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 塵封之謎

在黑暗中,他感到有兩隻手同時抓住了自己,同時夜鶯充滿警惕的聲音也響了起來,「怎麼回事?」
  
  「這種符印生成的幻象直接作用於眼睛,」解釋的人是愛葛莎,「表面上看大家都像消失了一樣,實際上並不會影響到現實,我們仍站在原來的位置上。」
  
  「如果不想觀看的話,直接向後退出符印的作用範圍即可。」伊莎貝拉補充了一句。
  
  果然沒過多久,黑幕便漸漸褪去,露出了透明的玻璃穹頂、大理石地面以及寬敞的會議圓桌。隨後是穿著聯合會制式長袍的女巫,一頭火紅色長發的星隕女王赫然就在其中——明明相隔四百多年,每個人的形象卻栩栩如生,連桌上的茶杯都冒著裊裊熱氣,彷彿歷史中早已定格的那一刻如今又再次上演了一般。
  
  如果前世也存在這樣的東西,那些盯著泥土翻來覆去只為尋找一兩塊記有文字殘片的歷史學家們一定會感動得哭出聲來吧。
  
  見到沒有危險,一隻手放開了他,而另一隻不僅沒有鬆開,反而向下滑落,和他的五指緊緊相扣在一起。
  
  羅蘭立刻明白了對方是誰。
  
  他揚起嘴角,捏了捏手中的柔荑,將目光移至幻象中央。
  
  伊莎貝拉的激活順序顯然是先近后遠,幻象里顯示的地點也從逃亡路變成了塔其拉,再從塔其拉換到墜星城。除開阿卡麗斯的年齡越來越小外,出場的女巫換了一撥又一撥,連幾個熟悉的面孔都很難看到——無疑在這場曠日持久的殘酷戰爭中,聯合會遭受了極大的損失,能活到逃亡前夕的高層都寥寥無幾。
  
  這也是女巫帝國自身制度的缺陷,能力強大者獲得的地位越高,聽起來似乎沒什麼問題,但戰爭爆發時這些高層都是得親自上戰場迎敵,而不是坐鎮後方指揮大局的。羅蘭曾聽愛葛莎說過,阿卡麗斯便是在一場極為危險的戰鬥中進階為超凡之上,而這樣的戰鬥在她執政的一生中經歷過許多次。換句話說,只要一不小心,關於聯合會……甚至整個人類的歷史就得改寫了。
  
  連三席之首都是如此,更何況其他高層?
  
  可事實上,這對於培養領導人而言十分不利——一個新兵只要活過一兩場戰鬥、舔舐幾口鮮血就能蛻變成老兵,一個將領卻需要好幾場戰役、成千上萬人的死亡才能真正走向成熟。帶頭衝鋒的確是鼓舞士氣的最好方法,但那也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應考慮的選擇。如果一切順利,即使不用鼓舞士氣,戰士們也依然會抱著高昂的鬥志戰鬥下去。
  
  將領和士兵並不等價——面對一場需要把人當做消耗品看待的全面戰爭時,如此做法實不可取。
  
  羅蘭並沒有指望從符印里找到什麼驚世秘密,歷代教皇應該反覆參看過這些幻象的內容,如果真有關於神意起源的記載、或神明遺物的本質,教會也不至於落到現在的地步。他此行的目的除了滿足好奇心外,餘下的便是以史為鑒,看看能不能給自己長點經驗罷了。
  
  而實際情況亦跟他想得差不多,畫面里記錄的大多是重大會議、祭典、戰爭動員時的情景,也只有這種時候,才值得動用魔石符印。
  
  按愛葛莎的說法,能長時間維持效果的符印都價值不菲。
  
  幻象很快播放到了最後一個——無論是阿卡麗斯還是其他兩席,都從影像里失去了蹤跡,取而代之的是一群穿著五花八門服飾的年長女巫,而畫面也不復此前那般清晰。
  
  愛葛莎輕輕咦了一聲,「這些人是……」
  
  「聯合會早期的創建者?」菲麗絲接道。
  
  「那是誰?」羅蘭挑了挑眉。
  
  「第一次神意之戰結束后活下來的超凡女巫,正是她們建立了聯合會的前身。快看桌上的文書,難道這一幕是……」菲麗絲驚訝道。
  
  「應該沒錯,」愛葛莎的聲音也充滿了欣喜,「沒想到我能親眼看到赫赫有名的三王誓約!」
  
  羅蘭頓時感到滿頭霧水,他也試著翹首細看,卻發現文書上寫的都是魔力文字,只有女巫才能讀懂它的意思。
  
  「誰能解釋下,這誓約是幹什麼用的?」
  
  「我來吧,」愛葛莎的聲音從前方傳來,「它算得上是聯合會從鬆散走向統合的標誌**件,幾乎是每一個覺醒女巫都要學習的內容。在第一次神意之戰結束后,由女巫掌管一切的聯合會宣告成立,但那時候內部仍有許多聲音,無論是對普通人的統治方式,還是對抗魔鬼的策略。這樣的爭論持續了許多年,直到三個勢力脫穎而出,越來越強大,最終壓倒了其他領主及城邦,構建了由多人提議,三席裁決的組織結構。」
  
  「它們就是墜星城、塔其拉和安列塔?」夜鶯問。
  
  「沒錯,由於這三座聖城的特殊性,其領主也常被冠以女王的稱號。」愛葛莎回道,「例如隕星女王阿卡麗斯、逐日女王娜塔亞、月輝女王埃莉諾便是聯合會最後一任三席。」
  
  原來如此,羅蘭心想,對那個時代的女巫來說,三王誓約大概就跟建國大業差不多重要,意味著聯合會從一個泛聯盟性質的組織轉變成為一個政治實體,也難怪愛葛莎和菲麗絲等人會如此激動。放到歷史上來講,它同樣意義非凡,儘管最終聯合會仍然以失敗而告終,可沒有三席制度,恐怕第二次神意之戰只會敗得更快一些,也不會留下這麼多將「抗擊魔鬼,光復塔其拉」作為畢生信念的女巫。
  
  只是這些對他而言便沒那麼大的吸引力了,走神之餘,羅蘭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投影中的細枝末節上——例如女巫們的服裝,所使用的杯具、紙筆,以及大廳里的擺設。由於和阿卡麗斯時代相隔了數百年,其陳設之物明顯要寒酸許多,顯然在第一次神意之戰失敗后,這些女巫的領地仍處於百廢待興的狀態。
  
  在會議大廳的牆上,他還看到了十餘副肖像畫,其中居然有兩名男性,大概是戰爭時代的傑出英雄人物。
  
  可見那個時候,聯合會還沒有將普通人徹底視為下等人民,即使在如此重大的會議上,依然能看到男性同胞的身影。
  
  就在羅蘭打算詢問愛葛莎是否知道這些人的名字時,忽然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
  
  一股難以形容的寒意從腳底升起,瞬間貫穿了他的脊柱,由於驚懼來得太過強烈,他手臂上甚至冒出了一連串的雞皮疙瘩,指尖也微微顫抖起來。
  
  「怎麼了?」安娜立刻發現了他的不對勁之處。
  
  「那……那幅畫……」羅蘭咽了口唾沫,艱難地說道。
  
  「畫?」
  
  「畫裡面的人……我見過。」
  
  他費了老半天力氣,才將這句話說完整——儘管幻象的清晰度並不如之前,但他依然能分辨出倒數第二副畫中人的輪廓。那是一位中年女子,外貌毫不出眾,黑色的長發盤在頭頂,一隻眼睛上蓋著眼罩,雙手交叉端坐於高背椅上。
  
  她的長相竟然和夢境世界中嘉西亞的師傅嵐一模一樣!8)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