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噬心蠱

「是我下的,既然你能解,難道你不懂這一行的規矩嗎?」中年人一雙眼盯著楚羽,微微皺眉:「你的易容術很高明,如果不是我跟絕命蠱之間有感應,想要找到你,還真的不太容易。」

楚羽心中一凜,心說媽蛋,這人對蠱蟲恐怕是宗師級的。

他不是不知道這種蠱蟲放出來之後,跟主人之間會有一種奇妙的感應。

但他也已經用仙鶴丹經上的一些手法,去切除蠱蟲跟主人之間的聯繫了。

沒想到還是不行。

有些無奈,因為鶴聖對丹藥一道,幾乎是全才。

但也並非什麼都那麼擅長。

至少,在蠱蟲這方面,他就不擅長。

所以留下了這樣一個隱患,到今天終於引爆了。

「我不是你這一行的。」楚羽說道。

「你能解開我的絕命蠱……不,你能知道劉雨煙中的是絕命蠱,並且能夠將其找出來,就足以說明,你對此是精通的。」

中年人一臉嘲諷的表情:「現在你說你不是我這一行的,我會信嗎?」

「信不信由你。」楚羽身上的傷勢很嚴重,對方的手段極為狠厲。

幸好沒有使用蠱蟲,不然的話,只怕會更麻煩。

正想著,中年人一臉戲謔的看著楚羽:「還有,你現在身體中已經中了我的蠱毒,想活命的話,先把絕命蠱交出來。」

楚羽心中微微一驚,心道自己真的中了蠱毒?

應該不至於吧?

他施展仙鶴丹經上的手段,自查了一下。

心猛地一沉。

這人沒騙他!

他真的中了蠱毒!

一隻比塵埃大一點點有限的蠱蟲,正趴在他的心臟上面!

楚羽的臉色,猛然間變得難看起來。

如果不是仙鶴丹經上的手段,他甚至完全感應不到這隻蠱蟲的存在!

對方的手段,也當真是出神入化。

應該是剛剛對自己發起攻擊時,那道打穿他胸膛的光芒中,帶著這隻蠱蟲。

「怎麼樣?感覺到什麼了嗎?」

中年人並不知道楚羽有能力檢查到那隻蠱蟲的存在,他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看著楚羽:「是不是什麼感覺都沒有?其實以你煉丹的實力,還有你的見識,都算得上是上上之選!你能察覺到蠱蟲的存在,並且將其找出,控制住,說明你是有很高明的控蠱手段的。」

楚羽冷冷看著他。

中年人一臉淡淡的笑容:「不過,我現在打進你身體中的這個蠱蟲,在某種程度上來說,要比絕命蠱厲害得多!」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楚羽忽然開口。

他的心中,卻在默默想著自救之法。

這世上的能人實在是太多了,各種手段,五花八門,簡直防不勝防。

而且,這人在這裡面,只有真君的境界。

但以他的手段,在外面,絕不應該僅僅是一個真君。

中年人看著楚羽:「你別試圖想要去化解什麼,實話告訴你,想要用內力把它化掉,只會讓你的痛苦加劇。不信你試試。」

他說完,一臉平靜的看著楚羽,底氣十足的道:「你問吧。」

在他看來,他已經完全徹底的掌控了這個人。

他並沒有想著要殺他,因為他很清楚,這年輕人煉丹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強大!

煉製出的真魂丹,居然可以穩穩的將一個卡在真君巔峰多年的修士推送到神君領域。

這種手段,基本上可以證明,楚羽掌握著聖人法!

不然,一個尋常的丹師,就算是宗師級別的,也未必有這種能力。

他想讓楚羽成為他的丹奴!

中了他的噬心蠱,別說這樣一個尊者境的修士,就算是神君,也得乖乖成為他的奴僕!

就連生死……都不能自控!

楚羽傷勢太重,站立都有些困難,乾脆坐在那裡。

看著中年人,一臉無所謂的表情:「劉雨煙這樣一個普通的女孩子,你為什麼要對她使用絕命蠱?誠然,她很漂亮,天賦也相當不錯,看起來,如果有足夠資源的情況下,她的能力,應該並不會遜色於高級學院的那些頂級天驕。」

一口氣說了這麼一段話,楚羽忍不住開始喘息起來,這還真不是裝的。

他身上的傷勢開始發作起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就像他在遇到這中年人之前還在想的那個問題那樣,面對鏡像世界高級學院中的那些同輩天驕,他無所畏懼。

哪怕對方高出一個大境界,他也同樣不怕。

可上一代的呢?上上代的呢?那些老輩人物呢?

只是想不到這麼快,他的擔憂就應驗。

真的有種日了狗了的感覺,真特么的倒霉。

「她?普通的女孩子?只是漂亮一點?天賦不錯?」

中年人一連反問了好幾句,然後冷笑看著楚羽:「看在你已經成為我的丹奴的情況下,我可以跟你說一句實話。你,壞了我的大事!」

他說著,臉色變得陰沉起來:「你是不是認為絕命蠱,只是讓人沉睡?可以封印聖人?」

楚羽微微皺眉:「難道不是嗎?」

「當然不是!」中年人冷冷看著楚羽:「我在她身上,種下那隻絕命蠱,讓她沉睡百年,吸取她百年夢境,可以讓我的精神力量增加十倍!」

「十倍!」

「知道那是什麼概念嗎?」

中年人的面色變得猙獰起來,甚至有些歇斯底里。

「我好容易才找到這樣一個好苗子,她這種體質,我苦苦尋找了一千多年!才找到她這樣一個,你算個什麼東西?直接破壞了我的好事!」

楚羽撇撇嘴:「那你再種一個不就完了?」

「放屁!」中年人怒道:「如果那麼簡單,我還到處找你做什麼?媽的,首先絕命蠱必須是從來沒有吸附過任何生靈的,需要用各種極品靈藥,餵養五百年,這樣才能讓寄主不斷的生出各種奇妙夢境。」

「其次,寄主的體質非常特殊,只能被絕命蠱這樣吸附一次!一次你懂嗎?就像大姑娘的那張膜,破了就沒了!蠢貨!」

楚羽翻了個白眼:「可以修補的。」

「滾!」

中年人袍袖一甩,直接將楚羽轟出一個跟頭,吐了兩口鮮血。

正好落在煉仙地的邊緣,往後一步,就是煉仙地。

「要不是看你還有點用,現在就特么想把你碎屍萬段!都不能解了我心頭之恨!」

中年人面色鐵青的怒視楚羽。

讓絕命蠱吸取人的夢境,這種手段楚羽當真是聞所未聞。

想想都覺得可怕!

雖然不知道劉雨煙是什麼體質,但想來肯定有不凡之處。

「老子是蠱王!蠱王你懂嗎?養了一輩子的蠱,好容易有機會,通過這手段成聖,卻被你硬生生給毀了!你說,你該不該殺?」中年人瞪著楚羽,喘著粗氣,然後道:「殺了你,完全不能解開我心頭的恨意,只有讓你成為我的丹奴,一輩子為我煉丹!一輩子做我奴僕!」

「我高興就打你一頓,不高興也打你一頓!我會永遠這麼折磨你,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而且,還得給我煉丹!」

「好可怕。」楚羽喃喃道。

「現在知道害怕了?」中年人陰測測的一笑,那笑容看上去無比的陰森恐怖,他沖著楚羽招招手:「別坐在那裝死了,起來,跟我走!」

「這種蠱蟲,可以化解掉嗎?」楚羽忽然開口問道。

中年人哈哈一笑:「化解掉?這叫噬心蠱!它叫萬古之王!一旦進入人體,任你多高修為,都休想化解掉!」

「你若是死了呢?」楚羽問道。

「那你也會死。」中年人微微一笑。

「真毒啊……難道就一點辦法都沒有嗎?」楚羽臉上露出幾分沮喪之色。

「辦法,當然有。」

中年人一臉戲謔的看著楚羽。

「嗯?有辦法?」楚羽的眼中,燃起一團希冀的火焰。

中年人哈哈笑道,豎起兩根手指:「兩個辦法,第一,我出手,收回這隻蠱蟲,但這不可能!」

「那第二呢?」楚羽問道。

「第二,你身後的煉仙地,哈哈哈哈,你若是有勇氣走進去,煉仙地會把你煉化成一團灰燼!這種地方,可以求死,只要你進去,我就會失去對噬心蠱的控制,你死了,噬心蠱也就跟著被煉化了。」

中年人一臉開心的笑容,笑呵呵的看著楚羽。

他玩了無數年的蠱,被稱為蠱王!

他身邊的奴隸多不勝數,但卻從未有一個敢背叛他的。

煉仙地這種地方,的確可以求死,但問題是,能活著,有誰會願意死?

至少,他在過去漫長的歲月當中,用蠱蟲控制過太多驚才絕艷之輩,膽小怕事者有之,性情剛烈者亦有之,直到如今,還沒有一個人脫離他的掌控。

這次也是巧了,楚羽身後就是煉仙地,如果他真的有那個勇氣走進去的話那我就乾脆成……

嗯?

中年人猛然間瞪大雙眼,不可思議的看著渾身是血,已經接近油盡燈枯的青年,居然站起身,搖搖晃晃的,直接轉身進了煉仙地!

我靠!

真有死的勇氣?

中年人瞬間催動噬心蠱,想要把他拉回來。

但就像他自己剛剛說的那樣,楚羽進了煉仙地,他對噬心蠱瞬間就失去了控制!

「你給我回來!」

中年人大聲怒吼。

楚羽回頭看他一笑:「你說過煉仙地會把這隻蟲子給煉死的。」

「你難道活夠了?」中年人怒道。

「沒,時間如此美好,我怎麼會活夠?哪怕我肩上有著無法想象的壓力,我也沒活夠。」楚羽淡淡說道。

這時候,已經有一道道能量,擊中楚羽的身軀。

眼看著楚羽的身體在寸寸瓦解。

但楚羽臉上表情,卻沒有絲毫變化,他平靜的看著中年人:「但相比之下,我寧可死,也不會被你所掌控。成為你的丹奴?去你媽的吧!」

27 Queries in 0.10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