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九章 關鍵之人

強制隨第一軍行動的唐恩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夥人的實力。
  
  從交戰到擊潰,兩邊人馬甚至都沒有直接碰觸過。桑叔他們只是不停的朝晨曦部隊開火,既無遮天蔽日的箭雨,也無廝殺時的汗水與血光,在長達一里多的戰線中,他什麼也看不到,可偏偏對方的列隊里卻時不時有人成片的倒下,彷彿在配合這邊的動作一般。
  
  這令戰爭看上去有些兒戲,就好像一場空有聲勢的戲劇。
  
  不過從大道一側傳來的撕聲慘叫便知道,那僅僅是他的錯覺而已,第一軍表現得越是輕鬆,只能越發證明他們的強大。
  
  他總算明白了釘子所謂的「第一軍的作戰方式」到底是指什麼。
  
  幾百號人的隊伍,行動起來就如同一個人一樣。靜默時宛如幽靈,出擊時也沉默不語,一切皆按照計劃實施,其紀律性簡直前所未見。比起那些殺傷力驚人的武器,唐恩覺得北地駐軍並沒有遜色多少趁著夜幕掩護,拂曉前夕埋伏到位;五個班組悉數上陣,背後沒有一支督戰隊;身為指揮的鷹面不留守營地,反而待在離舊聖城最近的伏擊圈裡;所有人精神高度集中、分工明確,每一道命令都能迅速執行……如果不是這些細節,即使拿著兇悍的武器,恐怕也沒辦法取得如此戰果。
  
  目睹完整場戰鬥后,唐恩不禁有些慶幸自己及時選擇離開了赫爾梅斯。
  
  如果一直待在聖城不走,等到這些傢伙攻入城內,只怕像他這樣的商人,都會按照資敵者來處理吧。
  
  也罷,他暗地裡嘆了口氣,外面太危險,倘若這次能安全回去,還是老老實實在永夜城裡做生意好了。
  
  雖說錢不多,養活一家人應該問題不大。
  
  還有「人間天國」的芙兒,應該也很想念他了吧?
  
  真希望能早點到家啊,唐恩心想。
  
  *******************
  
  傍晚時分,鷹面走進臨時搭建的議事帳篷,向伊蒂絲行了個軍禮,隨後遞上一本冊子,「戰場已經初步打掃了一道,這裡是各班報告的情況,我簡單匯總過了。」
  
  「辛苦你了,」北地珍珠接過冊子,從頭到尾翻看了一遍。第一軍無一人傷亡是意料之事,晨曦方面則找到了一千多具屍體,另有六百餘人受傷,直接減員估計在兩成左右。其中被槍彈幹掉的並不多,大部分人死於航彈轟炸和自相踐踏,一路上的掃射不過是加劇了其混亂程度。
  
  這一點也符合參謀部的推斷,畢竟北地駐軍人數太少,光靠魔力方舟無法轉運足夠多的彈藥,加上缺乏擴大戰果的追擊手段,讓敵人跑掉大半是可以預料的結果。只要驅逐晨曦大軍的任務達成,就算是一次成功的阻擊戰。
  
  最後還有一千八百多人棄械投降,其中二十五人是貴族,爵位最高的是一名伯爵,自稱百花領主。不過讓伊蒂絲產生興趣的,卻是另一名叫雷敏.佩頓的男爵。報告上寫著,在一片許諾給付贖金,希望得到妥善對待的請求聲中,他卻反覆強調自己和一位灰堡高官是舊識,還跟灰堡之王有著朋友關係。
  
  「這人真這麼說?」她朝鷹面搖了搖冊子。
  
  「估計只是胡說八道,或者以為灰堡之王還是提費科.溫布頓。」副營長皺眉道,「您打算怎麼處置這些投降貴族?」
  
  「贖回是不可能了,先扔進牢里養著吧,」伊蒂絲沉吟了片刻,「以後說不定還用得著。至於非貴族,就地遣散即可,我們沒有那麼多餘糧分給他們。」
  
  「是。」
  
  「沒有發現晨曦之主安佩因.摩亞的下落嗎?」
  
  「屍體中並沒有找到與他特徵相符的人,」鷹面搖搖頭,「審問俘虜時倒有人疑似見過安佩因,不過那時候他和一群騎士似乎都換了身衣服,也沒有攜帶旗幟或家徽。其餘人想要跟他們一同撤退,還遭到了騎士的阻攔,由於距離相隔較遠,加上現場一片混亂,那傢伙也無法確定對方就是安佩因。」
  
  「遇見的地點呢?」
  
  「舊聖城內。」
  
  「那麼十有八九是他,」伊蒂絲聳聳肩,「想要聚集起一支規模如此龐大的隊伍,國王親征是必不可少的。如果一國之君在大軍中,你覺得應該走在哪裡?」
  
  「呃……最前面?」鷹面不確定道。
  
  「準確的說,是先鋒之後。」她解釋道,「舊聖城沒有城牆,能搶到什麼東西全憑手快,因此劫掠這種事自然也得讓國王先來。先鋒一般由他的騎士團擔當,既可以提前排除威脅,又能保證自己是第一個入城者。」
  
  「所以當轟炸機行動開始時,他們已經在城內了?」
  
  「嗯,正因為如此,安佩因才躲過了麥茜和蜂鳥小姐的空中攻擊,並且有充分的時間辨明局勢,選擇正確的逃跑方向話雖這麼說,能在半個時辰內決定放下國王的尊嚴喬裝出逃,也算是合格的反應了。」伊蒂絲微不可查地揚起嘴角,輕輕舔了舔嘴唇。
  
  「該死!還是讓最大的魚給跑了!」鷹面憤憤道,「如果我能預先準備一支追擊部隊的話……」
  
  「沒有用的,」她打斷道,「這麼寬闊的平原,除非你能預知他逃跑的路線,才有可能截住他。主道上的伏擊不過是利用了敵人的撤退習慣和從眾心理罷了所以當他們向另一側的麥田逃竄時,火槍的殺傷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副營長沒有反駁,但仍顯得一副十分懊惱的樣子。
  
  「你也無需自責,要知道這未必不是件好事。」伊蒂絲笑了笑。
  
  「為什麼?」鷹面訝異地抬起頭來。
  
  「這個問題解釋起來比較複雜,你只需明白,恐懼是會傳染的,等那些人意識到與灰堡為敵有多麼可怕后,還會將陛下的警告視作無物嗎?」北地珍珠頓了頓,「安佩因.摩亞的王座只怕沒那麼好坐了。」
  
  見她不想深談,鷹面也沒有再追問下去,「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直接佔領舊聖城嗎?」
  
  「就靠這五百人?駐進城裡連個水花都濺不起來。」伊蒂絲毫不猶豫地否決道,「再等等,麥茜小姐已經去接送一名關鍵人物了,如果順利的話,或許我們能不費吹灰之力拿下此地。」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06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