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信老黑得永生

看那意思,黑色能量塔覺得他的風格,像是蝗蟲過境,雁過拔毛,刮地三尺……總之被列入黑名單!
  
  楚風訕訕的,而後惱羞成怒。
  
  「這不是留給我們的機緣嗎,你防備我作甚?」
  
  黑色能量塔很鄭重,道:「從未見過你這樣的進化者,連泥土都要挖,你是不是想將昆崙山都扛走?」
  
  楚風:「……」
  
  他覺得,不就是挖點土嗎?最為關鍵的是,他還想要那棵神樹呢,結果讓它跑了!
  
  然後,楚風就聽到一頓大道理。
  
  黑色能量塔認證的教育他,昆崙山的不死葯可摘走果實,但不允許竭澤而漁,不接受他這種土匪行徑。
  
  就差給楚風貼上標籤,說他天高三尺。
  
  「我是很單純的想挖點土,沒其他意思。」楚風雖然這樣說,但是卻在相當老練的四處踅摸,道:「不讓我將崑崙扛走,讓我拔幾顆蘿蔔總可以吧?」
  
  然後,他果斷下手了,一口氣將附近石頭縫隙中、崖壁下的十幾株手臂那麼粗的黃金人蔘都連泥帶土都給拔走了,動作麻利,那叫一個快與嫻熟,全部塞進空間手鏈。
  
  能量塔古板而嚴肅,警告他,立刻離開!
  
  楚風覺得,這座黑色的能量塔比剛才的顏色更黑了,像是一個人拉長了大黑臉,在那裡神色不善的盯著他,充滿戒備,嚴加防賊。
  
  「不是我說,你真不好客,多少年沒人來看你了,我可能是你唯一的親人,還不好好招待我?趕緊將崑崙埋著的神珍都拿出來,讓我隨便挑選那麼七八件,十幾件,你留著也沒用啊?」
  
  楚風黏在這裡,跟傳承塔磨嘰。
  
  當然,他重點提到,所謂傳承塔就該盡職盡責,本分一些,將所有東西都傳承給他。
  
  「你想要的,都已到手。」黑色能量塔機械的聲音響起,而後驅逐他,道:「立刻,馬上,走你!」
  
  「老黑,你這是做啥?我看你孤單,想跟你嘮嗑,我這麼一顆火熱的心被你冷漠到了。」楚風磨嘰,磨磨蹭蹭,不想離開,除卻大蘿蔔外,他還想挖幾顆紫金大白菜般的靈芝,更想順帶掘走那棵恐怖的核桃樹。
  
  「警報,警報,饕餮族入侵……」黑色能量塔拉響警報,周圍的地面上各種符號一同閃耀,遠處的斬神首地勢又要復甦。
  
  楚風灰溜溜,第一時間跑路,被強行驅逐。
  
  他離開凈土中心,回到落凰坡的近前,坐在綠竹舟上,守在通天梯這裡,等待逃出絕地的機會。
  
  「啊……」
  
  忽然,楚風聽到通天梯對岸有人大叫,驚恐無比,聲音都在顫抖,居然是早先逃走的那幾人,跌跌撞撞又跑回來了。
  
  他們披頭散髮,臉色煞白,同時滿身血跡,看起來無比凄慘。
  
  「啊……」他們凄厲的大叫,鞋子都跑丟了,宛若喪家之犬,惶恐到極致。
  
  楚風悚然,看到那裡一道紅色的旋風席捲而過,刮在那些人的身上,頓時如同刀割,讓他們鮮血淋淋。
  
  那風是由血淋淋的人頭組合而成,翻湧著,形成一道可怕的紅色旋風,宛若蓋世大妖魔出世,血氣滔天。
  
  每一顆頭顱都猙獰無比,齜牙咧嘴,七竅流血,並且臉上滿是屍斑與長毛,這種東西帶著血,組成旋風,實在有些人。
  
  最終的結果是,這幾人被逼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全都逃上通天梯,又跑回來了,一個個嚇破膽。
  
  「完了,我們死定了!」逃回來后,天神族的一位場域大師顫抖著說道:「這片地帶有大詭異,落凰坡施加在我們身上的影響還沒有消失,這是不放過我們啊,又逼我們回來了。」
  
  還好,他們回來后,那血淋淋的人頭旋風也消失了,不再出現。
  
  楚風凜然,心頭悸動,他想到了月球上的那篇記載,雖說落凰坡給人留下一線生機,但是逃離的人似乎都沒有得善終,最後詭異而亡。
  
  一時間,這裡寂靜了。
  
  連楚風都開始多想了,落凰坡連真凰都要折落,無法飛逃,這是要團滅啊,斬掉所有人!
  
  可惜,月球上的典籍中關於落凰坡的記載也不多,這是舉世罕見的地勢,讓他頭大。
  
  他原以為,可以有辦法逃離呢,現在看這地方太妖邪,可能會將附近的人都磨滅個乾淨。
  
  「老黑,我跟他們不一樣,能平安離開吧?」楚風暗中沖著凈土中傳音,跟黑色的能量塔套近乎。
  
  然而,他沒有得到任何回應,黑色能量塔不搭理他。
  
  「怎麼辦,我們都要死在這裡嗎?」逃回來的人面帶苦澀,一個個心情低落,再也沒心思去採摘不死葯。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通天梯對岸傳來聲音:「羅志成,你們突破進進去了,情況怎麼樣?」
  
  天神族又一批人趕到,人不多,只有五個,為首者帶著一枚骨鏡,道:「族中的長者不放心,讓我們帶來一角殘缺的陰陽鏡,可觀虛空中的隱藏者。」
  
  「情況不是多好。」通天梯這一端有人開口,沒說實話,眼神閃爍,想抱團取暖。
  
  對岸的幾人沒有留意,就要上路,攀上通天梯。
  
  有人還算義氣,當然也是為自身考慮,道:「別過來,快去喊人,來救援我等,這裡是落凰坡,藏著大恐怖!」
  
  對岸那些人僵住了,深感到一股涼氣。
  
  「快逃,它又來了!」凈土這邊有人提醒,因為他們發現紅色的旋風,人頭滾滾,猙獰而凶戾。
  
  然而,對岸的人卻什麼也沒有看到,一副莫名所以的樣子。但是,他們卻感受到一股冷意,寒毛倒豎。
  
  「陰陽鏡,照透陰陽虛妄!」手持骨鏡的人突然大喝,催動手中一面寶鏡,然後,他們也看到了紅色的人頭旋風。
  
  「啊……」
  
  而且,就在這時,他們中有一人剎那解體,化成了血泥、碎骨等,慘死當場。
  
  嗖嗖嗖嗖!
  
  剩下的四人,沒有任何選擇,躍上通天梯,亡命向前逃。
  
  人在最危險的時候,只會憑著本能行事,對岸的人活著,而身後有大恐怖,令他們不由自主就踏上了這條路。
  
  楚風知道,該他拚命的時候到了,對面的人手中持有殘缺的陰陽鏡,這是專門對付他而來,藏不住身形了。
  
  本著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的原則,他果斷拎著輪迴刀,躲在一塊巨石后,準備下殺手。
  
  「啊……」
  
  這塊地方越發的兇險了,那幾人才上路,剛向對岸這邊跑就有人遭劫,在路途中皮包骨頭,被抽掉一身的生機,墜落在落凰坡上。
  
  最終,只有領頭的那一人活著衝過來,手持殘缺的陰陽鏡,回頭向身後一對亂照,生怕有什麼東西附著他身上。
  
  他臉色慘白,道:「我是為你們送陰陽鏡而來,為了除掉楚風這個魔崽子,沒有想到也跟著被困在這裡。」
  
  哧!
  
  就在這時,楚風出手了,暴起發難,一道赤紅的刀芒閃過,將他立劈為兩片,讓他死於非命!
  
  並且,楚風一把將那殘缺的骨鏡抄在手中,給奪了過去,接著一閃而沒,就這麼消失了。
  
  「什麼人?!」
  
  「他是……楚風,剛才陰陽鏡掃中他了,我看到是他!」
  
  剩下的幾全都跳了起來,一陣悚然,身邊居然藏著一個大敵,這根本無法想象,他們早先壓根就不知道。
  
  「噗!」
  
  接下來,其中一位場域大師被腰斬,剎那就死掉了,輪迴刀讓他肉身與精神都溶解了,形神俱滅。
  
  「站在一起,聯手滅他!」
  
  有人大喝!
  
  然而,地面場域符號閃爍,在這片地勢中都是跟場域有關的東西,楚風直接演化場域手段,讓他們不能靠近。
  
  最終,這幾人一個都沒有剩下,全被擊殺。
  
  楚風是無情的,對天神族與幽冥族的人一點也不手軟,將這些敵人都給滅掉。
  
  然後,他轉身就走,覺得不能耽擱下去了,哪怕遇到詭異,也得嘗試離開,他發現時間越長,這片地方越不可預測。
  
  最後,楚風一手持石盒,一手拎著輪迴刀,闖上通天梯,沿著原路狂逃!
  
  「信老黑得永生,老黑塔你得保佑我啊!」楚風喊道。
  
  他估摸著,既然黑色傳承塔給了他機緣,不至於一點也不庇護吧,應該會保他路上平安。
  
  然而,下一刻他就開始詛咒了,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知道自己多想了,那傳承塔根本不管外界發生的事。
  
  此時,他感覺落凰坡上有一股莫名的陰冷氣息襲來,要吞掉他一身的精氣神,那種感覺太恐怖了。
  
  「咻!」
  
  他直接轉身,一刀向外劈去,感覺像是跟什麼陰風撞上了,隱約間有陰慘慘的笑聲傳來,像是幻覺,又像是真實的。
  
  砰!
  
  楚風運轉盜引呼吸法,一剎那,陽氣鼎盛,滾滾而涌,通體發光,如同一輪小太陽,照耀此地。
  
  「嗯?!」
  
  他深感意外,傳說這來自陽間的呼吸法在此地很管用,驅散了陰冷。
  
  哧!
  
  同一時間,他果斷開啟石盒,顯露出斑斕輪迴火,道:「落凰坡的各位,咱們來自一個地方,不用拉我下去了,我剛從輪迴路上回來!」
  
  趁此機會,楚風轉身就跑。
  
  可是,冰冷的呼吸聲在他後背那裡出現,有東西直接要趴在他的身上,看樣子想讓他背著,這簡直就是傳說中的惡鬼上身。
  
  嗖!
  
  楚風跑的更快了,按理說,這段距離早該到頭了,可是在落凰坡上卻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他發現這通天梯彷彿一下子變得很長。
  
  接著,他感覺腳踝被一雙冰冷的手抓住了,吊在下方,跟著他前行。
  
  通天梯架在落凰坡上如同一座橋樑,下方白霧朦朧,楚風低頭的剎那,隱約間可看到一張慘白的臉,沒有嘴巴與鼻子,面部很平,只有一雙陰冷的眼睛,正在仰頭看著他。
  
  楚風舉刀就剁,然而長刀劃過那裡,像是切在空氣中,那那張臉消失了,可是楚風還是感覺有一雙冰冷的手抓著他的腳踝。
  
  迫不得已,他彈出一點輪迴火,終於解脫,腳踝被鬆開,而後,發足狂奔。
  
  轟隆隆!
  
  然而,就在他要逃到對岸時,通天梯被一股狂暴的力量掀翻,楚風一聲大叫,面色很難看,缺少血色。
  
  下方,白霧翻湧,形成一個可怕的漩渦,在當中都是蒼老的髮絲,以及斷裂的如同鐵鉤子般的長指甲,讓人感覺發,他就要墜落進去。
  
  這是什麼見鬼地方?就是楚風都覺得驚悚。
  
  他激烈掙扎,用輪迴刀猛劈!
  
  然後,他還是遭受重創,一根又一根乾枯的頭髮刺透他的雙腿,還有那些如同鐵鉤子般的指甲撕裂他的血肉,讓他生機就要流逝出去。
  
  「都給我滾!」
  
  楚風大喝,瘋狂揮刀,然而對這些東西效果不大,因為太多了,指甲與髮絲密密麻麻,讓人有密集型恐懼症。
  
  關鍵時刻,他只能再用輪迴火驅逐,在腐爛的氣味中,他瞬間擺脫,衝上岸邊,在看自身全是血,從雙腿中逼出去很多髮絲與指甲,讓他感覺發毛的同時覺得很噁心。
  
  還沒有等他踹過一口氣來,一片紅色旋風就到了,全都是人頭,齜牙咧嘴,血淋淋,面目猙獰無比,要將他淹沒。
  
  楚風一聲怪叫,跳上綠竹舟,直接飛逃。
  
  轟隆!
  
  他感覺法舟一沉,回頭髮現,一船的人頭,將這裡給壓滿了,這東西能追進虛空中。
  
  楚風臉都綠了,神舟染血,人頭翻滾,一起向他翻滾而來。
  
  砰!
  
  他猛力跳下,並且用力掀翻綠竹舟,將所有人的人頭都給弄下去了,直接收起法舟,靠雙腿奔逃。
  
  終於,他一口氣逃出這片次元空間,來帶外面的那重次元空間,再回頭時,那紅色的人頭旋風似乎沒有追出來。
  
  這讓他長出一口氣。
  
  這時,他正好看到三個人在這片區域,正是映無敵、映曉曉、映謫仙,是亞仙族的兄妹三人。
  
  就在剛才那麼片刻間,讓楚風恍若隔世,居然差點死在落凰坡,險而又險。
  
  現在別說看到這三人,哪怕發現天神族、西林族的人,他都會很高興,畢竟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詭異與未知。
  
  然而,映無敵卻神色不善,逼了過來。
  
  「映兄,別誤會,我對你們沒有敵意,甚至一直想結交,久仰了。」
  
  楚風劫後餘生,熱情的不得了,張開手臂,就要跟人家熱情擁抱。
  
  映無敵跟見鬼似的,這是什麼人啊,一個大男人上來摟摟抱抱,成何體統?
  
  在他旁邊,絕色無雙的映謫仙更是如避鬼魅,一下子就閃開了,眼神神怪怪的,覺得這個人太放肆了。
  
  楚風訕訕的,相當尷尬。
  
  只剩下一個以映曉曉撲閃著大眼,很好奇,結果這銀髮小蘿莉嗖的一聲主動飛撲而上,像個樹袋熊般掛在他的身上。
  
  這讓映無敵、映謫仙大吃一驚,無比忌憚。
  
  銀髮小蘿莉果斷而快速的揭開楚風的青銅面具,瞪大眼睛去看,而後一聲怪叫:「啊呀!」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2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