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夜市滅門

衛國公看到秦牧又恢復正常形態,心中有些納悶,向國師府看去,心道:「國師那個冷冰冰的傢伙,好像也修鍊過類似的法門,我曾經見到過他施展出這樣的形態……奇怪,國師這老小子居然沒有出來湊熱鬧。皇帝賜給他這麼多宮女,不會將這老小子榨乾了吧?」

「班公措真是樓蘭黃金宮的弟子?」

孫難陀有些遲疑,樓蘭黃金宮是塞外第一聖地,自稱為巫,修鍊有邪法,用魂魄修鍊,將自己的身體改造成非神非人非妖的形態。

秦牧剛才施展的是神化狀態。

五曜境界,修成神化狀態的少之又少,延康國師那種妖孽說還埋怨太學院不教深奧的道理,但其實並非是太學院不想教,而是太學院的國子監中也沒有幾人煉成五曜境界的神化狀態。

再加上秦牧的神化狀態與眾不同,即便是延康國師也曾經驚訝於秦牧的神化狀態似乎是肉身神化,元氣神化,還有其他關於神魂神化的跡象,氣勢也有些轉變,非常不凡。

比如剛才秦牧的火神形態,眉心生出第三隻牛眼,眼中射出一道火光,將圓月禪師的頭顱斬下,這便是肉神神化元氣神化和神魂神化三者合一形成的神化神通。

等閑五曜境界的武師,就算煉成神化狀態也與秦牧的神化狀態大不相同,施展不出秦牧的這種手段。

延康國師尚且有些看不懂,孫難陀、延康太子等人自然也沒有認出來,只以為是巫尊樓羅經的妖化狀態,讚歎巫尊樓羅經的強大和詭異。

「孫大人,你的弟子被打死了不少,你不親自上陣?」

衛國公搖頭道:「你應該親自上陣,擊敗這個蠻子,才能挽回你們難陀寺的赫赫威名!你們難陀寺的弟子太不像話了,已經施展出六合境界的神通,還是被人家五曜境界的給砍了腦袋,丟人算是丟到家了。」

孫難陀目光閃動,不予理會。他知道衛國公的嘴巴能夠吞天,如果自己接了這個話茬,他肯定有辦法逼得自己不得不上前挑戰秦牧。

他是萬萬不會挑戰秦牧的,同境界的話,他並沒有取勝的把握。他已經將靈寶不動禪功的千種印法統統煉得出神入化,但是靈寶不動禪功只怕在同樣的境界無法戰勝這個蠻子。

而倘若施展出六合境界,肯定瞞不過衛國公,衛國公若是嚷嚷起來,那才叫丟人。

衛國公絕對會嚷嚷起來。

延康太子低聲道:「太師,我這裡有幾位好手,或許可以幫你擊敗這個蠻子……」

孫難陀搖了搖頭:「我在想這個蠻子的護道者在哪裡。」

「護道者?」延康太子微微一怔。

孫難陀四下看去,道:「殿下有所不知,但凡堵門,都需要一位護道者跟在身邊,免得被人暗算。比如道門堵太學院的門,丹陽子便是道子的護道者。大雷音寺堵門太學院,也有鏡明老和尚為佛心佛子的護道者。這個蠻子敢於如此大膽,一定有樓蘭黃金宮的護道者在附近。這人,必然是教主級的高手!尋到他,擊敗擊殺了他,才能挽回我難陀寺的顏面。」

他知道自己嫉惡如仇,平日里得罪的朝臣太多,再加上難陀別宮的那些弟子風氣不正,因此京城中很多人都在等著看自己的笑話。

想要平息此事,最好的結果便是尋到秦牧的護道者,將他正大光明的擊殺,至於秦牧的死活則還不被他放在眼裡。

突然,孫難陀邁步走向秦牧,難陀寺眾僧不禁又驚又喜,紛紛讓出一條道路。

秦牧站在難陀別宮外,地上的屍體已經被拖走,前前後後已經有十多個僧人死在他的手中,難陀別宮的僧人義憤填膺,但卻又不敢上前動手。

此刻見到孫難陀親自前來,眾僧心中不由生出期待。

孫難陀抬頭,看向那座千幢寶塔,目光閃動,道:「樓蘭黃金宮在幾百年前盜走了我難陀寺的鎮寺之寶,而今又拿出此寶前來,堵我難陀寺的門戶,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

秦牧搖頭:「我此來只是要將此寶售出,賣給有緣人,並非來堵你們難陀寺的門,倘若有其他人也想得到這千幢塔,也可以前來挑戰,只要是有緣人,贈予他也是無妨。這位大和尚,你若是有能耐,便戰勝我將這千幢塔拿走。若是沒有這個本事,便不要打擾我做生意。」

延康太子邁步走來,笑道:「你剛才說要將此寶售出,既然是賣,那麼一定有個價格。不知你想賣什麼價錢?」

秦牧瞥他一眼,道:「自然有價格。」

難陀別宮的僧人臉色都是一僵,心中又氣又急,早知道可以買下,那又何必與這個蠻子打生打死?

延康太子精神大震,笑道:「什麼價錢?你只管開口,這世間還沒有我買不下來的東西。」

秦牧面色緩和:「價格不貴。樓船百艘,每一艘樓船配備藥師葯童,再加上兩百架雲車,不需要金甲力士,我塞外有的是雄壯的力士。」

延康太子面色一沉:「你消遣孤?」

樓船和雲車是軍備,延康國的重器,是延康國師等一批強者研究出來用來運兵運糧和打仗的重器,雲車則是攻城重器,倘若將樓船和雲車給了塞外,這就是通敵叛國的罪責,即便他是太子,皇帝也要殺他的頭!

秦牧淡然道:「倘若太子出不起這個價格,那麼還是不要打攪小可做生意。」

延康太子面色微沉。

「此寶,贈與有緣。」

秦牧肅然道:「但凡自覺有能耐勝過小可的,盡可以前來一試。小可留在此地三日,三日若是無人能夠勝過小可,小可便要回到塞外了!」

「三日嗎?」

孫難陀向四下看去,還是沒有隱藏在暗處的那個樓蘭黃金宮的護道者,心道:「有三天時間,一定可以尋到他躲在何處。」

難陀別宮的僧人不再上前挑戰,秦牧索性靜坐下來,靜靜等候。

四周看熱鬧的人也漸漸散了,京城王公大臣各個府邸派出奴僕留在此地,衛國公帶著衛墉來到國師府,敲開門,福老走了出來,笑道:「國公有何事?」

「國師何在?」衛國公問道。

「老爺帶著夫人遊山玩水去了。」

衛國公嚇了一跳,吃吃道:「夫人?什麼夫人?」

「國公有所不知,皇帝賜給老爺百位宮女,老爺很是開心,第二天便和其中一位女子好了,當晚便拜堂成親,喝了合巹酒。起床后,老爺便與夫人出去了,不在京城。」

衛國公身軀大震,面色古怪,吃吃道:「國師成親了,竟然成親了……這廝,我以為他永遠也不會有感情,沒想到他竟然會成親……這混蛋竟然沒有知會我一聲!」

福老賠笑道:「老爺說一切從簡,所以連皇帝也沒有通知。」

衛國公吐出一口濁氣:「罷了,你們窮得夠嗆,估計也辦不起酒席。我待會讓小廝包一個紅包抬幾個盒子送來。國師又說何時會來么?」

福老搖頭。

衛國公舒了口氣,自言自語道:「這個蠻子有問題,不過他既然還要留在這裡三日,倒也不必太急,等國師會來之後再說。」

夜色湧上來,京城中各處都點起花燈,夜市又張羅開來,街上漸漸熱鬧起來。衛國公讓衛墉去打聽一下,衛墉回來道:「現在臨近新年,還有不到一個月時間,因此京城裡的商戶都在出售年貨。」

「原來如此。咱們爺兒倆逛一逛。」

一老一少在夜市裡四下溜達,只見京城裡的大家閨秀也走出了閨房,打扮得很是亮眼,帶著宮扇,一路欣賞花燈,瞥見有年輕男子看過來時便用宮扇遮住臉頰,卻又從宮扇後面偷偷打量那些年輕男子。

衛墉是衛家老家來人,與衛國公本沒有多少聯繫,在太學院出人頭地這才入了衛國公的法眼。兩人一邊閑逛,衛國公一邊指點他修行的道理。

正說著,他們走過難陀別宮,衛國公瞥見難陀別宮門外已經沒有了那個班公措的身影,不由微微一怔。

只見諸多僧人從難陀別宮中魚貫湧出,被圍在中央的便是孫難陀,除了孫難陀之外,還有別宮中的諸多護法、方丈,一個僧人飛速道:「主持,那個蠻子剛才趁著夜市偷偷溜走了!我已經讓幾位師兄弟跟上去了!」

「狡猾,這蠻子竟然故布疑陣,讓我們以為他會留在這裡三天,沒想到當天晚上便偷偷溜走了!」

「那幾位師兄跟著他,不會讓他走丟!」

孫難陀面無表情,帶著眾僧疾走,沉聲道:「城外動手。」

衛國公眼睛一亮,帶著衛墉跟上前去,笑道:「孫難陀這廝道貌岸然,沒想到也是個陰險狡詐的主兒。在城中殺了那個蠻子肯定會惹人非議,在城外動手,毀屍滅跡,也就沒有人知道了。咱們跟上去,看看這些和尚如何殺人放火!」

衛墉跟上他,一老一少跟著難陀別宮的諸多強者一路走出京城,不斷有僧人從人群中擠出,向孫難陀報告那個班公措的行蹤,漸漸走出了京城。

京城外也有夜市,燈火通明,連綿十多里,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衛國公帶著衛墉吊在難陀別宮的和尚身後,越走越遠,不知不覺走出十多里地。這裡竟然還有夜市,不但有夜市,還有一個寨子,寬敞的木門,長寬三五丈,木門上掛著一個紅木牌子。

衛國公抬頭看向這個木牌子,上面寫著聖師臨訓四字。

衛國公眼角跳了跳,遲疑了一下,孫難陀已經走入了這個寨子,寨子中燈火透明,有柱子上放著鐵鍋,燒著濃烈的火油,噼里啪啦作響。

寨子中各種攤販都有,還有殺豬宰羊的肉鋪,吆喝聲傳來,很是熱鬧,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夜市。

「國公怎麼了?」衛墉不解道。

「聖師臨訓,這句話我曾經見過。」

衛國公面色凝重,道:「天魔教的前教主厲天行出行時,來到別宮時,別宮門前掛著的牌匾用了這句話。天魔教稱他們的教主為聖師,意思是聖師降臨訓話……這個夜市,是天魔教的人……」

衛國公猶豫一下,走了進去,突然門前走出一男一女兩位老者,笑道:「國公止步。」

衛國公正要說話,突然山崩地裂般的巨響傳來,衛國公急忙看去,只見夜市中的那些商販和遊盪的才子佳人突然間暴起!

一個個難陀別宮的僧人被身旁的商販和行人刺殺,一顆顆頭顱飛起,血染半空。

那些人一擊得手,紛紛退去,身形閃入兩旁的房屋中。

眨眼間,孫難陀身邊的所有僧人便只剩下一個個無頭身軀!

孫難陀爆喝,現出千臂佛陀的身軀,身高百丈,佛光大放,手持千種法器,威風凜凜。

就在此時,二十位老者從四面八方走來,撲向孫難陀,只聽轟隆一聲巨響,那尊千臂大佛被打得粉碎。

衛國公神情獃滯,只見夜市裡又恢復了熱鬧,有些人在搬運屍體,有些人則在引來江水洗地。

「聖師臨訓!」

衛國公聽到這話,打個冷戰,急忙道:「我們快走,不要見到這位魔教主的真面目……」

突然,衛墉向寨子里招手,笑道:「秦兄弟,你怎麼在這裡?」

27 Queries in 0.08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