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滅春堂!

森羅庭擺出了這麼大的陣仗,顯然乃是不達到目的絕不罷手的格局?

若然五人尤少的話,森羅庭竟然十殿閻君同臨此地,這是太看得起何漢青了嗎?

而現在出現五個,若是另外的幾位閻君也都來了,那麼,另外幾人現在在哪裡?

宋帝王嘿嘿冷笑,並不阻止刀尊者的通風報信。

事已至此,只好一網打盡!

……

何漢青這邊才剛剛在玄晶大陣中坐定,四下里的四位護法高手也各自屏息靜氣,開始輸入玄氣,激發玄晶大陣,相助何漢青療傷。

可是就在紫色光芒剛剛閃爍、亦是昭示療傷陣局啟動的時候,驀然「砰」地一聲脆響,正中央位置的一百塊上品玄晶,突然爆裂成為一堆碎片。

一個尖銳的聲音憑空響起:「何漢青,此刻運功療復已註定於事無補,來來來,跟著我的勾魂鎖鏈走吧,你的時辰,已經到了!」

一團冥霧,突然瀰漫了整個密室。

又有一座大山,宛如憑空出現,狠狠地壓頂而落。

周遭的四名護法齊齊怒喝一聲,同時出手反擊。

「泰山王!」

何漢青端坐原地,面色又自泰然,然而眼神卻是猛地收縮了一下,眼看著虛空之中的突來攻擊,兩隻手緩緩的交叉在胸前,渾身上下突然散發出空前強大的氣息。

一掌悍然翻掌而出,剛剛壓下來的龐然大山,就此轟的一聲,化為烏有。

那乍現的龐然巨山看似有形有質,宛如實體,對上一般人也確實於大山壓頂無異,然而對上修為更強的何漢青卻又不夠看了,不過一掌硬拼,山形立潰,端的力強則勝,高下立見!

一道人影悶哼一聲:「春寒尊主果然名不虛傳。」

隨即一個聲音不屑道:「難道我便浪得虛名了么?」隨著這聲音,一口慘白色的劍,突然從冥霧中沖了出來,只如白駒過隙一般,剎那間便即來到了何漢青的咽喉位置。

「平等王!」

何漢青一聲驚呼。

他顯然沒想到森羅庭的兩位閻君,居然同時出現密室之地,非但來得突兀,更是聯手夾攻自己。他一聲悶哼之餘,整個身子異常輕盈的飄了起來,於間不容髮之際閃過了平等王的疾速之劍。

隨即,何漢青臉色轉為潮紅,突然間仰頭吐出來三口鮮血,而他身上的氣勢,非但沒有因為吐血而衰退,反而一下子攀登到了巔峰層次。

跟著,噗噗噗的聲音接連不斷的想起;何漢青的肉掌與平等王的劍硬碰硬的先後衝擊十幾下,兩人齊齊悶哼一聲,各自退後。

森羅庭。

閻君出手!

這等同是絕殺臨頭,死關照命!

何漢青雖然不知道什麼到底原因使得這幫傢伙來到了自己這裡,展開絕命殺局,但是,何漢青卻很清楚的意識到,現在的自己,已然去到了生死關頭。

所以他立即啟動燃魂大法,憑空燃燒自己十年壽命,將所有傷勢,在一瞬間全部壓了下去!

必須全力應戰,非如此難有生機。

若是不這樣做,那麼,明年今日,就必然是自己的忌辰!

損失十年壽命雖然可惜,但只要見到了年先生,這十年壽命還是有機會可以彌補回來的;但是若是應付不了當前的危機,卻立即會成為一具屍體,談何今後!

「出去!」

何漢青一聲厲喝,身子一挺,原本呈現佝僂狀態的身軀,突然變得挺拔直立,須髯戟張,一掌奔雷,徑自將密室打穿了一道通往地面的通道,掌力端的強猛無匹!

森羅庭的人來了,而且還是閻君親自出手。那麼,這間密室已經不能成為依仗,反而成了森羅庭閻君們得天獨厚的構建殺局之地!

想要博取生機,當務之急便是立即到地面上去!

哪裡想到這個通道才剛剛打通,一聲怪笑乍起,一道陰風,居然順著這個剛剛打通的通道,順勢逆流而進。

「回去!」

一聲爆響,何漢青雙手顫抖,一個跟頭摔了回去,大驚失色:「你們……到底來了多少人!這是為什麼?」

一個一身灰衣,頭戴王冠的人忽隱忽現:「何漢青,你的陽壽到了,我等替天行道,接你回地府!」

「放屁!」何漢青怒不可遏:「四季樓與森羅庭向來井水不犯河水,你們突然這般大舉出動攻擊老夫,是何道理?森羅庭是要與四季樓正面為敵嗎?!」

又是同樣的問題!

顯然在四季樓的高層心目中,從不認為天玄大陸的任何宗門、任何勢力敢主動挑釁、攻擊四季樓!

然而今天,顯然是個例外的日子!

那人陰森森的說道:「我等奉天承運,恪守職司,接收該死之人前往輪迴,只為替天行道,何來井水不犯河水之說?」

一聲陰森森的號令:「森羅陰兵何在?!還不快快接應何漢青進入輪迴?!」

半空中鬼聲啾啾更甚,無數陰森人影,霎時間遍布何府周遭,非但半空中,連房檐、地面盡都佔據,黑壓壓的滿目皆是。

四周慘叫聲突然間不絕響起。

這顯然是大範圍無差別絞殺,更是斬盡殺絕,不留活口的趨勢!

何府當中的四季樓的高手們雖然人數不少,修為也不俗,但面對森羅庭的海量殺手,更有多位閻君親身參戰,雙方實力差距太甚,瞬時便呈不敵,高下分明!

真的不是四季樓這邊實力太差,何漢青最是惜命,這段時間以來,儘管人手接連折損,但四季樓春堂底蘊深厚,損失的人手泰半都是露於檯面上的人手,高端戰力損失有限,此際又值何漢青療傷當口,自然將能夠調動過來的精兵悍將全數聚集。

再加上刀尊者手下精銳,這樣的實力規模,除非是如凌霄醉這般的絕顛強者強襲,否則根本不會有任何的威脅性,更別說還有刀尊者在旁窺伺,若有極端,只要不當真是凌霄醉親身來犯,他不會不援手!

但何漢青明顯漏算了森羅庭,更萬萬沒有想到森羅庭會跟四季樓撕破麵皮,強勢來襲,而且陣容還是如此,簡直奢侈豪華的令人髮指!

森羅庭十殿閻君之中,現在已經現身的,已經有七位之多!

天空之上,宋帝王,閻羅王,轉輪王三個人形成一道不可逾越的防線,令到刀尊者等一行人乾瞪眼過不來,全無作為。

甚至戰鬥之中,更不斷地有四季樓的人從高空墜落。

轟隆隆的聲響,讓整個大地都在震顫。

顯然刀尊者那邊非但不佔上風,根本就是落到了下風,戰況半點也不樂觀!

另一邊,隨著號令驟起,除了無數陰兵動作之外,伴隨著陰風陣陣,又有兩條虛幻的人影出現在半空,一個牛頭一個馬面,拿著勾魂鎖鏈,漸行漸近,卻是牛頭馬面亦臨,場中氣氛更趨鬼氣瀰漫,陰風慘然。

噗噗噗……

又是接連十七道人影慘叫著落在地上,縱然其中有幾個僥倖傷而未死的,隨即便即身首異處,森羅庭殺手對於目標生死傷況觀視的最是細微,死沒死怎會不知,不死怎麼能行?!

不管生死,都砍下腦袋再查!

此際針對何漢青這邊的森羅庭幾位閻君殺性大起,一殿秦廣王狂笑著,手中九節鞭再一次化作了雲霧青龍。

砰砰砰……

隨著秦廣王龍影再現,最後幾個四季樓中人,亦在一片冥霧之中盡數腦漿迸裂,魂走九泉。

隨著一聲狂怒的長嘯,一道人影自地下閃電一般飛出,生生衝破冥霧飛升高空,那人一身儒衫,雖然面容蒼老,白髮蕭然,滿臉憤然,卻仍是一身的書卷氣,流溢儒風。

正是何漢青。

身為儒門宗師的他,此刻身形雖看似仍舊挺拔如山,實則卻是在輕微顫抖,嘴角更有一縷鮮血緩緩溢出。

「為什麼?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何漢青的眼睛死死地盯著一殿秦廣王。

一殿秦廣王於此役最是賣力,高呼酣戰,是以當前狀況也好不到哪裡去,連身上王袍都已經撕裂多處,衣衫襤褸,頭髮也早已散亂,胸前更有鮮血滴滴答答,亦是有傷在身,然而其對此卻是毫不在意,桀桀怪笑:「何漢青,你陽壽已盡,合該魂走九泉!」

何漢青狂怒的道:「放屁!一殿秦廣王,本樓這麼多年一直放任你們森羅庭做大,彼此之間從無冤讎牽絆;當初盟約猶自歷歷在目,你們此次突然大舉來襲,是何緣由?」

他長嘯一聲:「宋帝王!給本尊主一個理由!」

宋帝王手中長劍乍然一抖,一座劍山驀然出現在刀尊者面前,旋即抽身疾退,目光聚焦在何漢青身上,淡淡道:「何漢青,此次森羅庭行事不過依照行規行事。你難道不知森羅庭是什麼地方,收錢買命,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森羅庭既然收了銀子,那你何漢青就非死不可!」

刀尊者在後面,淡淡道:「那麼當初的盟約又怎麼說?」

宋帝王道:「與你們四季樓的盟約,不過一張廢紙,不知道鬼話連篇嗎?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只要足夠的錢,就能驅動鬼,你跟鬼講原則講契約,那是你的不智,與鬼何干?!」

刀尊者怒哼一聲,他如何不知道這些陰森森的傢伙恐怕是不會說實話了,眼前才是真正的鬼話連篇。

27 Queries in 0.13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