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你爭我奪

坦白說,無論是海倫還是趙崑崙,又或是霸族的盧梭都知道,幾十年能碰到一次的三大勢力爭奪又要開始了,當然這跟他們沒關係,可是如果他們表現的好,最終幫助自己的勢力贏得了這個人,那他們就是立功,而在獎罰分明的聖地,立功就意味著資源,就意味著導師的認可,就意味著機會!
  
  「斯嘉麗師妹,」趙崑崙的臉上滿滿的全是笑容,和剛才面對鬼浩等人時冷冰冰的表情完全不同,他十分紳士的沖斯嘉麗伸出手:「你好,我是聖地錄武堂的趙崑崙,前來接引你們前往聖地,我們錄武堂……」
  
  他話還沒說完,伸出的手已經被海倫一巴掌拍開了:「真是沒禮貌,男女有別,怎麼能動不動就沖這麼可愛的妹妹伸出你的爪子呢?」
  
  海倫一邊說,一邊已經親切的挽著斯嘉麗的胳膊:「斯嘉麗妹妹,我叫海倫,應該比你大幾歲,叫我海倫姐吧,我們女孩子比較有共同語言。??·。」
  
  「斯嘉麗師妹,我是霸族的盧梭!」旁邊盧梭已經急不可耐、口不擇言,比起那兩位能言善道的主,他更擅長的還是耿直:「我代表霸族真誠的歡迎你加入,我們霸族一定會給你這樣的新人最好的待遇,而且霸族最護短,誰欺負你,我幫你打他,你欺負人,我也幫你打他!」
  
  「好妹子,可別聽他胡掐,」海倫眼睛一瞪:「他們霸族都是些心理變態,成天把自己改造來改造去,人不人鬼不鬼的,還叫不需要太辛苦的修鍊?你看他那一身金光閃閃的,我給你說,那都是異化金屬,會變成怪物的。」
  
  「海倫,你找死是不是,我這是來自金屬位面的寶貴生命金屬,是更高級的生命形態,不懂就別亂說!」盧梭很憤怒,可似乎又不想給斯嘉麗留下不好的印象。
  
  「咳,你們兩個。」趙崑崙開口了,打斷了盧梭:「不要誤導斯嘉麗師妹的判斷,無論從哪一方面講,我認為我們錄武堂都是最適合斯嘉麗,要知道,聯邦的英魂學院很大程度就是複製錄武堂的,你來錄武堂會得到最好的照顧,而且生活中沒有不便。?一看書???·」
  
  海倫呵呵一笑,盧梭眼睛一瞪,三個人頓時開掐,你說你的錄武堂好,我說我的修道院棒,爭得面紅耳赤,就差沒現場打一架來證明到底誰強了。
  
  這三人是爭得火熱,渾然不考慮旁人感受,那邊的蘿拉、格萊、夏爾米,包括卡洛琳、弗拉基米爾、鬼浩等人全都已經看得呆了。
  
  這是什麼情況?這是那個進去之後一直沒動靜的吊車尾應該得到的待遇嗎?
  
  這是什麼鬼?斯嘉麗到底得了什麼法像,竟然可以讓三個鼻孔朝天的聖徒搞成這樣,完全沒了節操和尊嚴。
  
  鑄就英魂的斯嘉麗也跟以往有點不同,溫柔堅定的眼神中到了一絲冷靜,「謝謝三位,我想在了解情況之後,我會做出最好的判斷。」
  
  說著走向了蘿拉、格萊、夏爾米等人,其實他們看不出斯嘉麗到底厲害在哪裡,因為感覺氣息上並不算強,可是他們都為斯嘉麗成功鑄就英魂而高興,在眾人裡面,最沒有把握的就是斯嘉麗了。
  
  鬼浩等人則有些皺眉,因為他們確實能感覺到斯嘉麗的強弱,真的很一般,雖說不知道威力,但以她的基礎,能強到哪兒?
  
  就算運氣好,也不至於讓三位聖徒這麼不要臉吧。
  
  連卡洛琳、弗拉基米爾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八成是這三個傢伙故意的,可是動機呢?
  
  趙崑崙已經迫不及待的從懷裡摸出一個看不出材質的徽章,灌注魂力,徽章上的符文陣立刻得到激發,不斷放大。
  
  「開!」
  
  他身前的空間猛然裂開了一條縫隙,裡面金光閃閃,彷彿能聽到優美的歌聲,又彷彿能看到一條巨大的通道。
  
  毫無疑問,這是聖地的傳送通道,直接定位聖地,牛逼無比的東西,放到聯邦會引起爆炸般的爭搶,但在聖地,這是每個正式聖徒都可以擁有的。
  
  這就是格局的不對等。
  
  三人殷勤的領著斯嘉麗就要進去,直接無視了後面一大波表情茫然的『觀眾』,要不是斯嘉麗回頭招呼蘿拉和格萊等人,估計那三位能直接把這幫人忘在這裡。
  
  「跟上跟上!」趙崑崙百忙中才想起回頭招呼了一聲,一臉的不爽:「一個個愣著幹什麼?難道還要我抬你們進去?!」
  
  ………………
  
  王重做了一個很詭異的夢,亢長而疲累,他都記不清夢裡究竟經歷了什麼,只是感覺時間久遠得彷彿已經過了一個世紀。
  
  直到意識逐漸回到腦海,慢慢開始能感知到身體上各種酸麻腫脹的感覺,他睜開了雙眼。
  
  一個黑乎乎的影子映入眼帘,這傢伙是真的黑,沖著王重咧嘴一笑,露出與那黑色皮膚形成鮮明對比的潔白牙齒:「王重,你醒了,要不要吃點什麼?」
  
  王重愣神了好一回兒,思維才重新清晰起來,「木子,怎麼是你?」
  
  眼前這黑人正是木子,這還是兩人第一次在現實中見面,似乎比在第五維度世界里看到的木子更高一些、更壯一些,當然,也更黑一些。
  
  自己昏迷前在沙漠里看到的那個人就是木子,那呈亮的光頭,是他救了大家。
  
  「其他人呢?」
  
  這裡是一個不大的圓頂帳篷,條件說不上有多好,但也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不但有自己躺著的小床,旁邊還有一張小桌子和一套椅凳,帳篷上甚至還掛著幾幅看不出畫的是什麼玩意的劣質油畫作為裝飾。
  
  「你的那幾個朋友都安排在旁邊的營帳里。」木子笑著說:「他們都沒事,那個女孩傷得重一些,但我幫她治好了,他們比你醒得還早呢。」
  
  「這裡是?」王重捂了捂額頭,想要撐起身來,但總感覺全身不著力。
  
  「這是卡奇爾塔村,沙漠中的一處綠洲,放心吧,這裡的人都很友好,很安全。」看得出來木子很開心很開心,本來想扶王重,最終還是忍住了。
  
  還好王重很快撐了起來,剛剛轉型,但王重身體的恢復能力要比其他人強多了,王重還是捕捉到了這一細節,讓他忍不住又好好打量了一下木子。
  
  「你好像變化很大。」
  
  坦白說,經過chf的洗禮,王重的眼光和感知能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語了,曾經的他只是覺得木子應該很強,雖然在那個s級秘境的金字塔中獨自幹掉了成千上萬的木乃伊,但以當時的情況看起來,奇怪的也只是他那口『棺材』,而不是木子本身。可現在,王重卻有些震撼,這一刻他從木子身上看到的是一種真正的深不見底,不僅只是因為自己眼光的提高,更因為王重在成長,而木子也在成長,甚至木子成長的速度或許還更快,只是模樣沒變,即便在這帳篷中,身後也還是背著那口棺材,一模一樣。
  
  「最近有一點感悟,不過比起艾俄洛斯還差遠了。」木子摸了摸頭,有點不好意思。
  
  王重翻了翻白眼,這兩個傢伙,讓不讓人活了。
  
  沉寂已久的辛巴則已經在魂海里嚷了起來:「是禿子!王重,放我出去,是時候找禿子收回我的一號坐騎了!」
  
  「辛巴和你問好。」王重笑了笑,可沒打算在這裡把辛巴放出來,「這次沒有可樂喝了。」
  
  木子笑了笑:「下次記得給我帶兩罐。」
  
  「王重!」
  
  「王重醒了?」
  
  兩人正說著,帳篷突然被人掀開,幾顆腦袋同時從外面探了進來,兩男一女,正是宮益、紅姐和雷諾,這三人也是一身『木乃伊』的打扮,全身用繃帶綁得嚴嚴實實,宮益還拄著根拐棍,可每個人的臉上卻都洋溢著欣喜的笑容,從門口一窩蜂的擠了進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