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危機

天水灣事件,如同一場風暴席捲了整個鏡像世界。

造成的影響太大了。

以至於很多人甚至開始反思,當下這個時候,到底是否應該攻打證道之鄉?

現在對證道之鄉發起攻擊,真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嗎?

如今大家都已經知道,證道之鄉的一些古老聖人,就存活在鏡像世界。

這讓他們感覺到恐懼!

那可是能擊殺無上存在的恐怖大能!

沒道理只許你衝到人家的家門口擊殺人家的子孫後代,別人卻不許打你吧?

天水灣那裡死去的大量年輕天驕,說到底……只不過是鏡像世界那些無上存在的犧牲品罷了!

他們原本都應該有更好的未來,哪怕就算不能進入到證道之鄉,憑藉這些人的天賦,也都可以走的更遠。

但現在,卻一切成空了。

不過在更多人看來,這種消極思想要不得。

這場失利也不過是證道之鄉那些餘孽的垂死反擊罷了。

「他們暗算了我們!」

「證道之鄉的卑劣之徒!枉為聖!」

「那些無恥的聖人毀了我們的路!」

「他們還不顧身份的殺了我們大量天驕,這個仇……不能不報!」

這種聲音很快替代了原本那些質疑的聲音,並且,也硬生生壓住了另一件事——那條路是假的,是鏡像世界無上存在冷血無情的傑作。

要說背後沒人在推動,楚羽是不會相信的。

但他此時,也顧不上去在意那些消息了。

他只想早一點見到林詩,直到確認她是安全的。

哪怕徐小仙告辭離去,都沒能改變他。

小妖女對他那若隱若現的感情,他並非感受不到。

卻只能裝作不知道。

他不能負了林詩!

天蒙學府的氣氛有些沉重。

走在校園中的那些學生,也失去了往日的飛揚跳脫,一個個面色都十分凝重。

雖然還沒有死氣沉沉,但很顯然,天水灣事件已經影響到這群年輕的天驕,影響到鏡像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楚羽歸來學院,也沒引起什麼波瀾。

徐小仙沒跟他一起歸來,也沒人過問。

總之,如今的鏡像世界第一學府,人心浮躁。

在問了幾個學生之後,楚羽得知,林詩被送回來之後,就直接被蝶舞仙子帶走了。

燕旭東也身負重傷,好在身上有兩件秘寶,保住一命,傷勢不算太重。但最近這段時間,也需要休養。

詩詩被她師父帶走了,按說楚羽應該放心,因為以蝶舞的能力,只要林詩還有一口氣在,應該就不會有事。

但楚羽還是很擔心,他心中不安,沒來由的焦躁。

如果沒有發生這場意外,如果沒有林詩斬去自己記憶,如果他沒有在圖書館裡面找尋到林詩斬去記憶之前留下的秘密——

可能楚羽自己都沒發現,他對林詩的感情,從來沒有過絲毫變化。

徐小仙好不好?

很好!

非常好!

漂亮!

智商高!

情商高!

而且,那絕不是一個人畜無害的乖寶寶!

雖然經常用惡意賣萌來掩飾自己,但這麼久相處下來,楚羽心裡清楚的很,徐小仙是一個真正的小妖女,腹黑的很!

可在他身邊的時候,她卻是一隻收起了爪牙的貓。

雖然偶爾也會有點坑,但楚羽知道她對自己從來都沒有惡意。

說到顏值,林詩稱得上是絕世美女,徐小仙卻是來自九天的仙女!

徐小仙有千般的好,可楚羽心中更放不下的,依然是林詩。

那是從小到大,青梅竹馬的真摯感情。

哪怕直到今天,楚羽都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真正的愛。

但他卻知道,如果面臨絕境,只有一個生的機會,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把生的機會讓給林詩!

最終,楚羽還是來到蝶舞仙子閉關之地,對著一個蝶舞仙子身邊侍女,要求見蝶舞。

「你是……宋鴻?剛剛加入學府沒多久的宋鴻?」

雖然身份只是一個侍女,但因為跟在蝶舞仙子身旁,這女子身上的氣度很不凡,態度看上去有些冷淡。

上下打量著楚羽,一點都沒有一個侍女的自覺。

「不錯,我是宋鴻。」楚羽點頭,一臉認真的看著眼前這看似年輕,但眼神成熟,明顯歲數不小的侍女:「我聽說林詩受傷,恰巧,我對醫術還算有所建樹,所以,我可以……」

「你回去吧,這件事跟你無關。」侍女沒等楚羽說完,便出言打斷了楚羽的話。

態度明顯有些惡劣。

楚羽有些奇怪,他從未見過這個侍女,自然不會得罪她。

那她為什麼要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

「我……」

楚羽想要解釋一下,自己只是純粹的想要幫忙而已。

「沒聽見我的話嗎?趕緊離開!」侍女聲色俱厲,柳眉倒豎,渾身都散發著冰冷的氣息,眼神冷厲。

楚羽皺眉,眼神也漸漸變得冰冷起來。

不過就在這時,他忽然發現,侍女冷冽的眼神深處,似乎帶著那麼一絲淡淡的焦慮。

還沒等他去思考什麼,一道淡淡的聲音突然響起。

「叫他進來!」

侍女頓時回應道:「是!」

楚羽能感覺到,侍女眼眸中有一絲擔憂一閃而過,然後不再看他,低頭帶著他前面帶路。

進入洞府,穿過一道長長的迴廊,來到一處空間門處。侍女輕聲道:「到了。」

侍女一直沒抬頭,只是兩隻腳在地上似乎輕輕摩擦了兩下,說完之後,轉身就走了。

這侍女走後,楚羽低下頭,看著侍女踩過的地方,那裡,有兩個不大不小的字,很公正的楷書。

「小心。」

只有兩個字。

楚羽的心,卻咯噔一下,心說莫非有什麼陰謀不成?

不過,他人都已經來到這裡,也沒有退路了。

就在他猶豫的一瞬間,剛剛準備離開的那氣質不凡的侍女,身體突然崩碎!

連慘叫都沒能發出,便化作漫天血霧!

楚羽心中一寒,終於明白這侍女的一片苦心,同時他心中無比憤怒!

更加為林詩不值,才出狼窩,又入虎口。

這時候,楚羽眼前場景一變,他的臉色當場就變了!

他站在一條大街上,身旁車水馬龍,兩旁高樓大廈……巨大的投影在虛空中播放著各種各樣的廣告。

這正是如今這個時代的地球上的場景!

媽蛋!

林詩暴露了!

楚羽福至心靈,瞬間就想到這種可能。

就在這時,眼前場景霍地一變,眼前一花,他已身在一間客廳當中。

一張古樸的桌子,四把椅子。

桌上擺放著一個兩尺高的花瓶,瓶子里還插著幾隻鮮艷的花,散發著淡淡而又清雅的香氣。

不過,讓楚羽心驚肉跳的是,他總覺得這花瓶上透著一股詭異的氣息。

房間似乎沒人,他仔細去看那花瓶上的圖案。

花瓶非常精緻,色彩斑斕,對著楚羽的這一面,畫著一副山水圖。

那畫面非常精美,而且看上去很真實,非常鮮活。

楚羽微微皺眉,向前幾步,繞到桌子的另一側,朝著花瓶望去。

他的目光,驟然凝住,表情嚴峻的盯著那裡。

花瓶的另一側,畫的是一個眉目如畫的女子,跟林詩一模一樣!

楚羽恍惚間,生出一股幻覺,彷彿這花瓶上的女子,就是真正的林詩!

她在看著我!

這是楚羽轉過身來之後,最為強烈的一種感覺。

楚羽抬起手,揉了揉眼睛,臉上依然充滿不可思議之色。

就在這時,那道淡淡的女子聲音,再次響起:「回地球,為我去做一件事,我饒她不死。」

彷彿有一股寒氣,順著楚羽的尾椎骨升騰而起,直接沖向他的後腦勺。

他的身體,都不由渾身一抖。

終究……還是出事了!

「很奇怪是嗎?」

蝶舞仙子的身影,忽然出現在楚羽面前。

她的樣貌極為美艷,雙眸露出淡淡的笑意,凝視著楚羽:「真想不到,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居然有如此勇氣,斬自己的記憶,斬七情六慾,目的居然是保全家鄉,保全心目中的愛人……」

「蝶舞前輩,這……發生了什麼?」楚羽一臉驚訝的看著蝶舞。

「發生了什麼?宋鴻……宋先生,呵呵,還想垂死掙扎?裝傻有意義?」

「之前神秘出現在宋國,救助了宋國頂級豪門紫雲府小公主劉雨煙。」

「後來在紫雲學院嶄露頭角,展現出強大的煉丹手段……」

「呵呵……來自證道之鄉中心星辰地球的……宋先生,或者說……楚公子?」

蝶舞臉色平靜,站在那一臉微笑的娓娓道來,將楚羽出現在鏡像世界之後的經歷,詳細說了一遍。

最後看著楚羽,微微一笑:「這麼厲害的一個年輕人,找不到任何根底,甚至就連這一次,那麼多頂級天驕全都死在天水灣,你卻完好無損的回來了?」

「我不懂您在說什麼……」楚羽聳聳肩,攤開雙手,臉上露出無奈的苦笑。

「不懂沒關係,我慢慢跟你聊。」蝶舞看著楚羽,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道:「林詩這孩子,夠狠,膽子夠大,但她卻並不明白。自斬……並非全無破綻。當然,如果沒有這次她身負重傷,就算是我,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蝶舞說著,淡淡一笑:「可惜……這就是命!你們的命!」

「她身負重傷,神魂受損,靈魂出現了劇烈的波動。關鍵是,她在重複不斷的叫著兩個名字,一個叫宋鴻,一個……叫楚羽。」

蝶舞笑靨如花的看著楚羽:「巧的是,最近一個叫宋鴻的神秘人,很有名氣呢。」

「您誤會了。」楚羽苦笑道:「我好心來幫忙,仙子不但不領情,反倒還說些莫名的話。算了,我還是告辭吧。」

楚羽說著,站起身,轉身就想要離開。

「站住!」

蝶舞仙子聲音很輕,但卻透著不容置疑的威嚴。

楚羽站在那,背對著蝶舞的眼神中,已是一片冰冷。

「回來,坐下。」蝶舞淡淡說道。

楚羽深吸了一口氣,轉回身,坐在那,一臉無奈:「仙子恐怕真的誤會了。」

「誤會?不。」

蝶舞一臉平靜的看著楚羽,淡淡道:「我調查過,過程就不說了,結果很有意思。」

她臉上笑容很燦爛:「想不到你們都來自地球,真是神奇啊!」

—–

在井岡山參加團中央和中國作協合辦的培訓,之前我也沒想到是全正規化軍事管理。住的是軍隊那種鐵床上下鋪,每天早晨六點起來開始,不間歇的上課、參加各種活動,一直到晚上十一點左右。

這幾天直接累成狗,所以更新都是回到宿舍之後,坐在鐵凳子上,疲憊不堪的寫出來的。

其實真不願意說這個,但想想還是解釋下。

我也不希望你們誤會我。

么么噠。

27 Queries in 0.08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