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老鄉見老鄉 二合一

視力、聽力、觸感、神識無一不是飛速的提升,王重甚至能感覺到身體中有無數細胞在英魂力量的滋養下分裂、進化,不斷的讓肉身變得更強。
  
  對於英魂期,王重的臉上並沒有過多的驚喜,只是掛著淺淺的微笑,感悟了浩瀚的宇宙,再來審視自身的成就,頓時就會覺得微不足道了,修鍊的路還有很長,王重很期待當自己將星圖中所有的星軌都點亮時,那會是何等浩瀚壯闊的圖像,或許到了那樣的境界,自己就可以前往真正的宇宙空間去窺視這宇宙的奧妙了。
  
  身體的變化慢慢停止了下來,境界突破后的實力飛漲期已經度過,剩下的就是慢慢的沉澱和積累,這個時候也感覺到有人在高速的靠近。
  
  王重不太清楚,保持警惕的同時也是暗暗有點期待,來者雖然強大,但能讓自己提前感知到,那和自己的差距就不至於太離譜,英魂初成,王重還蠻期待試試威力的。
  
  摩爾登知道對方感知到了,也沒有隱藏,他也沒打算隱藏,可是好像不太對勁,因為他只感到一個英魂初期的力量,說好的高人呢?
  
  摩爾登感應了半天,真的什麼都沒有,出了一個臉上透著聯邦味道的人,聯邦人還是帝國人,一目了然,不但模樣,氣質也完全不同,而且……這傢伙怎麼這麼面熟???
  
  摩爾登打量著王重,王重也在打量摩爾登,在這鬼地方竟然隨便就碰上一個聯邦的人,而且實力不弱,看他身上的徽章應該是波特家族的人。
  
  「你是王重?」摩爾登試探著問道,實在是因為蘿拉說太多次,他想認不出都難。
  
  相當標準的聯邦語,這人居然認識自己?
  
  王重更意外,對方揭開斗篷后是一個年輕的男子,黃皮膚黑頭髮,厚厚的斗篷下面穿著的是一身聯邦的服飾,可王重敢肯定自己從來沒有見過他,更別說認識:「我是王重,你是?」
  
  那人哈哈大笑起來,相當熱情的沖王重伸出一隻手:「我叫摩爾登,摩爾登波特。」
  
  看到王重一臉疑惑的樣子,摩爾登又補充道:「蘿拉的哥哥,我們家蘿拉天天念叨你,還以為你掛了,你怎麼跑到帝國來了!」
  
  摩爾登也是一肚子八卦,這是什麼鬼,「對了,高人呢?」
  
  摩爾登波特得到導師的恩准,從聖地返回地球的一年之期已經快到了,一直都在圖坦卡蒙這邊歷練,原本以為憑自己的實力,回地球就是走心的歷練,不可能遇上太大的危險,是打算還要去海岸另一邊的凱撒看看的,可上次陷入絕境被木子所救,卻是讓他感覺到了圖坦卡蒙那種兇險的魅力,這大半年來一直都呆在圖坦卡蒙的沙漠中,打算就在這裡把一年之期呆滿,只是一直沒有向木子道謝的機會,讓他十分遺憾。
  
  最近已經到了最後的歸期,十幾天前他聽說了有個小光頭在卡奇爾塔村這邊擊退獸潮的事兒,估摸著很有可能就是那個救了自己,還和自己在沙漠綠洲的小酒館中有過緣分的小光頭,於是一路南行過來,想在回聖地前再見見這個有趣的恩人,剛才也是正巧路過這附近,被王重突破時的劇烈能量波動所吸引,過來查看究竟,卻發現居然是那個讓自己妹妹魂牽夢繞、把個聯邦chf搞得天翻地覆的王重。
  
  對聯邦那邊的消息,摩爾登是一直都很了解的,天訊的信號在這邊雖然時好時壞,可終歸能用,王重的事兒、阿薩辛的事兒,乃至王重和妹妹蘿拉之間的事兒,他都是門兒清,以他正式聖徒的身份,早聽說王重是被放逐到了第五維度世界的險地,那種幾乎就等於是十死無生的歷練了,可沒想到非但在沙漠中意外碰上,這傢伙還突破了英魂期……
  
  摩爾登也是無比感慨世事之奇,無巧不成書了。
  
  王重無奈的聳聳肩,「沒有感覺到,我只是機緣巧合鑄就英魂。」
  
  摩爾登看對方也不像是說謊,或許是自己判斷錯了,可能是日全食引起的異像,奶奶的,自己嚇自己太丟人了,感受到火焰的氣息,這傢伙的法像應該是火焰類的。
  
  兩人梳理了關係,自然是友非敵,摩爾登是那種大咧咧的、豪爽的性子,身上也有很多和蘿拉的共同點,相當容易親近,三言兩語交談下來,兩人已經算是熟識,摩爾登問起王重被送往詛咒之地的情形,王重略過了宮益等人的事兒,將過程大體說了一下,對波特家族他還是相當信任的,而對蘿拉的這個哥哥,雖然之前沒有見過面,但在卡波菲爾那段時間聽說了不少關於他的事兒,也是個性情中人,和聯邦那些紈絝子弟絕對不是同一類型。
  
  摩爾登也不在意這個,他並不關心王重怎麼活下來的,倒是問了一下王重的法像,因為他是有資格帶王重去聖地的,畢竟王重通過了所謂的「考驗」自然有資格去,他也就順道了,只是要確認一下法像。
  
  只是看到了王重的火眼精靈王法像,略微有些失望,坦白說,聯邦都喜歡這類,但這火焰精靈王太偏了,單一的火焰系不說,上面也沒什麼法則之力。
  
  王重也沒有解釋,他的情況比較特殊,跟別人的那種自我意識形成的是不一樣的,他的精靈王品質是不同的。
  
  摩爾登能感受到火焰精靈王的力量,坦白說,還算不錯,但也只是還不錯的程度而已,有些失望,可是去聖地的資格是夠了,就當給妹妹一個面子吧。
  
  「我歸期已到,等去卡奇爾塔村見了木子我就要回聖地了,」摩爾登從王重那裡證實了木子的消息,相當高興,這趟本來就是沖木子而來,如果見不到他會感覺很遺憾,聖地規矩森嚴,這次也是好不容易才說動了師傅,現在自己的歸期已至,下次再想來地球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王重你呢,有什麼打算?如果你想去聖地,我可以帶你過去。」
  
  其實以王重的情況留在帝國更好一些,回聯邦,趙家和鬼家一定不會放過他,去聖地,這資質恐怕也是個慘。
  
  其實剛才聽摩爾登說他來自聖地,並且正要準備回去的時候,王重就已經意動了,原本這趟歷練成就英魂之後,他就打算回聯邦去尋找進入聖地的路,但讓摩爾登直接帶自己進去,王重覺得有些事情還是要再確認一下,他可不想害了蘿拉的哥哥:「這樣沒問題嗎?聯邦議會和十大家族那邊會不會為難你?」
  
  「議會和十大家族?」摩爾登哈哈大笑:「如果按照他們的意思,你恐怕已經被直接處死了,還送你去什麼詛咒之地?只因為你有聖地名額的身份,哪怕聖地對這事兒沒有過問,他們也不敢公然處決你,而是費盡心思的用歷練為名把你放逐進了那個地方,就是怕有人把事情捅到聖地去之後,他們沒有解釋的餘地。現在你也算通過歷練考驗了,也成就了英魂和法像,達到了聖地入選的標準,你要去聖地,他們誰都不敢攔著,放心吧!咱們先去一趟卡奇爾塔村,等我見過小光頭,你就跟我一起去聖地!」
  
  摩爾登的聲音洋溢著滿滿的自信,心中還是舒服的,這小子挺夠意思的,但他摩爾登可不是怕事的人。
  
  對聖地的一切,王重充滿了好奇,而摩爾登恰好就是聖地的百事通,兩人一路向南,返回卡奇爾塔村這一路,在摩爾登嘮嘮叨叨的聲音中,王重已經對聖地有了個大概的認知了。
  
  那是一個隱藏在第五維度中的另類世界,以其發現者阿達歷亞至聖導師的名字命名,又稱之為阿達歷亞空間、阿達歷亞城。先知只是一個發現者而並非創造者,聖城的來歷即便到現在都還是一個謎題,據說早在先知發現那個地方的時候,整座城市就已經存在了,殘留著與地球文明極其相似的建築風格,有著一套完整運作的自動系統,只是沒有人煙,那座城市乃至那整個世界都空無一人,被人拋棄。
  
  有人說那是第五維度世界對另一個世界的投影,但這種說法並不能得到完全的認同,因為這個世界太真實,簡直像是專門為人類留下的,雖然有很多維度文明的跡象,但有相當一部分十足就是人類的進化方向,當然最重要的不是起源,而它確實拯救了人類,並帶來了光明。
  
  阿達歷亞先知發現了聖城,在那裡修行,並陸續通過各種手段將地球上的人類也送了上去,現在的聖城早已從曾經的荒無人煙發展為了有著數十萬人口的大規模城市。
  
  那裡非但有著得天獨厚的修鍊環境,並且聖城中還有許多殘存的、讓人類難以想象的符文科技、乃至維度科技,人類聯邦現有的科技技術,特別是符文相關的方面,至少有三分之二都是從聖城中學習來的,加上絕大多數的天魂期戰士都以聖地為居住地,他們可能會四處遊歷,去維度空間冒險,但最終都會回到聖地,也形成了聖地絕對的核心地位。
  
  格局、起源這些自然是要了解的,但與王重最切身相關的還是聖地的三大勢力,霸族、修道院和錄武堂。
  
  「進入聖地后,你就是聖地學徒了,首要就是考取聖徒的資格,這裡面比較重要的是三大勢力的選擇,如果要讓我來推薦的話……」
  
  「錄武堂雖然相對平衡,但那是十大家族扎堆兒的地方,我不太建議你去錄武堂。雖然上面有導師壓著,即便是十大家族裡和你有仇的人也絕對不敢亂來,但成天和一幫看你不順眼的傢伙呆一起也不舒心不是,而且說實話,太過平衡的修行方式,培養的就是平庸,或許個個都在水準之上,但貪多不爛、學得多心也雜,反而沒有特點,這些年聖地里出現過的一些驚才絕艷的高手裡,幾乎就沒有錄武堂的人。」
  
  摩爾登自己就是個叛逆的人,不走尋常路。
  
  「其次就是霸族,雖然人數相對較少,但坦白說,霸族的特點還是相當鮮明的,追求極致的力量,個體實力比起錄武堂要更強,就是修鍊方式又點太變態,亂改造身體,人不人鬼不鬼,而且霸族是三大勢力里接受異族最多的,很多被聖地吸收的異族都喜歡往霸族裡扎堆兒,反正都是『怪物』,也不怕改造……反正挺變態的,不過實力確實也沒得說,聖地最近一次有人晉陞聖導師,就是發生在霸族。」
  
  「最後就是修道院了,修道院比較擅長的是靈魂方面,而靈魂則是一切修行的根本。」說到修道院,摩爾登止不住的就眉飛色舞起來:「修道院的院長,也是元老會成員之一,阿達歷亞先知唯一的弟子,十階聖導師的存在,除了已經破碎虛空不知所去的先知之外,老院長絕對是聖地當之無愧的第一人,這樣的人所創的修道院豈同一般?坦白說,我覺得修道院才是聖地的正統,其他一切……」
  
  「咳咳。」王重打斷了他:「摩爾登老兄你是哪個勢力的?」
  
  「當然四修道院的!不是哥吹牛逼,幫著自家說話,老大就是老大,誰不知道聖地里我們修道院最拽?多了不說,每年招生的時候,錄武堂和霸族還耍小手段搶人來著,就咱們修道院從來都用不著,看不上。」
  
  對這樣的吹噓,王重只能持保留意見,三大勢力能在聖地並駕齊驅這麼多年,相互間肯定是很難真正分出個高下的,摩爾登的一些評判顯然帶有不少個人的主觀色彩,並不能作為衡量的標準。再說,就算修道院真的最強,可最強未必就是最好,仔細了解之後,王重倒是覺得霸族挺適合自己。
  
  首先那裡遠離了議會和十大家族的紛爭,雖說這兩股勢力在聖地並不能掀起什麼風浪,可就像摩爾登說的,天天和仇人照面,彼此也都不舒服。
  
  (二合一,求一張雙倍月票支持,感謝!)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06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