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失傳的技藝

老人說的第一件事是他最近的經歷,老人的職業是騎三輪的,三輪車這種交通工具,嚴格來說在蓉城是不允許載客的。.更新最快
  
  被交警抓住,雖說不會被沒收載客工具,但罰款兩百是要的,這得是一兩天都白乾了,是以三輪一般在小巷裡轉悠。
  
  大概是半個月前,老人鑽進一個小巷,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這麼說吧,那肝臟如果不做熟,能直接吃嗎?」老人講到一半提出了一個問題。
  
  無論是什麼肝臟,本來就會有腥味,網路上面常說外國人不吃肝臟,實際上這樣說是不完整的,是美國人不吃肝臟。
  
  英國人傳說中的黑暗料「哈吉斯」就會用到腰子和肚子,德國人更是吃血腸吃得歡,法國也有一道用大腸和小腸,再加些麵包屑製作的保留菜式,蓋梅內香腸。
  
  而美國人不吃肝臟,除了肉食產量過甚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美國人根本不懂得料理,他們料理內臟就是用清水煮,簡直難以下咽,相信若不是沒食物,是不會有美國人想吃這種東西的。
  
  煮過都很難吃,更何況是生吃,是以在場的小夥伴都紛紛搖頭,生吃怎麼吃。
  
  事關美食,所以袁州也不露神色的聽著,就從他所知道的料理而言,都是需要油酥、蒸煮等手段煮熟,特別是肺,光煮熟都沒用,還需要繁瑣的料理。就好像古代有一道名菜叫馬肚盤,主要食材是馬大腸和馬肚子,還需要把馬油塞進腸子里清洗。
  
  最為關鍵的是,袁州還問了系統,就連繫統都說,是不存在這樣的菜式。袁州認為最能夠體現華夏古代人民智慧的,有兩個地方,其一是建築,其二是美食,關於這兩點,可以說是挖空心思,創造了很多現代都破解不了的技術。
  
  袁州屏氣凝神聽著,想知道老人到底想講什麼,至於烏海,那別說了,聚精會神,關於吃沒有他不感興趣的。
  
  「我在巷子裡面遇到一個,比我年齡還大的老大哥,穿著中山裝,他坐在菜市場門口,然後菜市場裡面的羊肉販子就會把羊肝免費送給中山裝老大哥,而且即使有人買,菜市場的人也會說沒有,然後直接送給中山裝老大哥。」老人講故事的天賦很高,幾句話就抓住了人們的耳朵。
  
  蓉城位於西南方,並不是喜歡吃羊肉的西北方,所以一般的小型菜市場是沒有賣羊肉的。
  
  在蓉城這邊,羊肝並不容易買到,原因不是因為貴,主要是因為少。簡單來說,羊肝還是能賣點錢的,但肉販子寧願送,也不寧願賣,這還挺有意思的。
  
  接下來老人就解釋了原因,繼續說道:「我好奇的問了問羊肉販,為什麼寧願送,也不寧願賣。他告訴我,中山裝的老大哥能夠做出很好吃的羊肝菜來,反正也賣不了幾個錢,還不如讓羊肝變成美食。」
  
  有意思的羊肉販,當然更讓袁州注意的是,好吃的羊肝菜。
  
  羊肝菜做法很多,最常見的是羊雜湯,常規做法好像什麼爆炒、涼拌都可以,搭配韭菜、孜然、白蘿蔔都是沒問題的。不常規的,袁州也知道羊肝嬰兒米糊。
  
  要什麼樣的羊肝菜,才能夠讓羊肉販心甘情願的送羊肝?
  
  「我對吃很感興趣,所以老頭我就過去,找那中山裝老大哥。」
  
  不得不說,這騎三輪的老人真歡樂,之前是賣藝師傅,現在又是中山裝老大哥,到處搭訕,也真虧得年紀大,並且笑呵呵的面善,不然真容易被當成騙子打死。
  
  「中山裝老大哥是一個好客的人,就邀請我去他家裡吃飯。」老人道:「我就把我的三輪車停在了路邊。我剛才為什麼會問那個問題,是因為老大哥做的羊肝菜,就沒用那些煎煮燜燉各種手段。」
  
  老人放出了炸彈一樣的消息。
  
  本生內臟就腥,再加上羊肉本身的膻味,這種情況能不煮熟后,能吃?
  
  這下子袁州原(微)本(zhuang)的高冷形象都保持不住了,真的有這樣的菜式?豎起耳朵認認真真一個字都不落下的聽著。
  
  「我聽老大哥說,這道菜名字很簡單,就叫羊肝生,就像是魚生、牛生一樣的。」老人道:「非常非常好吃。」
  
  老人豎起大拇指繼續誇獎:「反正我沒吃過比那更好吃的羊肝菜。」
  
  「是什麼樣子的?真的不是熟的?!」烏海立刻接話,他問出了袁州想問的問題。
  
  「名字叫羊肝生,肯定是生的,至於樣子,羊肝是切成絲的。」老人一邊回憶一邊說:「然後好像還加了生薑絲和蘿蔔絲作為配菜,味道真是不錯,我形容不出那個感覺,對了還放了醋。」
  
  「羊肝生吃,不腥?」
  
  「會不會跟切絲有關係?」
  
  食客連連提問,其中烏海是最積極的。
  
  袁州就皺眉了,這完全不可能才對,按照老人的描述,這道菜應當很難吃,哪裡會可口。
  
  「系統,你不是說沒有肝臟生食料理嗎?」袁州問道。
  
  系統一開始沒說話,然後幾秒后,才現字發布了一個菜單:[羊肝一個,水浸,切細絲;生薑四兩,切細絲。蘿蔔二個,切細絲;香菜、蓼子各二兩,切細絲。右件,用鹽、醋、芥末調和。(備註此菜不成立,腥味太重,影響口感。)]
  
  袁州從系統那裡得到了資料,肝生是一道古菜,源於元朝,在飲膳正要裡面都有記載,但系統判定腥味太重,影響口感,所以不成立。
  
  其實這很正常,並不是所有古菜都很好吃,總有一兩個不成立,就好像這一道,蘿蔔、香菜、生薑再加上芥末調味,這些東西都是去味的沒有錯,也即使用開水泡也能去味,但這樣真的不足以掩蓋羊肝本身的腥味和膻味。
  
  沒毛病,但現在老人清清楚楚的說了,味道很爽口,並且還強調了幾遍。能這樣說,不說完全沒味道,也是腥味膻味很小才是,可羊肝的做法根本達不到。
  
  「難道是蓼子的原因?」
  
  肝生中唯一陌生的食材就只有蓼子了,蓼子全名是蓼子朴,是一味中藥,把它作為食材的時候極少,其主要原因就是蓼子朴生長在內蒙附近,袁州沒聽說過它是去味作料。
  
  所以老人口中的肝生到底是什麼情況?
  
  袁州打定主意準備親自嘗試,然後才放下心中的思慮開始繼續做菜。
  
  ……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05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