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臨戰反應 下

按照羅蘭陛下的規劃,市政廳、安全局、第一軍和女巫聯盟為四大同級機構,構成了灰堡明面上的行政主體。除開最為特殊的安全局,另外三大機構通過批准的行動,都應得到相關部門的配合與支持。
  
  這套規定的初衷無疑是為了能夠更好地發揮出整個王國的力量,平時有陛下本人坐鎮也很難出什麼岔子,但問題就在於陛下不在的時候——想要讓三方在短時間達成一致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此當溫蒂從洛嘉口中聽到魔鬼的那一刻,她所能想到的最好應對方法也只有先行發布警戒、固城據守,同時召開決策會議了。
  
  當然,她不是不清楚這會給市政廳造成多大的麻煩。迷藏森林裡的育種麥田每天都會產出好幾百袋黃金二號的種子,它們需要工人搬運至碼頭,裝船運往北地、南境以及陛下新收復的領土。除此以外,源自林區的木材、蘑菇、果子採集都會受到影響,草原牧場中畜牧業也會陷入停滯,巴羅夫的說辭並不完全是誇張。
  
  原本等到第三次神意之戰開啟,一道新的城牆將會出現在邊境以北,把半個草原囊括其中,不僅能與現有城牆形成多重關卡,還可以有效提高絕境山脈防線的利用效率,使城市北邊的礦石冶鍊區和工廠更加安全。即使在戰爭時期,來自森林和北坡山的資源也不會斷絕。
  
  只不過這個計劃目前仍停留在紙面上,誰也沒料到魔鬼出現的消息會來得如此之早,比起財貿上面臨的損失,她必須做出更慎重的選擇。
  
  「魔鬼就是依據,凡人,這很難理解嗎?」會議室牆上的光幕波動起來,埃爾暇不屑的聲音傳進了每個人的腦海,「任何與魔鬼有關的事都不能等閑以待,它們不是愚蠢的邪獸,不會等到你做好萬全準備才發起攻擊——我看你根本沒有深切意識到對手的可怕。太可惜了,看到那位凡人國王,我還以為這幾百年來你們有了不少長進。」
  
  作為對抗魔鬼的盟軍,塔其拉遺民和沉睡魔咒自然也有出席此次會議的資格。對於溫蒂的決定,雙方領袖帕莎和提莉.溫布頓皆表示出了贊同之意。
  
  巴羅夫幾乎被氣笑了,「我是不知道魔鬼有多麼可怕,因為它根本就沒出現在我眼前過——難道這些傢伙還能隔空殺人不成?你們口口聲聲說必須做好防備,這點我認同,但問題是現在連敵人的影子都看不到!西邊有女巫控制的迷藏森林,東邊有建在絕境高峰上的哨塔,兩塊屏障中間夾著一塊毫無遮擋的草原,敵人有任何行動都能在數里之外察覺,我們有必要謹慎到這個地步嗎?」
  
  看得出市政廳總管對陛下交代的任務確實頗為上心,溫蒂暗想,上一次會議時他在怪物一般的原初載體面前連大氣都不敢喘,現在居然敢頂上兩句,甚至冷嘲熱諷了。
  
  「我認為有這個必要,」灰燼開口道,「事實上,是我向溫蒂提議這麼做的。」
  
  「理由呢?還是因為一個莫名女巫的夢囈?」巴羅夫敲打著桌子,「不要跟我說你們相信她——如果她真值得相信,或者說你們的關係有那麼緊密,她早應該是女巫聯盟的一分子了。」
  
  「倒不是這個理由,而是基於對事實的判斷。」灰燼平靜地解釋道,「我曾和她交過手,知道她的實力。如果只是一兩隻混合種邪獸,不至於讓她如此狼狽。根據目前所掌握的情報,狂魔在沒有魔石支持的情況下,自身戰鬥能力和中型混合種相近,即使洛嘉無法取勝,也能化作狼形,輕易擺脫對手的追蹤。」
  
  「你到底想說什麼?」
  
  「她遇到的魔鬼很可能在十隻以上,並且天上還有飛行的恐獸進行追蹤,才會令她身受如此重傷。」灰燼一字一句說道,「另外從她身上我們還找到了一張地圖,若字跡沒認錯的話,那應該是閃電留給她的——雖然不清楚這之間的具體經過,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她離開無冬城后活動範圍都在渺無人煙的荒地一帶。如果蠻荒地里突然多了這麼一群魔鬼,那麼無論它們想打什麼主意我們都得早作提防。」
  
  「我也認同這個判斷,」比起埃爾暇,帕莎的聲音則要和緩得多,「數里地對於恐獸來說不過眨眼之間,如果它們真要進攻無冬城,恐怕等到恐獸落地,那些哨所的消息說不定還在傳回來的路上。」
  
  「何況大多數民眾並不了解魔鬼為何物,若是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讓敵人直衝入城內,造成的影響絕對是難以估量的。」提莉也補充了一句,「警戒號至少可以讓他們回家躲避,從一定程度上能阻隔恐懼的蔓延。」
  
  「呃,可是……」巴羅夫一時語塞。
  
  相對前幾人而言,五王女的發言顯然更具有威信,倒不是因為她是沉睡島女巫的領袖,而是她身上流淌著溫布頓家族的血脈。作為王室成員,當今國王的妹妹,老總管無疑顧慮頗深。
  
  他轉頭望向軍隊方面的負責人,一位沉默寡言的中年獵戶,似乎想要拉攏一位支持者。可後者依然筆直地盯著前方,彷彿根本沒有關注這場爭論一般。
  
  看到氣氛略僵,溫蒂給自己打了口氣,起身說道,「我已將消息發往北地,相信陛下會在第一時間下達指令,而洛嘉也隨時有可能醒來,所以請總管大人不必太過擔心——畢竟只要得到更確切的情報,戒嚴令隨時都可以做出調整,因此在那之前,還是謹慎點比較妥當。」她頓了頓,「至於陛下交代的任務,亦可通過其他方式來彌補。」
  
  巴羅夫皺眉道,「比如?」
  
  「我們或許能利用吞噬蠕蟲來運送麥子——只要從迷藏森林送至第三邊陲城即可。」溫蒂望向光幕中的塔其拉遺民,「這樣工人們即使不出城,也能將麥種裝上貨船。」
  
  「哈?」埃爾暇不悅道,「我們是戰士,不是搬運工——」
  
  「不過為了盟友,這一點我們可以辦到。」帕莎伸出觸鬚,捲住了埃爾暇的身軀——儘管她看起來根本就沒有嘴。
  
  溫蒂感謝地點了點頭,接著說道,「而牲畜可以通過同樣的方式進行轉移,蜜糖在操控動物方面頗有一套,不用擔心它們被芙蘭嚇到。西境並不缺乏草場,赤水河沿岸有許多未開發區域可以暫時用於放牧。」
  
  巴羅夫的表情雖然仍不太滿意,但眉頭卻平緩了不少。
  
  「我知道這些措施無法完全抹消影響,但在這一特殊時刻,無冬城的安危是我們首先需要考慮的事情。」溫蒂心裡清楚,想要不讓陛下失望,想要肩負起女巫聯盟負責人的職位,光靠溫柔是不夠的……她必須向前邁步,成為真正值得大家依靠的人。「因為此舉造成的任何損失,我願意負全部責任!」2289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06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