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窮追不捨!

犧牲了楊波濤這位北軍之帥,犧牲了三十位四季樓高手,外帶出動了一把神秘的天上之刀,然後在遙遠的地方,布置致命陷阱。

這個局布置得很巧妙,更具針對性,這個救了楊波濤逃命之人;以現場的情況看,其他人都追不上;而且就算是有其他人追趕,也會被那把刀一刀斬殺。

唯有風尊的風屬化相之力,才有可能追的上。

而只要風尊追來了,那麼這個計劃,就算是完成了一半。

而楊波濤身上擔負著謀害九尊的血海深仇,風尊此次再現的意指目標,試問風尊又怎麼可能不追?

就算明知有風險,還是要追!

所以這一個針對性計劃,委實是天衣無縫,嚴密無漏。

更有甚者,如果雲揚只是風尊,只得化風而行之力的話,那麼,就根本發現不了身後鎖定自己的那一把刀!

那才真的是完了!

只可惜此際的風相之力的始作俑者非是風尊,而是雲尊,所謂天衣無縫的針對陷阱,因而便有了巨大的漏洞!

雲揚迅速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前方必然有陷阱存在,很可能就是如之前天玄崖那次一般能夠針對化形能力封鎖限制的那種陷阱,鎖靈大陣;這亦是對方針對風尊的主要殺招。

而且就算出現意外,鎖靈大陣最終還是不能斬殺自己,也不要緊,那樣後面跟著的這把刀,就會成為後手,一直持續跟到自己就好,自己不可能永遠保持風相化身,只要玄氣修為耗竭,終究要回復人形,一旦回復,自己同樣要死。

而且對方一定還想著順藤摸瓜,永絕後患。

雲揚急速轉動著腦筋,籌謀如何應對當前危局。

因為現在,自己已經從追獵者的身份轉換成被追獵的對象,情況岌岌可危,必須設法應對,

天上之刀修為高深莫測毋庸置疑,更可怕的,雲揚甚至不知道這位的級數到底到底高到什麼程度;雲揚甚至不確定……最盛時期的春寒尊主何漢青有沒有這樣的修為!

當日何漢青雖然僅憑一掌一擊就重創了處於風相化形的雲揚,但那次一來是變生肘腋,且雲揚因為剛剛突破,難免有意氣風發、疏忽大意的成分在其中,而更重要的還在於,那時的雲揚才剛剛突破五重山,且諸相修為最多不過第四重,而當前非但本身修為又增長許多,諸相修為也有大幅度精進,更兼全神貫注,時刻小心,這樣的狀態下,雲揚自信,就算對上何漢青,即便正面對決仍舊不敵,但全身而退,絕無問題!

可是,天上之刀對雲揚的鎖定、追蹤卻宛如跗骨之蛆,始終不即不離,不徐不疾,僅此一點,雲揚已經驚之三分,懼之七分!

雲揚甚至懷疑……大抵需要有凌霄醉,君莫言,獨孤愁那樣的級數,才有可能有這樣的能力吧。即便仍有差距,卻也絕不會很遠。

以自己現在的修為水準,無論有否逃脫天上之刀的追殺也好,只要暴露了真實身份,不光是雲揚自己,連帶整個雲府,全都要跟著覆滅,雲揚還相信,即便是綜合雲府的全部戰力,仍舊不是對方一刀之敵!

這才是四季樓的真正頂級實力!

但,這個人自己又要怎麼應付呢?

對於雲揚而言,單純的脫身並不困難,他到底不是風尊,只得風屬化相威能,尤其是當前還

佔據了先機,已經發現了對方;想要脫離對方追蹤非是難事;

但若是那麼做了,勢必會讓楊波濤就此脫劫!

這是雲揚萬萬不能甘心、不願意的。

今日以九尊身份再現,其根本目的就是針對楊波濤,若是讓其脫身,何止是功虧一簣,根本就是大敗虧輸,有何顏面見諸位兄長靈前?!

雲揚將心一橫,無論如何也不能眼看楊波濤被救走!

此獠非死不可!

殺害自己兄弟的仇人,都已經被自己揪了出來,那麼,就一定要死!

若是今日放虎歸山,那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了。

雲揚小心翼翼的分出一縷心神,繼續控制著狂風呼嘯,己身仍舊隨白雲悠悠,卻又刻意而隱匿地收聚四面八方雲霧,將之慢慢地聚攏,令到這片天空漸漸陰鬱了下來。

似乎是要下雨的模樣。

雲層之中,也慢慢的開始有電光閃爍……

雲揚一心數用,運轉各相異術,編織起一個瑰麗的隱局。

但那道疾風卻是始終也未曾有絲毫減弱減緩的跡象,仍舊持續追逐著前面的那道黑影,直到呼嘯著沖入了彼端山林。

及至疾風湧入山林一刻,長空中,竟顯一道若有若無的玄異刀光,然而刀光一閃而逝,宛如不曾存在一般。

似乎是重歸等待。

他的任務,至此已經完成了一半,只需靜待後續結果就好。

風尊已經追著人進入了山林,那麼接下來就是那邊的事情了。

縱使那邊的大陣仍舊不能殺死風尊,那麼最終,風尊仍舊會化風遁走。

而他只要化風而逃,自己本就已經鎖定了他的氣息,立即就能追蹤上去,一直追到他的老巢,或者是等到他玄氣不止的一刻,無論是徹底斬草除根,還是絕殺風尊一人,總之風尊是死定了!

雖然自己答應了冰,要將楊波濤活著帶回去;但若是楊波濤在自己沒出手之前就被殺了,這就只能怪其運道不濟,此次任務始終以絕殺九尊中人為最優先。

山林中草木遍植,能見度本就比平地遠遜;更別說此刻突然間陰雲籠罩,是以周遭環境宛如伸手不見五指一般的昏暗。

但至此目不可視的氛圍,那道黑影背著楊波濤仍舊保持快速行進的狀態,全無遲滯,顯然對這山林間的地形非常熟悉。

風聲呼嘯,驟然間暴增許多。

倒伏在黑影背上的楊波濤兀自昏迷不醒,他大腿上有一個前後透明的洞口,那是被頭先一枚弒神弓箭矢直接穿透了大腿,連裡面的一截大腿骨也被帶走了,若無特異的鍛骨手段,楊波濤不免終身殘廢。

而在其腰間,尚有另一支玄鐵箭插在上面,只露出半截箭桿;楊波濤身上披有一件質地殊異的莫名軟甲;但那支玄鐵箭乃是鐵錚竭盡全力所發,竟將那軟甲生生鑽破,扎進了楊波濤的身體。

看這深度,已經是進入了腹腔。

狂風如刀,使得整片山林都發出來鬼哭神嚎一般的怪異聲音。

無數的樹枝,噼噼啪啪的折斷,宛如狂風暴雨一般不斷擊打在那黑影和楊波濤身上。

一道道風刃,自無形中化現,尾隨著兩個人縱橫飛舞,銳鋒盡顯。

在一片黑暗之中,一片混亂之中,那黑影根本無法做出任何閃避,只能狂吼一聲,再噴出一口鮮血,渾身青芒綻放,卻是將自身精純玄氣修為,將兩個人的身體都包裹了起來,鼓勇繼續往前行進。

然然這樣一來,速度無可避免的減緩了許多。

黑影心中有數,布置的陷阱終點,在山頂位置,然而以自己這樣的行進速度,又有風尊在旁覬覦,不斷的攻擊,自己絕難堅持到山頂。

「喬老四!」

黑影加摧玄氣運轉,保持防護狀態、拚命的往上奔走的同時,忽而扯開嗓子高聲叫起來:「下來接我啊!」

山頂上,有人答應一聲,接著,急速的風聲乍響。

這一變化亦在那黑影的預算之內,風尊在覺察了自己求援之後,直接風屬攻擊催發到了最大極限,顯然是要在自己援兵到來之前,直接將自己連帶楊波濤全數幹掉!

看來,風尊對楊波濤當真是恨之入骨,不死不休啊……

縱使明白此點,那黑影心下卻儘是有心無力,若是自己當前處於全盛時期,足以抗衡風尊的風刃圍剿,甚至就算不行,僅止於堅持到援軍到來或者堅持到山頂,總是毫無問題的。

但現在,自己從天唐城一路殺出來,還是借了自己當初處在最外層的便利,一路狂奔直接從城牆上飛奔而下,一路狂飆到現在,先後兩度強催生命元氣秘術爆發,早已經是強弩之末!

若非已盡油盡燈枯,又何至於出聲呼救?!

現在的自己,恐怕來一個五重山修者強攻,自己抵敵不過。

風刃狂飛,終於,噗的一聲……

那玄氣的氣罩破裂,而那位高手也是猛地狂吐一口鮮血,身子踉蹌了一下,背著楊波濤,一頭撞在了一棵大樹上。

這一口鮮血可再不是強催秘法的代價,而是他真的受了重創,那黑影高手終於筋疲力盡、再也支持不住了。

然而風聲仍舊凄厲,風刃持續罩頂而下;

刷刷刷……

寒光一閃,血光崩現。

那位背著楊波濤一路奔逃的黑影高手,竟是在楊波濤身死之前,一聲大叫之餘,身首異處,先走黃泉!

在那黑影高手殞命的同時,一股暖流進入雲揚的感知。

那是不平之氣。

雲揚輕哼一聲,身子又再幻化而出。

上方,另一道黑影好似利箭一般的狂飆而來:「風尊!果然名不虛傳,且接我一招!」

一道劍氣,長龍一般飛起,凌空落下!

27 Queries in 0.09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