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八章 從天而降

隨著咔嚓一聲脆響,插銷向上彈起,重達五個夜鶯的航彈在重力作用下滑出支架,借著慣性朝人群飛去。
  
  脫離「東風號」后,航彈立刻恢復了重量,但速度絲毫未減,這個變化瞬間賦予了它極大的動能。彈體與空氣的摩擦令其發出一種奇特的嘯音,像是哨子,又如山風穿過岩洞一般,地面上的人不約而同抬起頭來,注視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
  
  到了這個時候,大多數晨曦貴族反而鬆了一口氣。
  
  比起麥茜恐怖而巨大的身軀,兩枚航彈顯得不值一提——儘管從那個高度扔下來,砸到頭上必然會屍骨無存,但死的也就是三四個倒霉蛋罷了。
  
  為了從瀕臨瓦解的教會中分到一杯羹,此次遠征響應者無數。大到公爵守護,小到新晉騎士,全都積極地備好馬匹,招募隨從,一路跟隨晨曦之主浩浩蕩蕩地向西面挺進,因此隊伍也是前所未有的龐大。
  
  一萬多人的大軍,別說死上三四個,就算死上三四十又如何?
  
  倒是外形驚悚的恐獸更令人懼怕,一旦撲入人群中撕咬踐踏,造成的傷亡少說也得上百,更別提那些無知的農奴被下破膽后瘋狂逃竄引起的損失了。只要巨獸不落地,他們就並不太擔心。
  
  當然,也有可能是對方心存忌憚,不敢公然與晨曦大軍對抗的緣故。畢竟這玩意很可能是女巫搞的鬼,而他們身上除了都佩有神罰之石外,還準備了不少對付女巫的工具——既然劫掠的目標是教會,這方面的手段自然必不可少。
  
  不少騎士已經放下了手中的長弓,收起神石箭矢,笑著打賭這兩塊黑石頭會落到哪個家族的隊伍中。
  
  沒有疏散、沒有卧倒,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兩枚航彈如同離弦之箭,以一道近乎直線的軌跡,迎頭撞入了緩緩移動的大軍里。
  
  「溪流」中央頓時掀起了兩團猩紅的烈焰!
  
  航彈落點處的人畜直接化為灰燼,受熱膨脹的氣流形成了爆炸風,猶如一道波紋向四面八方綻放開來。加速到這個程度的熱風和鋼牆沒什麼區別,撞上的人幾乎立刻粉身碎骨,斷肢和內臟被拋得到處都是。
  
  衝擊波衰減得很快,在百步之後便不再有撕裂軀體的能力,但對於一枚航彈來說,其殺傷力遠不止如此。
  
  和王都之戰不同,晨曦與舊聖城接壤的區域是一塊寬敞的平原,無論衝擊波還是破片,都不會有任何遮擋。而毫無防備意識、挺身站立著的高密度人群簡直成了破片最好的靶子——彈體內的千百顆鐵珠連同破碎的外殼一起,以數倍於聲音的速度貫穿了人群,一顆鐵珠往往能連續穿透十來人才停下,更別提能量巨大的鋼製殼體了。
  
  航彈的威力幾乎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來。
  
  從高空中看,騰起的黑煙像是一道高牆,將涌動的「溪流」生生遏止下來。
  
  然而還未等晨曦貴族從天雷般的打擊中回過神來,閃電已經爬升至最高點,開始了第二輪俯衝。
  
  「東風號,再出擊!」
  
  麥茜緊跟其後,收攏翅膀,沿著閃電開闢的軌跡一路下墜,併發出高亢的長嘯——
  
  「嗷嗷嗷嗷嗷嗷——————!」
  
  八枚航彈分別裝載在左右兩個支架中,按滑軌依次落下,既可以連續轟炸四次,也可以一口氣丟到同一個目標上。為了達到最佳震懾效果,閃電打算俯衝四次,儘可能將炸彈仍在還未散開的溪流中後段。
  
  不過當第三輪航彈投下時,晨曦大軍就已經崩潰了。
  
  對還活著的人來說,那並不是爆炸,而是天降神罰。被天雷擊中過的地方皆是一片焦土、屍橫遍野,無論是不著片甲的農奴,還是身披重鎧的騎士,在地獄般的烈焰面前沒有任何區別。誰也不知道這樣的攻擊還會持續多久,震耳欲聾的爆炸和重傷者的慘叫無一不折磨著眾人的神經。
  
  而最令他們無法接受的是,面對如此匪夷所思的打擊,他們唯一能做的只有祈禱下一次黑石頭不會落到自己附近。在空中盤旋俯衝的巨獸根本不會靠近箭矢的攻擊範圍,一群人除了被動挨打外,幾乎束手無策。
  
  這樣的戰鬥完全超乎了他們的常識。
  
  貴族是為了劫掠財富而來,倘若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那要錢還有什麼用?就算能搜刮到一大箱金龍,侍從死光后也沒辦法運回去啊。
  
  兩相衡量之下,結論已不言而喻。
  
  當嚴令農奴不得逃離戰場的騎士自個掉頭策馬時,隊伍很快失去了約束。「溪流」再次流動起來,不過這回的方向已截然不同。先是一批兩批,隨後是一群兩群,已經進入城內的分散貴族失去了源頭,而後面較為規整的列隊則成為了一灘散沙。
  
  可對於晨曦大軍而言,噩夢才剛剛開始。
  
  早已藏身於大道一旁田野里的第一軍等到敵人蜂擁而至時,冷靜地扣下了扳機。
  
  這是一次如教科書般標準的側擊。
  
  眾貴族只想儘快離開這塊危險的地方,全然忽略了側翼的偵查與防備。北地駐軍五個班沿道路一字排開,朝潰散的人群傾斜火力——重機槍也好,轉輪步槍也罷,全部無須考慮命中問題,在不到三百米的距離內,只用儘快打光槍膛里的子彈即可。
  
  半人高的麥稈成了伏擊者最好的掩護,趁著天還未亮之際,鷹面便已率人潛伏至此。希爾維強大的洞察能力確保了對偵騎的完全隱蔽,對方几乎如瞎子一般,但自身的一舉一動卻清晰地暴露在第一軍眼中。
  
  可謂從偵查層面上,兩者便已不是一個層次的對手。
  
  直到第一聲槍聲響起,晨曦貴族才驚覺稻田中竟還埋伏著一支敵軍!若是行軍時遇到突襲,他們或許還會仗著人多勢眾發起反擊,但到了此刻,逃命已成了最重要的事——被子彈擊中還是逃出升天全憑運氣,人人只恨自己少長了兩條腿,慌不擇路地埋頭逃竄,貴族更是驅使坐騎在人群里橫衝直撞,全然不顧領民的死活。
  
  寬闊的大道眨眼間變成了一條死亡之路。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5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