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2章 四大凶獸!

隨著天尊話語出口,立刻那墜落下去的指環,猛的就散發出七彩之光,這光芒一瞬間就覆蓋了整個通天海,更是映照天空!
  
  在這一瞬,甚至就連天地的崩潰,也都好似被凝固了一下,而天尊也並非是好心的去阻止世界枯萎,他要做的,是去封印世界!
  
  從而讓白小純這連他也都心驚的道法,如被封住,打不開異界之門,就無法讓那恐怖的巨獸降臨下來!
  
  「是老夫小看了這世間道法……水澤國度……」天尊淡淡開口,目中在這一瞬,爆出精芒。
  
  「不過,現在不會了!」他右手猛的一揮,頓時那指環上的封印之力,不僅僅是封印了天地,更是從四周八方,直奔白小純而去,似要將白小純也都封印在內。
  
  白小純目光閃動,一樣凝重,通天道人身為世界之主多年,底蘊之深,白小純知道是自己無法比擬的,從之前對方的幾次出手,就可看出,天尊的手段之多,法寶之眾,難以想象。
  
  如今的這枚指環,其上散出的古老氣息,讓白小純也都心驚,不用想就知道,這顯然也是一件至寶,雖不如世界之寶,可也必定有驚人的來歷。
  
  眼看這四周封印,帶著滅絕之意,縮困而來,白小純沒有退後,反倒是身體向前一步走出,不死禁……直接展開!
  
  轟鳴中,他的不死禁下,一切禁制陣法在其面前,都好似不存在,竟直接的就穿梭了這封印之力,撼山撞同時爆發,換來更驚人的速度,瞬間就直接出現在了天尊的面前,右手抬起時,碎喉鎖正要落下。
  
  可白小純的面色,卻是一變,來不及思索,身體急速後退,可還是晚了……天尊的嘴角露出一絲譏諷。
  
  「你還真以為本尊忌憚你的本命巨獸么!本尊豈能不知,不死卷的不死禁,可穿梭一切世間禁法……可你能穿梭封印,卻穿不透這法寶的實質之力!一切,只不過是為了讓你中計而已!」天尊仰天大笑,右手猛的一揮,頓時這四周的一切封印,眨眼間就開始了碎裂與崩潰……這崩潰轟鳴中,形成的毀滅之力,瞬間就從四方瘋狂而來。
  
  天尊根本就沒有要去封印天地,那一切都是他刻意擺出,真正的目的,是為了讓白小純忽略其他,從而注意不到,這已經出現在其四周的……指環至寶!
  
  若是此刻站在天空頂點,向下看去,可以看到白小純的四周,那將其籠罩在內,排山倒海一般轟鳴而去的毀滅之力,赫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環形……
  
  而仔細去看的話,在那毀滅之力內,竟存下了一個指環,這指環不斷地收縮,
  
  滅絕之意,持續爆發,毀滅之能,滔天而起,白小純面色變化,強烈的危機感在體內不斷地升起時,他的目光一凝。
  
  竟不再去抵抗,而是任由指環急速收縮后,瞬間,就凝聚在了自己的身上,而他唯一做的,就是在這指環收縮而來的瞬間,以自己的右手,代替身體,被那指環死死的勒住!
  
  剎那間,他的右手就傳來刺痛,指環直接就勒在了肉中,與此同時,他體內強悍的恢復力,自行爆發,形成了抵抗,直接衝擊指環。
  
  天尊眉頭皺起,對於白小純在這危機關頭,明知無法閃躲,所以果斷無比的用手臂來代替身軀的做法,他雖能想到,可眼看白小純反應如此快捷,還是讓他覺得難纏,尤其是不死卷的恢復驚人,讓天尊心底有些遺憾。
  
  「終究還是需要付出一些代價……」天尊搖頭,目光一閃,身體如閃電一般,在白小純恢復力爆發,去對抗束縛住了其右手的指環的剎那,直接接近,出手就是天地神通!
  
  轟鳴中,白小純立刻回擊,二人在這半空中,直接就掀起了一連串的音爆與巨響,通天道人的氣勢越來越強,他雖是准天尊,可其底蘊之深,如今爆發出的戰力,竟無限的接近真正的大乘境界。
  
  而白小純這裡,本就在修為上差了一些,又被封住了右手,本不是通天道人的對手,可他不死長生功逆天的恢復,使得他的所有傷勢,幾乎瞬間就會恢復,這恢復的程度甚至超越了血祖太多,一時竟與天尊戰的……勢均力敵!
  
  更是在幾個呼吸之後,白小純額頭青筋鼓起,右手猛的握拳,在一拳轟出時,他的恢復之力與肉身之力同時爆發,那死死的收在其右手上的至寶指環,竟也無法承受這力量的震動與擴散,在轟鳴中,直接就四分五裂,驀然爆開。
  
  而隨著爆開,白小純的戰力頓時再無限制,直接炸動,一拳之下,天地間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轟隆隆中直奔天尊而去。
  
  天尊冷哼,身體退後幾步,右手抬起掐訣,一指虛無,口中傳出冰寒之聲。
  
  「饕蛟!」
  
  天尊的聲音,在開口的剎那,本已沒有多少海水的通天海深處,忽然傳出一聲咆哮,這咆哮讓天地震動的同時,一股讓世界色變的氣息,轟然爆發。
  
  隨著爆發,海水直接爆開,赫然有一條身體足有萬丈大小的蛟蛇,騰然衝出,說其是蛇不恰當,因為它只是蛇身,而其頭顱竟是足有千丈大小,似龍非龍,猙獰無比!
  
  剛一出現,就讓八方虛無,也都掀起無窮波動!
  
  「奇鱷!」沒有結束,天尊再次掐訣,開口的同時,竟從這通天大陸上,四條通天河內,同時有吼聲傳出,有四條金色的鱷魚,瞬間而起,竟彼此凝聚在一起后,形成了一條……萬丈大小,可卻有四個頭顱的金鱷!
  
  呼嘯而來!
  
  「混巨!」
  
  「禽憮!」天尊揮手間,聲音依舊驚天,從那天空上,赫然有一隻巨大的鵬鳥,發出凄厲的嘶吼,似能遮蓋小半個天空,轟轟降臨!
  
  仔細一看,這鵬鳥的身體上,多處腐爛見骨,此禽……竟是一隻不知死了多少年的亡靈!
  
  緊接著,則是小半個通天南脈的大地,直接爆開,從南脈的地底,飛速的爬出了一隻石蟲,身體萬丈,龐大的身軀所過之處,一切事物都立刻石化,甚至其所過的地脈,也都留下了一道觸目驚心的白色痕迹。
  
  「白小純,老夫能與守陵人爭鬥多年,底蘊之深,天下無人能及,你……憑什麼和本尊來戰!」
  
  天尊大喝一聲,右手抬起,向著白小純一指,頓時這四尊大獸,齊齊咆哮嘶鳴,直奔白小純而來!
  
  其他三獸不說,那金色的鱷魚,白小純曾經多次見過,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這鱷魚竟有四隻,且都是……天尊之物!!
  
  而這四頭凶獸散發出的氣勢,任何一個,都堪比半神大圓滿!
  
  可以想象,如此強悍的天尊,血祖竟能拖延許久,這裡面必定有問題,顯然…血祖的確不俗,也的確是在拖延,可天尊也絕非如其之前所表現的那樣氣急敗壞,明顯的……是天尊也在等待守陵人的成功!
  
  守陵人算計天尊的同時,天尊……也在算計守陵人!
  
  他在等自己到來,更重要的是,他在等守陵人的死亡!因為在天尊的心中,他最忌憚的,從始至終都是守陵人,哪怕他明知道守陵人已經虛弱,可還是在多年來的對抗中,有來自本能的忌憚!
  
  而守陵人一死,天尊徹底放心,對於他來說,一切就從複雜變的簡單了,只要吞了自己,就可煉成不死長生丹!
  
  這些念頭在白小純心中瞬間閃過。
  
  「能有如此算計的天尊,必然有一個讓其認為,有著十足把握的依恃!」白小純面色變化間思緒電轉,他知道,正是天尊這讓自己想不明白的依恃,才使得天尊……有信心在一切都脫離了計劃,又符合了計劃的同時,能去獲得最終的勝利!
  
  「他所依恃的……不可能是這四隻凶獸!」白小純身體後退,在與天尊的生死之戰中,他必須要花費心神去思索,實在是……天尊,作為這個世界中,多少年來的至尊,白小純不能有太多的差錯,稍微不慎,將是萬劫不復!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09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