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我家大人

「啞巴爺爺!」

秦牧連忙跑過去,張開雙臂用力的抱住那個布衣老者,想要將他抱起來,但這布衣老者卻像是世間最重的山,根本抱不動。

秦牧興奮得哈哈大笑,使出全力想要將他抱起,還是抱不動。

啞巴啊啊兩聲,將箱子放下來,秦牧終於將他抱了起來,轉了兩圈,然後將這老者墩在地上。啞巴屁股坐地,爬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比劃了兩下,意思是你太壞了。

「啞巴爺爺,你怎麼也出村了?你怎麼會在這裡?」

秦牧心中又驚又喜,飛速問道:「你剛才好厲害,箱子里都是你煉的劍丸嗎?還有誰跟你一起出來了?」

「啊啊,啊啊啊!」

啞巴一邊說,一邊比劃著手勢,兩條眉毛皺起做無聊狀,巴掌拍了拍放在臉頰邊做睡覺裝,然後伸出兩根手指做走路狀。

他兩隻手飛速的比劃,面部表情也瞬息萬變,看得秦牧眼花繚亂,連忙道:「啞巴爺爺,你慢點說,我聽不過來。聾爺爺呢?他怎麼沒有跟著你?」

啞巴露出得意之色,比劃了一番,意思是他自己偷偷溜出村子的,沒有告訴任何人。

秦牧眨眨眼睛,笑道:「你不知道,我遇到了屠爺爺和瞎爺爺,還有司婆婆,他們都已經離開村子了。」

啞巴詫異,啊啊兩聲,提起木頭箱子遞向秦牧,示意幫他拎著,秦牧冷笑,沒有搭手:「啞巴爺爺,你休想再糊弄我了,你這口箱子沉得很,裡面裝了幾千個劍丸吧?你的劍丸沉得很,箱子更沉,我若是幫你拎著,絕對會被壓得雙肩脫臼,趴在地上!我從前上過一次當,不會再上第二次。」

啞巴咧嘴無聲壞笑,向秦牧豎起大拇指。

殘老村最會捉弄秦牧的除了瘸子之外,便要數他了。

突然,啞巴揚了揚眉毛,向秦牧背後看去,秦牧連忙回頭,只見一個中年男子邁步走來,延康國師靜靜地走到他們的身前,距離還有十幾丈遠便停下腳步。

「上個時代的人物?」他輕聲道。

啞巴咧了咧嘴,手勢比劃了兩下。延康國師皺眉,看不懂。

秦牧解釋道:「國師,啞巴爺爺的意思是,他不算是上個時代的人物,他還算年輕。」

延康國師又皺了皺眉,看不懂啞巴的話,讓秦牧在一旁翻譯,總讓他有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

「道兄的本事超凡,但是你修鍊的卻不是劍法。」

延康國師感慨道:「我與幾位上個時代的人交流過一番,感觸良多,以為各種神通道法都有接觸,沒想到見到了另一種與眾不同的神通。道兄可否讓我見識一番道兄的神通?」

秦牧驚訝,他見到啞巴剛才出手,無數劍丸騰空,化作無窮無盡的飛劍,甚至迫使都天魔王不得不防禦,卻還是被他的劍所傷。

秦牧還以為啞巴的一身本領都在劍上,卻沒想到延康國師說啞巴修鍊的並非是劍法。難道啞巴真正的本事還在他所展現的劍法之上?

在村子里時,啞巴傳授給他的便是打鐵鍛造之道,秦牧還經常帶著一柄大鐵鎚,他的錘法就是啞巴傳授。

「難道啞巴爺爺修鍊的是錘法?」

啞巴咧嘴笑了笑,緊了緊背上的打鐵爐子,放下手中的木頭箱子。他現在的模樣就像是一個走街串巷鐵匠,走到隨便一個村莊便會停下歇腳,為村子里的人打造鐵器。

他的箱子像是裝著打鐵用的雜貨的箱子,從箱子裡面掏出來絕不應該是劍丸,而應該是打鐵鎚、鐵氈、濾斗、鐵勺等物件。

他打開木頭箱子,又啊啊比劃了兩下,延康國師臉色一僵,看向秦牧。

秦牧道:「啞巴爺爺是說,他的技業差不多已經失傳了,國師想看的話也可以,他想讓國師幫他物色一個傳人。」

延康國師肅然起敬,道:「道兄竟然捨得將畢生絕技相授他人,胸懷肚量勝過那些名門大派的教主門主宗主不知凡幾。倘若有緣,我一定會幫道兄留意。」

木頭箱子被打開,裡面放著數不清的劍丸,每一個劍丸都只有指頭大小。

延康國師露出疑惑之色,啞巴微微一笑,伸出手掌,那些劍丸突然不再是一個個銀色的丸子,反而液化,像水又像是光,給人的感覺更像是光化作的水。

這一箱子劍丸變成了一箱子光液,光液從箱子中冉冉升起,爬上啞巴的身軀,流遍他的全身,如同一套銀色的鎧甲。

秦牧和延康國師立刻看到鎧甲表面浮現出各種古怪紋理,那是奇異的符文陣法,主掌防禦。

接著光液從啞巴身上留下,在半空中化作一口大鐘,高大十多丈,鐘壁很薄,似乎從這邊可以看到那邊。

大鐘徐徐旋轉,鐘壁上浮現出古老無比的文字,各種異獸圖案,周天星辰的排列。

唰――

大鐘化作光流動,一條銀龍出現,圍繞他們旋轉,遊動,龍紋遍布周身。

忽而銀龍升到半空,化作一口長劍,長劍衝天,施展出奧妙的劍招,猛然劍光一收,又有大盾從天而降。

大盾尚未落地,又化作了一把銀色雨傘,旋轉著輕輕飄下。

啞巴的這口箱子中的劍丸,竟然千變萬化,可以化作各種武器,各種功能各異的寶物!

他的這口箱子中的寶物,甚至可以化作神通的形態!

秦牧也是頭一次看到啞巴施展出他真正的手段,頭一次見到如此出神入化的本領!

啞巴並沒有將這一手本領傳授給他,他在村子里的時候甚至未曾見過啞巴施展這種本領。

延康國師看得出神,突然那光液流來,化作一艘銀舟,啞巴將箱子扔上銀舟,縱身躍到舟中,向秦牧咧嘴而笑,揮了揮手,那艘銀舟破空而去,颯然無蹤,速度極快。

秦牧張了張嘴,想要喚住他,想了想還是沒有出言相留。

過了片刻,延康國師徐徐吐出一口濁氣,贊道:「好本事,好本事。這世間還有我不知道不曾見過的本事,這位道兄了不得。太學博士,你認得他?」

秦牧道:「他是我家大人。」

延康國師怔然,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難道是天魔教的高人?除了大祭酒之外,天魔教竟還有這等高人,實在了不起,不愧是魔道第一聖地。」

秦牧搖頭道:「國師猜錯了。我出身大墟,我的家自然在大墟。」

延康國師心中凜然,深深看他一眼,意味深長道:「太學博士竟是出身世家豪門,家學淵源。」

秦牧呆了呆,勉強點了點頭。

延康國師淡淡道:「那麼,這尊魔神是誰喚出來的?」

「我也不知道。」

秦牧正色道:「我也是剛來到此地,就逢此大亂,也是冤枉得很,差點便一命嗚呼。」

延康國師輕輕點頭,道:「顧離暖讓你帶隊,率領幾名士子前來歷練,據我所知你的目的地應該是麗州。這裡是天波城,對岸是武定郡,距離麗州兩百里地。太學博士為何會到這裡?」

「這個……」

秦牧從背後的包袱里把狐靈兒揪出來,看著這條小白狐。狐靈兒抬起爪子,啃著指頭,眼珠子轉得飛快,突然眼睛一亮,脆生生道:「我們是從江上飄過來的!我們在麗州遇到了危險,洪山派的餘孽召喚出魔神,於是我們便從江上逃了出來。這樣說可以吧公子?」

延康國師面色不改,道:「你們怎麼說都可以。這次天波城大亂,天波城守軍死傷無數,召喚魔神的那人立了大功,我準備向皇帝保舉他,升他的官職。這等功勞,少說也可以升到正四品。」

秦牧張了張嘴,狐靈兒連忙道:「是我們家公子做的!我們家公子喚來了這尊都天什麼的魔王!」

延康國師不理會她,繼續道:「功勞雖有,但是城中的百姓也死傷無數,這罪孽也就大了。雖說戰場上難免有死傷,但是滅了一城,死傷太多。我就算想為此人表功,朝中也會有清流非議,說此人殺人無數,脅迫皇帝定罪。將來戰亂平定,此人必遭秋後算賬,會被清洗,滿門抄斬不敢說,但革職流放少不了。」

狐靈兒連忙閉上嘴巴,只覺自己說什麼都是錯的。

延康國師露出一絲笑容,道:「所以,我準備將這功勞壓下來,便說不知是誰做的。攻也沒有,過也沒有。太學博士以為這個處置如何?」

秦牧舒了口氣,道:「國師處置的很好。」

後方,延康國的大軍已經將天波城中的天魔眾屠殺殆盡,幾位大將走了過來。

延康國師轉過身,淡然道:「清流殺人,用嘴不用刀。就算能從清流嘴下逃生,也是一屁股騷。」

秦牧道:「國師深有感觸?」

延康國師點頭:「我為了變法,殺了不知多少清流,但是這種東西殺了一批還有一批,殺之不盡。他們沒什麼本事,也不會做實事,卻這也看不慣那也看不慣,只會罵你。你知道倘若我變法失敗,會是什麼下場嗎?」

秦牧搖頭。

「必是遺臭萬年。」

延康國師淡淡道:「即便我變法成功,也會被清流們罵上幾百上千年。曾經有一位道友,可以撫慰我心……」

他臉色有些黯然:「但是他去了,我很想他。」

――――今天又是三更啦!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27 Queries in 0.05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