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現出原形

沈萬雲等人備受打擊,司芸香也有些不服氣。

秦牧倒覺得,不是他們太笨,而是延康國師太聰明。

像這種五百年一遇的曠世之才,任何道理一說就明,一點就通,甚至無需別人點撥自然而然的就可以悟出許多道理來。

但是其他人便沒有他這種逆天的悟性了。

即便是天才與天才,也有著極大的差距,沈萬雲他們儘管是從士子中萬里挑一挑出來的人才,或者資質出眾,或者悟性出眾,但是比起五百年一遇的妖孽,資質和悟性都是天下第一的存在,那就要遜色遠矣。

延康國師覺得很正常很簡單的東西,卻需要他們靜下心來慢慢參悟。

他們與延康國師在天分上的差距,幾乎是一條天塹鴻溝!

「以青龍元氣來論,青龍元氣你們覺得真的是木屬性嗎?」

延康國師繼續耐著性子點撥道:「你們見過真正的青龍嗎?我見過,我所見的那頭青龍駕馭風雷,操控水火,可不單單是木屬性。何況什麼是木屬性?你抱一塊木頭啃兩口,便是木屬性了?不能因為青龍中有一個青字,便理所當然的認為青龍元氣是木屬性,倘若這麼以為,那就真的是榆木腦袋了。」

眾人又被打擊了一次,秦牧也有一種挫敗感。

即便是「家學淵源」的他,從小也理所當然的以為青龍元氣便是木屬性,不過現在想來,馬爺施展青龍元氣時並沒有木屬性的影子,而是風雷交加。

看來自己從前的認知的確有所偏差,沒有國師這樣的存在指點,只怕便會形成認知誤區。

「五曜神藏其實有許多功法可以借鑒,有些便是專門開闢五曜神藏的戰力的。」

延康國師道:「五曜神藏的戰力,很是驚人,當然你們煉不成也沒關係,不影響你們破壁其他神藏,就是將來會弱了點。這一點的差距會在將來逐漸放大,修鍊開闢的神藏越多,差距便越大。」

他在空中畫了兩個三角形,一個上面的角度小,一個上面的角度大,然後在三角形內部畫了六條平行直線,道:「這圖形的七條直線代表每個境界的實力,第二條線是五曜境界。五曜境界練不好,就像是這樣,第二條直線比別人小一點,第三條直線比別人短了更多。到了三角形的底部,便是神橋境界,那時你便比別人短了一大截,實力相差近半。對方想殺你,只需要一兩招。」

他這個比喻很是直觀,讓人震撼。

兩個人,明明在靈胎境界五曜境界相差不多,但是修鍊到神橋境界后差距卻這麼大,這一點很少有人想過,只顧著提升自己的修為境界。

司芸香突然道:「國師的線是什麼線?你相比其他神橋境界的教主,你的角度有多大?」

延康國師隨手在空中劃了一道直線,淡然道:「我就是這個。其他人無論修鍊得有多強,角度都比我小。」

他敢於這麼說,是建立在他逆天的資質和悟性之上。

他幾乎沒有任何短板。

別人是七條平行的線,而他則是七條相加的線,就是要比其他人更強。

「你們可以參考天錄樓中關於五曜神藏的功法,如玄琴老人所著的鎮星紀要,元空和尚所著的五行參斗,還有衛國公寫的歲星五法,天策上將的兵紀五要。你們看過之後,便可以將五曜境界的根基打牢。」

他說的這幾人,都是當朝的一品大員,玄琴老人是個女子,身居太子太傅之職,元空和尚身居太尉之職,衛國公自然不必說,天策上將則是鼎鼎有名的秦家之主。

這幾人或者是世家出身,或者是名宿,都是修為達到神橋境界的教主級存在。

眾人連忙將這些功法的名字記下。

沈萬雲則有些矛盾,他本來打算這次歷練中便直接進入六合境界,而聽到國師這番話,他還是狠下心,繼續壓制境界,等到回到太學院,打牢根基之後再破六合壁。

秦牧怔然,突然想到大育天魔經中有些功法似乎是專門修鍊五曜神藏的功法。

大育天魔經中的功法種類繁多,其中有不少功法看起來並不精妙,算不上頂級的功法,這些功法也往往被天魔教傳授給弟子。

大育天魔經中幾乎所有的功法神通都被傳了出去,並不敝帚自珍,只是有些功法晦澀難懂,很容易練偏,所以背負著魔教之名。

秦牧原本對這些功法沒有深入研究,而現在經過延康國師的點撥,頓時醒悟過來,大育天魔經中看似片面獨立的功法,可不正是修鍊的訣竅所在?

這些看似散亂並不強橫的功法,不僅包括五曜神藏的修鍊之法,只怕還有六合境界、七星境界甚至天人、生死、神橋的功法!

這些功法被天魔教的各堂堂主修習,傳給教眾,因此形成了三百六十堂!

秦牧先前將這些功法當成雞肋,並未融入到大一統功法之中,而現在延康國師或許是無心之言,卻給他指了條明路。

「霸體三丹功有功無法,有很大的不足之處,再加上大育天魔經,或者是一個完美的組合。」

秦牧興緻勃勃,立刻參悟五曜境界的修鍊法門,這五種法門分別是鎮星君地侯真功,歲星君木侯真功,辰星君水侯真功,熒惑星君火侯真功,太白星君金侯真功。

過了不久,他便開始嘗試著將這五門真功融入到霸體三丹功的五曜境界功法之中。

越青虹他們在向國師請教劍法,延康國師邊走邊談,知無不言,只是他們還未來得及領悟,延康國師便已經講過去了,讓他們大是苦惱。

延康國師講的倒也不算快,只是他們領悟不來,需要時間去慢慢參悟,但是又不敢明說,生怕又被按上一個最差一屆士子的帽子。

越青虹討教劍法之後,雲缺和尚又詢問起佛法,延康國師在佛法上也有造詣,曾經進入過大雷音寺向老如來討教,自然也是講得天花亂墜。

雲缺問過之後,沈萬雲又向他討教劍法和戰技之間的結合,他跟隨霸山祭酒修行過一段時間,霸山祭酒傳授給他的是霸道七式,同時又指點過他的劍法修行,沈萬雲因此走的是刀劍齊修的路子。

司芸香也向延康國師請教一些修行上的問題,延康國師對她卻頗為照顧,講得很細緻,比其他人要多一些。

司芸香追隨少年祖師修行時,曾經見過他幾次,從前便得到過他的指點。

狼奴遲疑一下,也大著膽子向他請教刀法。

延康國師看他一眼,道:「狼居胥國的戰士?」

狼奴點頭,心中惴惴。

延康國師不以為意,道:「我有教無類,不在乎你是什麼種族。」說罷,指點他的刀法,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不久之後,眾人都沉默下來,各自在揣摩他的話,沒有人出聲。

延康國師講的雖然都不多,但足夠他們領悟一段時間了。

「國師,你研究過妖修嗎?」狐靈兒打破沉默,坐在龍麒麟的腦門上向他問道。

延康國師搖頭:「不曾研究過。」

狐靈兒眼睛一亮,聲音清脆:「我教你啊!」神態很是認真。

延康國師也認認真真道:「敢請教?」

狐靈兒於是將自己的修鍊心得說與他聽,把自己從涌江龍宮的藏書中學到的東西講了,還講了造化靈功,又夾雜著一些自己的領悟。

延康國師靜靜地聽著,待到狐靈兒講完,突然道:「妖族是沒有神藏的罷?我聽到你剛才說的這些功法心得,並沒有關於神藏的修行。」

狐靈兒搖頭道:「沒有。所以我們要努力修鍊成人形,修成人形,就是妖王啦,很厲害的!」

「妖王我也見過幾個,確實有些奇特的本事。」

延康國師道:「你剛才說的靈功化形很有意思,這門功法似乎可以千變萬化。」

他細細講解造化靈功,狐靈兒越聽越是入神,待到延康國師講完這才醒悟過來,驚叫道:「我剛才還說要教你呢,怎麼換做你教我了?」

延康國師道:「互為老師吧。」

「嗯!」狐靈兒重重點頭。

她屁股底下的龍麒麟哼了一聲,向上翻兩隻白眼。

就在此時,突然天空中竟然出現點點光芒,向他們飛來,延康國師看了一眼,目光落在秦牧身上。

那點點光芒匯聚,從秦牧的頂門進入他的體內,那光芒越來越多,漸漸的化作一道火紅色的細流。

狐靈兒摸了一把,爪子上的毛被燒掉一小撮,連忙縮回爪子。

沒過多久,秦牧突然氣息暴漲,周身炎火翻飛,如同一朵朵火雲,繚繞在他身體周圍。

狐靈兒正在驚訝,卻聽得噗噗兩聲,秦牧頭頂長出兩隻牛角出來,鼻孔漸漸隆起,向外翻著,噴出兩股白煙,帶著火光。

狐靈兒驚叫,又聽得咔嚓咔嚓兩聲,秦牧體內的骨骼在生出奇異的變化,兩條大腿越來越粗,身軀也越來越高,一身肌肉嘭嘭嘭的向外膨脹,身上長滿了火紋,額頭啵的一聲開了一隻牛眼,長在眉心。

然後狐靈兒看到秦牧屁股後面垂下來一條牛尾巴,屁股也變大了許多,像是肥碩的牛屁股一般,尾巴啪啪甩了兩甩,抽在肥碩的屁股上,估計很疼!

「國師……」

狐靈兒呆了呆,扭頭向延康國師道:「我家公子現形了!現出原形了!不是狐狸精,是牛精!」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27 Queries in 0.14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