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鑄就英魂!

  「聽說還有一批異族學員,有些是聖城奴隸的後代,因天賦異秉被導師們破格提拔的,也有些是導師們從第五維度世界帶回來的天才,雖然沒有參加任何測試,但能讓聖地的導師看中,特意點名,破格收錄的絕對都不容小視。人才濟濟啊,之前一直以為聖地只有我們地球一脈,現在看來,井底之蛙了,我們這三十幾人,在今年的新人名額里恐怕也就佔了三分之一都不到。」
  
  「呵呵,可惜王重和墨問都沒來,要是其他人被異族或者本土圈子的後裔比下去,咱們這些來自地球的精英可就成了笑話。」
  
  「放心,不是還有天京的那個斯嘉麗嗎,聽說這次帝國那邊也來了幾個不錯的。」
  
  說這樣話的人不少,經過chf,王重和墨問確實在所有人心目中都已經達到了另一個讓他們不可及的層次,即便是原本默默無聞的斯嘉麗,也因為聖地方面的重視而讓所有人重新認識,無形中早已經把卡洛琳、弗拉基米爾、鬼浩等人比了下去,即便他們也成就了非凡法像,可在所有人心裡還是無法無比受到重視的斯嘉麗,特別是和那兩位更變態的傢伙相提並論,同樣條件下,那兩人一旦邁入英魂,肯定會更強。
  
  除了鬼浩常常發出嘲諷的冷笑,其他如卡洛琳等人都是沉默著,並沒有對內部圈子裡的類似言論做出回應,說的不如做的,chf早已成為過去,鑄就英魂進入聖地等若已經是另一個世界,以前的一切都得推翻重來,曾經雖然輸給那兩個人,但這次重新站在另一條起跑線上,他們都相信自己一定不會再輸一次。
  
  雖然還有好幾天,但其實已經是時間緊迫,畢竟初來乍到,對聖地並不是那麼了解,所有人都在通過各自的渠道和手段打探著關於聖地的一切,所謂的『聯邦幫』也在自己的小圈子裡相互交流,交換彼此得到的情報,做著各種選擇、判斷和準備,評判自己到底更適合那一股修鍊勢力。
  
  女怕嫁錯郎,男怕入錯行,修行方向一旦錯了,那這輩子也等於廢了。
  
  這是一個能成就夢想的地方,一個可以讓你施展抱負的地方,但同時,它也埋葬夢想,特別是在起步的階段,任何一個選擇都將決定你未來的道路是否好走,絕對不可馬虎大意。
  
  號稱夢想之城的聖地,那可絕對不是一句隨口喊出的空話。
  
  但凡能來到這裡的顯然不會被這新環境和小小的壓力所擊倒,反而激起了更強烈的鬥志,年輕無畏,更有一種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衝擊感,全新的挑戰,誰能獨佔鰲頭?
  
  每個人都有機會,畢竟連斯嘉麗這種「鹹魚」都翻身了。
  
  聖地諸人的修行之路還在緊鑼密鼓的準備中,可沙漠中的王重則早已在修行之路上漸行漸深。
  
  莫拉迪斯粉紅沙漠早已是過去式,短短十來天時間,王重已經跨越了第一個目的地,進入了木子中標示出的第二個範圍印加恆河。
  
  雖然被稱為河,可實際上這裡連半點水都看不到,這片茫茫無邊的沙漠,比起圖坦卡蒙的其他任何沙漠都還要更加乾燥,只是取自恆久星河之意,因為這裡異常的乾燥,所有死在這裡的生物,不用做任何處理都能被這片沙漠迅速的吸干身體中的水分,保持肉身不腐,成為天然的木乃伊,恆久永存。
  
  這裡荒涼得可怕,就連生命力最頑強的沙蜥沙蠍之類生物、甚至是如同變種蘆薈之類的植物也很難在這裡看到蹤影,茫茫無邊的上千里沙漠中,除了沙子還是沙子,空氣中所飄散的味道滿滿的全是乾燥,就算是王重也很難再在空氣里感覺到水元素的存在,而且溫度還高的嚇人,到了夜晚則是冷的要冰凍一切,是那種凄厲干凍,堪稱地球上最惡劣的環境之一。
  
  整個世界似乎都充滿了對生命的滿滿惡意。
  
  但不同於別的地方被厚厚輻射層和霧霾所遮擋,天空中的太陽在這片地帶看起來格外的刺眼,明亮的光線讓人感覺整個世界都變大了不少,那是視野的擴寬,也有精神的暗示。
  
  這樣的感覺讓王重覺得舒爽,視野的寬度從某些層面上也決定著你的心和意識的寬度,就像生活在大海邊上的人往往總比生活在狹窄城市街道中的人更加不羈,更加心胸開闊,遼闊的沙漠也能帶給王重這種感受,空中那遙遠的太陽其實已經很難用肉眼來直視了,但卻感覺比平時更加貼近,沒有了遮擋。
  
  十多天前,王重還有很多想法和思考,而到了現在,他只是在一步一個腳印的行走,身體力行的去感知世界,超脫了複雜的辨析,而是一種和自然融為一體的感覺。
  
  他的身體會自然而然的呼吸空氣總微弱的一點水元素來補充自己,就像呼吸一樣,也可以像石頭一樣矗立不動的恢復體力,在那個時候身體則處於一種最低消耗的狀態,外表看起來真的是石頭,即便是變異獸路過也會把他忽略。
  
  當然距離木子那種可以保持著非生命狀態還可以高速移動有一段距離,但已經初步感受到了木子所在的那個境界,和對身體的超凡控制。
  
  想要成為強者,在木子和艾俄洛斯看來,首先要有的就是強者的身體,這可不僅僅是強壯就可以的,就如同霸族的改造一樣,無論通過什麼手段的,都要讓人類脆弱的身體擁有更強的適應性,這種適應性要更持久,更有韌性,簡單的肌肉強化和魂力保護是遠遠不夠的。
  
  生命、死亡、乾枯、寂寞、豐盈,一邊是死寂的沙漠,一邊是活力無限的綠洲,王重用本能在穿越,他現在可以保持很長時間這樣的狀態,甚至可以理解墨問為什麼要練閉眼禪了,本質上,墨問想要追求的也是這個境界。
  
  強者,殊途同歸,雖然不在一片天空下,但追求的都是一樣,捷徑,並不是他們的目的,他們看的是未來的高度和渴望。
  
  明明在chf中有所表現,可是現在王重距離鑄就英魂不但沒有近,反而越來越遙遠,甚至已經忘記去了思考英魂這件事兒,是的,在行走的過程中,王重在逐漸忘記英魂學院所傳授的一切。
  
  忘我。
  
  忽然之間,炙熱的天空開始一暗,一股從來沒有體會過的氣息融入了天地至今,王重抬起頭、眯著眼,立刻就發現有一個圓形的黑影在遙遠的空中迅速的移動著,一點點遮蔽了太陽。
  
  如同一口一口把太陽吃掉一樣。
  
  這是一種古老的天體現象,稱之為日食,這個基本常識王重是有的,但是這個時代基本上沒有人見識過,尤其還是在這種微妙的氛圍之下。
  
  王重已經停下腳步,抬著頭,眼睛是閉合的,感受著這天地之間的變化。
  
  只見空中的太陽在那黑影的入侵下迅速的缺了一個小口,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咬了一口,很快的,整個太陽就已經被遮掉了一半多了,活像一隻彎彎的小船。
  
  這時候天空中的光亮已經相當暗淡,陽光也不再刺眼,原本遼闊的沙漠大地在這昏暗的光線下被迅速的『吞沒』,緊跟著那僅剩的太陽變得越來越細,光亮也越來越暗,太陽已經變得如同一道細細的眉毛,然後迅速隱沒在那黑影中。
  
  這一刻的沙漠,放佛天地滅絕,而王重的身體彷彿也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生機。
  
  與此同時,在相隔千山萬水的勇者大陸,無邊無際的狂暴叢林之中,墨問站在山頂上仰望著天空,臉色平靜,身上的魂力不斷的攀升像是永遠沒有盡頭一樣,這天地異向對於處在瓶頸時刻他來說,同樣是天賜之福,這個格局,這視野,無法想象。
  
  沙漠之中,王重收斂了所有的生機和力量,像是一粒沙子,整個世界瞬間都徹底的暗淡了下來,彷彿上天關閉了某扇大門,大地陷入了的黑暗。
  
  黑暗與光明,死亡與生命,虛幻和現實。
  
  王重的魂海之中,命運石緩緩的旋轉著,彷彿帶動天地,在王重的身體里形成了一個全新的宇宙,這種蘊含著無限奧義的東西是王重以前完全無法明白的,但是這一刻,接著天地之威,王重感受到了那玄光之中所蘊含的法則力量。
  
  當被吞噬的露出一絲光芒之後,那死寂忽然沸騰了,因為死亡才孕育著新生,黎明雖然黑暗,但必將迎來光明,生與死不僅僅對立,同時又相互依存。
  
  那一瞬間的喜悅,如同新生一樣,不需要去壓抑,只需要去感受。
  
  王重的身體透著一種由內而外的強烈光芒,那璀璨的金色根本不像是地球上的光芒,因為地球的色度形不成這樣的力量。
  
  在沙漠幾公里之外,一個全身籠罩在氈毯之中的人正在高速移動,碰到罕見的日全食倒是不虛此行,可是什麼鬼,這裡竟然有天魂期強者在渡劫???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11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