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給我去死

徐小仙一臉認真嚴肅的看著楚羽:「說好了,一會出去,你不許出聲,一切都聽我的。」

楚羽有些惆悵,無奈的看著徐小仙:「我說丫頭,我是真的……」

「別說話!」徐小仙瞪大眼睛:「怎麼這麼不聽話呢?一點都不乖!」

「……」

煉仙地外。

蠱王正一臉陰冷的坐在那裡。

他的身後,還同樣盤坐著四個年輕人。

這四人的眼神中充滿驚恐、憤怒和無奈。

他們全都是高級學院的年輕天驕,來到這裡,也是想見識一下大名鼎鼎的煉仙地。

但卻沒想到,這裡最恐怖的東西,並不是煉仙地,而是蠱王!

看見這四個年輕人,蠱王根本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下手。

用蠱蟲控制了這四人。

他們都是這個世界的真正天驕,心中有著遠大理想和抱負。

但現在,卻一切都成了夢幻泡影。

他們被一隻小小的蟲子……給控制了!

生死不由自己,前途未來一片渺茫。

即將要面對什麼,心中全無把握。

這時候,他們突然間瞪大雙眼,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煉仙地那邊。

兩道身影,從那裡面緩緩走出。

走在前面的,是一個穿著粉色及膝裙,梳著披肩長發,齊劉海的漂亮少女。

走在後面的那位,穿著一身玄青色戰衣,同樣留著長發,相貌普通的青年。

「這兩人……居然是從煉仙地活著走出來的?」

「天吶,那女子,就是傳說中的魔教妖女嗎?她居然真的還活著!」

「據說她頂著一張符聖煉製出的古老符篆,一臉從容的走進煉仙地。但那張符篆,聽說只能維持一會兒的功夫。這麼多天過去,她居然還能活著走出來,她身上……到底有多少張這種符篆?」

「不可思議!」

四個被蠱王控制的年輕人,皆一臉駭然,相互間用精神傳音溝通著。

蠱王看見徐小仙的時候,微微一怔,眼神中閃爍著一抹奇異的光芒。

符聖煉製出的符、可以抵抗煉仙地的侵蝕……

這兩點綜合到一起,別人不會覺得有什麼,但對蠱王來說,卻如同一盞指路明燈。

他當時就已經猜到那女子的身份了。

除了天魔教的小公主,聖女徐小仙之外,整個鏡像世界,怕是也沒有第二個人,可以將符聖煉製出的頂級符篆,當做普通靈石來用。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那個中了他蠱蟲的小王八蛋,居然跟小公主在一起?

「你終於敢出來了?」

蠱王陰測測的看著楚羽。

他很自信,甚至沒有嘗試著去聯絡一下他下在楚羽身上的噬心蠱。

因為這個人既然完好無損的活著出來了,那就說明噬心蠱一定還在他身上。

至於楚羽活下來的原因,在蠱王看來,肯定是因為那隻丹爐!

那肯定是一件真正的仙器!

甚至,是頂級仙器!

不然怎麼能夠抵擋住煉仙地那裡的力量?

出來就好!

出來了,不但人是我的,東西……也是我的!

楚羽剛想說話,徐小仙傳音,帶著憤怒的情緒:「別說話!」

「……」楚羽滿臉黑線,露出苦笑。

心中卻是感到幾分溫暖,不管怎麼說,這丫頭都是真心實意的在為他好。

「蠱王叔叔,一別多年,別來無恙啊。」徐小仙的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眼神柔和,看上去十分乖巧。

「是啊,這麼多年了,想不到能在這裡見到你這丫頭。」蠱王那張陰冷的臉上,也露出一絲溫和的笑容。

坐在蠱王後面那四個年輕天驕心中很不淡定,心說難道這該死的大惡人,跟著魔教的小妖女是一起的?

怪不得都這麼壞!

而且,他們也終於知道自己受制於何人,原來竟然是蠱王!

這真的是太意外了,也太可怕了!

如果說他們之前還有點心思,去想如何能夠掙脫這人的束縛。

那麼現在,他們全都變得絕望了。

別說他們,就算是神君,中了蠱王的蠱,也沒辦法掙脫。

蠱王說著,有些責怪似的看著徐小仙,用手一指楚羽:「你怎麼會和這種人混在一起?」

身後四個,全都是他的奴僕,所以蠱王說話很隨意。

「哦?怎麼了?」徐小仙兩隻大眼睛忽閃忽閃,像是很茫然。

「這個人,是叔叔的奴僕。」蠱王淡淡說道。

「蠱王叔叔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徐小仙笑著道:「他是我的朋友,如果有什麼地方得罪了蠱王叔叔,我在這裡替他給叔叔道歉,還請叔叔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他一馬。」

「丫頭,不是叔叔不給你面子,這個人,叔叔一定是要帶走的。」蠱王一臉認真:「別的事情,叔叔都可以不計較,但他不行。唯獨他不可以。」

「叔叔!」徐小仙撒嬌似的一跺腳,臉色微紅,輕聲道:「他是人家的……」

那四個年輕天驕瞪大眼睛。

蠱王也微微皺起眉,眼中閃爍著明滅不定的光芒。

楚羽一臉好奇的看著徐小仙,心說這丫頭要說什麼?

「他是人家的心上人啦!」徐小仙說完,一臉羞澀。

那四個年輕天驕嘴角全都忍不住抽搐起來。

蠱王的眼神中,閃爍起更加複雜的光芒,皺眉看著徐小仙,似乎在分析她話里的真實性。

「所以,求叔叔放他一馬吧,他還是個孩子……不懂事呢。」徐小仙噘著嘴,撒著嬌。

蠱王皺眉看著她,道:「丫頭,你是認真的?」

「是呀是呀。」徐小仙用力點頭,看上去又乖又萌。

蠱王沉聲道:「你還記得教中的規矩么?」

徐小仙眨眨眼,道:「記得的,記得的,您放心吧,我肯定會遵照教規做事。」

「按說呢……這個面子,我是應該給你的。」蠱王沉吟著,在那原地踱步。

楚羽微微眯著眼,但卻將一雙眼的能力,運行到極致!

他怕蠱王會在暗中對徐小仙下手!

雖然徐小仙很有信心,但楚羽對蠱王這人,卻是一點信心都沒有的。

這是一個喜怒無常,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相信這種人,還不如相信人人成聖。

蠱王低著頭,眼神中閃過一抹陰冷。

就在這時,徐小仙忽然間說道:「對了叔叔,我在那裡面,僥倖採到十幾株大葯,聽說這些大葯,可以為聖人續命。我年齡還小,拿著這些大葯不但沒什麼用,可能還遭人惦記。這樣吧,這些大葯,就送給叔叔好了。」

徐小仙說著,笑眯眯的從身上取出十幾個貼著封印的木盒,然後將這些木盒,一一打開。

那四個年輕天驕首先忍不住發出一陣驚呼。

「天吶……真的是大葯,被封印著都能散發出如此強烈的藥性波動。」

「十幾株大葯……這真的是一筆巨富!」

蠱王看見這十幾株大葯,眼睛也是微微一眯,心中感到震撼。

他對徐小仙的了解,只停留於徐小仙小的時候。

之所以能一眼看出她的身份,那是徐小仙見面那一刻,就用精神傳音,對他說了一句只有魔教高層才會說的語言。

除此之外,她還偷偷亮出了一個手勢。

那手勢,在魔教中,是公主才能做的!

但蠱王生性多疑,他雖然確認了徐小仙的身份,可並沒有相信她身上只有十幾株大葯。

他太清楚這個魔教的小公主,從小身邊都是一群怎樣的老師。

符聖、葯聖、煉器大宗師、法陣之聖……

幾乎是各種職業的頂級大能,齊聚她身邊。

而且他也知道,公主在法陣方面,有著相當卓絕的天賦。

進入煉仙地那麼多天,就才只有這十幾株大葯?

不過就算只有這十幾株大葯,也已經足夠讓他動心。

但如果他不但有這些大葯,還有一個頂級的煉藥師呢?

他的目光,看向一旁的楚羽。

魔教公主的手中,究竟掌握著多強的力量,蠱王多少清楚一些。

所以,面對徐小仙顯示出來的誠意,蠱王多少有些糾結。

對徐小仙下蠱……他真的有點不太敢。

這件事一旦讓那些老傢伙們知道,哪怕他逃往宇宙星空,也能被輕易的揪出來。

而且,那群老傢伙們的性格,他也知道。

就算他用公主的命去威脅,那群人也不會放過他。

只是,那小子不僅僅是一個煉丹師啊……他身上,還有一隻疑似仙器,能夠抵抗煉仙地侵襲的丹爐!

蠱王在心中,迅速計算著相關利弊。

到最後,他終於下定決心,看著徐小仙,道:「丫頭,看得出,你對這小子是真的不一樣。」

徐小仙一臉羞澀,看上去就像楚羽真的是她心上人一般。

蠱王沉聲道:「我可以放他一馬,但他必須交出一件東西來。」

「嗯?」

徐小仙微微一怔。

心說他之前都裸奔了,身上還能有什麼東西?

想著,她臉色微微一紅。卻是想到之前那幅辣眼睛的畫面。

楚羽眼神很冷,看著蠱王,忽然給徐小仙傳音道:「我要打死他,你會怪我嗎?」

「你有那個本事么?」徐小仙根本不信,覺得楚羽到現在居然還有心思問這種問題,簡直是拎不清。

「會不會怪我。」楚羽再次問道。

「不會,他死活與我何干。」徐小仙耐著性子回答道。

「那就好。」楚羽回了一句。

然後直接走向蠱王。

「哎……你回來!」徐小仙頓時急了。

心說你知不知道好歹啊?我好容易才要說動蠱王,你怎麼還往前湊?

「怎麼?小子,你有不同的意見?」蠱王陰測測的看著楚羽。

楚羽呵呵一笑,手中突然間多出一個深灰色的丹爐。

蠱王眼睛瞬間一亮!

就是這個!

他忍不住呵呵一笑,道:「看在你這麼懂事的份上……」

楚羽卻將這深灰色,上面鐫刻著大量神秘紋路的丹爐猛的掄圓了,照著蠱王的腦袋,當頭砸下。

「去你媽的!」

「給我去死!」

27 Queries in 0.06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