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致命一擊!

戰鬥在繼續,戰況更在持續升級,一波比一波更激烈衝擊陸續出現。

何漢青在戰鬥中不斷吐出鮮血。

只是這吐血卻非是類似燃魂大法之類的秘術,因為凌霄醉存留在其體內的那道劍氣,已經快要壓制不住,又有四大強敵環繞,命在頃刻。

他只能再一次使用燃魂大法;但是,燃魂大法也是有使用限度的。

他的壽命已經所余無幾,本來這次就算沒有戰鬥,也接近死亡,除非是年先生幫忙,或者是自己突破,否則在之後的十八年中,隨時都可能殞命。

但現在,連續使用兩次燃魂大法,連帶十八年壽元都已不復,基本就已經是油盡燈枯。

面對森羅庭四位閻君的圍攻,戰鬥氛圍何等激烈,縱然何漢青二度施展了燃魂大法,令到自己的修為重回巔峰狀態,但自己秘法已經莫名其妙潰散,卻也不是四王聯手之敵。

燃魂秘法的另一個弊端還在於,此法只能短暫摧谷,戰力根本難以持久,只會每況愈下,何漢青邊打邊走,欲趁著自己戰力尚強的當下,乘隙逃遁,可是秦廣王四人窮追不捨,嚴防死堵。

一聲長嘯激烈地響起。

刀光驟閃,驚天而臨。

刀尊者拚命了。

隨著一聲尖銳的呼嘯,閃亮刀光突然來到了秦廣王等人之前,下一刻,那刀光更如水晶球突然在空中爆炸一般,散做了漫天刀氣,竟全面擋住了四個人的追擊。

刀尊者終究還是突破了宋帝王的封鎖,趕過來支援。

「快走!」刀尊者焦急的聲音催促道。

不用他說,在刀光乍然閃耀的一瞬,何漢青早已化作了一道白煙,向著遠方極速飛馳而去。

此際尚是春寒尊主戰力處在巔峰之時的持續階段,這一瞬的遁走速度,便如流光閃電!

刀尊者再發出一聲狂嘯,絢爛刀光再一次爆炸一般向著四面八方散開,硬是以一人之力,生生擋住了七位閻君的追擊。

何漢青一路狂奔,不過彈指間便已經衝出去千丈空間,不意麵前空氣驟現氤氳,又有三個人無中生有一般並肩出現,這三人麻衣高冠,面容冷漠,氣度卻是與彼端的七位閻君全然無異。

無量陰風亦隨著這三人的現身,狂飆而現。

幾乎在同時,鋪天蓋地的刀光劍影,迎頭灑落。

「何漢青,留下命來再走!」

「早就知道你們在暗處!」

何漢青長嘯一聲,明明處於極速飈飛的身形居然在絕不可能的狀況下變向而動,猛地衝天而起,移動速度竟是不減反增,身後更是直接帶出來一道白煙,從三王頭頂一掠而過,三位閻君所構建的攔截防線,竟然全無收效。

不,刀劍防線之上忽有一道劍光光芒暴盛,呈現銜尾猛追之勢,速度還要更在何漢青的逃逸速度之上。

說時遲那時快,何漢青一聲悶哼,一道血光隨緊追之劍光而崩現,背上驀然多出了一道長長的血口子,但何漢青的逃逸速度竟是絲毫未減,不過剎那,人已經在百丈之外。

生死關頭,何漢青已經是徹徹底底的拼了命,並不因為中劍而減速!

「草!」

出來的這三人正是十殿大王之中的最後三位,五官王,卞城王,和都市王。

三人對於當前變化,顯然都是出乎預料之外。

本以為萬無一失的埋伏,正面攔截對方的逃逸路線,不意對方竟然早有準備,於間不容髮之際覓路逃生,甚至在中招之餘,仍能速度絲毫不減的繼續逃生,果然不愧是四季樓的四大尊主之一。

三人自然不肯就此收手,轉身銜尾狂追。

但何漢青起步在先,速度已經全面展開,三人想要追上,顯然已經是不大現實的了。

稍後一點,刀光連連閃爍,卻是刀尊者從后而來,森羅庭的人手在速度方面明顯比不上刀尊者御刀而行的快速,縱使拚命追趕,卻是漸漸落後。

這會森羅庭這邊的所有人都是一臉無語。

這次任務真是失敗至極。

森羅庭第一次十殿閻君齊出,居然還沒有完成狙殺任務。

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羞也羞死了。

「特么的……」一殿秦廣王一邊狂追,一邊無語之極的破口大罵:「麻痹咱們森羅庭是吃屎的么?這麼多人還讓人給跑了……」

眾位兄弟一邊追,一邊紛紛射來殺人一般的目光。

你才吃屎!

這麼多兄弟就你一個人是吃屎的!

那可是春寒尊主。

你幹嘛不說這麼多人還被凌霄醉殺了?這次任務結束,回去一定打死這個狗頭!

何漢青迎風狂奔,感覺著體內的玄氣不斷的消耗,生命的力量也在不斷的消失。

但他心中卻是毫無懼意。

只要還活著,那就有希望,現在行跡表露,天唐城是註定待不成了的;此番有了森羅庭正面逼殺這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回去,老大定然會想辦法幫自己恢復,不但性命得續,連凌霄醉射入自己體內的那道劍氣沒準也可乘機拔除。

這樣想來,此番逼殺於自己而言非但是危機殺機,是絕境,更是契機轉機,重新再來的新境!

而當前最大的任務,僅止於活下去而已。

生機已然在前,只要還活著,一切在老大手裡都不是問題。

他以自身最高速度極限狂奔著,當真好似流星趕月,霹靂馳天,不期然間臉色陡變,半空風聲颯然,竟有兩道銳利風聲,當頭落下。

「當心!」後面,遠遠的刀尊者瞳孔猛然一縮。

但已經來不及。

對方來勢竟比處於極速狀態之下的何漢青尤快一分,速度當真已經快到了幾乎來不及反應。

何漢青狂呼一聲,身上金光驟然閃爍,身上所攜有的一應攻擊、殺傷力武器,全都在同一時間扔了出去,雙掌更是不管不顧的悍然推出,朝天反擊。

轟的一聲巨響,一道尖銳的鷹鳴乍然響起,半空中一時間羽毛亂飛。

卻見一頭身量碩大的黑鷹,搖搖擺擺的斜飛出去。

但何漢青一隻右手,連同胳膊,居然被狠狠地抓了下來!

九品玄獸,在何漢青猝不及防的情況下,沒有當場一擊而殺,已經算是何漢青底蘊深厚!

何漢青揚天慘呼。

被黑鷹生生將一條胳膊扯了去,這種痛苦,撕心裂肺!

但,他剛慘叫一聲,臉色突然猛然變成了一片死灰一般的絕望。

眼見一片光亮。

劍光霹靂一般閃動!迎面而來!

這一劍非但來得突兀,劍速更是快到了極點,難以形容描述。

何漢青一擊才過,舊力已去,重創又增。更兼去勢實在太急,急切間難以轉動身形,如何能夠躲閃這疾愈迅雷般的一劍,狂叫一聲,匆忙間拚命勉力地扭腰,將身子略略地側了一點。

刷的一聲,一把劍,以沛然莫御之勢,從何漢青的小腹狠狠穿了過去,前後帶出一個透明的窟窿,那長劍去勢未止,夾雜著血光,風雷呼嘯仍舊,向著後面的刀尊者持續逼殺而去。

當的一聲轟鳴,刀尊者刀光一閃,與那劍強勢衝擊,那把劍嗡的一聲響,帶起一道流光斜斜飛出,不知道落到了何處去。

而何漢青面前,卻自多出了一個青衣長袍的中年人,來人面目清雅,劍已經脫手而出,手中只得一根釣竿在握,然而來人身形一動之間,釣竿就已經化作了狂風暴雨,勾勒無限殺機。

無邊的釣竿影子,徹底籠罩了何漢青!

「何漢青,死吧!」

來人正是危行路!

危行路本來帶著古古在百丈湖釣魚,但熬了整整一夜,別說麒麟魚,連一根魚毛也沒看到,整個百丈湖宛如死水一潭。

他們哪裡知道,自從雲揚再三告誡之後,非但麒麟魚不會再上鉤,連帶普通魚種也難以被釣,若是他們使用的乃是尋常餌料,或者還能釣到魚,現在在百丈湖,越是殊異的餌料越是難以釣到魚,此亦是玉唐之後的一方盛景,蔚為奇觀!

苦候一夜,全無收穫的危行路正自無聊,想要帶著古古回去雲府,卻突然聽到這邊有劇烈的打鬥聲。

一陣風聲,將聲音吹了過來。

何漢青!

有人圍攻何漢青!?

危行路怦然心動。

他藝高人膽大,在這裡更加也不在乎什麼危險,索性過來看看是不是真的;結果一路來到這裡,古古突然驚呼一聲:「那被追殺的人豈不就是何漢青?!」

玉唐文宗、儒門領袖,何老大人?

危行路聞言之下頓時來了興趣。

居然真的是!

本來自己就想要找這個老傢伙的麻煩,現在還沒等自己去,怎地就遇到了痛打落水狗的機會。

可是機會在前,若是不出手豈不是對不住自己的這份機緣了,危行路信手一推,一股柔勁將古古送至一隱秘處藏起,旋即便毫不猶豫地沖了上去。

一人一鷹,同時出手。

他們這聯袂一擊,妥妥的十成大圓滿之上的級數,而且正好選在何漢青衝出重圍的微妙時刻。

尤其是這一劍,典型的神鬼莫測!

何漢青做了一輩子夢,也沒有做到這樣的噩夢!森羅庭十王二使都已經出現了,在這邊居然還有這麼一個人在等著!

危行路這會可謂是萬二分純粹的生力軍,而且不管交戰的任何一方,都沒有料到此地竟會出現第三方勢力介入。

一劍洞穿小腹。

一擊奏功!

這是圍攻何漢青以來,真正意義上的,致命一擊!

…………

27 Queries in 0.06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