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聖敵

剩下的五名金身羅漢層次的陰雀族高手身心皆顫,連銀袍男子都死了,實力遠勝過他們,敵人太可怖。
  
  不過他們也很羞憤,居然讓他們舉起雙手,這是一種侮辱。
  
  「投降不殺。」少女曦在飛船中喊道。
  
  「既然不願舉起雙手,那就抱頭蹲下!」楚風也開口,在這幾人身上感覺到了煞氣,一看就不是善茬兒,殺生過多。
  
  其中一人眼中精芒一閃,而後果斷祭出六顆紫晶天雷,向著飛船底倉那裡擲去,想要突兀的撕裂飛船。
  
  另有一人配合,祭出三塊如同黑太陽般的九幽石,早已被刻上密密麻麻的符號,能釋放九幽陰雷!
  
  兩人霸道出手,想要逆轉目前的處境。
  
  他們心性狠辣,不甘受制,且猜測飛船中的人實力不高,所仰仗的不過是外物,真要能撕裂那鐵皮船艙,肯定能輕易殺之。
  
  可惜,想法是好的,但實際行動起來卻不那麼順暢,無論是紫晶天雷還是九幽陰雷炸開后都沒有起到作用,飛船騰起一片光幕,守護自身。
  
  轟隆隆!
  
  天崩地裂般的大爆炸,在這片地帶發生,畢竟是金身羅漢層次的高手,他們所攜帶的九幽陰雷等自然異常霸道絕倫。
  
  這片地帶天翻地覆,成片的山嶺傾塌,一些山峰都飛上了半空中,而後轟然解體!
  
  「氣死我了,好言相勸,溫柔相對,你們就想反殺我,給你們一些顏色看看。」少女曦叫嚷著。
  
  哧!
  
  一片光芒發出,將那兩人籠罩,當場讓他們身體僵硬,而後在盛烈的光芒中焚燒,化成一片灰燼。
  
  這是一種先天火精,在陽間都有赫赫凶名,就更不要說在這片宇宙中,當場將金身羅漢層次的兩位高手燒死。
  
  在此過程中,另外三人都早已衝天飛起,逃向不同方向。
  
  「嗖!」
  
  空中,那把天道傘轉動,發出蒙蒙光輝,接著撕裂長空,當場將人一人定住,而後傘面一震,砰的一聲,那人炸開,化作一團血霧。
  
  哧!
  
  天道傘旋轉,碾壓向另一個方位,讓那位金身羅漢層次的高手炸開,形神俱滅,毫無抵抗之力。
  
  最後一人則被飛船追上,被一團熾盛的金光淹沒,灰飛煙滅。
  
  轉眼間,五大高手全部凋零,一個都沒有能夠逃走。
  
  飛船內,楚風盯著旋轉飛回來、最後縮小變成巴掌那麼大的青金小傘,那可真是恨不得奪到手中,這器物太霸道。
  
  「你爺爺……有殘魂活在傘中?」楚風小心翼翼地問道,畢竟看到一個老頭子在傘面上浮現。
  
  「呸,你亂說什麼,我爺爺活的好好的,那只是他留下的一道精神烙印而已,你不想活了吧?!」少女曦沒好氣的威脅。
  
  「咱爺爺真厲害,這樣的老頭子也沒誰了,研究出的武器這麼霸道,都不需要你催動嗎?送我一件怎麼樣?」
  
  楚風口水嘩嘩的流,真想奪過來,一般來說想催動聖級秘寶,絕對消耗恐怖,像他這個層次的人被吸幹了都不見得能動用那種級數的大殺器。
  
  「我警告你,別亂認親戚,那是我爺爺,跟你沒關係。還有,這秘寶你不懂,它是先天神物,你就不用打壞主意了,不然小命不保!」
  
  楚風覥著臉,道:「那你教我怎麼煉製,回頭等我煉個七八件,肯定不像你這麼小氣,到時候保證隨手送你三四件。」
  
  「且,你想都不要想了,這東西是天地孕育而成,經過我爺爺點化,又耗去無數稀珍寶料,這才成功。」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利用飛船打掃戰場,將所有痕迹都清除乾淨,因為怕陰雀一族其他人覺察。
  
  他們還想去陰雀族的祖星,提前走漏消息可不好。
  
  「剛才那個人真是亞聖嗎?」楚風咕噥著,到現在了還有點不真實的感覺,如同在夢遊,他們居然擊殺了一位亞聖?
  
  這太夢幻了!
  
  說出去的話誰能相信?
  
  不說那銀袍男子,就是其他幾位金身羅漢層次的強者,這樣被屠掉,也讓他臉色怪怪的。
  
  這個級數的人,平日遇上一個,他都只能跑路,不然的話十個他一起上也不夠殺,根本就不是一個數量級的。
  
  可是剛才,他們卻輕易屠殺,一口氣就滅掉五人!
  
  「我都說了,鬼聖都能殺,何況是一個半鬼聖,況且都我懷疑他是不是你口中的亞聖,這樣殺死,真沒成就感。」少女曦一臉得意洋洋。
  
  楚風撇嘴,道:「你就得瑟吧,到時候真遇上『大個的』,發現遠古聖人,我看你還怎麼笑的出來!」
  
  少女曦吹牛皮,道:「小菜一碟,知道我是誰嗎,名震人間界的曦仙子,人稱抓鬼天師,來多少我抓多少!」
  
  楚風揶揄,道:「也不知道是誰,第一次見到我時,嚇到哭著喊媽媽,也好意思說捉鬼天師,自己就是一個膽小鬼。」
  
  少女曦聞言,頓時臉色緋紅,惱羞成怒,道:「誰說的,誰哭鼻子了,我才沒有,你不要造謠,你這是鬼話連篇!」
  
  然而,下一刻,當屏幕上發出滴滴聲,警報大作后,她剎那臉色蒼白,一下子沒有了聲音。
  
  「怎麼了?」楚風問道。
  
  少女曦面色煞白,一副陽氣不足的樣子,道:「你這烏鴉嘴,被你說中了,有好幾個大個的正在接近九幽星體,俯衝進大氣層!」
  
  「怕什麼,這艘飛船不是能屠聖嗎?」楚風雖然這麼說,但是也感覺壓力巨大,心頭沉重,難道陰雀一族祖星上的高手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
  
  可是,相距億萬里,他們不應該感知到才對。
  
  「隱身,躲藏,融入虛無中,智能處理,優選最佳方案!」少女曦在對飛船下達指令,手腕滴落一滴血,以她那發光的血液進行驗證,讓命令得以通過。
  
  這飛船像是活物,能跟她交流。
  
  一剎那,他們飛天遁地,沒入一片山嶺中,融入虛空,徹底消失。
  
  「能避開聖人的精神場域嗎?」楚風小聲問道。
  
  「應該可以,我爺爺就是怕我遇上不要臉的老鬼而設計的這艘飛船,附帶著先天秘寶,不過這裡終究是冥界,不是我所在的陽間,不知道會不會出現變數。」
  
  然後,兩人安靜了,都不說話,耐心等待。
  
  域外,一艘戰艦整體都為火紅色的金屬,像是一隻沐浴晚霞的凰鳥,從天而降,帶著威嚴氣息。
  
  這是陰雀族的戰艦,陰九雀、宇文成空、魏天盛幾人趕到了,降臨在九幽星,進入這片禁區中。
  
  「這就是上古地球三巨頭想要探索的神秘禁區,果然有些門道,讓我居然內心悸動。」
  
  魏天盛開口,他跟魏恆長的太像了,陰柔的面孔像是終年不見陽光,有種變態的美與白皙,但是他卻也讓人敬畏。
  
  少女曦的飛船融入虛無中,相距那些人很遠,但是屏幕上卻呈現了紅色戰艦降落時的畫面,可以清晰看到。
  
  這讓楚風意外,甚是吃驚,他不禁看向少女曦,這樣窺視聖人好嗎,萬一被發現,情況肯定非常糟糕。
  
  與其如此,還不如直接迅速轟殺之,掌握主動!
  
  「不用擔心,這種技術很古怪,我們這樣隱身,相當於聖人中的絕頂強者蟄伏,一本來說不會被發現。」少女曦故作鎮定。
  
  很快,楚風的眉毛立了起來,因為從飛船中走出的強者中有三人他都認識,他的光腦始終保留著他們的圖片,時常觀看,激勵自己,要斬掉他們!
  
  「陰九雀,宇文成空,星空騎士中的歹毒之輩,劊子手,沾滿血腥,化成灰燼都我都認識你們!」
  
  楚風咬牙切齒,恨不得立刻誅殺他們。
  
  這兩人都曾在地球外現身,尤其是陰九雀更是曾經親自動手,被聖師留下的後手斬掉亞聖根基。
  
  「還有魏恆,星空下第九?!」
  
  當楚風看到那個陰柔男子時,更加驚怒與憤恨,背叛地球的西林族早已被他視為釘在恥辱樁上必殺的對頭,而且,魏恆狼心狗肺,居然斬掉明叔的頭顱,腌制在罐子中,不可忍受。
  
  楚風每當想起這件事,都覺得心中像是扎了一根鋼針,恨不得立刻就去找魏恆清算,此人太過陰狠。
  
  奈何,他實力不夠,沒辦法去報仇。
  
  「咦,不對,他應該不是魏恆,還是有些區別的,比魏恆略高,而且眼神沒有那麼深邃,儘管也很可怕,但是差了一些味道。」
  
  楚風很快判斷出,這個人不是真正的魏恆,應該是他的子嗣!
  
  「這是魏恆你的兒子,還是你的孫子?居然跑到這裡,我今天要是不扒了他的皮,便去自殺,特么的,終於讓我遇上了,非要好好報仇不可!」
  
  楚風在這裡憋著一肚子的鬱火,恨不得立刻爆發。
  
  「喂,你確信要去跟他們拚命,要從飛船上下去嗎?」少女曦問道。
  
  「曦仙子,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妹,咱是一家人,所以這次你得幫我,無論如何,咱們都得同舟共濟,一起殺敵,非要滅了那幾個畜生不可!」
  
  少女曦斜睨他,道:「打住,你讓我去拚命,跟你一起冒死上戰場,你還佔我便宜,各種亂稱呼,你這無本買賣做的太精明了吧?」
  
  「那幾人都有該殺的理由,是真正的大凶大惡之輩。而且,你不是說你是我紅顏知己嗎,朋友有難,八方支援,你怎麼忍心看著不管?!」
  
  「什麼紅顏知己?我只說過暫時當你是我閨蜜!此外,理由不夠充分,你說出一個讓我非出手不可的理由。」
  
  「我有辦法送你回陽間!」楚風很乾脆的說道,雙目純凈,但很堅定,然後還特別發了個誓言。
  
  「成交!」少女曦很痛快的點頭。74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三掌門手機版閱讀網址:m.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08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