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攜榮耀赴死,拒恥辱偷生!

還不止是鐵錚,連秋劍寒冷刀吟兩位老元帥,此際也是一身的血污。

這等戰鬥場面,兩位老將豈會錯過?

事實上也多虧了他們修為不俗,各自抵住了對方一名高手。

更因他們倆的老辣指揮,令到戰況更形傾倒,終將這些四季樓高手全部剿滅。

「清點傷亡損失!」

鐵錚臉色沉重。

這些來襲之人固然全死了,但楊波濤可是生死未卜;而從被人救走的這點來說,這場公審結果可算是失敗的。

而且,今天的傷亡,亦將是一個觸目驚心的數字!

「戰損……」良久之後,一位副將抹著眼睛,聲音低沉:「戰死兄弟……六千三百四十二人。其中,萬峰檜,王德柱,魏德旭……三位將軍,盡皆陣亡……此外……」

鐵錚臉上肌肉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敵人多少?」

「殺死,二十八人!」

「二十八個人!」鐵錚臉上肌肉在瘋狂跳動:「就這二十八人,拼走了我六千三百四十二個兄弟!?」

他緩緩轉頭,看著自己周圍一張張鮮血淋漓,血絲密布的面孔,一時間,心中沉重之極!

剛才一心只在殲敵,沒思量己方折損,儘管鐵錚對於己方傷亡慘重已有預計,但此際當真聽到己方損失竟是如此之多,仍自痛心疾首!

「鐵帥!卑職認為,這一戰,就算是戰死的兄弟們,也會覺得痛快!死的值得了!」

一個拼掉了自己一隻手一隻耳朵的傢伙,竭力的站直了身體:「受傷的兄弟,也覺得值!痛快!」

四周,無數傷兵齊聲大喝:「不錯!值!痛快!」

「因為我們,畢竟為九尊大人們做了一點事!」

將士們面容湛然:「之前,一直都是九尊大人在為我們遮風擋雨,不斷地救助我們於危難死劫;我們卻從來沒有為九尊大人盡過心力。如今,對上他們的仇人,兄弟們再如何的拚命,也都心甘情願!」

鐵錚仰天長嘆,突然帶著淚水哈哈大笑:「九尊大人,兄弟們為你們報仇了,你們,看到了么?!」

秋劍寒喘著粗氣,看到一個護衛正匆匆的走進來,急忙叫住:「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護衛乃是自己之前留下傳遞消息之人,怎會匆匆來到,難道是又有變故發生?

護衛焦急道:「楊波濤府中大火滔天,無法撲滅……是楊夫人將府中所有火油都倒在了棉被,等等物事上面,這……楊府上下,七十一人,無一活命。」

秋劍寒渾身一震,鐵錚也是猛地轉身,面容複雜的看著這個護衛。

「應該是楊夫人事先就將所有人都召集起來,喝了毒藥……」護衛有些膽戰心驚:「只有在院子的一塊石頭壓著一個包裹。內中乃是一封信……」

護衛雙手奉上來一封信。

上面,有娟秀的幾個小字:「秋老元帥親啟。」

秋劍寒眼眶一紅,顫抖著手接了過來,直接將封口撕掉,展開來看。

「世叔,侄女今日拜別了。侄女做了半生英雄妻,也夠了;自覺沒給我爹娘丟臉。最後時刻,也絕不做罪婦。」

「願攜榮耀而死,不受恥辱而生!」

「楊波濤之事,侄女並不知情。世叔勿以侄女為羞。爹娘墳前,還請世叔代為分辨一二。」

「不孝女叩別!」

秋劍寒雙手顫抖,老淚縱橫而出。

這是當年戰死在沙場的兄弟留下的女兒……

一生中,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是為自己辯解:我不知道!我若是知道,必然會有另外的結果。

我沒有辜負你。

我沒有對不起爹娘。

我沒有對不起玉唐。

冷刀吟湊過頭來看了看,也是深深嘆口氣,沉沉道:「是當年三郎留下的那個孩子吧……」

秋劍寒熱淚盈眶。

「收拾一下,儘速向陛下回報此事。」

就在當天下午。

聖旨就出來了。

楊波濤通敵賣國,罪在不赦,謀害九尊,致令九尊身死,帝國陷入風雨飄搖……著令,誅九族!在逃之楊犯,若經發現,人人皆可誅之!凡舉報楊賊下落者,賞白銀千兩,誅殺楊賊者,賞萬金,封萬戶侯!

大體上就是這麼個意思。

北軍被上下徹底整頓。

皇帝陛下親自下旨:允許東路元帥鐵錚,帶隨行軍官,調任北路!原東路元帥一職,由東軍副帥暫領。

這個調配乃是沒辦法的辦法,北路軍現在人心渙散,必須要有一個強力的鐵血統帥將之重新凝聚,才堪應用。而整個玉唐國現階段,除卻了鐵錚之外,不做第二人想。

當天晚上,鐵錚就帶著幾個親衛,踏入了北路軍的軍營。

而楊波濤的親衛之屬,早已經被控制了起來,所幸這些人也老老實實的,默然不做反抗,省事得多。

鐵錚一到,先提出來見得就是這些人!

此刻的北方軍營,籠罩在一種難言死寂氛圍之中。

觸目所及,鐵錚看到的,只有滿目儘是垂死之人的瀕危目光,儘是絕望、儘是悲涼。

楊波濤親衛五百個人,一個不少全部都在,而所有人盡都如是,滿身儘是死意,這份死意不屬他人,只屬於他們自己。

「全員集合!」鐵錚大踏步走進去,即刻大聲傳令,聲震全場。

號令之聲乍起,那五百人雖然神情委頓、心志更頹,然而聞令之下,仍舊以雷厲風行之勢迅速集結在一起;就此一點便看得出來,這一群人乃是精銳之中的精銳!

既為一軍主帥的親衛,沒有相當的實力、忠誠、還有令行禁止的自覺,豈能勝任!

有鑒於此的鐵錚不禁更堅定了之前的那個決定,卻仍是沉著臉,走到高處站定。

他身子本就高大異於常人,偏偏還喜歡站在高處,此際居高臨下,更顯人高馬大,看起來整個人就是一尊鐵塔,巍巍而立。

「你們一個個都低著頭幹什麼?」鐵錚一聲怒喝:「全都給我抬起頭來!」

下面仍是一片靜默,並沒幾個人依言抬頭。

鐵錚哼了一聲,道:「你們要造反么?沒聽到我剛才下達的軍令嗎?全體都有了,挺胸抬頭,所有人全都看我這邊!」

軍法如山!

既然鐵錚乃是此地當前的最高長官,那他的命令就是軍令,在場所有人都要無條件的即刻執行,絕不能有任何猶豫遲疑!

這一聲令下,五百人集體挺胸抬頭,眼睛目光聚焦在鐵錚身上。

這五百親衛不管是情願的,還是不情願的,總之在這一刻,他們眼中所見,就只有鐵錚那威武至極的形象。

「漂亮話,嚇唬話,我不想多說。」

鐵錚道:「楊波濤雖然罪在不赦,但這個人終究還有幾分底線,最後的時刻並沒有帶著軍中任何一個人前去。」

「他再如何的罪惡滔天,喪心病狂,喪盡天良也好,沒有在今日公審之時將你們任何一個人牽扯進來,總算尚有最後一點良心。」

「也不愧是一條漢子。」

鐵錚道:「你們是他的親衛,這點無可改變,但關於楊波濤出賣九尊大人之事,相信你們沒有任何一人參與其中,如這等事,他斷斷不敢通過你們的手完成,換了我,也必然是親力親為!此事干係太大,無論對你們如何信任也好,總有顧慮。所以這件事情,必定是楊波濤一人所為,與你們無關。你們此際不必一臉的死人樣,沒人說要把你們如何如之何,畢竟,你們除了是楊波濤的親衛之外,還是北軍兵士,更是玉唐軍人,這點同樣的無可抹殺!」

鐵錚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一下。

「現在,我給你們自由選擇的機會。第一個選擇是:願意跟隨楊波濤,不離不棄生死相隨的;可以就此出列,我仍舊不會追究你的連帶責任,尊重你們的情感和選擇;但要削掉你的軍籍,從此成為自由人,生死去留隨意。」

「第二個選擇,我鐵錚這次受君命前來統領北軍,現在就只帶了不到三十人來,所以……我缺少隸屬於自己的親衛,可以陪我在戰場上殺敵馳騁、將後背託付的親衛;若是你們願意選擇成為我的親衛,我樂意接受。至於最後的第三個選擇,則是解除你們原有的親衛身份,打散編製,歸入全軍,從最底層做起,在戰場上慢慢證明自己對玉唐帝國的忠誠!」

「我選第三!」親兵將領舉起手,道:「歸入軍中,從最底層做起!」

鐵錚目光亮了一下,目光聚焦在那將領身上。

他說的是「我」,而不是說我們。這就等於是在給自己的其他兄弟們,留出了選擇的餘地。畢竟,選擇成為鐵錚親衛的話,一樣可以證明自己。

在有了第一個人說出自我選擇之後,跟著便又陸陸續續有人站出來,選擇第三項。

最終,五百人之中有四百七十一人站了出來,全都選擇了第三。

然而還有二十九人站在原地,面色木然,神情獃滯。

鐵錚出言問道:「你們的選擇是?」

其中一個滿臉傷疤的高個子站起來道:「我選第一個。」

鐵錚目光登時一凝。

不知是不是因為那滿臉傷疤之人的率先言語,其他的二十八個人也紛紛說道:「我們也選第一個。」

鐵錚緩緩點頭,道:「好。書記官,將這二十九人記錄下來,依照正常退伍手續辦理,發放返鄉盤川,削去軍籍;從此脫離軍旅;另傳我將令,任何人不得以借楊波濤親衛的由頭,找他們麻煩,違令者嚴懲不貸!」

「是!」

「多謝鐵帥!」

「我等此去,不管何時,身在何處,玉唐在心,軍魂不滅。只想要送楊帥最後一程!」

27 Queries in 0.08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