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恩師

「啥?拜您為師?」楚羽有些吃驚。

看著眼前已經恢復到正常人大小,變作一個老道士,但手卻依然是猴爪的孫悟空:「大聖您不是開玩笑?」

「俺從不開玩笑。」用猴爪點了點楚羽,猴子說道。

「我想學七十二變!」楚羽大叫到。

「小意思。」猴子笑嘻嘻。

隨後,楚羽對猴子認真拜了三拜。

從今後,算是多了一個老師。

自從踏上修行這條路,楚羽從未得到過名師指點。

一直以來,他都期盼著能夠有一個老師。

能拜在這位千古第一大聖的門下,對楚羽來說,當真是夢寐以求的。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他的苦日子,也從此開始了……

猴子的大聖,可不是別人給他的尊稱。

那是實打實的大聖!

超越聖人的存在!

就連那些「仙」都不是他的對手。

他擅長的神通法術,又豈止是七十二變?

這可不是西遊裡面的那隻猴子,這是一個神話照進現實,活著的大聖!

這隻猴子根本就沒有武器,金箍棒什麼的,他老人家一個念頭就能凝結出一件神兵。

三十六天罡,諸般神通,就沒有他不精通擅長的!

當年能夠憑藉一身本領,硬生生打進天庭,殺得諸多天兵天將魂飛魄散。

猴子靠的,可不僅僅是一番血勇。

楚羽好不容易才得來的胎化異形,在猴子面前,根本就不算什麼。

倒是經過總綱融合、解析之後的拳法和掌法,讓猴子讚賞了兩句。

但也僅此而已。

「不夠!」

「還不夠!」

「你怎麼這麼蠢?似你這般凝結手印,敵人早衝上來把你給了結了,還會讓你放出神通?」

「俺怎麼就教了你這麼個笨徒弟?那是精神法術,精神靠的是什麼?是觀想!不是叫你用眼睛去觀,是用心去觀!然後用腦子去想!」

「哎呀,氣死俺了……」

一腳被踹飛。

要麼被暴打一頓。

自從成了楚羽的師父之後,這隻猴子就像變了一個人,不……就像變了一隻猴子。

簡直嚴厲刻板到極致!

容不得楚羽犯一點點錯誤!

楚羽本就是個野路子,一身本領全都是自己摸索出來的。

哪怕修鍊的是聖人傳承,也會因為沒有老師指點,而出現一些偏差。

幸好這些年來,有總綱不斷糾偏,解析出來的功法,全都是頂級的!

加上他的心法也太過逆天,這才沒出什麼差錯。

「若不是你那心法,你這種蠢蛋,恐怕早就把自己練死十萬八千次!」

「斗轉星移,那要到聖人境界,方可改變星辰排列順序。但你現在學會,就不會活學活用?你就不能改變這山川大地的順序?就不能把它布置成法陣?」

「蠢蠢蠢!蠢!真是失誤!」

「俺當年學藝不到三年,就什麼都會了,看你笨的!」

有生以來,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說楚羽笨、蠢、頑固……

楚羽其實心裏面很想吐槽,我的大聖師父,我才跟你學藝幾天啊……

猴子卻不這麼看,在他看來,楚羽已經這麼大了,學藝這麼久了,那就應該非常優秀才對!

他眼中的非常優秀,楚羽覺得這世上可能沒人能做到。除了師父他自己。

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兩年。

楚羽此時,也早已經恢復了本來樣貌。

一頭長發垂在肩上,身材頎長,目似星辰,雙眼開合間,有神光閃爍。

之所以恢複本來樣貌,是因為在精通三十六天罡、七十二變的猴子眼中,楚羽這點變換容貌的小把戲,實在是太小兒科了一點。

的確,經過猴子的細心指點之後,楚羽再次施展胎化異形的時候,自己就有種感覺。

原本是變什麼,像什麼。

現在是變什麼,是什麼。

呼風喚雨、騰雲駕霧、導出元陽、指地成鋼……

這三十六天罡,隨著時間的推移,楚羽掌握的愈發純熟。

猴子性格有些偏激,但到他那種境界,再偏激的性格,那也是一尊大聖!

所謂嚴師出高徒,兩年來,楚羽的進步太大了!

他的境界並沒有任何提升,但他的各種神通,攻伐的手段,卻比過去高了不知多少個境界!

這一日,猴子在指點完楚羽之後,忽然說道:「你該離開了!」

「啊?」

楚羽雖然知道早晚有這一天,但當這一天到來之際,心中還是充滿不舍。

「走吧,不要啰嗦。」猴子背對他,站在這片荒涼死寂的大地上。

「你的本事,已經很強了,出去之後,縱然高出你兩個大境界的,你也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記住,輸了的話,千萬別說是俺的徒弟,俺丟不起那人!」

「那條路,很難走,一天沒到俺這境界,不要去走。」

「俺當時雖然跟你說了一些事情,但那不代表要你消極,俺的徒弟,需頂天立地!」

「外界那些渣渣,不知死活的想去走那條路,要俺看,打開門戶,讓他們去走便是。」

猴子不是一個啰嗦的性子,但即將分別,他心中似乎也充滿傷感,話也多起來。

「他們想要去證道之鄉,可不僅僅是想著那條路,他們想殺光我的同胞,想要奪取氣運。」楚羽悶聲回答。

看著猴子那孤寂的背影,他心中十分酸楚。

兩年多的時間,相處下來,他對這隻傳說中敢把天捅個窟窿的猴子,已經有足夠了解。

這是一個真正的英雄,也是一個悲情的英雄。

猴子雖然不願訴說當年,但還是架不住楚羽的軟磨硬泡。

兩年的時間,他從猴子這裡也掏出不少乾貨。

曾經那個浩蕩仙界的煙消雲散,佛祖、道祖的銷聲匿跡。

遠非一場心劫那麼簡單。

但那終究是上一個時代的事情了,跟這個時代關係不大。

或許有一天,楚羽也會踏上那條路,但就像猴子說的那樣,那是很遙遠的以後。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守衛自己的家園。

「師父,這一別,我們還有再見之日嗎?」楚羽眼眶有些微紅,眼中有水霧閃爍。

被猴子笑話了:「哈哈哈,莫做小女兒態,丟不丟人?」

「在師父面前,有什麼可丟人?」楚羽悶聲說道。

「再見之日,自然會有,說不定俺哪天一高興,就直接跑出去了!」猴子哈哈笑道:「會一會這個時代的那些人……」

猴子說話間,直接從身上拔下三根毫毛,交給楚羽:「小子,師父知道你心裏面有擔憂,這三根毫毛送你,關鍵時刻,這三根毫毛可化作俺,擁有俺三成戰力,可支持一炷香時間。」

楚羽大喜,這才是真正的大禮啊!

師父的三成戰力,豈不是連聖人都能吊打?

這三根毫毛,一點都不誇張的說,就是三根救命毫毛!

楚羽當成寶一樣的給收起來,然後依依不捨的看著猴子。

這隻猴子,不像西遊裡面說的那樣頑劣,也沒有各種影視劇演繹出的那種蓋世氣概。

但楚羽卻知道,那些對猴子的描述,其實都不及真正的猴子萬一!

他一個人孤零零的待在這裡,守著這片凄冷荒涼的死亡之地,就像是一尊被遺忘了的神。

還是那種蓋世的神!

雖然只是本尊的一道神識,但依舊強橫無比。

如果他出世,必將震撼整個宇宙!

甚至改寫整個宇宙的所有一切。

但他依然寧願守在這裡,剛剛說的哪天一高興跑出去,楚羽也知道,那是玩笑話。

他不會離開這。

因為只有這,才是他的家鄉。

他是上一個時代的生靈。

不屬於這個時代。

「滾滾滾!」

「別在這裡礙眼了!」

「我現在忽然看著你煩了!」

猴子不耐煩的擺手,趕楚羽走。

楚羽站直了身子,雙手抱拳,高舉過頭頂,然後認真拜倒。

如此反覆,拜了三拜。

「師父,徒兒走了!」

「走吧走吧!別再回來。」

「早晚有一天,徒兒會回來看您!」楚羽磕下最後一個頭,站起身,轉身離開。

到結界的那一刻,他忍不住回頭,但卻已經失去了猴子的身影。

楚羽心中泛起一股難捨之情,轉回身,默默離開。

穿過洞府,走到外面。

在這裡,他沒有多做停留,朝著下面,一路走去。

通天嶺,已經沒有必要繼續攀登高峰了。

猴子曾經對他說過,這座通天嶺上,外面的都是一些這個時代的大妖小妖。在猴子眼中,都是一群渣渣。

但也有很多地方,像是他這地方,都殘存著古老的遺迹。

裡面有他那個時代的無上存在,留下的神識印記。

這個時代其實有不少人都來過這裡,但真正能夠獲得認可的卻是少之又少。

有了猴子這個師父,楚羽對其他人,也沒了那個興趣。

楚羽走後。

那座洞府,無聲無息的,關閉了門。

隨後,整座洞府的山……都不見了!

通天嶺上,像是從來沒有過這個地方。

楚羽的情緒有些低落,兩年時間,他一點點的把對師父的印象,從神話中那隻猴子,一點點變成一個嚴厲而又慈祥的長者。

變成他的授業恩師!

只是這份情,卻是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報了。

楚羽沒走多遠,突然間前面傳來一陣聲音。

「大王派我來巡山吶,依兒呀!」

「巡完南山巡北山吶啊……依兒呀依兒呀!」

我靠,怎麼又是他們倆?還改詞兒了?

眨眼間,古怪刁鑽和刁鑽古怪兩個蓬頭垢面的「野人」小妖,從彎角處走出來。

看見楚羽,也愣住了。

兩個傢伙跟楚羽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半天。

「他奶奶的,你怎麼進去這麼幾天就出來了?」刁鑽古怪一臉震驚。

「你居然能活著出來?」古怪刁鑽也是一臉震驚。

27 Queries in 0.08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