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 白秀才

時間流逝,漸漸地,通天世界崩潰,已過去了半年。
  
  陌生的天空,陌生的土地,陌生的城池,陌生的人……
  
  還有不同的是,這裡的大陸,是由五片浩瀚無比的大地組成,它們都被稱之為……仙域。
  
  「仙域……」在這其中一處範圍之大,足有十多個通天世界般的仙域上,東南方向,一條條巨大無比的山脈如同龍脊般縱橫而過,蔓延無盡之長,從而在交錯的位置,形成的眾多城池中……一個小縣城內。
  
  有一個穿著滿是褶皺的白色長袍,上面還沾著不少油漬與臟跡的青年,正醉眼惺忪的走在街頭,他的手中拎著一個酒壺,不時放在嘴邊喝下一大口,似自嘲一般,喃喃低語。
  
  「仙域么……」青年整個人很是頹廢,似沒有什麼精神,在這醉醺醺中,就連走路也都歪歪扭扭。
  
  如今應該算是秋天,秋風帶著一絲寒冷,從遠處的龍脊山脈上吹下,卷著枯黃的樹葉,拂過這座人口不多,甚至偏僻中有些封閉的小縣城內,許是秋寒襲人,吹在身上,如能鑽入骨頭裡,從內向外的散出寒冷,街頭的行人大都穿著厚實一些的衣服,行色匆匆。
  
  彷彿在這樣的寒風之秋的黃昏,沒有什麼人願意在街頭遊盪,只想儘快回到溫暖的家中,與親人相伴,享受家的溫馨。
  
  只有這青年,似乎找不到家的方向,如同在外迷了路的遊子,在這街頭搖晃中茫然的前行,任由那寒冷的秋風撲面,毫不在意,似這風中的寒,在他的感受中,遠遠不如心中的枯寂,他的背影在那黃昏中,只剩下了蕭瑟……
  
  一些枯黃的樹葉,在那風中飄過,有那麼幾片枯葉,彷彿是在青年的身上,找到了同病相連的命運,不願離去,環繞在他的身邊,隨著他的遠去,久久不散。
  
  「什麼狗屁……仙域……」青年全身酒氣瀰漫,咕噥中在這街頭搖晃時,拿起酒壺,放在嘴邊想要繼續喝,可察覺酒壺似空了后,青年咒罵了幾句,張著大口,抬著脖子,搖晃了幾下酒壺,直至有那麼幾滴酒水落下,散在他的口中,這才吧唧了幾下嘴。
  
  在他抬頭時,黃昏的餘暉灑落在他沒有神採的目中,映照出他雙目深處,揮之不去的茫然以及苦澀。
  
  「又沒酒了……這個世界的酒,是個好東西。」青年低下頭,自言自語的向著熟悉的酒坊,在秋風的相伴中,迷迷糊糊的走了過去。
  
  酒坊不遠,只是青年似踩著雲霧,一深一淺的顯得蹣跚,用了一炷香的時間,在那黃昏的餘光都要散去中,才到了酒坊,推開酒坊大門時,一陣與外面寒風不同的熱浪,伴隨著喧鬧之聲,撲面而來。
  
  酒坊內,雖只有七八張桌子,可眼下早已坐滿,就連四周沒有桌子的平凳,也都座無虛席,甚至還有不少孩童,跟著自家大人過來后,也在這酒坊內跑來跑去,縣城內的人們,平日里沒有什麼解悶的樂子,於是這售賣仙人醉的酒坊,就成為了縣城中不多的幾處熱鬧之地。
  
  無論是鄰舍之間的笑事,還是縣城中大戶人家的傳聞,哪怕關於仙人的傳說,在這酒坊內,也都被人時而在喝多后,帶著神秘,大聲提起,引來無數人的笑聲。
  
  對於絕大多數的眾生而言,這平淡中帶著一些笑聲的日子,就是最大的樂趣了。
  
  「這不是白秀才么,店家,看來你這裡的仙人醉,又多了一個常客了啊。」青年進來后,酒坊內的幾個醉醺醺的大漢,頓時就指著青年,笑了起來。
  
  這話語,從與青年一樣醉醺醺的人口中說出,分不清是善意還是惡意。
  
  對於眼前這個青年,小縣城的人或許陌生,可這酒坊內的常客們,都已熟悉,哪怕這青年只是在數月前,出現在了小縣城內,從不與人溝通,也沒人知道他叫什麼,可那看起來就與粗漢不同的氣質,以及那一身白色的長袍,還有那頹廢的模樣以及時而目中露出的茫然與痛苦,不會影響眾人在心中,對這青年升起的猜測。
  
  這是一個文人,也是一個秀才。
  
  因他穿著白袍,於是大家在稱呼上,也就將其稱作……白秀才。
  
  「這白秀才應該是趕考落榜,沒臉回家,這才整日買醉……」
  
  「不對,要我說,這白秀才必定是家裡死了人,估計是路上遇了劫匪,受不了這刺激,才會如此萎靡。」酒坊內的眾人,記不得這白秀才來買了多少次酒,此刻看著對方那頹廢的模樣,都在猜測感慨。
  
  這嘈雜議論之聲,傳入青年耳中,他如沒有聽到,搖搖晃晃的走到了酒坊櫃桌前,把手中的酒壺放在上面,聲音帶著慵懶,喃喃開口。
  
  「店家,來一壺……仙人醉,你們這裡的仙人醉……是個好東西。」
  
  酒坊的店家,是一個老人,這老人穿著一身青衫,看著眼前這消沉的青年,嘆了口氣,沉聲說道。
  
  「白秀才,年關臨近,把你的銀錢留著,趕緊上路回家吧。」
  
  「家……」青年怔了一瞬又笑了,只是那笑容帶著茫然,更有一絲痛苦,他猛的從懷裡取出一大把銀錢,拍在桌子上。
  
  「店家,你欺負我沒錢么!」
  
  酒坊店家皺起眉頭,眼看這青年不識好人心,有些不悅,拿過銀錢,裝滿酒壺扔了過去后,便不再理會。
  
  青年接過酒壺,目中露出一抹貪杯之意,趕緊喝下一大口,臉上有些異樣的紅潤,目中越發迷濛,可臉上卻露出笑容,晃晃悠悠的往酒坊外走去。
  
  酒坊內的幾個孩童,此刻追鬧中到了青年身邊,眼看青年這麼一副樣子,都繞著他玩耍,時而童音傳出,呼喚著酒鬼。
  
  青年沒有理會,走出了酒坊后,外面的天色已暗,秋風更寒,看去時,四周的屋舍家家都有燈火,唯獨他的心中,一片漆黑。
  
  在那無精打採下,這心中的黑色也蔓延了雙目,一片渾濁中,他的身影漸漸搖晃的走遠,直至到了一處破舊的廟宇前,才倒了下來,靠著廟宇的牆壁,拿著酒壺,一口、一口……
  
  秋風更寒,四周的風聲也越大,好似嗚咽之音,回蕩在耳邊,吹著滿地的枯葉,在地面發出沙沙的聲音,有那麼一些被捲起,落在了青年的身上。
  
  青年怔怔的看著落在了手背上的枯葉,這葉子……將他手背的一處細小的如同被火苗灼傷的疤痕遮蓋了。
  
  「浩兒……」青年低聲,內心的悲傷,在這一刻又浮現出現,他只能喝著酒,用這仙人醉,來讓自己沉浸在那醉醺醺的迷糊中,沉浸在醉意里,似乎只有這樣……才可以讓他忘記過去的悲傷以及對未來的迷茫。
  
  他,就是白小純。
  
  曾經的快樂,曾經的嬉笑,似乎如這季節一樣,夏天過去了,秋天……不知不覺中,已經成為了所有。
  
  一同消失的,還有他的家,隨著整個通天世界的崩潰,那天崩地裂的一聲巨響,是他失去意識前,最後聽到的轟鳴。
  
  一切的一切,在他於這個陌生的世界蘇醒后,都沒了……
  
  家,沒了。
  
  逆河宗,李青候……紅塵女,宋君婉,所有……都沒了。
  
  好在,天尊似乎也沒了,只是在做完這一切后,白小純沒有復仇的快慰,有的只是心中的悲傷,已經化作了大海,將他淹沒在內。
  
  他也想振作,甚至在被傳送到了這片仙域后,他用了數月的時間,用自己的所能,用自己的修為,用自己的神識,盡自己一切能力去尋找。
  
  可他找到的……全部都是屍體,一次又一次,那一個個通天大陸的眾人在被傳送出的同時,因承受不住而死亡的屍體,成為了白小純的夢魘,成為了他顫抖的淚水,成為了讓他失去了一切振奮的一擊!
  
  找了數月,那數不清的屍體,有元嬰,甚至也有天人,這讓白小純崩潰了,他不敢找了,不敢在這尋找的過程中,去想象自己有一天,看到李青候,看到紅塵女,看到宋君婉,看到所有熟悉的人,死亡的身軀。
  
  白浩的隕落,守陵人的計算,杜凌菲的淚水,世界的崩潰,乃至最終的一具具屍體……讓白小純,承受不住了。
  
  最終,在這小縣城中,心靈疲憊的升不起力氣的他,默默地,醉生夢死……
  
  他本就不是如天尊那樣野心勃勃的大人物,他只是一個小人物,只是一個想要快樂的尋找長生的……白小純。
  
  「如果還活著,你們,在哪兒……」白小純嘴裡含混呢喃著,苦澀中閉上了眼,醉睡過去。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27 Queries in 0.12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