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 米其林評選

「嘶」周宇打了個哆嗦,這個時候賣缽仔糕的中年婦女已經全部收拾好了。
  
  而周宇的背部也完全濕透了,天藍色的制服暈成了深色的模樣,就連後半部分帶著的冒著都**一片。
  
  「謝謝周小哥,好了,不用打傘了,謝謝了。」中年婦女抱起背簍,回頭說道。
  
  「知道了,快點去那邊。」周宇指著兩邊躲雨的雨棚。
  
  「好咧,這就走,這就走。」中年婦女往前走去。
  
  而周宇也撐著傘跟著,始終沒讓中年婦女和她的背簍淋到雨。
  
  「快點走,別多說。」就在中年婦女想轉頭說話的時候,周宇的聲音再次響起。
  
  「到了到了,這就到了,周小哥要不要吃點缽仔糕,我做的味道可不是很不錯。」到地方后,中年婦女小心的放下背簍,笑著說道。
  
  「不用,下次注意,動作快點。」說完,周宇轉身就走。
  
  「謝謝你,那下次再請你吃缽仔糕。」中年婦女在周宇身後說道。
  
  而周宇根本沒回話,直接回到自己的車子邊上,準備回隊里去。
  
  畢竟一會還要檢查呢。
  
  不過暴露在雨中的自行車現在坐凳上全是水,周宇皺了下眉頭,準備直接坐上去的時候,周佳打著傘過來了。
  
  「周城管,這是袁老闆讓我給你的。」周佳遞上來的是毛巾。
  
  這個毛巾是袁州自己購買的,是為了食客們準備的。
  
  比如那個拳擊手,還有那些不小心淋雨的人,並且這還是免費的。
  
  這可是袁州小店唯一免費的東西了。
  
  「這怎麼好意思。」周宇有些不好意思的撓頭,小心翼翼的問道:「毛巾收錢嗎?」
  
  畢竟袁老闆,死摳門的名聲,周宇是有所耳聞的。
  
  「毛巾都是免費的,收下吧,我只是帶話的,這可是袁老闆讓我拿來的。」周佳把毛巾塞進周宇手裡,然後轉身離開。
  
  「謝謝袁老闆,也謝謝你了。」周宇拿著毛巾趕忙道了個謝。
  
  「老闆說不用謝。」周佳撐著傘笑眯眯的回頭重複袁州的話。
  
  周宇看了看袁州小店門口,那裡只有排隊等候的食客和剛剛走到的周佳,並沒有袁州的身影。
  
  用毛巾擦乾坐凳,周宇收起毛巾,一手撐傘一手扶著自行車頭緩緩的離開。
  
  雖然背後還是濕的,但自行車的坐凳卻是干,這樣倒是不覺得很冷了。
  
  距離楚梟打電話過來已經三天了,袁州這三天仔細看了看並沒有發現有什麼奇怪的外國人來吃飯。
  
  當然這幾天還是有外國人的,但卻看起來都不像美食家,袁州對此並不在意。
  
  畢竟在他看來,米其林的評選標準並不適合他,甚至不適合華夏的餐飲情況。
  
  袁州不在意,但有人卻是很在意的,那就是華夏廚師聯盟的會長周世傑,他還是很在意的。
  
  這不就直接打電話過來了。
  
  「周會長?」袁州看了看手機,然後接起電話。
  
  「小袁啊,忙完了吧。」自從中日交流會後,周世傑就稱呼袁州為小袁了。
  
  顯得親近,而且周世傑是真的很看好袁州。
  
  「是的,會長,有事嗎?」袁州直接問道。
  
  畢竟周世傑還是很忙的,每次打電話過來都是有事的,而袁州恰恰不擅長寒暄,是以直接開口問。
  
  「也沒什麼事情,就是許久不見,問問你。」周世傑沉默了一秒,這才說道。
  
  「您可以來吃飯,出了蓉派川菜。」袁州自然的說道。
  
  「這可不錯,是老派的那種嗎?」周世傑感興趣的問道。
  
  「是的,正宗蓉派川菜。」袁州自通道。
  
  「那一定得找個時間來嘗嘗。」周世傑聲音里滿是感興趣。
  
  「嗯。」袁州應下。
  
  「對了,那米其林的人走了。」周世傑狀似不經意的說道。
  
  「哦。」袁州出聲,表示自己正在認真聽。
  
  「那些外國佬眼高於頂的,就去了那公館菜看了看,其他的是去都沒去。」周世傑的口氣有些不以為意和雲淡風輕。
  
  「嗯。」袁州贊同的點頭。
  
  「所以這事你也別放心上。」周世傑聽袁州的聲音並沒有變化,這才說出自己的目的。
  
  是的,周世傑知道那米其林的人一來,心裡也是高興的,想著袁州也能在國際上露露臉。
  
  畢竟袁州的實力那是有目共睹的,完全不虛任何人去品鑒的。
  
  誰知人家人倒是來了,既不讓接待,也不理人,自顧自的去了公館菜,吃完就走了,這不是瞧不上了,壓根就沒放在眼裡。
  
  中間也就和周世傑打了個招呼而已,是以袁州那裡是去都沒去的。
  
  周世傑怕袁州知道了心裡不好受,畢竟袁州今年才二十五,正是有傲氣有驕傲的時候,這才是打這個電話的原因。
  
  「謝謝會長,我不會。」袁州說這話的時候,語氣肯定而淡然,並沒有絲毫的不滿。
  
  「那就好,也不用管他,明天我可得來嘗嘗你的蓉派川菜。」周世傑應下,轉而又說起了別的。
  
  「好。」袁州直接答應。
  
  「就這樣,我也不打擾你了,知道你每天都忙著呢。」周世傑主動要掛電話。
  
  「周會長再見。」袁州說完再見,周世傑那邊也就掛斷了電話。
  
  「這個莫名其妙的米其林,也不好好賣自家的輪胎,到處搞事情。」周世傑瞪著電話,臉上的表情很是不滿。
  
  而袁州那裡卻很平靜,畢竟米其林什麼的他還真的看不上。
  
  「老子將來可是要學貫中西成為廚神的男人。」袁州自言自語了一句,然後放下了手機,準備雕刻。
  
  不過剛剛放下的手機,立刻又響了起來,歸屬地顯示為法國。
  
  「不要錢的?」袁州看到國外電話的第一反應就是客服告訴他,接聽國外電話是不要錢的。
  
  是以,袁州很乾脆的接通了電話。
  
  「看來是不忙。」楚梟第一句就是說的這個。
  
  「你也不忙。」袁州不慌不忙的說道。
  
  「米其林的沒去你那裡。」楚梟的語氣很是肯定。
  
  只是還沒等袁州回答,楚梟又繼續說道「那是他們的損失,挺好的。」
  
  「確實,他們損失大了。」袁州很贊同這個說法。
  
  說完后兩人又陷入了一陣沉默,袁州自在的坐在椅子上,甚至拉出抽屜拿了一本書。
  
  而楚梟則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看著桌面出神。
  
  這個樣子好似又是在比賽沉默。
  
  就在袁州以為會很久的時候,楚梟突然開口「上次為什麼不說話。」
  
  袁州回答很有特點……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06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