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太玄算經

秦牧這一隊中,除了他這個太學博士之外,並無國子監,顧離暖的理由是秦牧是太學博士,官職高,理應獨帶一隊士子。

分配給秦牧的幾位士子,雖然都是經過選拔出來的,士子居中頂尖的人物,但與皇子苑神通居選拔出的士子相比,那就遠遠不如了。

太學院中強者如林,本事高強的多得是,顧離暖讓秦牧帶隊歷練,顯然是公報私仇。

跟隨秦牧前往前線歷練的幾位士子也都是熟人,沈萬雲,雲缺和尚,帶著狼奴的越青虹,司芸香,還有便是秦鈺。

不過秦鈺是京城秦家的子弟,背景深厚,尋到顧離暖說了一聲,便從秦牧的隊伍里調離出去,到了另一個由國子監帶隊的隊伍,避開了秦牧這支必死小隊。

秦牧煉好了一爐赤火靈丹,舒展一下腰身,這幾日他都在煉丹,免得到了前線龍麒麟沒有了吃的,無暇去見那幾位士子。

雲缺和尚尋到沈萬雲、越青虹等人,商議道:「這次大祭酒讓秦博士帶我們歷練,而且是去叛亂之地,估計是有去無回,必死無疑。我們的隊伍里連一個神通者都沒有!」

沈萬雲搖頭道:「有。」

幾人向他看來。沈萬雲淡然道:「我這些日子一直壓制境界,你們可以放心,我隨時可以突破,成為六合境界的神通者。」

越青虹道:「我聽說,這些叛亂教派已經在向南方聚集,要在南方徹底驅除延康國的勢力,有許多宗派勢力原本在京城附近活動,現在都不見了蹤影。比如馭龍門,便遷徙到南方去了。現在涌江之南,已經完全是叛軍的領地!叛亂的各門各派聚集在那裡,神通者是何其之多?你一個神通者半點用處也沒有。」

沈萬雲皺眉:「秦博士江湖閱歷太淺,他才幾歲,走過幾次江湖?由他帶領我們,凶多吉少,就算我有再高的修為實力也是無可奈何。司師妹,你一直沒有說話,你有什麼看法?」

司芸香羞澀笑了笑,沒有說話。

眾人沉默不語。

雲缺和尚嘆道:「還是去天錄樓中選擇一兩門逃命的神通吧,說不定能用到。」

終於到了出發的日子,太學殿前,幾百位士子云集,一位位國子監審視自己的隊列,然後一艘艘樓船飛來,降落在太學殿前,國子監們各自帶隊登上各自的樓船。

「秦博士,你們沒有雇一艘船嗎?」

顧離暖走過來,笑眯眯道:「這次路途頗遠,倘若走過去的話,需要走十幾天時間,你是太學博士,不會連這點錢也不捨得出吧?」

秦牧氣定神閑,笑道:「有勞大祭酒過問。我窮得只剩下了錢,所以花了大價錢雇了一艘快船,很快便到。這艘船上的丹爐是我煉的,很快的。」

沈萬雲等人對視一眼,心道:「果然小氣,煉丹爐都是自己煉的,估計是一艘小船。不過,他竟然懂得煉器?他沒有去過神工殿,從哪裡學來的煉器?」

太學院中有神工殿,學得便是煉器煉寶,神工殿的國子監同時也在朝廷任職,船舶督造廠,武備督造廠都是神工殿的國子監擔任要職。

秦牧自從進入太學院以來,神工殿一次也沒有去過,不可能學到鍛造鑄造的知識。

過了不久,一艘艘樓船飛起,各自駛離太學院。雲缺和尚等人等得心焦,突然只見一艘破破爛爛的樓船在空中搖搖晃晃的駛來,晃晃悠悠的落在太學殿前。

「我們的船到了!」秦牧笑道。

沈萬雲、雲缺、越青虹等人大皺眉頭,只見這艘船已經千瘡百孔,四處漏風,而且桅杆也被砍斷了,連個船帆也沒有。

樓船上出現一個光著膀子的大漢,面目兇惡,一看便不是什麼好人,渾身上下都是刺青,沖秦牧招手,哈哈笑道:「秦老弟,來遲了,來遲了!」

秦牧帶著狐靈兒和龍麒麟走上前去,笑道:「遲一兩日也是沒有問題的。你的這艘船怎麼了?我上次見到的時候還是好好的,為何幾天便破成這樣?」

「別提了,跑了趟生意,又碰到三奇堡的那個騷娘們,放蟲害我,我速度太快,撞到了蟲群,差點把我的寶船打成了篩子。」

梵雲霄看了看沈萬雲等人,嘿嘿笑道:「諸位士子,將來做了官差一定要多多照顧小號,俺們最近從良了。」

雲缺喃喃道:「這艘船如此破爛,不會飛到空中便解體了吧?」

秦牧也有此疑慮,這艘追雲盜船實在太破了,一幅隨時可能散架的樣子。

「不會,不會!」

梵雲霄大大包票,用力拍了拍胸脯:「小號的兄弟早就用符文加固了船體,堅固得很。秦老弟,有空幫我打造一艘鐵殼船嗎?你幫我多煉兩口爐子,用玄鐵打造船身,木頭實在有些脆。」

秦牧思索道:「那需要大價錢了,單單玄鐵都是一筆不小的開支。貴號能拿出這麼多錢嗎?而且,你有圖紙嗎?」

梵雲霄用力搓手道:「我這些年四處打劫……呸呸,四處做生意攢下了不少錢,全部家底加在一起應該可以鍛造一艘鐵殼船。至於圖紙,那就不好弄了……諸位,請登船,咱們上船之後再談。」

眾人登上這艘船,越青虹四下看去,船上的夥計都是一身刺青,凶神惡煞,有的身上還有長長的刀疤,有的缺鼻子少眼,一身煞氣,一看便不是好人。

這艘破船慢悠悠升空,像是老牛拉著破車一般慢吞吞的向京城外駛去。

眾人看了這幅情形,更加垂頭喪氣,沈萬雲低聲道:「這艘船上的人都不是好人,是打家劫舍的兇徒,實力極高,大半都是神通者。秦博士江湖閱歷淺,估計是中了匪徒的計謀,咱們路上一定小心,免得被他們打劫……」

他剛剛說到這裡,突然破船猛地加速,發出凄厲的呼嘯聲,破空而去。

劇烈的震動傳來,破船的速度超過了聲音,瞬息便是里許之地,船上的幾個酒桶被甩飛出去,在半空中被空氣拍得炸開。

眾人連忙站穩身子,駭然的看向四周,只見這破船很快便超過一艘艘已經飛了半日的光鮮樓船,將這些樓船遠遠拋在身後。

這艘破船的速度快得令人無法相信,以這個速度,也就是一兩日時間便可以到達涌江!

秦牧早已經見怪不怪,畢竟丹爐就是他煉的,不值得驚訝。

「沒事,沒事,解體不了。」

梵雲霄安慰眾人,道:「我原本以為會散架,不過載了幾次客一直沒散架。這次也多半散不了。」

呼――

一塊甲板被狂風掀起來,嘩啦啦的向後飛去。

梵雲霄信心滿滿道:「放心,散不了!老二,扛塊板子上來……多扛一塊,又吹飛了一塊!放心,放心,我有經驗。」

突然,樓船駛過一片雨區,那裡正在下雨,這艘船從瓢潑大雨中穿過,梵雲霄一身花花綠綠,到處都是顏色。

狐靈兒驚叫道:「老霄,你的刺青被雨沖花了!」

追雲盜船上的其他匪盜也被淋得身上的刺青都花了,還有個夥計叫道:「大哥,我的疤被雨衝掉了!」

梵雲霄也有些尷尬,道:「等下船后找畫師再給咱們畫上。不過咱們都從良了,好像不必再畫刺青了。老二,把你的眼罩摘掉,你看,都嚇到了幾位士子。」

船副摘下眼罩,露出完好的眼睛。

雲缺和尚喃喃道:「這幾個土匪模樣的,好像有些不太靠譜……」

秦牧卻與土匪頭子很是熟絡,取出一本算經,向梵雲霄討教。狐靈兒則找了一塊帕子,在梵雲霄背上的龍頭上擦了一下,龍頭頓時沒了。

「狐狸,別鬧。」梵雲霄擺了擺手。

狐靈兒撇嘴:「我還以為是真的紋身,原來是畫上去的。」

梵雲霄乾笑兩聲,訥訥道:「那多疼?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豈能亂畫?」

秦牧道:「梵師兄,這太玄算經中的個十百千萬都好說,但是億、兆、京、垓、秭、穰、溝、澗、正、載、極,這些數字未免也太大了,用來計算什麼的?需要這麼大的數字?」

「我也曾問過道主,道主說是用來做無量計算的。」

梵雲霄道:「萬與億之間是萬進位,萬萬為億,億之後是億進位,億億為兆,億兆為京,億京為垓。除此之外,還有除不能盡,個數之後用的是分、厘、毫、絲、忽、微、纖、沙、塵、埃、渺、莫、模糊、逡巡、須臾、瞬息、彈指、剎那、六德、空虛、清靜,用的是十退位。分為十分之一,厘為百分之一,以此類推。」1

秦牧驚訝,道:「這空虛、清凈,又是用來計算什麼的?」

「用來計算元氣最小粒子。」

梵雲霄道:「道劍第十四篇,需要在元氣最小粒子上烙印符文陣法,不經過計算,無法練成。」

秦牧駭然,看了看太玄算經,有些頭疼。

「你鍛造各種寶物,也需要用到這些計算,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秦牧稱是,贊道:「道門的術數造詣,真是非凡。」

他虛心請教,梵雲霄知無不言,梵雲霄已經練成道劍第五篇,在術數上的造詣極高。

注1:兆、京、垓、秭、穰、溝、澗、正、載、極,分、厘、毫、絲、忽、微、纖、沙,等,都是中國古代計數單位,分厘等是計算小數點之後的數字用的。

ps:今天更新兩章,中午一更,晚上一更,宅豬已經爆發了九天,這兩天身子和腦子實在吃不消。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27 Queries in 0.09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