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虛晃一招!

以往總是聽聞「坑爹」之說,楊波濤的機緣卻是「爹坑」,該說是開了一次眼界,還是被葯了一口毒糧,不勝唏噓,不勝唏噓!

「放心,我會說到做到的!」雲揚默然道。

隨即青色的風影一旋,對著那個一直默默等待在一邊的黑衣人:「前面帶路吧,且讓本座看看,你們四季樓,到底還有什麼伎倆可以施展!」

黑衣人哈哈一笑,道:「風尊大人果然好膽氣,請隨我來。」

身子一起,好似旋風一般往山上面急疾捲去。

雲揚冷哼一聲,青色身形狂風一旋,徑自去到了半空之中,更在咻的一聲之餘,直上高空,風聲呼嘯空前,然而驟起之風勢突然變向,轉而向著天唐城的方向,狂飆而去。

這一下真是大出意料之外!

那黑衣人這邊猶自向著山頂狂沖,突然感覺身背後風聲有異,仰頭一看,頓時氣的鼻子都歪了:「風尊!所謂九尊就是這般貪生怕死,說話如放屁么?你的人無信不立呢?!」

半空中風聲凜冽,一句話哈哈大笑著響起:「請轉告你老大一句……一樣的陷阱,布置一次便已經太多,同樣的坑,難道還指望本座踏進去兩次嗎?你們這幫豬腦袋也配跟本座講一個信字?!難道你們就是這般幼稚才成就四季樓赫赫威名的嗎?」

大笑聲中,風流滾滾而去,一瀉千里。

「待我風凌天下時,斬盡殺絕四季樓!」

看天際流風「呼」的一下子消失不見,位於山腰的那四季樓黑衣高手愣了一愣,隨即破口大罵,無數髒字粗口噴涌而出,滔滔不絕,端的出口成臟!

捂著胸口,一時間氣的肝疼。

這位風尊實在是太不講究了!

剛才口口聲聲的人無信不立呢?你的口齒呢?你的言都被你自己吃了吧?!

自己在這裡傻逼似的等了老半天,眼巴巴地看著這貨跟楊波濤嘰嘰歪歪的說了那麼長時間,然後這傢伙又讓自己等一會,拖拖拉拉的收拾了屍體,明明什麼都答應好了,結果完事後轉身就跑……

這他么的分明就是玩人么……

那黑衣人險些氣出一口老血。

但就算如何氣也好,就算氣死了也沒轍,畢竟那風尊此際連影子都看不到了,最終也只能喃喃咒罵不休地自己一個人往山頂跑去。

那裡……彼端……

還有不少跟自己一樣傻呵呵的布置陷阱等了好幾天的人……

……

青色流風去勢愈走越疾,漸漸散做了一股颶風,在高空極速掠過。

向著天唐城而去。

高空上,刀光再閃,天上之刀不出意料的再現,緊緊地尾隨著追了下去。

「竟然沒有上當?!不過也不要緊,但就算他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到,還有我在後面一直鎖定著他,想要全身而退還得過了我這關……若是九尊傳說最終是滅絕在我的手裡,卻也不失為一段佳話……為我的傳奇再添一頁吧……哼哼……」

刀光暗暗得意,決心再譜一頁傳奇。

此心既定,他反而更加地小心起來,追及風聲之後,一路小心翼翼跟隨,甚至還刻意拉遠了彼此間距離,唯恐打草驚蛇,讓風尊有所察覺,讓這段佳話有缺……

這遭回程乃是雲揚主導,速度比之來時更快,過來之時,就算背負楊波濤那人有十成大圓滿級數的修為,終究是背負一名壯漢,速度難免大打折扣,而此刻,全程颶風飈速,速度又怎麼會慢?!

反而是天上之刀一點都不急,他現在的耐心很好,現在的他更傾向於籍此機會找到風尊的老巢所在,並且確認是否尚有其他的九尊中人尚在人間,畢竟之前攻擊楊波濤那一夜,曾有異火攻擊,疑似火尊亦存,左右風尊已經在掌握,不必再急於拿下!

如此一路追下去,一直追出了一百七八十里路,遠遠的已經可以看到彼端天唐城雄偉的城牆,天上之刀突然間呆住了!

因為,他愕然發現……自己正在追蹤的風尊意念,居然在漸次……消散?!

再過片刻,竟然完全的消失了!

明明一直銜尾追逐,神識鎖定,怎地就……追丟了!?

對於這個結果,天上之刀顯然無法接受,片刻的呆愣之後,他開始在雲層中焦急的來迴轉圈,徒勞的搜索著四周,相比較於從一開始自己就被騙,他更傾向於自己是被風尊意外發現,然後施展某種法門,暫時散溢,這才出現了原本意念消散的跡象!

但如果如此的話,他絕對走不遠,一定就在附近!

可是天上之刀將自身神識最大極限散開,再無任何掩飾的全力搜索,仍舊是徒勞無功一無所獲,終於不得不承認,自己上當了!

但他仍舊想不明白,自己之前一路追出城,一路又追回來,精神早已將對方鎖定,那可不是一般意義的鎖定,而是靈魂印記鎖定,怎麼會突然消失了呢?

難道一個人的靈魂印記,竟然也可以因為某種手段而突兀消失么?

那豈非已經是傳說中陽神級數以上的法門手段,憑風尊的微末道行怎麼可能能為?!

這刀光獃獃的隱藏在一片雲層中,仍舊百思不得其解,久久愣然。

心中唯有一股嗶了狗的感覺油然升起。這股懊喪與莫名所以的失落,實在是讓人崩潰。縱然他見多識廣,閱歷豐富,此刻也是茫然。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

其實真相很簡單,天上之刀追蹤的狂飆颶風,不過是雲揚施展的一氣風屬化相,雖然有神有形有相,不過一氣維持,隨著一氣消散,形神相三者俱散,風屬威能亦散於無形,何足為奇?

而雲揚的真身,卻是化為一道雲層,仍舊徘徊在那座山的高空之中,根本沒有遠離。

此刻,陰雲密布,電閃雷鳴,儼然大雨將臨之相。

可是該來之大雨始終不至,下方的山頂亂石,更待給雲揚一種極端極度壓抑的感覺;這份壓抑感,讓雲揚想起了天玄崖,那曾經的慘烈一戰……

其實這裡的壓抑感覺,遠要比當日天玄崖來得輕,但是究其根本……那感覺仍是一樣的。

「那裡果然布置了類似鎖靈大陣一般的埋伏……」雲揚心中咒罵不已。

確認對方的布置之後,他的動作不禁更加小心了幾分。

一旦被發現,更被對方啟動陣勢,異相秘術不復,自己難免會非常狼狽,甚至死關將臨,難有生機……

……

這會不光是雲揚在咒罵,下面同樣有咒罵聲絡繹不絕。

「那什麼風尊實在太油滑了!他么的,都準備好了居然不來了。」

「老子等這麼多人褲子都脫了,他居然萎了?臨陣退縮了?」

「那王八蛋跑的真快,一下子就沒影了!」

「簡直混蛋,費心費力布置了這麼久,徒勞無功……」

「突然感覺怎麼這麼傻逼呢……」

一群人破口大罵。

在山頂上,一個金衣人位於此山位置最高的一塊大石頭上,強大的氣息籠罩了整個樹林,氣勢滔天,儼然鶴立雞群,遠超濟輩。

雲揚懸浮在數百丈的高空之上,靜靜觀視下方動靜,卻還要在一片陰雲中小心的控制著自身氣息不使外泄,轟隆隆的雷電聲音,不斷的製造著,越來越急。

給人一種狂風暴雨即將到來的感覺。

「罷了,把東西都收了吧。」金衣人始終沉默,終於開口:「風尊不至,暴風雨卻眼看就要來了,無謂平白糟蹋了許多好東西。」

散落在周圍的幾十個人紛紛現身,一個個兀自無精打採的咒罵著;卻亦開始在從山林各處收拾布置下的物事。

雲揚登時瞪大了眼睛,將心神聚焦在那些布置的物事之上。

卻見其中一個人,率先從一塊山石之下取出來一塊發光的物事。

隨著那發光物事被取下,原本充滿壓抑氣氛的感覺,突然間煙消雲散,全告消失了。

雲揚心中驟然一動,天際原本便已呼嘯不止的狂風更形狂暴,瀰漫天空的漆黑雲層漸次壓低,雷電轟鳴聲亦越來越大。

下面的人見狀都紛紛加快了動作,一個個在狂風中快速幹活。

那金衣人始終停留在原地,負手而立,面色冷硬。

這人的兩道眉毛,就像是兩把刷子,又濃又密,眉角下垂,勾著;眼睛深深的陷在眼窩裡,目光冷漠,沒有半點波動。然而一旦被這雙眼睛注視的時候,卻會不期然地感到被死神盯上,讓人一陣陣的毛骨悚然、不寒而慄。

其他的黑衣人全都蒙著臉面;實則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洋溢著強大的氣息。

雲揚最初的構想乃是使用雷電襲擊,藉助天利殲滅這夥人;可是真正靠近感受到這些人的強橫的氣息,情知即便傾盡自己目前的全部實力也是無濟於事,就算能夠讓他們狼狽一番,卻一定傷不了人,徒勞無功之餘,還會被他們警覺。

尤其是那金衣人,實力更是驚人,絕非自己當前這點程度所能撼動。

雲揚此際只敢高高的遠眺,遙遙望著著那些發光的物事被取出來,根本就看不出那到底是一些什麼東西。雖然雲揚有心想要一窺究竟,但若是再降低身形,就有被發現的可能。

彼此實力懸殊,一旦被發現,基本就是必死之格,決不能冒險。

左右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也該是撤了。

雲揚心念一動,空中風聲愈發的緊促,天空的陰雲居然因之緩緩移動,升高,頗有幾分風起雲湧的意味。

再過片刻,原本陰晦的天空似乎變得明亮起來。

金衣人抬頭,看著原本密布的天空陰雲,還有不停流竄的電蛇,此際也似乎少了許多?

該來的大雨不至,將轉晴空?!

壓抑了這麼久,怎麼會沒有了雨?這麼多年的生活經歷,從來沒有過這等現象啊;一般這樣的壓抑沉悶天氣,無論如何,也要有雨點下來的!

今天咋回事?

他皺了皺眉。突然間一聲長嘯,縱身而起,手中光芒驟甚閃爍,一道凌利異常的劍氣,突然衝天而起。

劍氣沖霄越雲,直將百丈外的陰雲肆虐得支離破碎。

27 Queries in 0.05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