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王重,可樂呢?

沙漠中偶爾還是能看到少量的植物,比如仙人掌、蘆薈、百歲蘭、沙冬青之類,宮益懂一些沙漠取水的辦法,順著這些植物的根莖往下挖掘,往往都能挖掘到濕沙,用薄薄的衣服布料將這些濕沙包裹起來,就能擰出一定的水分,又或是晚上休息的時候將包裹著濕沙的衣物懸挂,掛上一晚上也能得到一些水。
  
  但即便如此,相對於四個人來說,這點水分也實在太少,遠遠無法供給四人所需,其實宮益已經喝了自己的尿,但很快,身體水分乾燥得就連尿都無法再產生。
  
  這是件很可怕的事,人體每天產生的毒素是很多的,幾乎都是通過尿液來排泄,可現在卻連腎臟都快停止工作……
  
  大家想過各種各樣的辦法,王重甚至多次想進入第五維度,可是在天京能做到的事兒,在這裡卻絲毫沒有動靜,很可能是因為已經徹底遠離那個天京那個空間節點,具體什麼原因王重也不知道,可是已經感覺到了絕望的氣息。
  
  宮益也在琢磨辦法,可問題是,在這種鬼地方,他感覺腦子完全沒有身體好用,整個世界都是一片死寂,除了黃沙還是黃沙。
  
  紅姐越來越沒有精神,魂海崩潰帶來的不僅只是魂力的喪失,對身體的消耗也是極大,她終究還是暈厥過去了,整個人已經接連兩三天處於一種迷迷糊糊的狀態,只有當王重等人喂她喝上一點水時,才會本能的『嗯』上一聲。
  
  第二個倒下的是宮益,大概是因為前幾天,他的身體狀況並不好,倒下的當天晚上就發起高燒,王重手測了一下,恐怕至少有四十一二度左右。
  
  新人類一般是不會出現生病的情況,更別說英魂戰士,可一旦當這樣的人生起病來,那通常就都會十分嚴重,宮益倒得就很快,第二天時高燒都快到四十五度,摸著都燙手,這要換個普通人,恐怕連內臟都得燒熟了。
  
  於是王重背著紅姐,雷諾背著宮益,沙漠中從四道人影變成三道人影,再變成兩道,雷諾本來傷勢很重,可是不得不承認,整天遊走在生死邊緣的人,恢復強的恐怖,雷諾多次被追殺死裡逃生,就是強韌的肉體恢復,這次並不是他最危急的狀況,至少身邊還有人,結果宮益倒了,他還能撐著。
  
  大家已經不在說話,說話都是耗費體力,可是彼此一個眼神卻能感覺到不會放棄,如果,如果只有一個人,說不定已經放棄了,可是看著昏倒的紅姐和宮益,王重和雷諾想在堅持堅持,兩人的嘴唇上都是數道乾裂,表層是沙,天空的太陽似乎在嘲笑人類的無知和弱小。
  
  好不容易走出了詛咒之地,以為是開始了一段新的人生,可難道要死在這裡?
  
  雷諾和王重都是有著極強韌性的那一類,背著兩個人,還捕獵、要尋找水源,還要趕路,一路咬著牙也撐下來。
  
  可人體終有極限,這樣的支撐又能持續多久呢?
  
  紅姐和宮益的情況時好時壞,如果是找到水給兩人餵了,兩人就能多少清醒那麼一回,但也都是暈暈沉沉,簡單說上幾句話,更多的時候則是在昏迷中度過。
  
  「走吧。」這是紅姐最後一次清醒的時候說的話。
  
  宮益則是塞給王重一個小扣子,顯然他的秘密都在這裡面,那眼神彷彿是說,他贏了,不能便宜了這幫混蛋。
  
  王重和雷諾沒有表情,這個時候已經不是走不走的問題了,如果放下紅姐和宮益,其實等於也放棄了自己,他們早就堅持不住了。
  
  黃沙漫漫,無邊無際的大漠,彷彿永遠都走不到盡頭,王重的體力還有一點,這段時間他已經沒有跟辛巴任何交流了,辛巴也么有說話,因為他知道這個時候體力近乎乾涸的情況下,在消耗意識只會倒的更快。
  
  王重沒有放棄,他不想放棄,如果倒在這裡,豈不是讓鬼家和趙家的人得逞,斯嘉麗、馬東他們還在等他回去。
  
  噗咚……
  
  身後響起摔倒聲,雷諾倒了,他也走不到了,無邊無際的世界中,只剩下王重一個人,絕望的沙漠依然一眼望不到頭。
  
  王重坐下來,大口的喘息著,呆坐了好一會兒,時間已經沒什麼意義了,炙熱的太陽依然是不知疲倦的散發著熱力。
  
  王重的動作已經很慢了,魂力反應已經壓縮到最低了,儘可能讓自己保持基本的意識和判斷,王重緩緩把三人的衣服打結,本來很簡單的動作花了半個小時,費力的站了起來,王重拖著三人在沙漠上緩慢的行走……
  
  走著走著,王重也只剩下本能機械的移動,速度越來越慢,身體也開始搖晃,似乎他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強。
  
  身體開始搖晃,但身上那跟帶子始終握的緊緊的,王重似乎感覺開始出現幻覺了,好像遠處有人走了過來,海市蜃樓?
  
  沙漠中怎麼會有人這樣行走……王重的視線開始模糊,然後漸漸失去意識,只是最後一刻耳邊似乎有個聲音:王重……帶可樂了嗎?
  
  (夥伴們,求一張月票,謝謝)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10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