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熬夜

「謝謝,等等……什麼?」
  
  袁州溫和體貼的語氣,讓人下意識的認為是會回答「沒問題,續杯西瓜汁,這一杯我請你,不收費了」,這樣的語氣就應該配這樣的話,是以高頌才會下意識的道謝。
  
  但道謝完,就反應過來了,情緒轉圜,高頌瞪大眼睛,驚訝的看著袁州。
  
  「是的,規矩就在牆上,西瓜汁不能續杯。」袁州指著高頌背後的牆壁說道。
  
  高頌以手作梳子,把頭髮向後梳了梳,冷靜了一點,道:「那麻煩老闆,我再點一份西瓜汁,謝謝。」
  
  「不用謝,西瓜汁一人一天只有一杯。」袁州覺得自己說話從來沒有如此的輕柔,畢竟面對被懟的美女,要寬容。
  
  雖說高頌的這杯西瓜汁是烏海點的,也是烏海付錢,但一人一杯是一直以來的規矩,畢竟西瓜汁每天是限量供應的。
  
  高頌真的覺得自己快要氣爆了。
  
  「真是一個兩個都一樣,簡直是人才,還是高端人才。」高頌拿起自己的手袋,蹬著高跟鞋大步走出小店,也不知道她朋友姜嫦曦,是怎麼在這店吃了一年的飯。
  
  店外天色已晚,店內氣氛安靜。
  
  「哈哈哈,不行了,忍不住了,這個單身狗。」凌宏看到高頌走遠,這才笑出了聲,打破了店內的安靜。
  
  「烏大哥真是的,這麼傷人家面子,恐怕就沒有下次機會了。」漫漫煞有介事的搖頭。
  
  「我看他根本是沒開竅,純粹就是為了懟人。」凌宏笑的直想拍桌子。
  
  「嗯,確實。」袁州也在一旁贊同的點了點頭,並且還發表了自己的意見:「對待美女,要有基本的紳士風度,至少在說話上,要注意分寸,烏海也是活該都快三十了還沒有女朋友,說話太氣人了。」
  
  凌宏、陳維還有漫漫等人額頭上全是問號,聽著袁州話語里還隱隱透露著的一股子痛心疾首,就是梁靜茹也給予不了這種勇氣。
  
  「圓規你哪裡來的勇氣?你根本沒好到哪裡去,美女是被你氣走的。」凌宏立刻轉頭說道。
  
  「你怕不是傻了?」袁州口中冒出一句網路熱詞,道:「如果不是我話語溫和,並且體貼,讓她安慰了不少,否則指不定被烏海點爆。」
  
  袁州不僅不背鍋,反而認為自己功勞大大的。
  
  「袁老闆這樣挺好的,還是烏大哥情商低。」漫漫一把拉住凌宏,阻止他說下去,然後附喝道。
  
  「對對對,烏門檐才蠢。」凌宏也一下子反應過來,慌亂的改口,竟然不叫烏海小鬍子。
  
  這次袁州沒回答,只是平淡的看了兩人一眼,眼神中很明顯透露著,算你們有眼光的神態。
  
  而漫漫拉住凌宏只是因為排隊委員會的一致認為袁州現階段單身有利於廚藝的提升,對廚藝的不斷追尋才是一個廚師應該通往的康庄大道。
  
  萬一一番話把袁州點醒了怎麼辦?雖說這種可能性幾乎等於零,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想想如果袁州有女票了,肯定會分心思,對於廚藝的追尋肯定就沒這麼認真了。
  
  漫漫這是在矯正袁州前進的方向,絕對不是為了多吃兩頓飯,絕對不是!
  
  言歸正傳,不說漫漫是否真心,但袁州對於廚藝的追求,的確是不會停止的。
  
  明晚約請了周世傑吃豆花,但實際上袁州對於他所做的豆花,並沒有那麼滿意。
  
  掌握了整個蓉派川菜,做泉水豆花也跟其他的菜一樣,是至臻化境的,但在吃了自己的泉水豆花之後,始終覺得有點不協調。
  
  是以,在一天結束營業之後,袁州開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嘗試,想要將這個不協調的地方找出來。要說,泉水豆花做法其實很簡單,如果不算蘸料的話,只需要滷水、黃豆和水。
  
  水與黃豆,都是系統提供的,都是最好最適合的食材,所以不會出現黃豆親水性物質的活躍區別大,口感不同等情況。
  
  袁州做任何菜都喜歡考慮每一個細節:
  
  [浸泡七個小時三十二分鐘的黃豆,最合適做豆花。(備註:若是在製作的工程中有什麼特殊情況,可以將時間延後,但最後不要超過一刻鐘。)]
  
  仔細一看,就能看到袁州擱在桌桌上的筆記本上面密密麻麻筆記,第一條就是關於黃豆浸泡的時間的調查。
  
  去看任何食譜上面都是寫的「黃豆浸泡過夜」,不會有人把這個時間精確到小時,甚至於分鐘。
  
  在昨天,袁州就在不停的時間段泡了很多黃豆,研究出了這個結果,筆記本上甚至還有關於加熱溫度,以及冷卻時間的測驗。
  
  當然這種東西最多還是視情況而定,畢竟料理不是物理,精確了就不會錯,料理最重要的還是廚師的手藝,袁州的記錄只不過是多次試驗,最好的平均數值。
  
  一碗泉水豆花新鮮出爐,沾上調好的醬料,一口吃下去,先是豆花立刻在嘴裡融化,蘸料的辣味直接沖入喉嚨,而豆花的滑嫩與香味也瞬間瀰漫開來。
  
  「唔,很好吃,這次感覺蘸料更加香辣了,並且也沒有喧賓奪主掩蓋豆花的味道,不錯這應當就是蘸料最完美的方案了。」袁州吃著自己的豆花,先誇了自己,隨後若有所思。
  
  他味蕾所感覺到的不協調到底是什麼地方。
  
  「既然蘸料完美的話,那麼我感覺到的不對勁就來自於豆花本身。」是以,這一次袁州就沒有沾蘸料,一口白豆花吃下去,鮮嫩的豆花也是非常好吃的,然後不協調的感覺依舊在。
  
  袁州翻了翻自己的筆記,今晚為了找到這個不協調,這已經是他自己做的第七碗豆花了,不客氣的說……都吃撐著了。
  
  「從筆記看,所以細節應該我都注意到了,還有什麼問題。」袁州突然問系統:「系統老實說,是不是你這次提供的黃豆或者是水,不適合料理泉水豆花。」
  
  系統什麼也沒說,自從上次涼拌茶葉之後,系統就更加冷淡了,經常愛搭不理。不過話說回來,好像系統一直以來都是愛搭不理的。
  
  不回答也就罷了,袁州也是隨口一問,將第七碗泉水豆花吃完,還是一無所獲,休息了一番,繼續做第八碗。
  
  而這個時候,時針已經指向了凌晨三點……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27 Queries in 0.05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