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火星?

楚羽皺眉,喃喃道:「上一個時代么?」

這道石牆並不高大,高不到一丈,倒是很長,左右兩邊都「看」不到邊際。

看來鏡像世界遠比自己想象中還要神秘得多。

原本以為這樣的一個世界,就是六千萬年前那群來自各個位面宇宙的聖人聯手建起來的一座「中轉站」。

但現在看來,事實遠非這麼簡單。

當年那些聖人們在建立鏡像世界的時候,這裡……十有八九,並沒有後來各種典籍上說的那樣荒涼:只有險地幾處……

楚羽甚至有一個很大膽的猜測:昔年那些聖人來到這裡的時候,這片宇宙雖然殘破,是一處殘界,但可能並沒有那麼荒涼。

可能還有很多保存完好的地方!

只是那些地方,聖人也不敢亂進!

這才引八方星辰,將那些地方硬生生給封印起來。

就像,用泥土包住的叫花雞。

嗯,有點餓了。

楚羽看了徐小仙一眼,道:「上面現在不知什麼情況,我們要不進去看看?」

大地深處,一團淡淡的光暈包裹著兩人,兩人的身體緊貼在一起。

徐小仙面色有些緋紅,凝眸看一眼楚羽:「你做主便是。」

「那就……去看看。」楚羽說著,拉起徐小仙的手,再次施展五行大遁,向前一邁。

兩人的身體沒入到那石牆當中,瞬間消失。

楚羽卻是不知,在他消失后,那道石牆,也漸漸的消失在這裡。

大地深處,就像從來沒有存在過這道石牆。

天水灣地上。

那條巨龍般的,寬闊如海的天水河,則是早已經被打斷。

浩瀚大河中的河水幾乎都被蒸干!

原本生活在天水河中的那些水中生靈根本來不及逃走,便已經被聖人之間戰鬥散發出的氣息所斬殺。

整片大地幾乎都要被打碎。

到處都是巨大的裂痕,無數裂痕深不可測!

一隻碩大無朋的聖人斷掌,靜靜躺在蒼涼的大地之上。

五根手指,深深的刺入大地,像是無根紮根地下的擎天巨柱。

手掌則深陷在大地當中。

若不是這手掌的顏色與正常人無異,甚至會當它是一片大陸。

只不過這隻手掌的顏色,也正在慢慢的失去血色。

掌中的聖血,正在不斷的被大地吸收著。

高高的蒼穹之上,月影正在跟羅雪白大打出手。

他們之間的戰鬥,恐怖程度遠非尋常人所能理解。

聖人出手,毀天滅地!

原本這四尊聖人,想要將月影直接鎮壓。

但卻沒想到,月影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

不但一掌斬斷一尊聖人的手掌,差點將下面所有鏡像世界的天驕都給壓死。

而且在這裡出手,根本就是全無顧忌。

她才不在意這個世界會不會崩碎,崩碎之後又會產生怎樣的後果。

她才不在乎!

蟄伏在這裡無數年不出,為的……不就是今天么?

想挖坑害我,就要做好承受一切後果的準備。

然後,別後悔!

月影的瘋狂,嚇傻了這極為聖境的無上存在。

他們千算萬算,只忘記了計算一件事——月影不是鏡像世界的人!

她對這個世界,根本沒有任何的歸屬感,也沒有任何感情!

如果可以的話,她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把這世界給毀了。

那樣也就徹底解決了所有麻煩。

他娘的,失算了!

羅雪白修心養性無盡歲月,但在此刻,也忍不住有種罵娘的衝動。

被斬落一隻手掌那位,儘管已經生出一隻全新的手掌,但此刻卻不得不跟另外一名聖人在做一件事——守護!

他們在拚命守護著這一方鏡像世界。

不然的話,就憑月影跟另外兩名聖人在這裡這麼打,這一方世界恐怕早就崩潰了。

有法陣護持也不行啊!

原本用來對付月影的重重法陣,此刻完全派不上用場。

而且最要命的是,兩名聖人的守護,顯得愈發吃力。

畢竟破壞,比建設容易多了!

月影的戰力也太強大,這是一尊無比強橫的聖人。

羅雪白昔年就是她的手下敗將。

到了聖人這種境界,就算不會留下什麼心理陰影,但多年之後再次面對,卻依然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這女人……太恐怖了!

真正打起來的月影,口中哪裡還有什麼廢話。

整個人身上的氣質發生徹底變化,散發著無盡冰冷的氣息。

手中一把古樸長劍,一身殺氣蓋壓蒼穹!

羅雪白披頭散髮,臉上帶著幾道血痕,堂堂聖人,鏡像世界的無上存在,已經不知多少歲月沒有出手過。

尋常修士,他只需一個念頭,那修士就得渾身崩碎,神形俱滅。

以至於他幾乎快要忘記當年那群太陽系的年輕聖人,到底有多強大。

忘記了那群打起仗來不要命的瘋子有多麼可怕。

或許,是在內心深處,從來就不願想起那段往事……

今天,噩夢重現。

跟羅雪白一起圍攻月影的這名聖人,卻是一個膽氣更足的傢伙。

他無懼月影,甚至敢出言嘲諷。

「你還記得你哥哥當年是怎麼死的么?」這名聖人一開口,就是揭傷疤,他顯出巨大法相,身軀頂天立地。

那張巨大無比的臉上,露出濃濃的嘲諷笑容。

他嘴上說著,下手卻毫不留情,狠辣到極致!

半邊的天空都被他的神通燒得通紅,如同煉獄一般。

月影的身形就在這火焰當中,她那張絕色清冷臉龐之上,並無一絲懼色。

聽了對方明顯是在挑釁的話語,她臉上連一絲表情都欠奉,甚至沒有任何情緒上的波動。

「那可是你哥哥!」

這尊聖人大叫:「你的親哥哥!」

「他當年……被我們用定魂釘給釘住魂魄,他想死都不能!」

「哈哈哈,你不知道那場面有多精彩,笑死我,他哀求我們是殺他的表情,彷彿依舊曆歷在目。」

「我們又當著他的面,把你嫂子身上的衣衫褪盡……」

那邊的羅雪白忽然間一皺眉,冷喝道:「快退!」

那邊原本平靜無比的月影,不知何時開始,直接分出兩道分身。

那兩道分身霍地出現在這尊聖人面前。

一股滅世的氣息……瞬間降臨。

………

楚羽跟徐小仙有些傻眼的看著眼前這一幕景象,兩人都是面面相覷,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前方,一片大漠,黃沙千里,浩瀚無邊。

頭頂天空湛藍,一顆大太陽高高懸挂於蒼穹之上。

可以明顯感覺到,太陽很大!

這裡充滿燥熱的氣息,極目望去,一絲綠色也無。

關鍵是這地方根本沒有普通人類生存所需的大氣,或許有一點點,但極為稀薄。

「這是……哪?」

楚羽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場景。

有點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在鏡像世界天水灣的大地深處,不過是越過一道石牆,怎麼突然間就出現在這種詭異的地方?

徐小仙也是一臉費解的表情,喃喃道:「我們穿越了么?」

說話間,徐小仙的眸光一凝,望向前方,忽然道:「我知道這是哪裡了。」

楚羽轉頭看她。

徐小仙一臉不可思議:「從鏡像世界,竟然可以直接瞬移到這地方……這要是讓那裡的那些王八蛋知道,一定會興奮得瘋掉吧?那些布局無數年的無上存在恐怕也會瘋吧?他們用數千萬年的光陰去布局,實際上,卻是狗屁一樣。我們隨隨便便,就可以來到這裡。」

她興奮的看著楚羽:「這裡是火星!」

「啊?」楚羽瞠目結舌,臉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不信,等到晚上,你就知道了。」徐小仙道。

「怎麼會來到這種鬼地方?」楚羽忍不住翻白眼。

徐小仙笑道:「這地方也不錯,說不定還能看到一艘宇宙飛船,我們可以搭乘它回地球呢。」

「一點都不好笑。」楚羽的身形,緩緩升騰而起,看向遠方。

到處都是一片荒涼的場景,在這裡,根本感受不到一絲生機。

充滿死寂。

「哎。」楚羽輕嘆一聲,搖搖頭,還是有些想不通,為什麼一下子就出現在這裡了。

如果敵人也能找到那道石牆,從那邊穿過,豈不是說,他們也可以這樣降臨在火星上?

但現在擔心也沒有用,楚羽只能期望這種事情不要發生。

兩人漫無目的的飛行了一段時間,發現了一處人類留下的基地。

事實上,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有人類的宇宙飛船降臨到火星上,並且在這裡建立了一個基地。

甚至曾經想過要大規模移民……

但到最後,這種想法終究還是被否定了。

想要在火星上建立起可供人類生存的城市,代價太大了。

而且,隨著地球封印解開,世界發生重大變遷。

曾經的那些舊思路舊觀點,也沒了市場。

之所以還有一艘飛船來到這裡,也無非是一些人曾經的情懷罷了。

證明自己來過,也就夠了。

兩人來到這裡,沒有費勁,就進入到基地內部。

整座基地用特殊材料製成,整體太陽能發電,充滿高科技。

兩人進來甚至還有人工智慧對兩人進行掃描驗證,驗證過了才獲准進入。

當然,就算不通過,以兩人今時今日的實力,想要進來也再容易不過。

這座基地雖然不算很大,但裡面設施和功能相當齊全。

就算是普通人,想要在這裡生存下去,也是不難的。

但那跟坐牢沒區別了,因為普通人根本就出不去。

不說別的,外面的輻射,就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

「咱們做點東西吃吧?」徐小仙看著楚羽:「我廚藝很好的!」

楚羽正要答應,面色突然間微微一變,目光凝重的望向外面遠方。

徐小仙順著楚羽的目光,往外看去。

在沙漠的盡頭處,一個高大的身影,正一步步朝著這裡走來。

——

高鐵上寫出來的一章,下一章……我盡量。

27 Queries in 0.50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