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靈尾雞好吃么?

  對於白小純的居所,李青候雖沒有來過,可始終放在心上,此刻走在山路,漸漸四周偏僻,很快在他的前方,就出現了一處院子。
  可還沒等他走近,遠遠地就看到小路上,一個白白凈凈的身影,手裡拿著一個黑乎乎的肉塊,一邊走一邊吃,似乎吃到了興奮點上,還哼出了小曲。
  李青候面色難看,他一眼對方的手中拿著的肉塊,分明是被掩飾后的雞腿,不由得氣上頭來。
  「白小純!」
  他聲音不高,可卻如雷霆一樣直接轟鳴炸開,白小純正嘬著雞骨頭,聽到這句話后,他整個人差點跳了起來。
  「李掌座!」白小純睜大了眼,倒吸口氣,下意識的就將手裡的雞腿全部塞入口中,嘴巴鼓的如一個球,使勁咬了幾下,生生的咽了下去,憋的滿臉紫紅紫紅的。
  這宗門內他最怕的人,就是李青候了,尤其是吃了對方那麼多雞,白小純更是心虛,額頭都出了汗,用袖子一抹后,趕緊跑了過去,臉上露出乖巧的模樣,老老實實的拜見。
  「弟子拜見掌座。」
  李青候面無表情,望著白小純,心中升起陣陣無奈,白小純的祖上曾經對他有恩,李青候做人對於恩看的極重,哪怕此刻想去,當年只不過一件小事,可卻始終沒有忘記報答。
  青峰山與紫鼎山的掌座來找他,說的正是靈尾雞的事情,雖不是什麼特別值錢的靈物,但他不願別人指責自己的弟子,所以自行做出了一些賠償。
  此刻看著白小純,李青候心中更多的,是恨鐵不成鋼。
  「你成為外門弟子才大半年多,修為從凝氣三層到了四層,應該是很自得了吧。」李青候冷哼一聲。
  白小純眨了眨眼,乾咳一聲,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於是繼續保持乖巧的模樣,心想自己只要態度好,應該沒事,可想到方才自己手裡拿著的,還是對方的靈尾雞的大腿,就額頭再次出汗了。
  「既然有時間去做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情,那麼你就來參加三個月後香雲山的外門弟子凝氣四五層的小比吧。」看到白小純的樣子,李青候有些頭痛,思索片刻后淡淡開口。
  他話語一出,白小純心裡咯噔一聲,他聽說過這樣的小比,知道那種小比雖有獎勵,可傳聞打鬥很是激烈,稍微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傷到,頓時哭喪著臉。
  「掌座,我才凝氣四層,你讓我和他們去比,萬一他們把我打死了怎麼辦……」
  「此番比試,你必須進入前五,否則的話,我將你……」李青候沒理會白小純,目中露出嚴厲,話語還沒等說完,白小純長嘆口氣。
  「我知道,逐出宗門嘛……」
  李青候眼睛一瞪,知道這白小純性格頑劣,僅僅是拿逐出宗門來讓其有危機感,怕是有些不夠了,又想起此子的怕死,李青候右手驀然抬起,大袖一甩,卷著白小純直接飛出院子,直奔山頂。
  白小純心臟狂跳,看著李青候的面孔沒有任何錶情,隱隱有種不妙之感,在半空中感受到四周狂風撲面,還沒等他仔細看清,李青候就帶著他到了香雲山的後山。
  這裡草木眾多,算是香雲山的禁區,平日里弟子無法到來。
  剛一落下,李青候就拎著白小純,飛快疾馳,走向一處後山的山谷,剛一進入這裡,頓時一股陰冷的氣息瀰漫,四周的草木顏色明顯鮮艷起來,甚至隨著李青候的到來,那些草木竟在彼此搖晃。
  白小純心臟跳動加速,看著那些草木,一股危機感出現,他正要開口時,突然看到草木內竟有一條赤色的毒蛇,緩緩抬起了頭,吐出芯子,冰冷的眼睛似在盯著自己。
  「蛇!」白小純頭皮一麻,緊接著,隨著李青候的前行,山谷完全顯露在白小純的目中,他立刻就看到這整個山谷的地面上,草木中,樹枝上,赫然密密麻麻存在了無數的蛇。
  花花綠綠,顏色都很刺目,一看就都是毒蛇,每一個都吐出了芯子,目光冷漠。
  白小純哆嗦起來,他從小就怕蛇,尤其是那些毒蛇在看到自己后,居然有不少都露出了攻擊性,張開嘴露出了毒牙,甚至還有一些都開始噴出毒液。
  可白小純轉念一想,自己擁有不死皮啊,這些毒蛇應該咬不破才對,想到這裡,他忽然覺得這些蛇即便再多,也都是弱雞一隻,自己根本就無所畏懼。
  但他眼珠一轉,擔心若自己表現出不害怕,李青候說不定帶自己去更危險的地方,於是立刻發出凄厲的慘叫,一副害怕的樣子。
  李青候冷哼一聲,修為散開,那些蛇立刻扭曲著身體,慢慢避開,露出了一條小路,在那小路的盡頭,有一個山洞,裡面漆黑一片,卻有讓人作嘔的腥味,不斷散出。
  「李叔,你……救命啊,我沒觸犯門規啊。」白小純立刻顫聲,李青候面無表情,抓著白小純直奔山洞,到了裡面后,他袖子一甩,頓時這四周一下子明亮了不少。
  白小純頓時就看到了比外面更多的毒蛇,甚至一個個個頭都龐大了不少,發出嘶嘶的聲音,這聲音似乎帶著某種奇異之力,居然可以讓人心神都恍惚一下,聽的白小純猛地睜大了眼。
  一股強烈的危機讓他呼吸急促,尤其是讓他心驚的,是他發現這些毒蛇居然都如修士般的修為之力,甚至遠遠的,他還看到一條全身有四種顏色的毒蛇,竟堪比凝氣五層。
  被此蛇目光凝望,白小純覺得自己背後涼颼颼的,琢磨以自己的不死皮,在這裡怕是都堅持不了太久,這一次,不用去裝,他是真的恐懼了。
  「此地是萬蛇谷,是我香雲山的一處取毒之地,這些蛇,每一個都有劇毒,一滴毒液就可以毒殺一百頭牛。
  築基以下修士,被此毒沾到身上,若救援不及時,也會毒發身亡,尤其是深處,甚至還有堪比凝氣大圓滿的蛇王,被毒一下,我也難救。
  外門小比,你若達不到前五,你可以放心,我不會將你逐出宗門的,我會讓你來這裡,幫我采毒。」李青候淡淡開口,看向白小純。
  「這……這……李叔你放心,不就是宗門小比么,不就是前五么,我白小純一定完成!」白小純口乾舌燥,面色煞白,一聽深處還有更可怖的毒蛇,他心底頓時發誓,他這一輩子也都不來此地。
  聽到白小純的保證,李青候心底有了笑意,可面上卻依舊沒有表情,哼了一聲,帶著白小純離開了這裡,重新回到了香雲山後,將白小純仍在一旁小路,轉身離去。
  臨走前,他腳步一頓,沒有回頭,聲音卻飄了過來。
  「對了,那些靈尾雞好吃么。」
  說完,也不等白小純的回答,李青候身影飄然遠去。
  白小純唉聲嘆氣,愁眉苦臉的回到了院子,一路上有風吹過,草木嘩嘩,讓他好幾次都不由得想起那些毒蛇。
  「李青候……分明就是李青蛇!太過分了!」白小純哭喪著臉坐在院子里,隨後狠狠一咬牙。
  「那萬蛇谷我是一定不會去的,萬一被沾上一些毒,我的小命就沒了,既然這樣,不就是前五么,拼了!」白小純立刻決斷。
  「要去進行小比,那麼以我現在的修為不夠,我需要靈藥!」白小純深吸口氣,狠狠地握住拳頭,目中都露出了一絲凶芒,四下看了看后,立刻看到了那些靈冬竹。
  「這靈冬竹的任務完成後,會獎勵貢獻點,以貢獻點就可以去換取靈藥,不過我這竹子才長了不到五丈,不知道能不能合格……」白小純想到這裡,有些拿不準,可又沒有別的辦法,於是算了算時間,知道數日後便是宗門固定的種植類靈草任務交接的日子。
  愁眉苦臉的等了幾天,終於在第四天的清晨,白小純早早起來,到了竹子旁,雙手用力,一根根抱住,全部拔起。
  他發現這些竹子看起來不重,可這一拔,居然每一根都如同金鐵一樣,非常沉重。
  院子的地面都一震后,十根近五丈長,一人多粗的靈冬竹,就被他扛在了肩膀上,一步步走出院子,準備去交接任務。
  他儲物袋裡的空間不大,這些竹子無法放進去,只能這麼扛著,好在白小純不死鐵皮小成后力氣大了很多,不然的話,還真不一定能扛著上山。
  一邊走著,白小純一邊鬱悶,一會想著宗門小比,一會想著那些毒蛇,腦子裡都是幻想出的在打鬥中自己被骨斷筋折的畫面。
  「我白小純怎麼命這麼苦啊……」
  ————
  兢兢業業寫書,每一本都挑戰極限!
  踏踏實實做人,做一個讓人覺得靠譜的人!
  認認真真求票,七年來,從不強求,若你認可我,請給我推薦票。
  這本書,我寫的很開心,希望我的兄弟姐妹,一樣開心。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06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