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知行合一

秦牧心神大震,走入院子中,道:「國師此來,不會只是為了說趣事的吧?靈兒,看茶。」

狐靈兒忙道:「公子,咱們家沒茶,你不喝茶的。」

秦牧哈哈一笑,道:「今後買幾兩茶放著。既然沒茶,那就看座。」

「士子居只有幾個破凳子,哪裡有座?」小狐狸埋怨道。

秦牧有些尷尬。

延康國師擺了擺手,笑道:「不必忙活了,我站著與教主說幾句話便走。」

秦牧目光落在他的臉上,這位震懾天下素有神下第一人之稱的延康國師長相併不能說得上俊美,只能算是普通,但是他的面孔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越看便越是順眼的那種。

他的眼睛是他身上最為耀眼的部位,充滿了智慧的眼睛,似乎帶著點點的靈光,能夠將天下的一切都收入眼底,做出最為明智的判斷。

對於這位延康國師,秦牧頗有好感,心中也充滿了對這位開拓者破局者的敬意。

延康國能有今日,延康國師的功勞要超過皇帝。

主持變法,改革軍政,打破門派之見,打破三大流派之間的隔閡,建立小學大學太學,設立士子制度,這位延康國師讓這個時代變得異常精彩。

但是佩服歸佩服,秦牧對這位延康國師也頗有微詞。

延康國師不僅僅是一個天縱之才,同樣也心狠手辣。

他征伐大墟,雖然知難而退,但是未必不代表沒有下次。

他討伐各國,吞併各國。為了剷除異己,又詐作身受重傷,引誘那些原本已經臣服的門派造反叛亂,生靈塗炭。

這並非是一個完美的人。

秦牧始終看不出面前這個人的追求是什麼,他的胸懷寬廣,明明有包容天下之心,偏偏又要滅絕他國,攻佔大墟,讓延康國擁有更多領土。

他明明對權勢沒有什麼貪戀,但還是為了剷除異己而不惜掀起腥風血雨。

在秦牧看來,延康國師像是一個矛盾體。他的真實想法到底是什麼,很難猜測。

延康國師也在打量他,過了片刻,聲音溫和道:「天聖教的聖教主,出乎我意料的年輕。我得到消息,說聖教主竟然會是我太學院的太學博士,也是吃了一驚。你見到我,好像並不感覺到奇怪?」

秦牧道:「天聖教有教無類,教中各種勢力都有,所以國師能夠在天聖教的高層中安插幾個人也是理所當然。國師這麼快查出我的身份,不值得我驚訝。」

延康國師點了點頭:「天聖教的聖教主,應當有這種智慧。不過你為何見到我,沒有絲毫的驚慌?你不怕我是來殺你的?」

「國師若要殺我,我驚慌也是無用。」

秦牧道:「不殺我,天聖教不反。殺我,天聖教必反。我的命,還沒有天聖教那麼貴重,國師不至於殺我。所以我也無需驚慌。」

延康國師微笑道:「不要這麼肯定。有智慧很好,但是太自以為是的話,你可能會猜錯。不過,你剛才的確打動我心。你說,天聖教不反,可否說說理由?」

秦牧道:「理念相同,無需造反。」

延康國師道:「聽聞你成為教主第一件事,便是設立第三百六十一堂,建立學堂?」

秦牧點頭:「我在效仿國師,改革天聖教。」

「天聖教本來便是披著門派之名的國家,你再效仿我,改革天聖教,豈不是要變成我延康的國中之國?」

延康國師道:「若是太平時期,你們不會造反作亂,但是如果天下大亂,你們為何不會趁機而起,佔據正統?」

「我天聖教之所以在這場動亂中不反,不是不想佔據正統,而是因為現在的延康國,就是一個規模巨大的天聖教。」

秦牧笑道:「我們為何要反我們自己?」

「那麼你們何時會反?」延康國師來了興趣,問道。

秦牧肅然道:「待到國師背叛了天聖教的理念,不再執行聖人之道,延康國也不再是天聖教的時候,我天聖教必反。」

延康國師看他一眼,贊道:「你好大的膽子。」

秦牧道:「不是膽子大,而是必須要實話實說,因為說假話,瞞不過國師。」

延康國師徐徐踱步,來到院中的井邊,不緊不慢道:「你來自大墟,在天聖教中沒有任何根基,我原本想掌控你,讓你借我的力量在天聖教中站穩。現在我沒有了這個想法。」

秦牧走到他的身邊,只聽延康國師繼續道:「你這種人非常危險,擁有了理念的人,往往都非常危險,非常令人頭疼,很難被說服。而說服一個人,是最吃力的事情,還不如殺了簡單。說服一個教派,那就更加吃力了,還不如滅門簡單。無論道門還是大雷音寺,都有著自己的理念,很難被說服。天聖教也是如此。」

他沉默片刻,道:「好在天聖教的理念與延康國並不衝突。」

秦牧好奇道:「國師暫時不會動天聖教,那麼道門和大雷音寺呢?」

「那要看他們怎麼做了。」

延康國師認認真真道:「看看他們是否能夠做到知行合一。倘若他們能夠貫徹他們的理念,做到知行合一,我會盡一切力量和手段除掉他們。倘若他們做不到,存活下來也是不難。」

秦牧心頭微震,問道:「國師的理念又是什麼?」

延康國師搖頭,道:「我不必告訴你。不要看我說什麼,看我做什麼,我的理念會體現在我做的事情之中,這便是知行合一。年輕的聖教主,你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秦牧還是看不透這個人。

現在的他,還無法與延康國師這個層次的人做出理念上的辯論,延康國師的眼界太高,見識太廣,城府太深,對於道法神通的理解,也達到了令人仰止的程度,他沒有達到這個層次。

他無法琢磨透延康國師的心思,也不知道將來會是敵是友。

不過對於當下,身為聖教主,秦牧必須要為天魔教的前途做出謀划。

「這次延康國內部的門派叛亂,我天聖教會鼎力支持國師。」

秦牧仔細想著措辭,道:「但是我也需要國師一個承諾,那就是,平息此次叛亂之後,國師是否會清洗我教,過河拆橋?」

延康國師轉身看向他,道:「不會。」

秦牧露出詢問之色。

延康國師悠悠道:「我需要鞭策。留下天魔教,便是留下一口懸在我頭上的劍,鞭策我,警醒我,讓我不至於犯錯。」

他微微一笑:「我太強大了,我若是犯錯的,誰能奈何得了我?我需要一個能夠在我道心迷失時殺掉我的勢力,天聖教很好。倘若我違背了你們的理念,我等你來殺我。」

秦牧有些悚然。

延康國師邁步離去。

秦牧吐出一口濁氣,只覺自己的寒毛都快要炸起來了。

他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延康國師,不是人!」

非人。

只要是人,便會有七情六慾,便會有自私之念,然而延康國師卻沒有七情六慾,沒有私念。沒有了這些東西,便不再是人。

或者也可以稱之為聖人。

延康國師,會是聖人嗎?

他定下心神,驅散心中的雜亂念頭,這時,院子里的龍麒麟瓮聲瓮氣道:「這個人非常可怕,他站在這裡,我能看到他,卻感覺不到他。」

秦牧微微一怔,剛才他沒有動用青霄天眼去看延康國師,失去了一個機會。

他曾經以天眼去看村長,看到了一尊身體完好光輝偉岸的神o,倘若去看延康國師,會看到什麼?

士子居外,秦飛月正在躬身等候,延康國師走來,道:「回去罷。」

秦飛月不敢多話,走著走著,延康國師突然道:「大祭酒的眼光很好。」

秦飛月笑道:「顧離暖雖然不錯,但是被冰封了兩百年,固步不前,只怕已經落後於時代了。」

「我說的是另一位大祭酒。」

延康國師回頭看向太學院,道:「他選擇的繼承人很好,是個不錯的苗子,只是與我很像。看到這個人總讓我覺得有些不舒服,總想殺掉他。」

秦飛月不解其意。

延康國師邁步遠去,喃喃道:「我討厭照鏡子。鏡子中的自己,始終不如理念中的自己完美。」

士子居中,秦牧總算可以安下心來,他的大一統功法尚未做到完美,還需要靜下心來細細參悟,盡量做到盡善盡美。

延康國師帶給他的衝擊很大,一個為理念而前行而奮鬥的人,總有一些令人心折的魅力。

至於延康國師說留下天魔教便是留下一口懸在頭頂的劍,想要做到這一步,很難。就算整合整個天魔教之力,也做不到這一步。

「國師如此豪情,必須要成全他。」

秦牧催動功法,在院子中慢慢行走,細細體悟自己在霸體三丹功的基礎上創造出的大一統功法,然後歸納整理,又時不時取出大育天魔經,參悟一番。

過了良久,秦牧吐出一口濁氣,速度突然加快,漫山遍野的狂奔,將自己參悟出的大一統功法催動開來,身形浮光掠影般從太學院的山前山後掠過。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27 Queries in 1.03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