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 被感謝的人

要麼是教會在掩飾什麼,要麼就是修女在撒謊。
  
  後者的話,伊莎貝拉實在想不到她們有什麼必要捏造命令,畢竟被遺棄是事實,從這夥人萎靡的面色來看,只怕再拖上半個月,修道院就會變成一處死地。
  
  如果是前者,教會將所有正職人員召回赫爾梅斯,卻又未對雲中梯、舊聖城有任何防衛,那他們究竟想要做什麼?
  
  她將心中的猜測暫時壓下,望向帶頭者,「你叫什麼名字?」
  
  「回冕下,我叫秋。」
  
  「你們就沒想過逃離這裡嗎?」
  
  「什……么?」修女愣了愣。
  
  「這座大院雖然牆高門厚,但也不至於無法翻越。一個半月的時間足夠你們搭出一座木梯來,或者將柴火堆積於大門下,直接燒毀門扇、熔斷鐵索,都是可行的方法。」伊莎貝拉奇怪道,「你們既然能想到派出一名代表彙報情況,為何不選擇一同出去?這裡連糧食供給都中斷了,就算沒有晨曦軍隊,再待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條吧。」
  
  秋沉默了好一陣子才喃喃開口道,「可是……離開了這裡,我們又能去哪兒?」
  
  這句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低下頭來。
  
  「我從來沒有離開過修道院……」
  
  「我也是。」
  
  「儘管吃不飽,但每天至少還能吃到點東西,外面並沒有好多少。」其中也有孤兒的聲音。
  
  「去向別人討要的話,又變成以前的模樣了。」
  
  「書上說,我們不應該把乞討當成理所當然之事。」
  
  「我不想……再像過去那樣生活了。」
  
  原來如此,望著一臉迷惘的眾人,伊莎貝拉心中頓時有所瞭然。她們並不全是因為教會的命令而死守此地,而是生活習性讓她們很難再有其他選擇。這算是個好壞參半的消息,修女處置起來還好說,心向聖城者殺了便是,倘若這些孤兒都成了教會的死忠信徒,那陛下就該頭痛了。
  
  「另外我還想問你們一個問題,」她吸了口氣,沉聲問道,「為什麼要稱我為教皇冕下?」
  
  「這……」秋露出膽怯的神色,躊躇了一會兒方說道,「梅恩冕下如今已駕崩,三大主教又相續辭世,赫爾梅斯也沒發布新的任免令,根據自動補替原則,您便是最接近神殿的人了。」
  
  「伊莎貝拉冕下,求您救救我們!」
  
  「別把我們丟在這裡,我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
  
  「請帶我們去赫爾梅斯吧!」
  
  修女們再次哀求起來。
  
  看來她們叫自己為冕下的原因並非有所預謀,而是希望能重新得到聖城的關注,伊莎貝拉心想。雖說補替原則不適用於教會高層,但落水之人又怎麼會計較這些細節,只要有一線生機,便會死死抓住,哪怕是根稻草也不會放開。
  
  想到這裡,她腦中很快浮出了一個構想,「我此次來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告訴你們,都聽好了!」
  
  所有人立刻屏住了呼吸。
  
  「教會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教會了,」伊莎貝拉高聲道,「梅恩並不是真正的教皇,他不僅背叛了奧伯萊恩大人,還竊取了教皇的寶座!事實上,奧伯萊恩大人想要傳位者另有他人!」
  
  這話如同一石激起千層浪,眾人頓時嘩然。
  
  「那人便是他的首位純潔者,潔蘿。」她不知道陛下會對這番話生出何種想法,但既然開了頭,她便決定做到最好,「灰堡也不是教會的敵人,為了對抗真正的強敵,奧伯萊恩大人甚至希望能與灰堡結盟。」
  
  「您指的是……邪獸嗎?」有人忍不住問道。
  
  「比邪獸更加可怕,」伊莎貝拉搖搖頭,「這些都記載在教會聖典中,只有極少數人能看到。梅恩不甘心讓純潔者奪走權力,暗中發動叛亂陷害了欲擔任大使前往灰堡的潔蘿,寒風嶺之戰由此爆發。幸運的是,梅恩的詭計沒能得逞,我在這場戰鬥中活了下來,叛亂主使者卻於一個多月內悉數死去。毋庸置疑,這是神明的懲罰。」
  
  「所以並沒有什麼決一死戰,也沒有獨守修道院至最後一刻」她頓了頓,「你們現在安全了。」
  
  無論是修女還是孤兒,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那……神官一事的懲罰……」
  
  「他們的所作所為根本沒資格稱作神官,我恕你們無罪。」
  
  大院中安靜了片刻,隨後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太好了,冕下仁慈!」
  
  「伊莎貝拉冕下萬歲!」
  
  「教皇萬歲!」
  
  伊莎貝拉向下壓了壓手,令大家稍稍平靜下來,「我已說過,教皇並不是我,補替原則也不適用於教權的交接,我只是教皇冕下的代行者,就和以前一樣。」
  
  「那您也代表著赫爾梅斯教會!」秋激動道。
  
  「所以我有任務要交給你們,」伊莎貝拉不可置否道,「當然,在你們填飽肚子后。」
  
  好不容易站起來的眾人又齊刷刷跪了下去,「請您儘管吩咐。」
  
  她清楚這些人並非因為相信了她的說法才如此擁護她……她們是被拋棄者,命運之門原本已向她們關閉,現在有了重新回歸教會的希望,自然心甘情願付出一切哪怕這個「教會」不是真的也無妨。
  
  如果真正的赫爾梅斯教會還健在,等她們脫離困境、冷靜下來后或許還會思考這個選擇是否正確,但如今這個前提已不復存在等到第一軍主力抵達,她所說的一切都會成為現實。
  
  打碎舊有的概念,編造一個半真半假的故事,向她們灌輸一個全新的「事實」,如此一來,羅蘭陛下才能真正掌握這片土地。
  
  「很簡單,我需要你們恢復舊聖城的秩序。」伊莎貝拉有條不紊地說道,「秋,你先將其他兩座修道院的人集合過來,將我的話轉告給她們。然後在今晚之前,組織好所有孩子的口糧發放。與你們對接的是灰堡第一軍,他們已經知曉了梅恩等人的叛變,不會再為難你們。接下來,你們需要每家每戶挨個通知,順便統計有哪些人走了,那些人還在,若是遇到叛徒一系的神官或教眾,立刻通知我。」
  
  隨著一道道命令發出,修女們飛快的應諾,然後轉身忙碌起來。儘管她們的處境和半個時辰前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改善,但此刻每個人臉上的神采已變得截然不同。
  
  大門很快被拆散,當一名修女帶著孩子們排隊離開修道院時,其中一人忽然向她深深彎下腰來。
  
  「謝謝您,伊莎貝拉大人。」
  
  之後每個孩子都同樣如此。
  
  「您真好,大人。」
  
  「我不會忘記您的。」
  
  這樣的聲音幾乎貫穿了整個隊伍。
  
  感謝么……伊莎貝拉微微閉上眼睛,自從成為純潔者后,憎恨和詛咒收到過不少,感謝之辭還是第一次聽到。
  
  她做這些並不是為了感謝,而是實現目的的手段。同樣為了目的,她也可以毫無顧慮地將這些人置於死地。所以……這種謝意對她來說是多餘的。
  
  明明這麼想著,她卻感到心裡彷彿多了一些東西……一種從未有過的感受。略有些鼓脹,同時溫暖如光。她本以為會心生抗拒,但意外的……這種感覺並不那麼讓人討厭。
  
  這便是羅蘭陛下的目的嗎?
  
  伊莎貝拉輕輕吐出口氣,緩緩跟在隊伍末尾地朝營地走去。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4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