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震懾一下!

雲揚對於五哥跟月姐之間的相戀很感動很欣慰也有過羨慕,但更有對雲醉月餘生孤寂的惋惜,類似的事情還是不要再發生在跟自己親近的人身上了!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當下,這句改編貌似很適合於當前!

……

秋雲山帶著十個秋家的高手,夏冰川同樣帶著十個夏家的高手;已經在雲府等了許久。

早已等得望眼欲穿,此際終於看到雲揚歸來,自然都是喜出望外,欣喜若狂的迎了上來:「老大你回來了。」

然而那二十位兩大家族的高階修者看到雲揚回來,眼中卻盡都是滿滿的懷疑神色:這小子怎麼看也不像是高階以上的馴獸師好嗎?他真的可以能人所不能的讓玄獸破限進階?自家少爺不會是被騙了吧?

只要是江湖閱歷稍微豐富一點的修者就會有此疑問,畢竟雲揚的年紀實在太輕了,就算人樣子再出眾也抹殺不了年紀小小的現實,而高階馴獸師其中的一個特點就是閱歷多多,經歷多多,這點以雲揚這點年紀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做到的。

雲揚這會心事異常沉重,哼了一聲之餘,也不理睬兩人,自顧自的回房去了。

將兩大公子晾在外面,面面相覷。

各位護衛的反應則是勃然大怒。

這傢伙怎地這麼沒有禮貌?!

不知道咱們都是什麼人嘛?咱們可是秋家/夏家兩家的菁英高手!

憑咱們的身份來歷自身實力修為,這麼多人在一起,就算一方諸侯一派宗長也不敢蔑視至此吧?!

這群人正待發作,卻被秋雲山和夏冰川兩人安撫下來;這兩人心裡可是很清楚,若是自己的護衛今天真箇將雲揚得罪了……那,調教玄獸這件事情就是絕對沒戲了!

雲揚雲老大從來就不是好說話的存在!

此時大門口又有一隊人馬匆匆來到——

「老大呢?」

出聲之人赫然便是春晚風。

春晚風這會懷裡也正抱著一頭小小的玄獸幼崽,卻是一頭小小的老虎形象,渾身毛色斑斕,卻是透著一股讓人非常想要摸一把的稚嫩。

別的不說,光是這份賣相,春晚風所攜的玄獸幼崽便已經將夏秋兩人打落谷底,比較無能!

而隨著春晚風進來,後面又接著近來一個垂頭喪氣一臉不爽的傢伙,不是別人,正是四大公子最後一人,冬天冷。

這傢伙此次儼然是孤家寡人老哥一個自行來到的。

「老大呢?」冬天冷也問了跟春晚風同樣的問題。

夏冰川與秋雲山翻翻白眼,各自抱著自己的玄獸,直接不理不睬。

抱著玄獸的問一嘴也就罷了;你丫個沒有抱著玄獸的問什麼問!

沒看咱們哥倆這會不爽嗎?!

其實又何止夏秋兩人不爽,夏秋兩家的一眾高手盡都流露出來凝重空前的神色,目光聚焦在春晚風懷中那一頭小老虎身上,更有幾個人甚至露出來深刻羨慕嫉妒的神色。

春晚風這頭小老虎絕不止是在形象上秒殺自己兩家的玄獸幼崽。

這分明是一頭純正的戰鬥型八階巔峰玄獸,黑翅虎!

這種玄獸,一旦步入成長期,身上兩肋便會生長一對翅膀。

這對翅膀雖然不能令此虎翱翔天際,但卻是區別於其他玄獸的標誌物事。

除了這一對翅膀異常堅硬,可以作為殺敵利器之外;還能夠用於短暫滑翔,穿山越澗不過等閑事,即便是御風靈動,也非難事。

除此之外,黑翅虎尚有一項天賦技能,便是它的口中能夠發出銳利的氣箭;非但無堅不摧更兼落點奇准,直接就是玄獸中精確狙擊的現象級代表!

這絕對是不可多得的戰鬥玄獸精英;無論是夏家的萬斤熊還是秋家的三眼豬與這黑翅虎比起來,完全沒有可比性,直接被比成渣!

「老大!」春晚風這會可謂春風得意,志得意滿,意氣風發,風騷得很,扯開喉嚨叫起來。

「公子正在休息。」方墨非魁梧的身子在一邊現身,淡淡道:「還請各位稍等。」

方墨非一出現,他身上強大氣機隨之湧現,登時引起了三大家族護衛高手們的全部注意力。

「八品巔峰玄者!」

幾乎每個人都是流露出來戒備的神色。

雖然自己等人的修為並不弱於眼前這個傢伙,甚至還有多人更凌駕其上,但云揚這個世俗公子的府中,貿貿然地出現這樣一位高階修者,卻是讓眾人盡都大出意料之外。

老梅亦自花樹之下的涼亭子里站出來,眾人見之又是一驚,竟又是一位八品高手!

雖然後現身之人的修為比之前一位稍遜,卻仍是實打實的八重山修者,難道現在高階修者這麼不值錢了,隨隨便便就有兩人在此間效力?!

然而驚喜陸續有來!

廂房之中。

白衣雪懶洋洋的說道:「來者是客,大家自便就是,無須拘束。」

聲音悠悠而至,語調淡然,然而一股如同山嶽一般的壓力,亦從發聲處貿然湧現,瞬時瀰漫整個雲府,宛如蓋頂而下!

三家合共三十位高階修者齊齊駭然失色:這分明是超越了十成大圓滿的頂峰修者!

區區一座侯府,竟尚有如此超階修者坐鎮,我們當真淪為井底之蛙了嗎?

一時間,眾人盡都有些茫然。

我們這是來到了世俗之中一個侯爺公子的府中?還是來到了森羅廷?又或者是五大宗門的總部?

此間是否尚有更高端的戰力尚未顯露?!

更有甚者,所謂令到玄獸幼崽突破自身極限,破限提升之事,竟然是真?!

在這樣古怪、實力莫測的地界,也許是真的呢!

各人心中的那份傲氣,突然間盡皆蕩然、點滴無存,甚至有些小心翼翼起來。

此刻,雲揚正在房中,站在窗子前面,看著三大家族前來的這三十位高手,臉色凝重。

雖說三大家族護送玄獸務求萬無一失,不令好不容易獲得的玄獸幼崽失落,但用出這麼大的陣仗實在是太過;其中九重山修者都出動了好幾位;其中,多半尚有別的想法吧?

所以雲揚才讓白衣雪出面震懾了一下,將三大家族可能有的小算盤,在沒有萌芽之前,徹底抹殺!

若是上來就鬧翻了……對自己的後續計劃全然沒有半點好處,只會暴露己方真實實力!

而只要有這些人在這裡,就算自己與四季樓方面的高手當真打起來了,這些人勢必不能袖手旁觀吧?他們可還指著自己培養玄獸呢……

不過今天,雲揚絲毫也沒有出去的打算;一來,之前鼓盡風刃擊殺殺了那位四季樓高階修者之餘,雲揚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生生不息神功又有些蠢蠢欲動的意思,需要梳理一番才能放心。

再一個也是……

這段時間裡既定、偶發的事情實在太多,太雜,太亂;同樣需要仔細的梳理一下。

而水無音現在還在整理雲揚交給他的任務,整個人都變得很是憔悴;但,九天之令在他的整合之下,卻已經初步進入了軌道,盡展卓然。

雖然並沒有拉到明面上,也沒有將這些人全面集中;這些人畢竟只有在暗處,才能發揮巨大作用,若是一旦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面對四季樓這樣的龐然大物,恐怕一點作用也沒有了,只會淪為被針對被殲滅的目標。

水無音以不斷地通過發布命令的方式,讓九天之令所屬眾人慢慢意識到,現在乃是風尊大人在主事;然後再通過命令,將之一步步整合,過程雖然不免冗長,但弊端隱患不存。

時不時的刺激一下仇恨,讓大家復仇之心都在熊熊燃燒……

再時不時的描繪一下遠景……

不得不說,水無音果然是一個玩弄權謀的高手!

通過他的各種手段運作,九天之令的人現在效率更高,而且各個部門之間,已經開始合作……並且少有什麼摩擦之類的事情發生。

在不見高層,沒有任何手腕強力約束的前提下,便能達到這一步,簡直就是奇迹!

至少雲揚自問要做到這一點不容易!

……

白衣雪一聲呼喝之餘,三大家族的人都在雲府院子里安靜的等候著,天氣雖然有些冷,但對於這些高階玄者來說,根本不算多大事,更別說雲府所擁有的靈氣氛圍遠超他處,比之尋常洞天福地也不遜色太多,在此逗留於眾人而言有益無損,樂見其成。

願意逗留是一回事,但大家仍舊在奇怪。

這位雲公子回來后就那麼黑著臉回了房間,活像是有人欠了他無數錢財一般……

這到底是因為那般呢?

眼見已經是下午,雲揚還是沒有出來,倒是有外人上門了。

「這裡就是雲侯之府?敢問雲揚雲公子可在?」一個清雅的聲音在門口乍然響起。

眾人聞聲齊齊一愣,紛紛循聲看去。

只見一個青衣人,左邊跟著一隻大鳥,右邊乃是一個黑臉瘦削少年,一臉含笑的站在了院子門口。

卻是不請自進,已經進入了大門。

…………

《已到上海。》

27 Queries in 0.07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