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魁祖的氣息!

那是一雙……左眼為金,右目水晶的雙目!
  
  那是一雙……沒有了曾經純真目光的雙眼!
  
  那更是一雙……在睜開后,讓天地色變,讓世界顫抖的同時,也蘊含了無盡恨意的眼睛!
  
  在白小純睜開眼的剎那,整個下三城的廢墟,頓時掀起無法形容的風暴,這風暴直接就將整個下三城全部籠罩,擴散四方的同時,也直接升起,從魁皇城內,驟然爆發!
  
  這波動之強,讓這片世界內,所有人……都心神狂震!
  
  通天島上,在與天尊的廝殺中,此刻傷勢已經極為嚴重,似隨時可以隕落,可還在堅持的血祖,感受到了從蠻荒傳來的這股世界的波動后,他的笑聲沙啞,擴WWW..lā
  
  「通天老賊,你感受到了么……」
  
  天尊本就鐵青的面色,此刻難看到了極致,他的呼吸急促,猛的抬頭遙望蠻荒魁皇城的方向,口中似從牙縫內,擠出了三個字……
  
  「白小純……」
  
  魁皇城中,巨鬼王身體劇震,面色狂變,猛的低頭,目中帶著無法置信,似比之前察覺守陵人死亡,還要震撼。
  
  不僅是他如此,靈臨王,九幽王以及鬥勝王,三人都是吸了口氣,目中帶著不可思議,齊齊看向大地。
  
  大天師同樣這般,以他的定力,這一刻也都忍不住失聲驚呼。
  
  「這氣息……」
  
  天地轟鳴,隨著波動的崛起,灰色的正在死亡的蒼穹,也都掀起了磅礴的漩渦,似乎整個世界在這即將死亡中,也都用最後的力氣,發出了生命中最後的歡呼……
  
  通天大陸四脈源頭半神老祖,以及那兩個通天島的神衛,此刻神色大變,六人的心中,在這一瞬竟有強烈到了極限的不安,控制不住的擴散開來,最終竟化作了恐懼!
  
  尤其是星空老祖,他的神色變化比所有人都強烈,他低頭死死的看著大地,心神掀起覆天大浪,實在是這氣息強悍的讓體內修為都顫抖的同時,也讓他感受到了熟悉。
  
  「白、小、純……」
  
  在這眾人都駭然的同時,皇宮內的魁皇,也都猛的睜開眼,目中帶著震駭,他的感受比其他人還要清晰,他首先感受到的,是在這大地深處,此刻隨著波動傳來的……似血脈同源的氣息!
  
  甚至對方的血脈之強,竟超越了自己……這在魁皇看來,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偏偏……就在他的眼前,發生了!
  
  舉世震動中,魁皇城大地深處,那無盡的風暴內,盤膝打坐的白小純,在睜開雙眼后,他沒有立刻起身,而是緩緩的深深的……吸了口氣。
  
  這一口氣吸來,他體內的不死長生功,瞬間完成了最後的融合,在他的身體內融會貫通,如同修鍊而來,再沒有了絲毫隱患與滯澀后,肉身半神巔峰,修為半神初期,結合在一起形成的氣息,透著古老與滄桑,形成的氣勢,讓這整個世界……似乎在他的面前,也都心甘情願的低頭!
  
  那是一種……彷彿成為了世界之主的感覺,那是一種……似乎獲得了整個世界認同的感受!
  
  一個念頭,就可讓眾生低頭,一道目光,就可讓山河幻化!
  
  這種強悍,白小純從來沒體會過,可如今他的心中,卻沒有喜悅,有的只是苦澀複雜中,帶著的沉重。
  
  如果換來這種強悍的代價,是要犧牲杜凌菲,犧牲白浩,犧牲這片世界無數的生命,白小純絕不會選擇。
  
  可守陵人,已經幫他進行了抉擇,對於暗中推動這一切卻犧牲了所有成全自己的守陵人,白小純有恩也有恨,交錯在一起,心中複雜無盡,他感恩,感恩守陵人的救命,感恩守陵人給予的造化,可感恩不代表能無視白浩的死亡,忘記杜凌菲的哭泣。
  
  所以,他也有恨,恨自己的無力,恨守陵人為了所謂的使命,去推動了這一切的發生,可恨不代表他忘記了救命之恩,忘記了造化之恩,最終,也只能是理不清了……只有深深的複雜與苦澀!
  
  但對於那親手塑造了這一切的通天道人,白小純的恨,強烈無比,已然滔天!
  
  他感受到了……這片天地,隨著守陵人的隕落,正在走入死亡……怕是用不了太久,世界就會枯萎,到了那個時候……這片世界內的一切眾生,都將與世界一起陪葬。
  
  他感受到了在那通天島上,此刻正在進行的絕世之戰……也感受到了魁皇城內,岌岌可危的局勢。
  
  「都死了……天尊,你為什麼……還活著!!!」白小純沉默半晌后,猛的抬頭,聲音轟然爆發,超越天雷,在這整個世界,都轟然炸開。
  
  他身上的氣勢,更是在這一瞬,不斷地崛起,在這驚天動地的爆發下,他的身體也緩緩的從盤膝中,直接站了起來!
  
  隨著站起,大地如同地龍翻滾,魁皇城內外的雙方修士,全部心神空白,駭然中已經不再彼此出手,而是呼吸滯住,各自後退。
  
  似乎有一種來自本能的恐懼與敬畏,在這一剎那,控制不住的升起,無論什麼修為,哪怕是半神,也都如此!
  
  大地的嗡嗡震動中,白小純的身體,向前一步走出!
  
  在他腳步落下的剎那,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下三城內,出現時……赫然在了魁皇城的半空中!
  
  他的出現,立刻就讓天空的漩渦,發出了更為強烈的轟鳴巨響,讓這整個世界,在變成了灰色中,似迴光返照般,綻放出了五彩光芒,這光芒以白小純為中心,照耀八方!
  
  這五彩之光,籠罩世界,戰場上所有雙方修士,無不心神與腦海,同時傳出滔天的轟鳴聲,他們氣息粗重的看著天空上白小純的身影,他們的修為在這一刻為之顫抖,他們的靈魂也都不穩,似在每一個人的靈魂深處,都於這一瞬,升起了在他們的血脈中代代傳承下來的某種意志!
  
  那是……對於一代魁皇的敬畏!
  
  皇宮內,這一代的魁皇,此刻顫抖中,他的雙目內透出強烈的光芒,他的反應比其他人要強烈太多,此刻看著白小純,他看到的不再是曾經的身影,而是彷彿看到了……一代魁皇!
  
  「魁祖……」
  
  那種來自血脈內的敬畏與狂熱,讓這一代的魁皇,竟直接升空而起,在半空中,向著白小純……直接跪下!
  
  他雖在大天師的壓制下,成為了傀儡,可就算是大天師,也都無法讓他去跪拜,這片世界,能有資格讓他去跪拜的,之前唯有守陵人,而現在……只有白小純!
  
  「魁思道,拜見魁祖!」
  
  隨著魁皇的跪拜,一道道身影陸續升空,每一個都是魁皇血脈的子嗣,此刻全部狂熱中,齊齊拜見。
  
  那聲聲呼喚,化作的音浪散開八方后,魁皇城內,所有魂修,所有天侯,所有天公……此刻都遵循著來自靈魂深處的敬畏,紛紛向著白小純,跪拜下來。
  
  「拜見魁祖!」
  
  「拜見……魁祖!!」
  
  隨著眾人的狂熱的嘶吼,巨鬼王等人,還有通天大陸的六位半神,都神情強烈變化,哪怕他們是半神強者,可如今還是在那靈魂中的顫粟面前,目中露出駭然。
  
  尤其是冥冥中烙印在靈魂深處的似乎在這片世界誕生時,在所有生命出現時,就留下的久遠印記,彷彿在急促的告訴著他們,眼前的白小純,就是他們的皇!
  
  來自白小純身上的血脈之力,讓他們心中升起無限的敬畏,而來自白小純身上的威壓,更是讓他們壓力之大,前所未有!
  
  巨鬼王深吸口氣,作為半神,他第一個向著白小純,深深一拜!
  
  「拜見魁祖!」
  
  隨後是靈臨王、九幽王乃至鬥勝王,最後是大天師……他的目中帶著感慨,有著更深的敬畏,低頭……一拜!
  
  可相比於巨鬼王等人,通天大陸的六位老祖,壓力更大,他們的意志此刻顫抖無比,一方面是天尊給他們長久以來的威嚴,一反面則是靈魂深處傳遞出的敬畏,使得六人全身,在這一瞬間,就被汗水浸透。
  
  他們的掙扎,沒有持續太久,隨著站在天空上的白小純,目光的掃來,他的目光落在六人身上,好似能穿透靈魂,頓時就在六人的心神中,掀起了足以撼動他們命運的滔天大浪。
  
  轟鳴中,包括星空老祖在內的六人,瞬間低頭,向著白小純……恭敬一拜!
  
  隨著他們的拜見,戰場上所有的通天大陸的修士,都循著靈魂中的印記,全部跪拜下來……聲浪滔天,傳遍整個蠻荒……
  
  「拜見……魁祖!!」
  
  目光所至,皆是敬拜,這種榮耀,是曾經的白小純夢寐以求之事,可如今……當一切真正的出現在眼前時,此刻的白小純,卻沒有絲毫喜悅,他默默地看著向著自己跪拜的眾人,許久之後,白小純緩緩抬起頭了,看向了……通天島的方向!
  
  在看去的剎那,他的目中瞬間就赤色一片,更有滔天的殺機與煞氣,驀然爆發,他沒有理會四周眾人,身體一晃之下,好似踏著天地,形成了一道讓半神也都顫抖的風暴,直奔通天島的方向!
  
  轟鳴巨響,也都壓不住此刻前行中,從白小純口中傳出的,回蕩所有人耳邊的,帶著無盡仇恨與瘋狂的嘶吼!
  
  「天尊,為什麼……你還不死!!」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13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