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另一個絕望

另外一邊,小型發射架所組建的維度通道,雖然看起來還蠻不錯,可真正乘坐上去就知道滋味了,不得不說,靈魂進入真的是方便多了,維度世界並不排斥**,可以說第五維度帶有特殊的法則幾乎兼容各個位面,但是箇中滋味真是不爽,紅姐和雷諾暈過去真是幸福的,王重和宮益真是……
  
  所幸這整段路程很短,由於是自然節點的通道,不像第七軍區那邊是指定的定點遠距離傳送,僅僅只是三五秒時間,通道已到了盡頭。
  
  四人從維度通道中跌落了出來,碎片般的身體重新『組裝』,噁心、嘔吐、酸麻、腫脹,各種各樣的負面感受紛涌而來,讓人幾欲暈厥。
  
  王重和宮益在地上抽搐了好一陣子才緩過勁,仰頭望著天,感受著身後炙熱的沙子,這是地球!
  
  他們真的回來了!
  
  兩人想仰天大笑,可是笑聲到了嘴邊卻沒有多大的聲音,連番的折騰真是消耗的夠慘,兩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會兒,露出微笑,這是真正的劫後餘生。
  
  過了一會兒,兩人逐漸恢復。
  
  「下一次在玩這麼大,一定要把籌碼提高點。」宮益緩緩做起來苦笑道,看到王重已經完全恢復了行動能力,也只能感嘆,雖然他不怎麼泡妞,也不抽煙酗酒,可是跟人家的身體比起來真是差太多了。
  
  很多基礎的東西在平時看不出來,只有這種煎熬的局面才會顯現出差距,不得不說,英魂學院的學生真了不得。
  
  不過兩人沒有高興多久,只見四周是一片熱浪騰騰的沙漠,一眼望不到邊,他們非常不幸的落到了圖坦卡蒙帝國的沙漠之中,這裡本來就多沙漠,尤其是黑暗時代降臨,雖然出現了強橫的綠洲,但沙化的區域更嚴重更廣闊。
  
  「其實能活著出來已經夠本了,死在這裡也沒辦法。」宮益笑道。
  
  「沒那麼悲觀,有沙漠就有綠洲,那種地方我們都沒死,更不會死在這裡!」王重說道,聲音中帶著無比的堅定,不帶任何的疑惑。
  
  宮益愣了愣,哭笑不得,「王重,我算是服了你,你小子只要活著,將來若是不成大器,我把腦袋擰下來當球踢,行,聽你的,咱們找找看!」
  
  宮益是賭徒,還是瘋狂聰明的那種,有的人比他強,有的人比他有錢有勢,但他不服氣,可是王重這傢伙,他服氣,竟然比一個賭徒還有毅力,關鍵是他的口氣真的是透著一種相信,甚至能感染到他。
  
  強大,天賦,冷靜,堅韌,而且還能注意到細節,同時又不失本心,其實他可以殺了蠅婆,但最終沒有下手,這不是軟弱,而是有底線,那就是這段時間的經歷,或許蠅婆有演的成分,但一點真的都沒有嗎?
  
  不是對蠅婆,而是對自己。
  
  一個冷酷的人會很強,可是終究會有極限,果斷又不失本心,難怪是可以戰勝墨問的存在,忽然之間,宮益很想賭一把更大的,當然前提是,他們可以活著出去。
  
  圖坦卡蒙的無邊沙漠在任何人的眼裡都和絕地無疑,倒不見得是這裡的變異獸有多恐怖,更多的危險還是來自環境本身,一旦迷失方向,你很可能一輩子都走不出去。
  
  現在應該已經是地球時間的傍晚了,太陽垂在西邊,略一比對就明確了方向:「往北邊走,圖坦卡蒙的大部分城市和綠洲都在沙漠的北邊範圍,看看咱們運氣到底怎麼樣。」
  
  在這種情況下,最忌諱的是原地兜圈,只要一直走,就還能碰碰運氣,說不定可以碰上人,或者綠洲。
  
  「我看一定是很差。」宮益苦笑著翻開自己的背包,只見原本碩大的背包已經完全空掉,在背包的底部位置有一條巨大的口子,大概是先前戰鬥時不知怎麼被劃破了,儲存在包里的食物和水都已經不見,甚至連那小瓶惡魔血液也找不到了,「我的法像帶一定運氣成分,竟然連續出了同花順和王炸,看來是運氣用光了。」
  
  不止是宮益,王重和雷諾的背包也都是如此,原本足夠大家支撐一個月的食物和水,點滴不剩。
  
  也是當時的打鬥太激烈了,之後又遇上小鑫的事兒,大家的注意力都沒有在背包上,等到出來后喘了口氣才發現。
  
  所幸的是,紅姐的背包倒是安然無恙,裡面還剩有三瓶壓縮水和三罐壓縮食物,這已經是剩下的所有,分攤到所有人頭上,大概也就只夠四人支撐五六天時間。
  
  這時雷諾和紅姐也都醒轉過來,兩人雖然受了傷,但宮益給他們餵了點水也都逐漸醒轉過來,兩人的底子還是非常紮實的,王重把情況跟他們說了一下,宮益則笑著把劇情的翻轉說了一下,雖然口乾舌燥,但依然很爽,很痛快,如果死在詛咒之地讓蠅婆跑了,那才會活活氣死。
  
  他不怕死,怕死不瞑目。
  
  「你們拿著這些食物和水走吧。」紅姐的聲音相當虛弱,但卻出奇的鎮定。
  
  魂海崩潰已成定局,她自己能感受得到,對像她這樣的殺手來說,崩潰的魂海就等於希望的喪失,沒有了這身力量,她既無法快意恩仇,也無法保護手底下那幫姐妹,不過沒有什麼不甘,也沒有什麼好後悔的,說實話,這趟旅程,能認識這幾個還算聊得來的朋友,紅姐已經很滿足了。
  
  身為一個真正的頂尖殺手,她從選擇這職業的那天起,就早已有了死的覺悟。
  
  而且,在詛咒之地時,大家相互幫助相互戰鬥,那是因為彼此都需要。可現在,一個已經成了廢物的自己,還能被這些人需要嗎?
  
  紅姐想笑,這個問題讓她想到了曾經。
  
  人似乎就是因為『被需要』而活著,一切所謂的親密關係都是相互利用而已,哪有什麼真正無私純潔的愛情和友誼。
  
  就像曾經的男友,為了錢就可以把自己推進火坑,更別說面對生死的選擇。
  
  這種選擇,紅姐不想再來一次了,這些天和這幫人處得還不錯,與其被別人拋起,不如自己主動放棄,那至少在死之前還可以保留一份這個世界的美好,而且她並不抱怨,因為換成是她,也知道這是唯一的機會。
  
  「帶著我你們走不出去的。」她乾脆的說道:「咱們也別浪費這表情了,給我挖個坑埋了吧,埋深點,老娘可不想自己的屍體成為那些沙漠野怪的點心。」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06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