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坤元之門(第二更)

福老見狀,道:「你有客人,老奴不打擾了,還要去其他幾家還錢。其中有兩家被偷得太慘了,不還錢的話,他們估計今後幾天都要餓著肚子……」

瘸子與馬爺走了過來,瘸子榮光滿面,馬爺倒是貧賤富貴與自己無關的模樣。

秦牧請兩人進來,道:「瘸爺爺和馬爺這幾日去了哪裡?」

馬爺道:「瘸子纏著我去了一趟麗州,賑災去了。」

瘸子笑道:「麗州那邊被叛亂弄得天災人禍,餓殍遍野,我和馬爺最近賺了點錢,所以去賑災了。你別看我們穿得光鮮,都是假的,這金鏈子是木頭鍍的金漆,這玉佩也是假的。真的都被馬爺拿去典當了,換來米面送到麗州了。你們天魔教的傢伙也在那裡賑災,我們把錢糧交給了他們。」

秦牧笑道:「那麼游太醫倒也做了件好事。」

他向二老說起喚魔一事,瘸子詫異道:「竟有此事?你沒有丟我的臉,被那魔王騙了吧?這事應該交給馬爺,馬王神三隻眼,降妖除魔他最拿手。」

馬爺眉心突然裂開,露出一片白肉球,白肉球向旁邊轉了半圈,露出一隻眼睛,佛光大照,照耀在秦牧眉心!

秦牧眉心中頓時傳來吱吱怪叫,一個聲音凄厲道:「煉死了我,你也要死!」

秦牧連忙道:「馬爺,我與他定了盟誓,有土伯之約!」

「土伯之約?」

瘸子和馬爺心頭微震,馬爺連忙閉上額頭第三隻眼睛,面色凝重:「牧兒,你膽子太大了,土伯九約是何等兇險,豈能隨便與人訂這種盟誓?何況對方還不是人,而是另一個世界的魔神!」

瘸子搖頭道:「真是胡鬧!這是拿自己的命開玩笑!你何必與他定下土伯之約?只要告訴我們,我們弄死他便是!」

秦牧道:「我想學幽都語言。」

「那也不必訂下土伯之約。把他交給屠夫,保管屠夫伺候得他舒舒服服,三五天就招了。」

瘸子搖頭道:「屠夫最喜歡弄這些神啊魔啊的,三五天就可以讓他們恨不得給一刀痛快的。你讓屠夫弄他,弄不死他我教你!」

秦牧赧然:「土伯之約已經定了,無法更改。現在我準備喚魔,還要勞煩兩位爺爺幫忙。」

馬爺道:「你儘管將他們喚出來,滅掉便是。」

秦牧去太學院庫府買一些骨頭,取出符寶,開始喚魔。

太學院中各種功法法術都教,不管是正道魔道還是佛道,其中有些法術需要用人骨頭來修鍊,因此庫府中也備了一些。

他輕車熟路,很快將一個魔神像周身的符文點亮,這次沒有出現天波城那般恐怖的景象,秦牧也沒有看到都天的情形,顯然這次召喚的魔神並沒有都天魔王那般強大。

太學院上空,突然天象大變,一股浩浩蕩蕩的魔力轟破天空,從天而降,如同一道黑柱筆直轟下,向太學院的士子居射來!

這一刻,太學院中不知多少國子監和士子被驚動,祭酒大祭酒也被驚動,京城中的強者也被驚動,紛紛向這邊看來。

而士子居秦牧的院子里,喚魔還在繼續,只見那木雕魔神像傳來噼里啪啦的爆響,木像越來越高,越來越大,只聽一個充滿魔性的聲音嘶吼道:「這個卑微的世界,準備迎接都天的迦河魔神的怒火吧!」

就在此時,太學院的上空,佛光大作,一尊大佛坐在半空中,伸出方圓數十畝大小的手掌,向下一按,只聽噼里啪啦的爆響傳來,那尊迦河魔神的意識和法力剛剛降臨,便連同不斷膨脹的木像一起被碾得粉碎!

太學院中諸多國子監和士子又震驚一番,京城中的強者和守衛京城的大軍看到這幅景象倒是安心下來:「畢竟是太學院,高手如雲,這等佛法修為在大雷音寺也是少見!太學院中還有這等高手,不容小覷!」

顧離暖帶著太學院的國子監紛紛趕到事發地,秦牧從院子里探出頭來,笑道:「諸君來得正好,剛才有個魔神跳了出來,被我家長輩打死了。」

顧離暖心中一突,似笑非笑,道:「秦大人仔細點,不要打壞了士子居。好了,都散了吧,秦大人的長輩到了,太學院不會出什麼問題。」

諸位國子監面面相覷,顧離暖一向與秦牧過不去,怎麼現在這麼好說話?

「這情形,分明是秦大人在喚魔,顧大祭酒為何不給他小鞋穿?」

眾人心中納悶:「在京城士子居喚魔,這罪責可以殺頭了!為何大祭酒由他折騰?」

顧離暖先他們一步離開,額頭冷汗滾滾:「他們家大人到了,是那個一杖挑起涌江的瞎子,還是摸走我劍鞘的瘸子?亦或是那個凶神惡煞的半身老男人?難怪陛下說我惹不起他,果真是惹不起!這些凶神惡煞的傢伙,竟然敢走出大墟,京城真不太平,什麼妖魔鬼怪都跑到這裡來了……」

秦牧掩上房門,諸位國子監都是心驚肉跳,連忙將士子居中的其他士子叫出來,道:「這裡極其兇險,你們暫時不要住在士子居,免得死都不知怎麼死的。諸位士子,你們先去外面躲兩日,等太平了再回來!」

士子居中的諸多士子也被剛才突然冒出來的魔神和佛陀嚇得魂不守舍,自知士子居不是安全之地,連忙遠離士子居。

「你為何不喚來其他四尊魔神?」秦牧腦海中傳來都天魔王的聲音,質問道。

秦牧搖頭道:「我已經信守承諾,喚來了你的臣子,現在輪到你傳授我幽都語言了。」

都天魔王呆了呆:「還有其他四個雕像……」

「魔王,咱們的盟誓我這一半已經完成了,召喚一個也是召喚,召喚五個也是召喚。」

秦牧道:「你若是不信守承諾,土伯立刻拿你去幽都!」

都天魔王氣極而笑,突然失笑道:「好個狡猾的小鬼,在這裡等著我呢。很好,很好,幸好我也留了一手。我傳你幽都語言,也只傳你一句,我立誓時可沒有說過將所有的幽都語教給你。」

秦牧瞪大眼睛。

都天魔王得意洋洋:「我只告訴你這門上的文字,至於你那捲書上的文字,你便休想知道了。你想學全幽都語言,自己下幽都去問!」

這幾日秦牧神化為鎮星君形態,身後的門戶虛影漸漸清晰,上面的文字顯露出來,已經可以辨識,只是書上的文字則還沒有變得清晰。

秦牧試探道:「我把其他四個雕像也喚來,你會傳授我書上的幽都文字嗎?」

「不會!」都天魔王斷然道。

秦牧舒了口氣,笑道:「那麼你便傳給我門上的那一句。」

都天魔王發出奇異語調,似乎是魂魄發出的聲音,像是億萬個扭曲的幽魂發出的怪響,秦牧嘗試一下,卻發現人根本無法發出這種奇異的語言,不由錯愕。

都天魔王嘿嘿笑道:「有些語言,是你們這些低等的生靈無法學會的,你們的聲音出自咽喉,而幽都語言發聲卻不是來自咽喉……」

他剛剛說到這裡,突然秦牧發聲,不過卻並非是由咽喉發出,聲音是從他的魂魄中發出,與他剛才發出的語調很是相似!

都天魔王呆了呆,心中生出警覺:「這個小鬼如此精明,竟然一瞬間便想到不是咽喉發聲,而是魂魄發聲,倘若成長起來,我真的未必能斗得過他……這樣精明的小鬼,還是早早弄死為妙!」

秦牧反覆嘗試靈魂發聲,過了良久,終於將這句話學全,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都天魔王不答,秦牧正要再問,都天魔王道:「這句話的意思是坤元之門。」

秦牧一怔:「坤元之門?你沒有騙我?」

都天魔王呵呵笑道:「騙你,我怎麼會騙你?是坤元之門這個意思,沒錯的。」

秦牧將信將疑,都天魔王突然如此大方,這句坤元之門肯定有問題。

秦牧目光閃動,笑道:「都天魔王,你現在可以從我體內離開了。我已經用寒鐵金晶為你打造了一具神像機關,你可以入主神像機關之中。之後你想喚魔便喚魔,想做什麼便做什麼。」

都天魔王笑道:「你想騙我出來,讓那個獨臂老和尚弄死我?我才沒有這麼蠢。」

秦牧搖了搖頭,向馬爺和瘸子道:「兩位爺爺,我這便幫你們接上手臂和腿腳。」

馬爺道:「你幫我們接上手足時,那個魔神多半會趁機逃走,不如趁現在煉死他。」

秦牧肅然道:「我不能言而無信。我說過會讓給他製造一具神像機關,讓他入主其中,便不能食言。」

馬爺不再說什麼,秦牧將床騰了出來,讓馬爺躺下,從葯鼎里取來馬爺的手臂,為他接回手臂。

他正忙於接回手臂,突然眉心中一道電光閃過,滋啦一聲落在門口的那尊八臂四面神像上。

瘸子抬了抬眉毛,笑眯眯道:「這個勞什子魔王,我可以讓你先跑八百里。」

都天魔王操控一下這具神像,發現行動自如,撒腿便往外跑。

他剛剛跑出秦牧的院子,向外奔出十多步,突然咔嚓一聲,雙腿關節鎖死。

接著全身上下的關節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響,像是一口口鎖鎖死了一般,都天魔王八臂高舉,一隻腳抬起,無法落下,全身僵硬,動彈不得。

「你娘蛋的暗算我!」神像里傳來一個氣急敗壞的聲音,怒罵道。

狐靈兒從秦牧院子里探出頭,瞥了這個僵在那裡的魔神像一眼,撇撇嘴道:「公子不是早就告訴你了嗎?給你製造一個神像機關,你看,中機關了吧?對了,你說公子是不是公狐狸成精?我覺得有點像……」

――――第二更!第三更在晚上八點!

27 Queries in 0.10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