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承天之門

秦牧將如何操控機關傳授給狐靈兒,他在都天魔王的胸膛處留下了一個操控台,輕輕一推胸口的暗格,操控台便會自動彈出來。

都天魔王這具由寒鐵金晶鑄造的神像機關極為龐大,高約兩丈八,秦牧也是花了大價錢,單單是購買寒鐵金晶都花費了萬枚大豐幣。

神像機關的構件也是數以萬計,單單齒輪便有八九百枚,複雜無比。

就算都天魔王不願意動彈,坐在操控台中也可以操控他來行動,神像機關八臂四面,打起架來也是相當威猛,等閑神通者也難以擊破寒鐵金晶的防禦。

在神像機關的心臟處還有個小小的丹爐,構造與他給火匪梵雲霄打造的那口丹爐差不多,但梵雲霄那艘破船上的丹爐是他第一次煉製,沒有多少經驗,這次煉製,丹爐不但小了許多,而且更加精巧。

狐靈兒坐在操控台中,便可以向小丹爐中投送藥石,還可以用元氣來控制丹爐的火力,即便沒有都天魔王,她也可以把這個神像機關當成一件重鎧機關武器來使用。

若是都天魔王把神像機關當成身軀,幫忙戰鬥,那麼發揮出的威力便非同小可了,只怕等閑六合境界的神通者也不是對手,七星境界的神通者,便不敢斷言是否能夠獲勝了。

秦牧師從啞巴、聾子和馬爺,製造出這樣的神像機關,對他來說只是將啞巴、聾子和馬爺傳給他的知識整合到一起而已,自己並沒有多少的創新。

唯一的創新,就是整合。

但是這神像機關對於其他人來說,卻絕對是鍛造大師、機械大師、符文大師的水準,開創出另一種與眾不同的戰鬥形態。

狐靈兒興緻勃勃,對神像體內的都天魔王不理不睬,立刻坐在小小的操控台上,控制著這個神像機關向外跑去。

秦牧連忙道:「龍大,跟上她,不要讓她闖禍!」

龍麒麟應了一聲,邁步向外走去,跟上張牙舞爪的神像和大呼小叫的狐靈兒,秦牧盯著這頭龍麒麟的背影,只見龍麒麟肚皮幾乎貼地。

「這廝,真的應該減伙食了。」

秦牧搖了搖頭,這頭龍麒麟以前很是精壯,雖然經常餓著肚子,但是看起來威風凜凜,守著山門時誰也不敢接近。

然而自從跟了他,每天一斗赤火靈丹從來沒有落下過,玉龍湖的水也是敞開懷的喝,導致越來越胖,體型也長大了不少。

繼續這樣下去,龍麒麟早晚會變成一個大肉球,只能肚皮撐地,爪子休想再站在地面上。

「從前祖師給他的伙食,絕對不是一斗赤火靈丹,否則這廝早就胖成球了。這廝謊報伙食,以後還是給他半斗赤火靈丹算了。」

秦牧屏氣凝神,再度催動霸體三丹功,神化為鎮星君形態,人首蛇身,手捧書卷虛影,他的身後,一座門戶漸漸浮現出來。

秦牧轉過身去,神魂震動,發出奇異的聲音,正是都天魔王傳授給他的那句幽都語言,都天魔王稱之為坤元之門,雖然真實意思到底是不是坤元之門,但是這句話他並沒有學錯。

他念誦出門上的文字,突然那座坤元之門徐徐開啟,露出無邊無際的黑暗空間。

秦牧怔了怔,圍繞這座門戶遊走了一圈,看到的還是自己的院子,這座門戶薄得不可思議,似乎沒有任何厚度,從他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纖薄無比的黑暗立在那裡。

而站在門前看去,卻看到無窮無盡的黑暗空間。

「這是一座可以連接到另一個世界的門戶?」

秦牧怔然,伸出手掌,小心翼翼的探入門中,並沒有什麼異狀。

「這是五曜境界的奧秘嗎?其他人的五曜境界,有沒有這座門戶?是否有人打開過,進去過?」

他有些遲疑,進入這座門戶,會遇到什麼?會不會這黑暗中便是傳說中的幽都?

進去之後,是否還能活著回來?

就在此時,秦牧看到門后的黑暗世界中傳來一縷亮光,那是一人一艘船,船頭掛著盞幽暗的燈,燈光幽幽,小船正在向這邊飄來。

船頭的燈光下,坐著一個正在扎紙人紙馬的老者,燈光搖曳,顯得很是靜謐。

他試圖探頭進去門戶中,卻見那老者抬手摘下馬燈,提著燈向他這邊照了照,秦牧被那燈光照在身上,頓時只覺魂魄被定住,無法動彈。

那船上老者將燈掛在船頭,燈光不再落在秦牧身上,他這才鬆了口氣。

突然,秦牧毛骨悚然,低頭看去,只見自己正站在船上,那老者的身邊!

小船悠悠,調轉過頭,秦牧回頭看去,只見遠處一座門戶有亮光傳來,那門戶前,自己正站在那裡探頭向這邊張望!

那座門戶前,自己的身體彷彿僵在那裡,一動不動。

自己還在門戶前,那麼這裡的自己是誰?

他四下看去,四周一片黑暗,只剩下船上的燈光和那座坤元之門傳來的亮光。

他心中一片冰涼,船上的這個扎紙人紙馬的老者用燈光照了照,將他的魂魄照走,攝到了船上!

門戶前的他,已經是一個沒有魂魄的軀殼了!

「我還沒死,為何攝走我的魂魄?」秦牧向那老者問道。

那老者充耳不聞,繼續專心致志的扎著紙人紙馬。

秦牧回頭看去,坤元之門越來越遠,讓他心中不由越來越惶恐,都天魔王的確隱瞞了一些事情,那座門戶恐怕並非是坤元之門,否則這老者也不會抓走他的魂魄!

他縱身從船上跳下,現在距離那座門戶還不算太遠,說不定還可以返回那座門戶,回到自己的身體里!

但是,他從船上跳下之後,卻沒有如自己想象的一般跌入水中,船外是黑暗,無邊無際的黑暗。

他像是一個溺水的人,手腳四下翻騰,但是卻沒有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只能看著自己不斷沉淪,向更深更黑的黑暗中墜落。

他向上看去,黑暗中的小船距離自己越來越遠,船頭的燈光也越來越小,越來越暗淡,漸漸地微不可察。

「都天魔王這混蛋,還是暗算了我……」

秦牧覺得自己像是跌入一個有著無邊黑暗的夢魘之中,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擺脫越來越黑的黑暗,沒有任何辦法去掙扎,去自救。

這是讓人絕望的黑暗,絕望的沉淪。

而那艘能夠承載著自己魂魄的船,已經駛遠。

突然,秦牧奮盡所有力量,用自己的魂魄大喊,將都天魔王教他的那句幽都語言喊了出來,晦澀的音調婉轉崎嶇,拗口無比,卻只能由靈魂喊出!

他說完這句話,突然無邊的黑暗中傳來一個同樣晦澀而又古老滄桑的聲音,這個聲音說的也是幽都語言,像是誦經,又像是遠古的先民在舉行祭祀,用生命和鮮血在祭祀一位厚重承載一切的神o。

秦牧立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緩緩上浮,上浮的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化作一道流光。

他在流光中看到了那艘船,接著又看到了那座門戶。

流光呼嘯,飛出黑暗,沖入門戶中的秦牧身體之內。

秦牧身軀大震,呼呼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一身汗水淋漓,像是剛從水裡爬出來一般。

而在門戶的後面,那艘船又自悠悠的飄來,船上的老者向他看來,這次卻沒有提著馬燈照他。

秦牧站在那門戶前,隨時準備散去鎮星君形態,讓門戶消失,高聲道:「道兄,你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那老者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小船折向,向黑暗中駛去。

「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

「坤厚載物,德合無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

「牝馬地類,行地無疆,柔順利貞。君子攸行,先迷失道,后順得常……」1

「你說的那句話,便是至哉坤元,早說出這句話,便不會拘你的魂了。」

那艘船越行越遠,漸漸消失,老者的聲音傳來,越來越淡:「這座門,是幽都承天之門,坤元承天,鬼神可進,不是你能進去的……」

「都天魔王果然害我!」

秦牧大怒,隨即失聲笑道:「不過好在沒有丟掉性命,慢慢炮製他便是。咦,我的魂魄似乎變了一些」

他感覺到自己的魂魄經歷了幽都之行竟然變得強韌了許多,秦牧怔然,催動霸體三丹功,立刻感覺到承天之門中傳來一股莫可名狀的力量,在滋養自己的魂魄!

他不由怔然,都天魔王雖然騙他,但是卻也沒有完全騙他。

都天魔王說的沒錯,識得門戶上的幽都文字,開啟這座門戶,的確可以讓他的修行沒有短板,比延康國師在這個境界上更勝一籌!

五曜境界的鎮星君形態,對於他至關重要,是魂魄修行的關鍵!

過了良久,秦牧只覺自己魂魄越來越穩固,看向手中的那捲書,只見書上的文字漸漸變得清晰起來,上面浮現出鳥獸蟲魚日月形狀的古怪文字。

這些文字雖然他還不認得,但是卻似乎懂得其中的含義一般,目光掃過,書中文字的奧妙自動變成他腦海中的知識。

注1:周易卦辭,第二卦。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27 Queries in 0.11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