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 狼心狗肺

  她答應的這麼順溜與麻利,讓楚風反倒遲疑,原本還想討價還價,跟她「磋商」,竭盡所能的忽悠呢。
  結果,她直接就開口答應了。
  「怎麼,我這麼痛快的答應,你反倒不自在了?」少女曦笑吟吟,道:「我這是拿死馬當活馬醫,你能幫我回陽間更好,實在不行,那也沒轍。不過,你要是不履行承諾,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楚風盯著她,嚴重懷疑她在自己身上動了手腳,吸了她那麼多陽氣,該不會是被鎖定氣機了吧?
  不過大敵當前,怎麼能斤斤計較,他不是那種人,他不幹那種事,他眼睛眨啊眨,即便計較,那也等以後吧。
  少女曦一看他那種表情,就覺得他不像是好人,道:「你看一雙鬼眼轉個不停,怎麼看都像是缺德鬼,未來你多半死定了,不履行承諾你可沒有好下場。」
  「妹妹,你多想了!」楚風義正言辭的否定。
  然後,他們就不說話了,盯著屏幕,看著那幾人的動態。
  陰九雀、宇文成空、魏天盛走在前面,後面還有兩人,也都是亞聖,是陰九雀找來的幫手!
  五大高手不是聖人就是亞聖,誰能不忌憚?如果是普通進化者見到,那種壓迫感會讓他們窒息!
  聖人出世,山河顫動,哪怕這裡是生命禁區,那些山嶺、黑色的大峰,也都在輕微的搖動,景象可怕。
  至於黑色的大地更是騰起陣陣黑霧,宛若森羅地府,像是來到冥王居住之地。
  不過,雖然他們深入,這種狀態改變,黑色的山體與大地寂靜了,聖人也無法撼動分毫,體現出此地的可怕。
  「不能再前進了,前方很危險,發生過多起聖殞事件!」陰九雀告誡。
  九幽最深處,即便是映照諸天的至強者進去,都一向是有進無出,沒有人知道在裡面發生了什麼。
  而中心稍微靠外的地域,聖人進去則會發生各種慘禍,有的人慘死,留下一灘膿血,有的人只剩下半截身子,像是被什麼猛獸吃掉一半,還有的人瘋了,精神崩潰,永遠無法復原,下場各異。
  最後,他們在一片地帶止步,這裡地勢開闊,有一些祭壇,是陰雀族的聖人專屬的修鍊聖地。
  在這裡,整片地面都亮晶晶,烏光騰騰,如同地獄之火在焚燒,瀰漫出恐怖的氣息,就是聖人到了這裡都不禁打顫。
  可以說,這裡的森寒氣太可怕了,能直接凍死金身羅漢層次的高手!
  或許不應該說是凍死,而是被九幽之氣滅殺的,那是一種是非常特殊的黑色能量。
  平日,亞聖都不願來這地方,但是今天陰九雀所圖甚大,他不想恢復亞聖道行,甚至想借明叔的本源,更進一步,衝擊真正的聖人領域。
  「老傢伙,上古一戰時你很勇猛,殺過我陰雀族的聖人,也斬過我們星空騎士軍團的副團長,世事難料,今天你落在了我的手裡!」
  陰九雀取出一個罐子,托在手中,在那裡陰沉地笑著。
  遠方,當楚風看到九陰雀取出那個罐子后整個人都僵住了,像是石化般定在那裡一動不動,眼神駭人!
  那是什麼?他第一眼認出,當初魏恆曾提著這個罐子前往地球,威脅妖妖,睥睨地球上所有進化者,在那裡囂張而陰柔的作風給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這罐子中封印著明叔!
  接下來,楚風呼吸急促,胸膛起伏劇烈,他難以自抑,居然在這裡見到那個罐子,他們想做什麼?
  一瞬間,楚風確信,這絕對就是封印明叔的那個容器,不會有錯,再加上一個跟魏恆長相幾乎一模一樣的人在此,等於進一步證實了。
  楚風有些激動,心中吶喊,一定要將明叔救出來,這曾是他的一塊心病,曾經有段時間每當想起就受不了。
  「你很在意那個罐子,當中有什麼?」少女曦好奇的問道。
  「那裡面有一顆人頭,那個老人曾對我有大恩,卻被一個狼心狗肺的人給害了!」楚風咬牙切齒。
  明叔為他尋到一窩星核龜蛋,讓他築下深厚的進化根基,最後自己卻被魏恆尋到,有了殺身之禍。
  楚風很揪心,無時無刻不在想著救他。
  他忍著衝動,盯著屏幕,眼神冷冽如同刀鋒,恨不得立刻將那幾人給斃掉。
  祭壇之地,這片區域烏光跳動,地面上都是九幽石,宛若地獄的盡頭,那種特殊的黑色能量交織,光焰滔滔。
  陰九雀、宇文成空等人宛若從地獄中走出的魔神,在這些黑色能量光中行走,沐浴光焰,一個個神色冷冽。
  他們在丈量土地,在考慮如何布下兩個特殊的祭壇,從而提煉明叔的本源,轉移到陰九雀的身上。
  「不要揭開罐子的封印,不然這老傢伙很剛烈,說必定會有什麼特殊手段,進行自我毀滅。」魏天盛提醒。
  即便明叔是他父親的啟蒙老師,也算是他的師爺,可是他卻毫無敬意,神態冷漠,比他父親還冷酷無情。
  事實上,陰九雀取出罈子,也只是因為激動,看過後又快速收了起來,避免出現意外。
  這讓遠處的楚風又是著急又是無奈,對方不將罈子取出來的話,就是想營救都很困難。
  陰九雀親自動手,構建他所需要的祭壇,他身上帶著一張從族中寶庫中取出來的圖紙,藉此法壇盜取他人本源,成就自身。
  這片地帶九幽石成堆,都是陰雀族採掘來的,積累在此。
  時間不長,兩座祭壇就初具規模,彼此相連,透射出黑幽幽的光,讓這裡越發的瘮人,恐怖能量瀰漫。
  飛船中,楚風緊張而急迫,跟少女曦商量如何襲殺那些人,安全無恙的搶走罐子,保住明叔的性命。
  單是襲擊敵人,可以簡單粗暴一些,不需要溫和的技巧,可是要從聖人手中救人那就太艱難了。
  「你這裡有天道傘,有可以殺聖人的武器,就沒有一些特殊的秘寶嗎,比如紫金葫蘆、羊脂玉凈瓶等,將那罐子悄然收過來。」
  「你真當我無所不能啊,紫金葫蘆、羊脂玉凈瓶那麼出名的秘寶,掌握在陽間大能的手中,我怎麼會有,我爺爺倒是把玩過,但也不得不又還給人家。」
  楚風皺眉,將身上的空間瓶子取出,這東西當初是從南海黑龍三太子那裡奪來的,看起來像是羊脂玉凈瓶,一直伴著他。
  而且,這瓶子的確很神秘,跟四根鎖龍樁一樣,數次解開封印,不斷變強。
  少女曦道:「這東西看起來跟玉凈瓶很像,但應該不是,鬼氣森森,缺少那種神聖氣韻。」
  接著,她一揮手,道:「這樣吧,我用三葉青蓮刷它試試看,說不定能給奪回來。」
  在她的掌心,出現一片葉子,青碧翠綠,甚至帶著絲絲縷縷的混沌氣,當然陽氣更是濃郁的讓楚風受不了,感覺像是面對一個聖級大火爐。
  「這是什麼東西?」楚風驚疑不定。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而這是三葉青蓮,跟道的意義相近,一生只長三片葉子,當所謂第四片葉子出現時,那就是歸於混沌時,化成萬物本源氣。」
  「這麼逆天?」楚風驚訝。
  少女曦得意洋洋,道:「一般吧,真正逆天的是混沌池子中的青蓮,那東西才是究極之物,我這三葉青蓮只能算他的徒子徒孫輩,算得上一種先天之物。」
  楚風不解風情,沒有恭維,反而道:「你爺爺可真是焚琴煮鶴,暴殄天物,將三葉青蓮採摘下一片葉子送你,那不是破壞先天神株的生長嗎?」
  「你還想不想救人?!」少女曦咬牙。
  「你確信有效嗎?」楚風嚴肅地問道,他得保證不能出一點問題,一定要將明叔救出來,如果中途發生變故,他將遺憾一輩子。
  少女曦道:「問題不大,三葉青蓮這東西天生具備神秘偉力,可刷萬物,能奪其他人手中的秘寶。」
  然後,她也鄭重起來,逼問楚風,明叔與那些人的關係以及恩怨,還有這些人的來頭等。
  「他們都該殺,明叔是一個可敬的老人,結果卻被他教導過的孩子割下頭顱,並腌制在那個罐子中,手段令人髮指,我恨不得立刻屠掉魏恆!」
  楚風大致講了一遍,在說話時握緊拳頭,眼睛都有些發紅,他覺得明叔太可憐,遇上魏恆這種事,心痛更大於肉身的苦楚。
  少女曦一番了解后,甚至搶過去楚風的光腦,認真在上面搜索關於陰九雀、魏恆、宇文成空等人事迹。
  最後,她也忍不住磨牙,道:「世間還真有這種狼心狗肺的東西啊,殺啟蒙老師,還用鹽給腌在瓦罐中,還是人嗎?這個忙我幫定了,保證滅掉他們!」
  遠處,祭壇已經構建好,一共兩座,對接在一起,經過具體而細緻的調整,兩座高台上黑的發亮,九幽之氣濃郁的化不開。
  兩座黑色的祭壇通體都有神秘符號閃爍,密密麻麻,一看就是恐怖之地。
  明叔要被放在其中一座之上,而陰九雀會盤坐在另一座之上,到時候明叔的本源會被瘋狂吸收,渡給陰九雀。
  「呵呵……」
  這時陰九雀笑了,取出罐子,而且這一次直接揭開封印,露出裡面一顆花白的頭顱,滿是血跡。
  「老不死的,上古之時你很兇,是否曾想到過有朝一日會落在我的手中,今天用你的命來成全我!」陰九雀暢快的大笑。
  飛船中,楚風呼吸都要停止了,這頭陰雀終於又將罐子取出,關鍵時刻到了,能否救下明叔,成敗在此一舉!
  旁邊,魏天盛露出陰柔的笑,道:「師爺,我父親沒工夫過來,他在衝擊映照諸天境,作為孫兒輩,我看望你來了,一會兒為你送你,你就安心的去吧。」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手機請訪問:.com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27 Queries in 0.07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