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口木頭箱子

龍嬌男也遲疑了一下,而今的天波城上空的漩渦,已經變成了連接另一個世界的通道,從漩渦中鑽出來的天魔越來越強,黑壓壓一片的天魔眾像是潮水從天上湧來。

「離開吧,我都天的子民,離開我們那個崩壞的黑暗世界,前往新世界!」

都天魔王站在祭壇之上,張開八臂迎向空中降落的天魔,聲音轟隆隆作響驚天動地:「來吧,我的子民。這個新世界不像都天那麼荒涼,這個世界里有著美麗的女人,無窮無盡的食物,守護這個世界的都是弱者,讓我們踐踏他們!」

龍嬌男看到自己的父親已經被這尊魔王踩在腳下,父親養的那條蛟龍也倒伏在地,動彈不得。

而另一位教主級的存在也已經授首,頭顱被都天魔王摘了下來,被其中一隻手抓住高高舉起。

「馭龍門真的要完了嗎?」她心中有些凄涼。

天空中的天魔眾紛紛如雨落下,向四周正在逃遁的那些將士大打出手,秦牧也被幾個天魔從空中轟落在地,咚咚幾聲,六七個天魔砸在他身邊不遠處,緩緩站起身來。

對於天魔眾秦牧並不陌生,他與村長在夜晚遊歷大墟,尋找無憂鄉時曾經會過天魔眾,殺了不少。

這些天魔眾身軀強大,長得千奇百怪,與人族不同,而且修鍊的是魔氣,擅長近戰和法術,神通詭異,但又不如人族的法術精細。

這些天魔剛剛落地,秦牧身形一閃便來到一個天魔身邊,手起刀落,將這個天魔斬首,隨即閃身避開另一個天魔掃來的蠍子尾巴,烏亮的倒鉤險些將他掛在鉤子上。

秦牧並指向前刺出,少保劍將那個還未來得及收回蠍子尾巴的天魔刺穿,反手天魔自在印,將身後向自己靠近的一個天魔的魂魄拉出體外,直接將其魂魄震碎!

「尤娜啦!」

遠處一個牛首天魔指著他,高聲叫道:「尤娜啦,嘜阿卟路幾呶嘀嘀娜迦耍ㄓ率浚我要挑戰你)!」

「來啊,誰怕誰!」

秦牧爆喝,元氣爆發,催動霸體三丹功,那牛首天魔咆哮,快步衝來,手中拖著一口三丈多長的大刀,刀刃觸地,一路電光火光拖行而來,猛然爆喝一聲,向秦牧揮刀劈下!

就在此時,空中一條大蛇轟然落地,將那牛首天魔壓成齏粉,龍嬌男駕馭大蛇落在地面上,蛇尾橫掃,如同滾動的大鐵柱子,一路碾壓,碾碎了數十個撲來的天魔。

秦牧閃身便走,龍嬌男正欲殺來,突然空中黑壓壓一片無數天魔落下,饒是她的修為超過了秦牧兩三個境界,也陷入苦戰之中。

秦牧也陷入重圍,狐靈兒立刻喚來龍捲風,圍繞他們旋轉,但還是有天魔殺入龍捲風中,向他們撲來。

從另一個世界湧來的天魔越來越多,遠遠看去,像是無數蒼蠅一般從都天飛來,鋪天蓋地。

「祖師說,自己闖的禍,要能自己擺平,這次我是擺不平了。」

秦牧額頭冒出冷汗,突然,從南方傳來明亮的光芒,那光芒在空中移動,將天地照耀得通透。

那亮光越來越明亮,飛速從南方移動而來,所過之處無數天魔紛紛從天空中墜落,身首異處,秦牧抬頭看去,心頭大震。

那亮光是劍群。

無數口飛劍形成的劍群!

到底有多少口飛劍,根本無法去數清。

而在劍群之中還有數以千計的劍丸在不斷飛速旋轉之中,劍丸如同一輪輪明月,轉動之時不斷有飛劍從劍丸中飛出,或刺或斬或削或切或雲或挑,將空中一個個天魔斬殺。

那劍群實在太廣闊了,每一口劍迸發出的光芒都十分耀眼,這些劍只怕有幾百萬口之多,光芒匯聚在一起,著實壯觀無比。

從都天中湧來的天魔雖然黑壓壓鋪天蓋地,但是被那耀眼奪目的劍群掃過,天空很快又乾淨下來,只剩下無數屍體正在從天空中墜落。

天波城中,都天魔王臉色大變,咆哮一聲,加緊召喚自己的真身降臨,祭壇四周的數以百計的天魔聲音洪亮無比,以魔語和無數屍骨來喚都天魔王真身。

天空劇烈震蕩,一隻巨大的腳丫子從另一個世界探了過來,這隻腳四周有滾滾魔火熊熊燃燒,將那片天空燒得赤紅。

而空中的劍群突然折向,呼嘯向天波城涌去,劍群的規模,幾乎與天波城一樣龐大。

城中,都天魔王怒吼,八臂高舉,嗡的一聲,一面巨大的黑幕屏障出現在天波城的上空,將天空遮住。

只一瞬間,無數嘈雜刺耳的聲音傳來,震得無數人耳膜流血,那是飛劍碰撞到都天魔王的黑幕屏障的聲音,叮叮叮的聲音幾乎是同時爆發,所以讓所有人的耳朵都承受不住。

秦牧的耳朵也失聰了,聽不到其他任何聲響,他四周數不清的天魔捂住自己的耳朵蹲在地上,難受至極。

天波城對岸的武定郡,無數延康將士正在城前對抗天魔眾的入侵,殺得天翻地覆,這劍光與黑幕屏障碰撞發出的嘈雜聲響也讓這無數將士難受至極,只是距離較遠,還可以承受得住。

江面上傳來噗通噗通的聲響,那是飛向對岸的天魔被震得從空中墜落,跌入江中。

武定郡的城樓上,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將軍露出驚訝之色,道:「國師,對岸來了一位大高手呢!」

「衛國公,此人何止是大高手。」

延康國師站在前方,遙望江對岸的情形,道:「他的實力,與我相去不遠,比當初圍攻我的那三個老怪物還要強一分。」

衛國公露出疑惑之色,打量正在對抗劍群的都天魔王,又抬頭看天,天上都天魔王真身的半條腿已經踏入這片天地,不解道:「誰喚來的這尊魔王?也太狠了吧?南疆的這些傢伙為了獲勝,難道已經不擇手段了嗎?」

延康國師搖頭道:「有我在,都天魔王降臨不到這個世界。相反,召喚出這門魔神的,算是為了我延康立了大功。天波城,不就這樣被破了嗎?省得我們的戰士流血。換做是我,為了我們的戰士性命,我也會選擇這麼做。」

衛國公嘆道:「國師,這便是他們不理解你,說你是魔道的原因。」

延康國師邁步走出城樓,向對面的天波城走去,微笑道:「他們如此說,只不過是因為我觸動了他們的利益。我的功與過,不是當下的人所能評定的,而是要等到千百年後的人們來論定我的功過是非!何況,在我的眼中,他們已經是死人。」

天波城中,都天魔王悶哼,八隻手掌血肉模糊,那無數口利劍的攻勢著實駭人聽聞,傳來的力道讓他這具身軀承受不住。

倘若是他的真身前來,自然可以接下,但是這具身軀不過是木胎所化,秦牧用魔音召喚他,秦牧的實力太弱,讓他能夠通過秦牧傳遞過來的能量太低,還不足以與這個操縱無數飛劍的強者抗衡。

就在此時,他看到從江的那邊走來的中年男子,都天魔王心中凜然,正要騰出點力量,突然看到撲面而來的劍光。

那是何等驚艷絕絕的一劍?

這一劍蘊藏著劍道中最為深奧的妙理,將劍道的變化劍道的殺機發揮得淋漓盡致,像是在他的眼前展露出最精美的畫面,見到了這幅畫,死也值了。

他也就死了。

他的頭顱被這一道劍光所斬,長著四張臉十二隻眼的腦袋從脖子上滾落下來。

延康國師收劍,邁步走上天波城,城中的那些天魔眾正在主持著祭壇,見到這個中年男子,立刻有不知多少天魔蜂擁而上,向延康國師撲來。

接著,都天魔王巨大的屍身倒下,那黑幕屏障也分崩離析,當空瓦解。

正在攻擊黑幕屏障的無數口飛劍突然猛地一收,紛紛向劍丸中鑽去,當空漂浮著數千口只有指頭大小的劍丸,在空中滴溜溜轉動。

這時,遠處飛來一口箱子,木箱子的蓋子打開,數不清的劍丸叮叮咚咚的往那口木箱子里鑽。

延康國師看著那口木箱子,若有所思,沒有動彈,而在他身後則是延康國的大軍,正在渡江殺來,撲入天波城中,大開殺戒,與那些天魔眾戰在一處。

祭壇沒有人主持,那場驚心動魄的召喚戛然而止,天空中越來越大的漩渦立刻停止生長,然後緩緩縮小。

都天魔王的真身已經踏進來一條腿,被逼得不得不抽回腿腳,天空深處隱隱傳來一聲怒吼,似乎極為不甘。

天波城外,秦牧也在抬頭看向半空中的那個木頭箱子,露出疑惑之色:「這口箱子很眼熟,好像是村裡鐵匠鋪里的那口。那口木頭箱子裡面,也裝著滿滿的銀色丸子。司婆婆還對我說,那些不是劍丸,就是普通的銀丸子,還說啞巴爺爺不可能那麼有錢……」

他看到半空中的劍丸已經悉數進入木頭箱子之中,木頭箱子則在緩緩下墜,連忙撒腿狂奔,向那木頭箱子墜落之地跑去。

那口木頭箱子沉降下來,消失在一片林地中,秦牧呼嘯沖了過去,看到一個布衣老者,背後背著一口打鐵用的爐子,手中提著一口木頭箱子,滿面風霜,是歲月留下的皺紋。

那布衣老者看到他跑來,咧嘴笑了,嘴巴里沒有舌頭。

――――第二更!第三更在晚上八點!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27 Queries in 0.06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