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楚叔很生氣

魏天盛的笑容很溫和,但卻更加顯得他殘忍與冷酷,面對教他父親識字、呼吸法的老人,他沒有一點的同情心。
  
  父子二人天性驚人的像,一個比一個性情薄涼。
  
  明叔滿頭髮絲花白,雙目暗淡無光,看著魏天盛,渾濁的老眼中略有緬懷,想到了他父親魏恆小時候的樣子,那個時候的魏恆很乖巧與聰慧,到頭來卻是那樣的冷酷。
  
  明叔曾經拿他當親生子嗣看待,而現在,他一句話也說不出。
  
  遠處,楚風雙目如同刀子般,盯著前方,跟少女曦配合,在尋找最好的機會,他能感覺到明叔的悲涼,哀莫大於心死。
  
  少女曦道:「直接轟殺那個紅毛陰雀,同時用三葉青蓮刷走罐子!」
  
  她都看不下去了,知道內情后,此情此景的確很揪心,她想立刻將那個老人解救出來。
  
  楚風搖頭,道:「如果動手,也是先對那宇文成空發難,陰九雀被廢了,他現在能夠支撐在那裡,全都是因為他的結拜大哥宇文成空渡給他本源氣。」
  
  祭壇前,陰九雀始終跟宇文成空站在一起,相距不是很遠,可以暫時強大起來,不然靠他自己根本無法在九幽之地立足。
  
  少女曦很嚴肅,道:「經過觀察,那罐子有問題,強取的話會被激活,在上面最起碼有數百個強大的秩序符號。」
  
  楚風點頭,魏恆太陰毒了,怕出現意外,在罐子上動了手腳,一旦有人攻擊,那罐子多半會騰起蘑菇雲,剎那毀滅。
  
  楚風臉色陰沉,道:「等他將明叔送上祭壇,那時無人在近前,我們發難,果斷轟殺之,同時救回明叔!」
  
  兩人商定,等到那一刻的出現。
  
  陰九雀身上有宇文成空的道行,如今依舊能夠施展神通妙術,再加上明叔早已被封印,想自絕都不能,只能任他擺布。
  
  陰九雀將明叔的頭顱提了起來,頓時有血液滴落,連蒼白的髮絲都染血,老人的處境很凄涼。
  
  「老傢伙,你前半生很輝煌,就是我族古祖去覲見妖妖的父親,都對你恭敬有加。可是風水輪流轉,你這後半生很慘,妻離子散,幾乎全部慘死,母星破滅,漏網的阿貓阿狗不過兩三隻。如果你躲在地洞里忍辱偷生也就罷了,敢出來折騰,這不是找死嗎?!」
  
  陰九雀志得意滿,提著明叔的頭顱,就這麼無情的奚落。
  
  他覺得這次一定可以晉陞到聖人境界,因為積累足夠了,經驗、造詣等已經到位,差的只是本源力,被人廢掉后,或許能新生,破而再立,更勝從前。
  
  「紅毛雞崽子,得志更張狂,當年你們這一族為禍星海時,我與一群老友去平亂,殺的你族先人鬼哭神嚎,烤你族聖人吃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那顆蛋里等著孵化呢。」
  
  明叔哪怕很凄涼,現在下場悲慘,但也不皺一下眉頭,反而很強硬的提及舊事,嘲笑陰九雀。
  
  「老傢伙,你找死!」
  
  陰九雀眼神森冷,殺機畢露,一隻手抬了起來,差點就抽下去,但是又忍住了,他怕破壞掉封印,導致明叔自絕。
  
  魏天盛開口,帶著淡笑,道:「呵呵,師爺,到現在你還在緬懷當年,真是老了,也只剩下這點可憐的回憶。那時,你們的確輝煌,縱橫星域中,平各地動亂,意氣風發,所向披靡。可是,到頭來又如何?你的那群老友呢,差不多都死了,七零八落,經過上古最後又一戰,剩下幾個?可惜啊,屬於你們的年代過去了,都被淘汰了。」
  
  顯然,魏恆的幼子非常了解明叔的性格,知道他重感情,懷舊,這種話語一出,果然讓明叔痛苦不已。
  
  是啊,屬於他們那批人的時代落幕了,尤其是他的一群老友,有地球的,有其他星系的,當年但凡出手相助的,都被殺了,血濺星空。
  
  此時,在明叔的眼前,浮現一張有一張熟悉的面孔,都是跟他生死與共的兄弟、友人,彷彿又回到了上古,回到了那個時代,跟他們對酒當歌,跟他們馬踏罪惡之地,跟他們一同鎮壓厄土……
  
  可是,到如今那些人都死了,明叔老淚縱橫,無比傷感,屬於他們輝煌,他們的熱血,屬於他們的青春,都被埋葬了。
  
  到如今又有幾人記得他們,那些老兄弟,那些友人,幾乎都死了,他心如刀絞,無比的傷感,一時間老淚模糊渾濁的雙眼。
  
  「我們的上古,我們的歲月,我的老兄弟們,我……陪你們來了!」明叔嘴唇哆嗦著,發出虛弱的精神波動。
  
  陰九雀訝然,他覺得還是西林族了解常明,洞悉人性,幾句話而已就讓明叔滿臉淚水。
  
  魏天盛嘴角微翹,露出一縷淡淡的笑,道:「師爺,不是我看不起你,可的確如此啊,我父親當年就把你們這些人都看透了,太重感情,必然要失敗。在這世間,你不夠狠,怎麼活得下去?那個時候,我父親還年輕就看清大勢,毅然轉身,跟西林軍走了,這是就是眼光與氣魄。然後他一路征伐,如果不是在隨後的歲月中被地球的餘孽暗中襲殺,留下過暗傷,我想我父親早已映照諸天,這種才情不見得弱於妖妖公主。」
  
  「泯滅良知與人性,你們父子覺得好就好吧,那是你們的選擇。」明叔木然的回應。
  
  魏天盛道:「師爺,你下去的話不會寂寞的,嗯,我會將你那些老兄弟的屍體都挖出來,然後燒掉,讓他們陪你下去,一起塵歸塵土歸土。」
  
  「畜牲,你到底想怎樣?!」明叔怒了,他的那些老兄弟一個個下場都很凄涼,連死後都不能安息嗎?魏天盛簡直比他父親還殘忍,居然要做這種事。
  
  「我想要什麼,師爺你還不知道嗎,盜引呼吸法到底保存在地球哪個地方?」魏天盛問道。
  
  明叔聲音虛弱,但是卻也帶著決絕之色,道:「你就死了那份心吧,呼吸法早就被人取走,而你實在想要的話,可以去混沌深處的殘破宇宙找妖妖,找聖師,去跟他們索要,你敢嗎?」
  
  魏天盛不屑,道:「被取走?不過是地球上那幾隻阿貓阿狗而已,跑不了。有個叫楚風的吧,回頭我抬手就捏死他!先讓他蹦躂一段時間,真到母星封印鬆動時,千軍萬馬闖地球,那個時候,什麼天選之子,都是狗尾巴草,螻蟻一隻!」
  
  然後,他笑容陰柔,道:「好了,師爺你上路吧,我說到做到,保證將你那群老兄弟的屍體都挖出來,一個一個都挫骨揚灰,扔到九幽星來,讓他們陪你。畢竟有些人就是我父親親自找上們去滅掉的,埋在哪裡最清楚。」
  
  明叔驚怒交加,道:「你這個畜牲,真是豬狗不如,修為沒你父親高,可是歹毒心腸卻更勝過他!」
  
  他情緒波動激烈,想到那群老兄弟的可悲下場,再想到死後都要被人侮辱,他頓時悲從心頭起,當年,他們也曾叱吒風雲,也都是天縱豪傑,怎麼落到這步田地,晚景凄涼。
  
  難道真的是好人活不長久,惡人最長命?明叔悲憤。
  
  遠方,楚風看的清楚,聽的真切,感覺胸腔都要爆炸了,他從未見過比魏恆、魏天盛父子更讓他想殺的人,陰毒狠辣,最為關鍵的是他們的行事作風,讓人胸腔中滿滿的都是鬱火,不殺不足以平憤!
  
  祭壇前,陰九雀凜然,他發現魏天盛果然可怕,就這麼片刻間讓常明一會兒老淚橫流,一會兒悲憤低吼,魏家父子讓人忌憚。
  
  「師爺,一路走好,我替我父親在這裡為你送行,安心下去吧。不過,你就不要想著轉世投胎了,不管有沒有往生這種事,反正你沒有機會,我保證讓你形神俱滅。」
  
  魏天盛最後淡淡地說完,就不再開口,背負雙手,站在一旁。
  
  陰九雀大笑,「老不死的,看到你這麼傷心,我真是暢快,而現在你更是要成全我,助我登臨聖人境,想一想就是痛快,老不死你該登壇獻祭了!」
  
  他志得意滿,開始憧憬成聖的景象。
  
  這時,他提著明叔的頭顱,親自送上前方那座祭壇,而後他一躍而起,到了另一座祭壇上,對面而坐。
  
  「吾,陰九雀要在今日成聖!」陰九雀大聲喝道,像是在昭告天下,聲音隆隆轟鳴,震動這片黑色的大地。
  
  此時,飛船中楚風眼睛都紅了,剛才所見種種,看到明叔的憋屈與痛苦,讓他眼淚差點落下來。對待敵人,他可以冷酷,但他也是感情的,看到明叔這樣的好人受委屈,他實在受不了。
  
  「動手!」
  
  楚風咬牙切齒,早已憋悶壞了。
  
  哧!
  
  一片青色的葉子飛出,化成一道流光,無聲無息穿透虛空,徑直就到了祭壇前,而後直接裹住明叔的頭顱,剎那遠遁。
  
  「你敢!」
  
  「誰!」
  
  「殺!」
  
  祭壇前,直接發出幾道聲音,震動天地,所有人都心頭凜然,同時大怒,他們或者為聖人或者為亞聖,居然有人敢來這裡當面明搶,怎能容忍?!
  
  轟!
  
  事實上,在青色葉片綻放數百枚符號,包裹住明叔的頭顱時,少女曦也已經對宇文成空下手。
  
  陰九雀就是一個空架子,幹掉或者重創宇文成空的話,陰九雀當場也就廢了!
  
  「給我一把聖器,我要親手宰了魏天盛!」楚風喊道。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5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