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傀儡

實際上扎拉西亞這種又硬又快的攪屎棍是很令人頭大的,全程霸體,力大無窮,倘若它能帶上十幾個小弟衝上來,那落荒而逃的就是杜瑜琦他們了,只可惜他的心太大,想要獨享這幾塊鮮美的血肉,自然是只能飲恨當場。
  
  做掉了扎拉西亞之後,這傢伙則是足足掉落了四顆靈魂晶石,還掉落了一團深紫色彷彿棉花一樣的東西,給人的感覺就是十分邪惡,同時還隱隱約約發出凄厲的哭號聲。
  
  好在隊伍裡面有每每這個百科全書,托著下巴端詳了很久,居然還湊上去聞了聞,就在杜瑜琦很邪惡的想她會不會去嘗嘗的時候,每每就認了出來,這玩意兒叫做邪念體,應該是被扎拉西亞殺死的人的靈魂都被它吸收了,然後當成自己的動力來聚合在體內,長時間被污染以後形成的意識結合體,這玩意兒每每只知道很罕見,只有在很古老的墓地裡面才能見到,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有了四顆靈魂晶石以後,每每就將之當成了電池來使用,然後開始通過大廳裡面的線路開始接駁入整艘飛船的資料庫當中,大量的信息重新被啟用,然後被泄露了出來,當然,這些信息並不是全部都完整的,其中還是有大段大段的缺失,不過看著這些殘缺的資料,每每的臉色都越來越凝重……
  
  她抬起頭來嚴肅的道:
  
  「我覺得我們這一次似乎有些冒險了…….剛才我調閱的是船上的貨物清單,上面記載著聖者之鳴號最後一次啟航之前記錄的一些數據,在這些數據當中,有著一份貨運清單。我懷疑,當年聖者之鳴號的墜毀,多半就和這一份清單有著極大的關聯!」
  
  杜瑜琦好奇的道:
  
  「運的是什麼?」
  
  每每道:
  
  「是墓地當中的文物,這東西乃是一位喜歡研究歷史和古物的貴族託運的,運送的東西是從一處塵封已久的墓地當中挖出來的,據說挖掘這一處墓地的時候就發生了很多詭異的事情。這一處墓地的歷史都有幾百年,據說墓主甚至用邪龍斯皮茲的頭部來陪葬!」
  
  「當這批貨物被送上了船以後,這艘船上也出現了一些十分詭異的事情,偏偏船長魯特·格列布里恩,大副娜塔莉婭·休勒都有事外出了,因此陷入了群龍無首的境地。」
  
  夕此時忽然道:
  
  「我們要找的霸者契約到底在不在這艘船上?和你說的這些東西有什麼關聯?」
  
  每每道:
  
  「根據我的調查,最近的一份霸者契約乃是從淺海的神界流出來的,而這艘聖者之鳴號也是從淺海的神界而來,將之帶出來的人叫做露德米拉·比爾洛,她的實力也是相當強大,在她的手中很有可能就有一份霸者契約,所以這一次我們的目的地就是她在船上的卧室——偏偏要去她的卧室的話,那麼就得經過貨艙了,那裡可是剛才出現的這些不死生物的老窩!」
  
  杜瑜琦沉吟了一會兒道:
  
  「伊西利恩家族是用什麼手段在這艘船上開闢出來安全區的?他們是怎樣與這些不死生物和平相處?他們能做到這一點,我們能不能借鑒他們的經驗?」
  
  每每道:
  
  「他們的辦法應該是利用了相關的陣法,我們沒辦法用。」
  
  就在每每說到這裡的時候,忽然聽到了遠處傳來了「咚當」「咚當」的腳步聲,聽起來有些急促,卻是斷斷續續的,很快的,那腳步聲就來到了旁邊的通道上,然後一個人就猛然沖了出來!
  
  不用說,此時杜瑜琦一干人等自然是嚴加戒備,不過很快就發覺乃是一個熟人,乃是鐵狼的親信馬里,可以見到他渾身上下都是鮮血,身上穿著的鎧甲破爛了大半,非但如此,馬里看起來更是像失血過多的模樣,臉色慘白,大口喘息著,一見到了杜瑜琦他們之後就快步奔跑了過來,只是在距離他們還有七八米的地方就一頭栽倒在地上!
  
  此時可以看到,在馬里的背部竟然有什麼東西深深鑽入了他的身體裡面,還要露出一長截出來,這東西渾身上下透出暗紅色,似蛇,似蛭,似蟲,似蚓,粗大若兒臂,單是露在外面的部分就足足有半米長,還在不斷的蠕動著。
  
  一干人此時也不敢大意,慢慢的靠上前去后才發現,這鑽入馬里體內的東西,赫然是一段斷掉了的鎖鏈!這鎖鏈表面鏽蝕很嚴重,彷彿被風化了幾百年似的,刺入到了馬里的體內后,鎖鏈的表面隱隱泛出血紅色,看起來就十分詭異,而在鎖鏈的表面上,甚至還會浮現出來一個一個的奇特符文,甚至飄蕩在空中,隔一會兒便會消散。
  
  猛然之間,血光飛射,馬里口中發出了痛苦的慘叫,整個人卻身不由己的爬了起來,對準了前方的杰特走了過來,看他走路的機械模樣,明顯就像是傀儡一般,同時伸出了雙手,猛掐向了杰特的脖子!
  
  杰特立即就是一閃身,雙手直接伸出想要去抓馬里背後的那條鎖鏈,每每卻尖叫道:
  
  「小心,這鎖鏈看起來很有些古怪,似乎能操控人的神志。」
  
  杰特卻是獰笑了一下,連嘴巴裡面的獠牙都露了出來,他的雙手上同樣也是籠罩了一層黑氣,街霸特有的猛毒一樣附帶在了他的手上,可以說是攻防一體,此時的杰特吸收了變異泰拉石當中的力量以後,猛毒效果得到了明顯的強化,所以天不怕地不怕的他無視了每每的呼叫,閃過了馬里的襲擊之後,一把就攥住了這條鎖鏈!
  
  立即,杰特就感覺到從這條血紅色鎖鏈上傳來了一股詭異的力量,但是這種力量卻被他手掌上面的猛毒之力擋住了,二者衝突發出了滋滋聲音,冒出了大量的青煙。
  
  同時,杰特更是覺得自己抓住的不是一條鎖鏈,而像是一條滑溜溜的大魚,從其身體內部居然爆發出來了驚人的力量,左搖右擺的竭力的想要擺脫他雙手的掌控!血紅色鎖鏈上面的符文更是一個個清晰的閃亮了起來,顯然是在與杰特全力對抗。
  
  二者僵持了幾秒之後,猛然馬里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這條邪惡的鎖鏈又朝著他的身體裡面鑽入了幾厘米,從鎖鏈上爆發出來了一股懾人心魄的強大力量,將杰特震開,而杜瑜琦腰間佩懸著的赫斯之骨也是突然生出了異兆,其表面閃耀起來了奇特的光芒。
  
  每每見狀頓時道:
  
  「我知道這鎖鏈的來歷了!傳說當年邪龍斯皮茲在暗精靈王國被殺以後,依然可以不停的重組作祟,暗精靈王國只能將之分屍,將頭部,爪子,身軀切割開來,分開封印,又因為頭部的邪力最為強大,所以特地打造了二十一根封邪鎖鏈將頭部鎖住封禁!」
  
  「沒想到在漫長的時間當中,邪龍斯皮茲身上的邪力居然連這封邪鎖鏈都直接污染了,看起來這鎖鏈此時根本就起不到封禁它的作用,反而成為了它的武器!先前這條封邪鎖鏈爆發出來的,就是邪龍斯皮茲的龍威,因此與杜教士你的赫斯之骨產生了共鳴,因為狂龍赫斯,邪龍斯皮茲,還有冰龍斯卡薩這三頭龍歸根結底來說,乃是巴卡爾手下的大將,當年彼此之間都非常熟悉呢!」
  
  杜瑜琦眉毛一揚道:
  
  「哦,還有這種事情?」
  
  此時杰特被震開以後覺得很沒面子,立即又衝上去一把攥住了那條邪惡的鎖鏈與之較勁,雙方僵持的時候,杜瑜琦也是遽然出手,猛的一劍斬出就劈在了這條鎖鏈上!
  
  頓時,馬里再次慘叫出聲,鮮血怒激,這條刺入他體內的封邪鎖鏈自行拔出,看起來應該是感覺到了杜瑜琦這邊的強烈威脅,居然是要朝著遠處逃走,不過既然杜瑜琦和杰特兩人聯手,自然不能讓它輕易逃掉,杰特負責抓住與之較勁,杜瑜琦則是連續出劍,破壞之力一觸發之後,立即就將鎖鏈上凝結出來的閃亮符文毀掉,這條鎖鏈頓時就像死蛇一樣的癱到了地上,不復之前的凶威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