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船長室

看到了這些霧氣以後,他們身周從封邪鎖鏈上提取的邪惡鬼火也是閃耀了起來,彷彿是在昭示著自身的身份,所以儘管有的箱子上出現了異動,但是也迅速的平息了下來。
  
  倘若在進入這裡之前,他們肯定不知道這霧氣是什麼,但是現在便知道,只要稍有動靜,這些霧氣就會幻化成大量的幽靈,鬼魂,喪屍等等亡靈生物,對準他們洶湧而來。
  
  當然,這些亡靈生物雖然棘手,可是就算蘇醒過來也是在他們的承受範圍內的,頂多就是且戰且退狼狽一些而已,然而眾人的目光,卻都同時停留在了位於貨倉正中的那個大箱子上!!
  
  這個大箱子龐然若火車皮,一看就知道裡面運送的東西體積驚人,非但如此,大箱子的周圍還眾星捧月似的有著六個小箱子的存在,這六個小箱子當中,有四個的上面依然是有霧氣瀰漫,還有兩個卻出現了明顯的破裂狀況。
  
  夕望了那邊一會兒,忽然指著一個破掉的箱子對著杜瑜琦壓低了聲音道:
  
  「扎拉西亞。」
  
  夕雖然只說了沒頭沒腦的四個字,杜瑜琦也是立即就反應了過來,夕說得一點兒也沒錯,那一隻破掉的箱子上殘留了一種神秘詭異的氣息,和被自己一干人幹掉的扎拉西亞很相似。
  
  倘若是這樣的話,這就意味著,還有四個與扎拉西亞同樣級別的精英怪物!這還沒算上那個大箱子裡面的。
  
  而扎拉西亞的實力,杜瑜琦非常清楚,雖然看起來在自己幾人的手下似乎根本毫無還手之力,但那是因為它選擇了一個錯誤的地點和錯誤的方式來進行戰鬥。
  
  假如扎拉西亞混在了一群鬼魂和殭屍裡面一起衝過來的話,那麼就真的是很棘手了,在這種情況下,它的優勢將會被無限放大,必將是一場苦戰。
  
  假如這些鬼魂和殭屍當中還混有與扎拉西亞同樣級別的精英怪物……哪怕只是一頭。咳咳,那就得考慮怎麼跑路了。
  
  這時候,杜瑜琦的眼神忍不住又停留在了那個龐大若火車皮的巨箱上,他心中忍不住也是泛出了好奇之意,這裡面究竟是什麼呢?不過這時候他的背後被每每輕輕的推了一下,然後低聲迅速道:
  
  「快走,別多看。」
  
  四人依靠身上佩戴的臨時信物,此時便是有驚無險的通過了這堪稱是危機四伏的貨艙,然後迅速翻過了兩道舷梯,頓時就發覺前方出現了一扇十分明顯的水密門,這種從上方直接降下來的鋼鐵門可以嚴絲合縫的將通道遮護住,哪怕是水也滲透不進去。
  
  看到了這一扇水密門,每每頓時就眉飛色舞了起來,壓低了聲音道:
  
  「終於到地方了!」
  
  她此時將手按在了水密門上面,然後仔細觀察了一會兒,就開始在旁邊摸索了起來,最後撬開了旁邊的一塊鋼板,然後連接上了裡面的兩根灰塵滿布的導線,最後成功的接通了已經沉寂了數百年的線路。
  
  這一扇水密門發出了十分暗啞的響聲,顫抖著開啟,但只開到了一半就被卡住了,發出了嘎吱嘎吱的響聲,上面更是有大團大團的銹塵掉落了下來。
  
  鬧出來這麼大的動靜,杜瑜琦和杰特都同時嚇了一條,不知道貨艙那邊到底有什麼反應,千萬不要捅馬蜂窩,不過這時候每每卻是變本加厲的拿了個什麼零件在旁邊用力的敲著,就像是敲鐘那樣「噹噹當」的,聲音遠遠的傳了出去,驚得杜瑜琦都衝上去想要制止每每。
  
  不過這時候每每卻大大咧咧的道:
  
  「放心,亡靈並不是和人類一樣的感知方式的,它們通常都是通過感應活人的氣息來鑒別獵物,呃,這麼說吧,類似於杜教士你帶來的夜視鏡的工作方式,所以聲音大一點無所謂的,只要我們掩蓋身上氣息的法子沒有失效那就OK。」
  
  很快的,四人就鑽入了這一扇半開的水密門,進入到了船員區,聖者之鳴號如此龐大的飛船,裡面的船員一定不會少,所以整個船員區的面積也是頗為龐大,好在船員區和搭乘旅客的客房區是分開的,不然的話接下來四人的工作量也是十分驚人。
  
  四人看了看之後,發覺在船上也是有很明顯的等級之分的,這裡的房間當中有五個規格,十二人間,八人間,四人間,雙人間,單獨卧室。
  
  這其中,十二人間的居住環境最惡劣,一個狹小的屋子裡面擺了四張床,每張床分成上中下三層,被隔出來了十二個鋪位,躺在上面的困窘可想而知。
  
  八人間的房間數量是最多的,四張床,上下鋪,躺下以後的質量獲得了一定限度的保證,不過也是對空間做出了充分的利用。
  
  好在杜瑜琦他們要找的人絕對不會在這些地方住,她作為聖者之鳴號的主人,必然是擁有自己的私人卧室的,同時,雖然聖者之鳴號墜毀之前,露德米拉·比爾洛並沒有在聖者之鳴號上,但她住的地方應該也是有布置各種防護機關的,畢竟她是一名逃犯,準確的說是帝國的頭號懸賞犯,懸賞獎勵是一個天文數字。
  
  而她也是一名神秘而強大的箭手!
  
  是的,箭手。
  
  露德米拉·比爾洛的代表作就是,在帝國鐵桶一般的防禦下,依然一箭射中了帝國司令官巴洛克的眉心!很多人猜測她是一名強大的戰爭女神,但也是沒有貼切的證據,所以只能用箭手來形容。
  
  一干人開始朝著上層進發,很顯然,上位者是不可能住在底倉當中的,而露德米拉·比爾洛的住處應該距離船長室不會太遠。雖然隔了這麼久,飛船上的各種機關和防禦未必還有效,但也不能不防啊。
  
  當然,一干人的心情此時也是十分複雜,那就是每每了解到的資料畢竟已經過了數百年,未必就是真實的,換而言之,就算是真實的,這資料上記載的東西也未必是對的,連每每也只是說有「很大可能」在這裡。
  
  而就算是成功找到了霸者契約又怎樣呢?
  
  事實上霸者契約這東西本來就只是在歷史上驚鴻一現的出現過幾次,並且每次出現以後,都是出現了非常棘手的問題,拿來鎮壓封印強敵的,然後就湮滅在了歷史當中。
  
  像是杜瑜琦他們打算用霸者契約來壓制變異泰拉石的反噬之力,那還真的是史無前例,未必就一定能有效。
  
  帶著這樣的心情,四人來到了飛船的上層,然後夕看了一眼以後便道:
  
  「船長室應該就在那裡。」
  
  杜瑜琦一看夕指的方向就知道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在那個方向處乃是有一個小小的露台,站在了這一處露台上面以後,就可以將整個船員生活區一攬全局,很顯然,這樣的黃金位置必然是船長才能鎖定的,而這個露台對面的房間,多半就是船長室。
  
  不用說,一干人便迅速前往那裡進行搜查。
  
  聖者之鳴號上一共有三大巨頭,分別就是船長半龍人魯特,船主露德米拉·比爾洛,還有出身與地下格鬥場的強大女孩娜塔莉亞.休勒,他們三人肯定是擁有自己獨立的房間的,而在墜毀之前居然都神秘的離開了聖者之鳴號,所以杜瑜琦他們肯定也是每個人的房間都會進去搜查一番的,於是便開始挨著進入了。
  
  這一次每每終於遇到了麻煩,她很悲催的發覺自己打不開船長室的門,因為這道門整整設置了三重防護,她要想破解的話,一來是時間不夠,二來則是要耗費大量的能量,就目前為止,獲得的靈魂晶石是不足以支撐的。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07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