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喚魔

這座不大的祭壇上,橫豎兩道刀光亮起,一橫一豎,橫的刀光斬落那位道人的頭顱,豎的刀光攔腰從另一位女道人頭臉處切下。

那女道人乃是六合境界的神通者,雖然沒有修鍊過戰技,但是額頭卻掛著一道金鏈,這金鏈中央是一塊寶石,光芒大放,將秦牧這一刀擋住。

秦牧拖刀,那女道人頭破血流,立刻元氣爆發,另一隻手中的拂塵彷彿無數花蕊般綻放開來,塵絲千絲萬縷,向秦牧刺去。

她的攻勢剛剛發動,只見無數刀光將她淹沒。

夜戰連城風雨。

秦牧腳步交錯,避開刺來的拂塵繞到女道人的屍體后,那女道人的屍體依舊未倒,背後便是另一位道人。

那道人已經回過神來,腰間的囊中一張張黃表紙飛出,卻在此時秦牧拋棄雙刀,並指點去,指尖元氣化作犀利無比的劍光將那道人的眉心洞穿。

秦牧身後,龍象飛騰,雲缺和尚纏龍踏象殺至,向另一位女道人殺去,轟隆一聲巨響,將那女道人撞得貼在魔神鵰塑上。

那女道人吐血,元氣爆發,將他彈飛,正要痛下殺手,突然劍光閃過,抹在她的咽喉處,發出叮的一聲輕響。

這女道人元氣渾厚無比,竟然以元氣生生擋住這一劍,但是下一刻,沈萬雲出現在她身邊抓住劍柄,所有力量爆發,將她壓在魔神鵰塑上,用力抽劍,血光迸現。

狼奴身形一閃,縱身跳到雕塑頭頂,兩口魔刀神出鬼沒,向下砍去,而越青虹則站在狼奴肩頭,背後劍匣中一口口利劍飛出,化作鑽劍式向下方的一個道人刺去!

那道人反手抓起插在祭壇邊的一面白幡,白幡震動,幡上的符文亮起,如同一條條紅色怪蛇從幡中游出,擋住兩口魔刀,然而越青虹的鑽劍式卻將幡面鑽破,鑽入他的眉心。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司芸香鬼魅般閃動,以一種奇異印法連續轟擊,將另一位女道人生生震死,骨骼盡碎。

沈萬雲看得心頭一跳:「司師妹深藏不露,這身修為強橫得很!」

他向另一個道人撲去,那道人突然縱身跳下祭壇,撒腿狂奔,身後一張張黃表紙齊刷刷向祭壇飛來。

沈萬雲急忙去追,突然一張張黃表紙接二連三爆炸,將他狠狠炸飛。

另一邊雲缺也橫身擋在那道人身前,施展大五台印阻擋那道人去路。

那道人冷笑一聲,五指叉開,掌心雷霆爆發,將雲缺轟得魂不守舍。

那道人放下心來,厲聲道:「一群連六合境界都沒有修鍊到的小輩,竟然……」

他剛剛說到這裡,突然後心一涼,低頭看去,一口劍從他的胸口穿透出來,而背後那人是何時接近他的,他竟沒有任何覺察。

秦牧拔劍,那道人聲音沙啞道:「好身法!」說罷仆倒在地,氣絕身亡。

秦牧還劍入鞘,祭壇上的越青虹、狼奴和司芸香正欲格殺其他道人,繞了一圈,只見圍繞魔神雕像橫七豎八的倒下一具具屍體。

有的道人並未倒下,而是被釘在雕像上,有的道人則被掛在白幡上,還有的是被拳法轟成一灘爛泥,有的被鐵鎚敲碎腦袋,死狀各不相同。

三人心頭大震,司芸香面色凝重,仔細檢查每一具屍體,這些屍體都是在一瞬間遭到秦牧毒手,一身神通尚未來得及發揮出來便死於非命。

「基本上沒用兩招,多數都是一招斃命。」她心中暗道,抬眼向秦牧看來。

十三位神通者,儘管近戰能力不強,不過神通者畢竟是神通者。儘管大家都說被戰技流派強者近身,法術流派強者只有死路一條,但這句話也只是說說而已。

倘若隔著境界差距,戰技流派可能無法破開對方的防禦神通。

這次雖說殺敵一個措手不及,但秦牧的戰力未免也太強了,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秦牧震動少保劍,抖去劍上的血跡,還劍入鞘,道:「清掃戰場,立刻毀掉魔神雕像!」

他話音剛落,突然只聽轟隆一聲巨響從不遠處傳來,黑霧之中血光崩現,將漆黑的霧氣染得血紅。

那血光高達數百丈,站在山坳處也能清晰的看到。

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從另一個世界湧來,轟向那血光迸發之處。

接著,滾動的雷聲傳來,血光四周雷霆交加,那是被可怕的力量從空間中擠出的雷霆閃電。倘若力量太強,震蕩的力量便會擠壓空間,造成空間不穩。

空間不穩,藏於空間中的雷霆便會迸發。

眾人神色獃滯,只見血色和雷霆匯聚之地,一個龐大無比的身軀在緩緩站起,那是一尊頭上生角的魔神像,長有四臂四足,雖是個雕塑,此刻卻如同魔神降世一般散發出滔天的氣焰!

這尊降世魔神比他們所在的這座鹿山還要高,周身濃煙滾滾,濃煙之中帶著火光和雷光,而血色衝天,懸於他的頭頂。

「還有一處地方也有洪山派的神通者喚魔……」

秦牧手足冰涼,另一處的洪山派神通者施法成功了,將魔神喚來。

那尊偉岸魔神目光如同雷電交織,目光所過之處,一切樹木山石統統曜湯怖不曳裳堂稹

秦牧吐出一口濁氣,低聲道:「扒衣服!」

眾人都是微微一怔,雲缺和尚喃喃道:「又要脫衣服啊……」

司芸香會意過來,立刻去脫地上的死屍身上的衣服,其他人也立刻明白秦牧的意思,連忙幾個洪山派神通者的衣服脫掉。

秦牧也穿上洪山派弟子的衣裳,低聲道:「將那些白幡也拔起來,符寶撿起來備用。」

沈萬雲等人上前,拔起白幡,撿起一個個符寶,眾人穿戴整齊,只見那尊魔神沖著江面咆哮,震得涌江大浪滔天。

眾人臉色大變,龍麒麟趕過來,秦牧飛速道:「我們速速退離此地,這裡已經不是我們這等五曜境界的士子所能立足的地方了。你們身上還有什麼能夠代表太學院士子身份的東西嗎?統統交給我。」

雲缺取出腰牌書牌,喃喃道:「真的要去南疆送死嗎?」

秦牧將眾人的腰牌書牌收起,放在饕餮袋中,道:「我們只是從南疆繞道,繞過這片戰場,渡江到了江北便算是安全了。」

他吐出一口濁氣,正要下令離開,突然瞥見那尊尚未完成的魔神雕像,心中微動,將這尊雕像扛起,綁在龍麒麟身上。

「走吧,去南方。」

眾人心情沉重,跟上他的腳步,沿著山麓向南走去。

走了約莫十餘里地,他們總算走出黑霧籠罩返回,又向前走了十多里,秦牧回頭看去,只見黑霧如同一口無比巨大的黑鍋,倒扣在涌江附近,將兩岸扣住。黑霧中電閃雷鳴,隱約還可以看到一些道法神通轟擊發出的光芒。

那黑霧之中聳立著一座巨型門戶,打通生死,連接陰陽的門戶。

「麗州,不知道能有多少人存活下來。」秦牧心道。

沒過多久,秦牧突然停步:「軍隊過來了。」

雲缺心中一喜:「軍隊?我延康的軍隊?」

秦牧搖頭,指向前方:「叛軍的軍隊。」

眾人向前看去,只見數十艘樓船向這邊駛來,船上旌旗揮展,而一艘艘樓船四周還有一頭頭異獸在空中飛行,千奇百怪,種類繁多。

而在空中大軍下方,則是一列列武者神通者組成的士兵,士兵之中還有一頭頭身上掛滿圓坨坨大石頭的巨獸,那些巨獸體高數十丈,如同移動的山丘,邁開腳步,踩得大地顫抖不已。

秦牧與眾人站在一旁,讓這支趕赴涌江戰場的大軍通過,其中一艘樓船上站著一位將軍,目光如電般掃來,從秦牧等人身上一晃而過,詢問身邊的將領道:「那幾人是什麼來頭?」

他身邊的一位將領掃了秦牧等人幾眼,道:「像是洪山派的弟子,我下去問問。」

這將領從樓船上躍下,每一腳落下,腳下便由金色蓮花生成,步步生蓮,一步步從空中走到秦牧等人面前,看得眾人心驚肉跳。

這是一位七星境界的大高手,步踏虛空,想要殺他們簡直是輕而易舉不費吹灰之力!

那將領掃了龍麒麟背上的魔神雕像一眼,冷冷道:「洪山派弟子,不戰而逃,該當何罪?」

秦牧躬身,不卑不亢道:「我們洪山派儘力了,我們已經喚出了一尊魔神助戰,非但沒有罪,反而有功。」

那將領冷哼一聲:「但是你們從戰場逃脫,這就是死罪,要臨陣斬首!」

秦牧一臉悲憤,抗聲道:「我們遭遇麗州的偷襲,十三個兄弟姐妹,戰死了七位,還剩下我們六人!我們拚命的時候,你們在哪裡?我洪山派已經被滅門了,只剩下我們了,難道要我們統統拚死在哪裡嗎?將軍,給我們洪山派留點根!」

那將領遲疑,抬頭向上看去。

空中那艘樓船上,那位將軍沉聲道:「洪山派的人丁已經很少了,不必過分追究。他們召喚出一尊魔神助戰,便是立了大功。讓他們施展一下法術,驗明真身,放他們離開。」

沈萬雲、雲缺等人額頭冒出冷汗,洪山派的法術,他們都沒有修鍊過。

秦牧催動一個符寶,那將軍的聲音傳來:「不是符寶,是法術。」

秦牧元氣運轉,元氣化作一道符文,照在那尊魔神鵰塑上,魔神鵰塑上有一個符文亮起。

那將領躬身道:「孝義將軍,的確是洪山派的調鬼遣神符字令。」

樓船上那位孝義將軍揮手:「放他們走,大軍開撥,攻克麗州……慢著!」

孝義將軍目光又落在秦牧等人身上,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送他們去天波城,讓他們在那裡也喚出一尊魔神。」

――――第一更,今天第二更放在下午六點,第三更放在晚上八點!

27 Queries in 0.12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