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焉能辨我是雌雄

眾人連忙帶著龍麒麟向外奔去,龍麒麟受了傷,腿腳不便,狐靈兒跳到秦牧的包袱上,立刻催動法術,喚來一道龍捲風將這頭龍麒麟捲入旋風中,帶著他一起向外闖去。

而在他們背後,這座建立在江邊群山之上的天波城在坍塌,城中那尊巨大的魔王在迎戰城中的諸多強者,同時竟然還有閑暇,將殺死的那些人血肉粉碎,拿來骨骼、頭顱,搭建祭壇。

空中不斷有血淋漓的骨骼和頭顱飛來,落在他的腳下,很快鋪了一層。

他只是法力和意識降臨,本體還在那個所謂的都天之中,但是其實力之強,已經凌駕在教主級的強者之上。

城中不僅僅有馭龍門的龍王這一位教主級高手,還有其他生死境界乃至神橋境界的強者,但是即便是圍攻,也奈何不得都天魔王,反而連連受傷。

至於城中屯著的軍隊,萬千神通者,在都天魔王的吼聲中受傷,又被都天魔王的十二道目光殺了不知多少。

城中一片大亂,無數將士不成陣型,紛紛攘攘向外逃命,還有的直接跳入江中,被涌江的滔天大浪直接拍在山崖上,拍得粉身碎骨。

城中的將士往往都是來自各門各派的弟子,本身便沒有多少軍中紀律,遇到這種恐怖的事情更是一觸即潰,沒有半點士氣,根本無法聚攏兵力合力施展陣法圍困都天魔王。

秦牧與霸山祭酒前往塞外歷練時,八百草原神通者合力便可以將霸山祭酒的絕壁天罡神通打得破破爛***得他一退再退。

霸山祭酒是教主級的強者,尚且被逼退,天波城中的神通者和武者多達數萬人,倘若聯手,只怕也可以抗衡都天魔王一段時間,只可惜的是各門各派一盤散沙,聚不起來,都是自己逃命要緊。

秦牧回頭看去,只見龍嬌男還在窮追猛趕,不過好像不是追殺他們。

「是了,龍嬌男也在逃命。」秦牧醒悟過來。

轟隆――

強者交鋒,迸發出的恐怖震蕩波傳來,一座座房屋分崩離析,在半空中瓦解,秦牧等人被那可怕的波動掀起,飛在半空,無數人手舞足蹈向四面八方跌去。

轟隆,轟隆,他們人在半空,還未落地,又是幾股可怕的波動傳來,秦牧被壓得吐血不止,急忙將小狐狸從背上摘下,抱在懷中,免得狐靈兒被震死。

第四股波動衝擊而來,秦牧悶哼,催動霸體三丹功,體魄立刻變得無比堅硬,但還是被拍飛出去。

嘭。

秦牧摔落在地,翻滾了十幾周這才停下,他被摔入一片山林中,這片山林上方狂風呼嘯,削掉不知多少樹木的頂端。

那是天波城中的強者神通餘波。

秦牧嘴角流血,雙目瞪圓,胸腔憋得喘不過氣來,過了片刻突然大口大口喘氣,肺部傳來破音,應該是肺被震傷了。

他喘了幾口粗氣,將狐靈兒從懷裡取出,狐靈兒也傷得不輕,昏迷過去,秦牧急忙從饕餮袋中取出一個玉瓶,捏開她的嘴往她口中倒了幾滴龍涎。

過了片刻,狐狸悠悠轉醒,呆了片刻,帶著哭腔道:「我把龍大弄丟了!」

龍麒麟行走不便,被狐靈兒用法術喚來龍捲風,讓這頭龍麒麟坐在龍捲風上,漂浮在半空中,那幾股波動傳來摧毀了她的法術,龍麒麟也被拍飛出去,飛得又高又遠。

秦牧安慰道:「沒事,龍大自己會療傷,只是他傷在屁股上,我只怕他舔不到。再說,我也把沈萬雲他們弄丟了。」

「龍大很值錢的。」

狐靈兒哭道:「沈萬雲他們又不值錢……」

秦牧起身,運轉元氣,將胸腔中的淤血排出,然後把她抱起來,道:「我們去找他們。」

他剛剛說到這裡,突然身體繃緊。樹林深處傳來樹木倒塌的聲響,一條大蛇從樹林中緩緩游來,將樹木擠得向兩邊倒伏。

那條大蛇,正是當初去京城時毀掉秦牧、衛墉他們乘坐的樓船的那條大蛇!

龍嬌男飼養的龐然大物!

「咳咳,咳咳……」

蛇頭上傳來劇烈的咳嗽聲,秦牧抬頭,只見大蛇扁平的腦袋上坐著一個衣衫襤褸的妖艷男子,一邊咳,一邊吐血。

他身上的花袍千瘡百孔,臉上的粉脂也花了,狼狽不堪。

「你毀了天波城,毀了我馭龍門!」

龍嬌男從大蛇腦袋上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似哭非哭,目光落在秦牧身上。秦牧心中凜然,不緊不慢的向後一步步退去。

龍嬌男是個高手,曾經在京城外對抗弓箭騎兵和劍衛,即便是守衛京城的弓箭騎兵和劍衛也沒能留下他,被他全身而退。

「你到底是誰?」

花冠巨蛇抬起頭來,俯視秦牧,龍嬌男尖聲叫道:「是延康國師派你來的嗎?」

秦牧一言不發,退到一株大樹旁邊,突然身形一閃藏身在樹后。

龍嬌男尖叫,探手向前抓去,元氣化作一隻大手咔嚓一聲將那株大樹捏得粉碎!

但是大樹后並沒有秦牧的蹤影,龍嬌男瘋狂起來,雙手向前抬起,大地不斷震動,一根根鋒利的岩石尖刺咄咄咄從地底刺出,比樹木還要高,幾十丈方圓全是這種岩石尖刺,如同一片石林。

「逃了?你逃不掉的。」

那條巨蛇遊動身軀,碾碎一根根岩石尖刺,向前游去,而蛇頭上的龍嬌男似乎受了傷,身軀在蛇頭上蠕動,像是一條人形蛇一般,動了片刻,他的頭突然裂開,接著臉也裂開,從頭臉下鑽出一個腦袋。

他繼續像蛇一般扭動身軀,沒過多久,蛻去了一張人皮,龍嬌男赤條條的站起來,取來一套新衣裳,慢慢地穿著衣裳,四下看去,咯咯笑道:「我知道你沒有走遠,你還潛伏在附近,我感應到了你的目光。你在欣賞我的身體……」

距離他百丈左右的密林中秦牧蹲在一株大樹的樹冠中,目光緊緊的落在蛻變后的龍嬌男身上:「馭龍門詭異的功法,竟然可以蛻去舊皮囊,換一具新身體。不過不是說龍嬌男是馭龍門龍王的公子嗎?怎麼是個胸脯胖胖的女子……」

他剛才藏身樹后的一瞬間,立刻掀起衣衫往身上一掩,傳送離開,躲開了龍嬌男的必殺一擊。只是他修為不高,傳送不了多遠,最多兩百來丈,未能離開這片山林。

讓他最驚訝的便是龍嬌男所修鍊的這門玄功,龍嬌男身上本來有傷,但是蛻皮之後,竟然沒有半點傷痕。

而且,從皮囊中爬出來的龍嬌男自然是赤條條的,不著一縷,秦牧這才注意到他的身體與自己不同,像是個身姿妖嬈的女子。

「胸脯煉得比我壯碩多了,我就練不到這一步。」

秦牧心中暗贊:「他到底是男還是女?還是說,她是女的,但是龍王希望生個兒子,所以給她取的名字是嬌男,嬌柔的男孩的意思?龍王多半是將她當成男孩來養,結果養得她變成這幅古怪模樣。」

他的目光依舊落在龍嬌男的身上,沒有眨眼。這個時候眨眼,眼睛一開一合之間,便會暴露自己的方位,很容易被龍嬌男捕捉到他的準確位置。

龍嬌男的神通如此霸道強橫,自己萬萬不是他或者她的對手。

而且催動傳送衣,只能傳送三四次修為便會耗盡,很難逃出龍嬌男的追殺。

而一直注視著龍嬌男也不是辦法,像龍嬌男這樣的高手,感知極為敏銳,多半能夠順著他的目光尋到他的位置。

龍嬌男還在慢慢的穿著衣裳,背對著秦牧,她的脖子后的皮膚浮現出一些細密的雞皮疙瘩,咯咯笑道:「你在盯著我的脖子看。我的脖子好看嗎?」

秦牧瞳孔驟縮,龍嬌男脖子后的雞皮疙瘩在漸漸縮小範圍,她已經確定了秦牧的準確方位!

秦牧掩衣,耳畔傳來轟隆一聲巨響,他的身形在神通爆炸中消失。

龍嬌男衣衫半敞,收回手掌,巨蛇載著她呼嘯而至,卻沒有發現秦牧的蹤影,猛然間抬頭看去,卻見空中一人撒腿狂奔,踏空而去。

「你走不掉!」

她腳下的巨蛇口噴妖氣,騰空而起,向秦牧追去。

半空中,兩人看到天波城的景象,心中駭然,只見那座建立在群山之上的城市已經完全被摧毀,取而代之的是一座由血骨搭建而成的祭壇!

都天魔王站在祭壇上,正在向兩人痛下殺手,一人是馭龍門的龍王,帶著那條蛟龍,另一人則是那位神橋境界的教主級存在。

這兩人岌岌可危,隨時可能會被都天魔王擊殺,都天魔王的口中傳出了魔語,比秦牧召喚他時用到的魔語更加晦澀高深!

天波城的上空,天空在旋轉,扭曲,突然電閃雷鳴,天空被撕裂了,隱隱出現一個黑暗空間!

那黑暗空間中似乎有什麼東西活動,突然間一個長著兩顆頭兩隻眼睛的怪人從瘋狂轉動的漩渦中飛出。

那怪人停在空中,對著漩渦后叫嚷了兩句。

嗡。

無數黑點從那漩渦中噴出,黑壓壓一片,向天波城涌去。

那是都天的天魔!

數以萬計的天魔正在從都天湧來,這些天魔在自相殘殺,屍體如雨般從半空中墜落,他們的屍骨疊加在祭壇上,讓天波城的祭壇在不斷的變大變高。

半空中開始下起血雨。

還有些天魔顯然地位較高,手持權杖從天空中墜落,降落在天波城的祭壇上,圍繞祭壇念誦古老晦澀的魔語,那祭壇上空頓時出現無數瑰麗的符文,明亮無比。

「我可能闖出了比麻翻太學院更大的災禍……」秦牧眼角抖了抖,心道。

――――今天下午六點第二更!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27 Queries in 0.07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