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森羅王者動!

「有……」

一聲示警嘶吼,還沒有來得及全部從喉嚨里吼出來,在其面前驀然多了一團陰森森的霧氣!

霧氣陰森恐怖。

刷的一聲。

更有一隻骨節嶙峋的慘白大手,從那團霧氣之中急疾伸出,一把就掐住了他的脖子,將其示警嘶吼生生遏止。

意欲示警之人修為不弱,也分明看到對方出現,飄近;眼睜睜的看到對方出手。

但,卻是連一點點閃避掙扎的餘地也沒有,直接被對方掐住了脖子。

那隻手鎖喉得手,並不怠慢,持續用力,那人的脖頸頓時咔咔作響,渾身的玄氣,竟然一絲一毫也無法調動,只如待宰羔羊,砧上魚肉。

然後這點異狀已經驚動了其他守夜之人!

刷刷刷……

二十多條人影接連從暗影處跳了出來:「誰?把人放下!」

彼端霧氣之中一陣氤氳翻湧,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問道:「何漢青呢?」

被鎖喉那人眼珠凸了出來,喉嚨里咯咯作響,說不出話來。

那團霧氣突然間一聲長嘯,聲浪穿雲而上:「何漢青,老朋友來了,還不快快出來接客!」

空中,虛無的空氣中突然傳出來一聲怪笑:「他么的,你丫的逛窯子逛多了吧,張口就接客;就算何漢青真的肯出來接客,老子也是不敢玩的,老子的口味沒那麼重。」

四周的四季樓高手又驚又怒,對方既然把話說得這麼難聽,那就代表今日之事註定無法善了,齊齊大喝一聲,刀劍閃光,二十多人同時撲了上來。

那隻大手一用力,咔嚓一聲,手中的脖頸頓時碎裂,隨即信手一拋,那具失去了呼吸的屍體被一股強橫力道丟了出去,隨即,一道麻衣高冠的身影,亦步亦趨地從霧氣之中走了出來,手中鐺啷啷一聲響,赫然多出來一條九節鞭。

那九節鞭在夜色中一震,徑自化作了一條搖頭擺尾的青龍,翻滾不息,沖著面前的二十多人強襲而去,聲勢直如驚天動地,沛然莫御。

噗!

與此同時,一股綿密陰雲同步籠罩住了整座何府。

何府這邊的二十多人見狀齊齊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其中一人尖聲叫道:「一殿秦廣王!?怎麼會是你?」

那高冠人影並不搭話,仍是桀桀怪笑不息,那九節鞭所化之青龍徑自衝進了人群之中,噗噗噗,儘是鈍兵器於肉體碰撞的聲響……

三條人影手舞足蹈的飛了起來,在半空中兀自拚命掙扎,顯然其雖然被九節鞭鞭中,卻是傷而未死,尚有求存餘地。

不意半空中又有一道人影從陰雲中閃現,沒有半點波動一般的陰森聲音二度響起:「何漢青,你不出來么?」

一邊說,一道閃爍著鬼火的磷光乍然閃現,那三道原本掙動不休的人影瞬間僵直,隨著「啪」的一聲輕響落下地來。

便如是腐爛了十年八年的屍體,只剩下一具腐朽骷髏,半點皮肉不存。

他們飛上天空的時候明明還有呼吸,尚能掙扎,此際落下來之刻,卻已經徹頭徹尾的朽壞的骷髏,再無半點聲息。

「二殿楚江王!」

剩下的二十四人再發出一聲驚呼,隨即又有一聲厲喝急起:「結陣!」

既然是森羅庭兩大閻君同臨,更兼殺手無情,那眼前就是死關驟臨,趕緊集合人力保命是正經,眾人盡都是久經大戰之輩,齊齊動作,盡都如旋風一般湊在一起,瞬時匯流成為了兩個圓圈,大圓圈套著小圓圈,飛速轉動起來。

集合二十四個人的力量,生生抵禦住了青龍的沛然走勢。

那青龍一聲長吟之餘,竟被擊得雲霧爆散,重新化作了一條九節鞭,軟軟的飛了回來,顯然二十四人的聯袂合力,威能尤勝一殿秦廣王所發出的九節青龍。

一殿秦廣王一把接住九節鞭,大怒道:「你們竟敢傷我神兵,找死!」

話音未落,那九節鞭凌空再震,噼噼啪啪的聲音鞭炮一樣響了起來。

然而對方結成陣勢的二十四人,宛如一體,同進同退,縱使面對秦廣王的連環攻擊,亦是絲毫不落下風,而就在一殿秦廣王屢攻不克至極,一道刀光在半空乍然亮起。

竟是在半空中悄然浮現了一口大刀,直襲一殿秦廣王!

上空陰雲中人影再次閃現,驚疑不定的道:「這不是刀的人?這裡究竟是不是何漢青的地方?」

隨著砰地一聲向東。

何府大廳突然洞開,至少有三十多人,一窩蜂地從大廳中沖了出來,刀劍紛紛出鞘,火把更是將周遭環境照得猶如白晝。

遠遠的地方。

刀光驟然一閃,一個青衣人現身在高空中,俯瞰何府那邊乍現的刀影,冷冷一笑:「居然這麼急就來了,回去!」

那青色身影瞬時化作了刀光,一閃而逝,而他身後,尚有十八道身影依次浮現,追著刀光,飛速而去。

一殿秦廣王連番猛攻不果,氣的悶哼一聲,雙手一聚一揮,登時無數冥霧好似潮水一般奔涌而出,九節鞭仍自飛舞不休,在冥霧之中盤旋來去,勁風呼呼,越來越響,顯然是要硬憑著一人之力,將對方二十四位高手,同時納於自己攻擊之下,強攻破敵。

不意半空中的楚江王一聲冷喝傳至:「刀來了!」

隨即一片冥霧就此疾速擴散而出。

一道人影,恍如無中生有一般,在空中幻化而出,道:「你們在這邊繼續,我去攔住刀。」

卻是三殿宋帝王親身幻化而出,飛速而去。

只是隨著他的這一動,何府上空更顯陰雲密布,滿目陰森,鬼聲啾啾,鬼火滿空飄蕩,速度飛快的飄來飄去,宛如百鬼夜行,森羅地獄將臨人間。

刀光來勢奇疾,彈指之間已經接近何府上空。

然而一人乍然來到,來人背負雙手,頭戴王冠,從容瀟洒的攔在了刀光前面,一個陰森森的聲音說道:「刀尊者大駕光臨,何妨停步一敘?」

刀尊者青衣人心頭一震,喝道:「宋帝王?連你也在這裡!三位閻君同臨,你們森羅庭是要與我四季樓正式開戰么?」

宋帝王搖頭,滿臉儘是無奈的說道:「之前被有心人坑了一把,明知此事難為,卻不得不為,來來來,讓本座與刀兄好好聊聊?」

刀尊者冷冷道:「你不是我的對手,速速退開!我不想與你們森羅庭結成死仇!」

宋帝王眼中鬼火一閃,一團冥霧從兩隻眼睛裡面爆了出來,在眼前噼噼啪啪的響,電弧不斷地在其中浮動閃爍,陰森森道:「不是你的對手?刀尊者,你哪裡來的自信?!」

但見宋帝王身子陡然一旋,頭上王冠突然散發出道道白光,一口散發著黃蒙蒙光芒的黃金色寶劍驟現塵寰,那劍普一現世,旋即便散做了漫天劍光,隨即,上千柄黃蒙蒙的劍形,在空中形成陣勢,宏大劍氣牢牢鎖定那刀尊者。

金黃靈劍所衍生的愈千劍形,赫然形成了一座三角形的劍陣,而所有長劍,悉數靜止在空中,劍尖微微震顫,整齊的對準了刀尊者的掩身刀光。

這群劍,便如是訓練有素的軍隊一般,在空中排列得整整齊齊,無數劍尖的寒光,竟自從劍身脫離而出,在前面匯成了明月一般冷清的光暈。

三殿宋帝王淡淡道:「刀尊者,你的刀,可敢進來?」

刀尊者的臉色突然變得難看至極。

他以前曾與宋帝王交過手,對方比之自己稍遜一籌,所以才有剛才「不是對手之說」,非是大言不慚;不意今日再見,對方的劍陣儼然強大到了足堪令其側目的地步。

雖然自己仍舊不怕,但是……若然自己的刀貿貿然進入眼前劍陣的話,卻一定會被粉碎!

但若是由自己御刀進陣,所要面對的卻將演變成生死搏殺!

最終不管是宋帝王殺了自己,還是自己殺了宋帝王,都必將引發兩大勢力之間的極端大戰!

這個結果,絕非四季樓樂見,尤其在這等關鍵時刻,一定要避免不能發生。

下面,慘叫聲絡繹不絕的響起。

顯然是刀尊者的到來,令到一殿秦廣王不再意氣用事,聯手楚江王大開殺戒,屠戮何府一眾護衛。

「先讓你的人住手!」刀尊者深深吸了一口氣,刀尖緩緩抬起,手指頭骨節發白,冷聲道:「不要真把事情逼成極端,四季樓雖然沒有覆滅森羅庭之意,但卻非是做不到,宋帝王,你不要不知好歹。」

宋帝王嘿嘿冷笑,竟未搭話。

而其身側突然再顯兩道人影,卻是閻羅王與轉輪王出現在宋帝王身側:「我們便不知好歹又如何,卻不知道刀尊者能將我們如何如之何?」

「閻羅王,轉輪王?竟連你們也來了?!」

刀尊者瞳孔一縮:「下面是楚江王和秦廣王……森羅庭這一次可真是大手筆,居然一次性出動了五位王者!難道是鐵了心的要對上咱們四季樓?」

宋帝王微微一笑:「刀尊者的說法只是對了一半,你算錯了,我們若是只出動五個人就來捋四季樓的虎鬚?如何能算鐵了心的對上四季樓!」

刀尊者心頭陡然一震,突然仰天長嘯:「何漢青!出來!」

他敏感地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27 Queries in 0.09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