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無敵而寂寞

寺中一片沉默。

「延康國師挾威而來,八位柱國帶來了四位,還有冠軍、懷化兩位大將軍,再加上衛國公,還有幾位一品大員只怕也在其中,來勢洶洶。正面抗衡,肯定不行。」

大行台尚書馬連山道:「諸位恕我直言,江湖爭鬥,門派必勝,而戰場上的戰爭,延康國更勝一籌。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又何必拿我們之短,攻擊對方之長?何不拿我們之長,攻對方之短?」

眾人紛紛點頭。

離情宮主突然道:「這讓我想起了兩百多年前的那一戰。那時候戰技流派的強者還有很多,百花競放,足以與御劍流派、法術流派爭鋒。那個時候,戰技流派和御劍流派天天打得你死我活,與法術流派打得你死我活,好不張狂。但是現在,你們再看戰技流派,還有哪些高手?他們哪裡去了?」

眾人沉默下來。

戰技流派的高手,大半都死在一場論戰之中,與延康國師的一場論戰。

從此戰技流派一蹶不振,最近些年,戰技流派已經開始與其他流派合流,很少有單純修鍊戰技的了。

那場論戰中,戰技流派被延康國師一人打殘。

離情宮主淡然道:「那時的情況與現在何其相似?那時戰技流派以為老子天下第一,老子會在這場論戰中將御劍流派徹底打垮,許多戰技流派強者入京挑戰延康國師。然後呢?」

她環視一周:「倘若我們這次與延康國師按照江湖規矩來,也是同樣的下場呢?」

青銅面具男子沉默片刻,道:「裘宮主有何高見?」

離情宮主抬手道:「延康國師以為我們與他按照江湖規矩來,那麼我們偏偏不與他按照江湖規矩來。我們先給他定下地點,等到他到場,一擁而上,將他打死了事!」

她的手掌切下,冷冷道:「延康國從一個撮爾小國,到能有今日,一大半的功勞都系在延康國師身上,他已經是神話了,受朝中文物群臣的敬仰。倘若他想造反,振臂一呼,皇帝就得退位!皇帝不退位,就是殺身滅族之禍!倘若延康國師死了,群龍無首,延康國便不再難以對付,所以,必須不擇手段,不能按江湖規矩來。」

「這個……裘宮主說得對。」

邏光寺中的諸位教主紛紛表示贊同,只有少數幾人覺得此舉違背了江湖規矩,心裡有些不太舒服,卻也沒有出言反對。

圍攻延康國師,和上次三老伏擊延康國師。三老伏擊延康國師時,延康國師身處於萬軍之中,身邊強者無數,因此三老那次出手不算壞了江湖規矩。

而這次,則是實實在在的將江湖規矩撕破,踩在腳下了。

「此舉一出,規矩一壞,遺禍萬年。」

道泉真人暗暗搖了搖頭:「他們將朝廷不將規矩的打法,帶到江湖中來了,從前的那個江湖,只怕是回不去了。」

昀城,秦牧又如法炮製,為延康國師「治」了一次病,到了山城,又「治」一次病。各路大軍齊頭並進,已經到了大襄前方,一路攻城掠地,所向披靡。

南方山多水多,但是沒有了涌江這道天塹,便難以擋住延康的大軍。

秦牧喚出都天魔王,破了天波城這道建立在天塹上的兵家重地,的確幫了延康國一個大忙。只可惜這個功勞不能要。

第五日,秦牧等人來到越城,越城也已經被攻克。

他們剛剛走入城中,只見一位衣衫襤褸衣裳遍布補丁的老乞丐端著破碗,拄著拐杖,走到他們面前,雲缺和尚連忙翻找身上,看看是否還有零錢,狐靈兒取了一枚大豐幣遞給雲缺,雲缺稱謝,放到那老乞丐碗里。

那老乞丐晃了晃破碗,嘩啦啦作響,咧嘴笑道:「幾位都是大善人,多子多孫,多福多貴。國師,勞煩請往大襄一會。大襄城中,第二條路,天下群雄,齊會國師,恭迎大駕!」

延康國師瞥他一眼,淡然道:「為何不能多等幾日?多等幾日,我的大軍便可以兵臨大理,在大理會一會所謂的天下群雄,將群雄屍體扔進南海餵魚,省得掩埋,豈不是一件快事?」

那老乞丐哈哈大笑,體內傳來門戶開啟的聲音,竟然連續響了七聲,他的氣勢暴漲,修為無比渾厚,氣概有如高高在上的神o一般睥睨眾生,彷彿他不是靠人施捨才能存活的氣概,而是施捨眾生接受眾生膜拜的神o!

「國師豪情一如既往,大襄城,我等恭候大駕!」

他正要離去,突然只聽一個聲音道:「且慢。」

那老乞丐頓下身子,回頭疑惑的向秦牧看去。

秦牧面色古井無波,輕聲道:「靈兒,把錢拿回來。人家比咱們有錢多了。」

狐靈兒連忙上前,從破碗里挑出那枚大豐幣,那老乞丐怒道:「施捨給乞丐的錢,你還有臉取回去?不當i子!不當i子!」

「臭乞丐還罵人!」

狐靈兒回頭道:「公子,不當i子是什麼意思?」

秦牧道:「i是第八代孫子,不當i子是說你還不配做他第八代的i孫。」

「果然罵人!」

狐靈兒大怒,啐了老乞丐一臉口水,那老乞丐也不躲,呵呵笑道:「小狐狸惹上乞丐,你死定了。」說罷,腳下一頓破空而去。

狐靈兒呸了一口:「騙姑奶奶錢還罵我咒我,不當i子!」

延康國師道:「你需要小心一些,那是丐門的門主齊大有,丐門一向小氣,精通邪術,不舍錢便會去店家門前鬧,或者用邪穢之術做法害人,壞了別人的生意,還要在背後罵你,甚至偷人兒女拿出去賣。天魔教有丐堂,曾經與丐門血拚過幾次,不過丐堂只是討飯,為非作歹的事情做得比較少,倒是被丐門栽贓了不少屎盆子。」

秦牧眨眨眼睛,笑道:「國師,現在距離大襄已經不算太遠,送到這裡也就夠了,我們該回太學院了。」

延康國師面無表情:「不行,你必須要隨我去大襄。」

秦牧頭大如斗,等到眾人安定下來之後,他立刻獨自出門來到越城的一家賭坊,尋到賭坊老闆,道:「傳我令,讓我聖教三百六十堂堂主攜傳送旗前來……」

「且慢!」

秦牧背後傳來司芸香的聲音,秦牧回頭看去,只見司芸香走來,從前的羞澀不翼而飛,冷冷道:「聖教主,你這樣做的話,會讓我聖教也陷入危險之中。我聖教倘若有什麼閃失,誰來負責?」

秦牧轉過身來,淡然道:「聖女,我是教主。」

司芸香甜甜笑道:「聖女司芸香見過教主。」

她臉色一寒:「倘若教主讓我聖教幫助延康國師,延康國師無論勝敗,我聖教都將在江湖上名譽掃地,被其他宗派恥笑,仇視,無立足之地!」

秦牧搖頭道:「聖教本來便是天魔教,哪裡有什麼名譽可言?別人不會給你任何立足之地,立足之地向來都是自己爭取的。這次是難得機會,聖教倘若不參與其中,那就真的無立足之地了。」

司芸香抗聲道:「倘若延康國師平定天下宗派之後,向我天聖教下手呢?你能否擔得起?」

秦牧瞥她一眼:「我擔著。」

司芸香臉色再變,突然淺淺笑道:「你是教主,自然你來決斷,芸香不便多說。不過聖教主倘若做錯了,讓我聖教陷入危難,說不得教主便是第二個被聖女殺掉的聖教主呢。」

秦牧皺眉,天魔教的聖教主還真是一個危險的位子,動不動便會因為失德被打死。

司芸香羞澀道:「上一代聖教主是因為好色死掉的,這一代聖教主則是被聖女活活打死的,名聲都不怎麼好聽呢。」

秦牧搖了搖頭,揮手道:「聖女,你可以退下了。傳我令,著三百六十堂堂主立刻攜傳送旗前來!再請來兩位護法使!」

賭坊老闆躬身道:「遵教主法旨!」

秦牧走出賭坊,司芸香站在賭坊外,見到他走出來,低笑道:「活活打死……」

秦牧瞪她一眼,向前走去:「你跟不跟過來?」

司芸香連忙跟上他,眼珠子轉了兩圈:「教主要不要先將大育天魔經放在教中,免得教主死後,大育天魔經失蹤?」

秦牧停步,轉過身來,認認真真道:「妹子,你還不是我的對手,若是我真的判斷失誤,你來殺我,只會被我幹掉。你……」

他用元氣在空中畫了一個三角形,在中間拉了一條直線,道:「這是你。」

他又在空中畫了一條直線:「這是我!不管你的角度有多大,都沒有我長!」

司芸香背後劍匣蠢蠢欲動,裡面傳來叮鈴鈴的聲響,甜甜笑道:「不試試怎麼知道?」

秦牧背負雙手向前走去:「不必試了。在相同境界,沒有人會是我的對手,你不行,國師也不行。」

他停下腳步,抬頭看天,落寞道:「我是霸體。」

秦牧低下頭,嘆道:「世間唯一的霸體……」

司芸香怔了怔,想要出手,卻又有些被他的氣勢所震懾。

那是無敵而寂寞的氣勢。

「霸體?是什麼體質?比四大靈體都厲害嗎?」

她心中暗道:「難道祖師選擇他為教主,沒有選擇我,就是因為他是霸體嗎?」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27 Queries in 0.08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