧打開饕餮袋,取出一幅捲軸,閉上眼睛用釘子將這幅畫掛在堂屋正對著門的牆壁上。

「瘸爺爺說這幅畫是聾爺爺早年畫的村長,可以辟邪,就看看瘸爺爺是不是在騙我了。」

他合身躺下,側身對著房門,瞪大眼睛一動不動。

四周寂靜無聲。

過了片刻,外面傳來雜亂的腳步聲,只聽一個有些耳熟的聲音,彷彿是盧文書,道:「青山前輩黑夜點燈,召集我們前來,莫非尋到了天魔教主?」

又有一個女子道:「說來慚愧,我們這一路圍追堵截,沒能殺了他,枯葉道人反倒遭了他的毒手,被他喚出的魔神害死。」像是青魚散人的聲音。

那白眉老者的聲音傳來,道:「天魔教主已經在村裡睡下了。」

「還是青山前輩好手段!我這便去殺了他!」

「不急,還是等其他同道前來,再取其性命,慶祝這場大捷!」

……

又過了片刻,又有十幾人的腳步聲傳來,眾人聽到天魔教主在村子里,都是忍不住歡聲笑語,各自放下心中的一塊石頭。

外面又有飲酒的聲音,燈火通明,顯然這些強者在慶祝。

「天魔教主的本事雖然不高,但是手段卻是不少,著實難纏,說來慚愧,我們幾人受傷,險些被他喚出的魔神打死。」

「今日解決此獠,也算還天下一個公道了。來,共飲此杯!」

「鳳棲梧師兄到了?快快過來,慶祝除魔大會!」

……

外面燈火明亮,照耀得秦牧這棟宅院的窗欞陰影斑駁,陰影晃動不休。天氣很涼很冷,秦牧看到狐靈兒在瑟瑟發抖,伸手蓋在她的小肚子上。

狐靈兒回頭,秦牧連忙伸出兩隻手指蓋在她的眼皮上。

外面,陸續有圍堵秦牧的高手從各地趕來,笑聲越來越響亮,觥籌交錯,歡慶一番。過了良久,只聽那白眉老者笑道:「諸位,天色不早了,該送天魔教主上路了。」

狐靈兒哆哆嗦嗦,聽到院子門戶被打開,發出咯咯吱吱的聲音,卻不敢睜開眼睛。

盧文書當先一步走入院子,笑道:「天魔教主竟然睡著了,睡得很熟……」

突然,他的頭顱無聲無息的從脖子上滑落下來,屍體仆倒在地。一個天人境界的大高手,就這樣稀里糊塗送命。

「院子里有高手!盧兄糟了毒手!」

院外傳來喧嘩聲,只聽轟隆一聲巨響,一位位強者擊碎了院子的牆壁闖了進來,周身光焰騰騰,身後站著神的虛影,氣勢滔天!

他們剛剛落地,突然一個個頭顱無聲無息的從脖子上滑落,任由手段通天也死得莫名其妙。

彷彿這院子中有一尊無形的神揮動著無形的劍,割取任何膽敢闖入院子里的人的頭顱!

27 Queries in 0.05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