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屠真子護道者

喀嚓!
  
  青銅面具脫落下一小塊,楚風的面頰露出小部分。
  
  尉遲空盯著他看了又看,略有狐疑。
  
  暗紅色長刀冷氣逼人,赤紅刀芒如仙霞艷艷,如湖光倒映,若戰神御天,楚風就這麼立劈過去,一往無前!
  
  尉遲空剛才吃了大虧,自斬手臂,又卸掉肩頭,半邊身子都血淋淋,劇痛難忍,再加上想到那篇記載,心中生出懼意,不敢攖鋒,下意識就倒退,逃遁向後方。
  
  楚風嘴角露出一縷冷笑,剛才一刀斬破對方的膽,哪怕自身也是重傷,他也很開心,毫不猶豫再次逼進。
  
  與此同時,他刷的一聲,收起腳下的碧綠竹舟,塞進空間手鏈中,直接繳獲。
  
  「你……」
  
  尉遲空驚怒交加,他代步用的法舟被奪,這時他才如夢方醒,從驚懼中回過神來,眼神十分陰冷。
  
  但是,已經晚了,神舟易主。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從未想到如今的地球上有人可以重創他,早先戒備不夠。
  
  他的手指被刀鋒劃破的剎那,被逼自斬手臂,那時就他就倒退出去,站在竹舟的邊緣,剛才又被楚風長刀逼迫,心有惶懼,徹底退出綠竹舟,這等於在拱手讓人。
  
  「孽畜,你敢!」尉遲空惱羞成怒,再怎麼說他也是一個大高手,現階段隱約間有地球本土第一強者之勢,居然被人奪走綠竹舟。
  
  這東西來頭很大,上古大能用它橫渡宇宙,留下很多傳說。
  
  而此時,楚風一口氣穿上了十二重甲胄,渾身五光十色,各種金屬戰衣一同發光,煞是絢爛。
  
  此外,他體內的精神體穿上十幾重甲胄,他將自己護的嚴嚴實實。
  
  別的或許不多,但是關於甲胄、關於秘寶,楚風身上有大量,賣了那麼多的神子、聖女,臨出售前都被拔掉甲衣,他身上的存貨太多了。
  
  然後,楚風揮刀主動出擊,向前殺去。
  
  尉遲空惱怒,他在倒退,避開輪迴刀,看著楚風,眼前這小子穿這麼多甲胄,跟套上了烏龜殼般,一掌拍不死他。
  
  如果常情況下來說,他的掌力何其雄渾,能量滾滾,足以活活震死對方,現在不能一擊格殺,而且還忌憚對方的長刀。
  
  嗖!
  
  尉遲空躲避出去了,避開楚風長刀的鋒芒,吃過一次大虧,他怎麼可能再去硬碰。
  
  「轟!」
  
  下一刻,他從側面出擊,身體像是一道鬼魅般,極速而來,拍向楚風身體一側,手指漆黑如墨,冥土氣息暴漲,身前身後都是鬼神在哭嚎,影影綽綽,甚至有墳地場景。
  
  楚風嗖的一聲離開,速度非常快,因為,這不光是縮地成寸,還有他嘴裡咬著的黑色符紙在加成,令其速度驚人。
  
  尉遲空吃了一驚,對方比他低兩個大境界以上,居然不比他慢。
  
  「老匹夫納命來!」楚風喝道,收走尉遲空的綠竹舟后,他心中大定,對方不能藉此進行空間躍遷,沒有辦法極速逃走了。
  
  他可不只是想傷到這個老傢伙,而是生出殺意,要斬掉對手!
  
  哧!
  
  刀氣如虹,若一片赤色的浪濤拍擊而來,場面宏大,景象懾人。
  
  尉遲空臉色陰沉,張嘴間吐出一座漆黑如墨的小塔,迎風一晃,迅速放大,向著楚風這裡籠罩而來。
  
  轟!
  
  楚風想都沒有想,一刀就劈了過去,喀嚓一聲,輪迴刀很恐怖,將黑色的寶塔生生給斬開,金屬碎片崩開。
  
  而且,能量洶湧,冥土的陰氣如同風暴般席捲。
  
  哧!
  
  同一時間,尉遲空背後一口長劍出鞘,寒光奪目,他手持著,一劍掃來,劍氣長達十幾里遠,稱得上驚心動魄。
  
  這種劍芒能輕易的掃斷山體,截斷山脈,能量駭人。
  
  這一刻,海面都在下沉,被劍氣所壓,海水中各種屍體頓時無數,都是海獸、魚類等,在汪洋中被可怕的劍意活活絞死。
  
  這就是尉遲空的可怕之處,劍氣一出,沒有直接劈向這些生物,光是殺意就斬殺了密密麻麻的海族。
  
  一瞬間,這片地帶寂靜,走向進化之路的海獸都逃走了,其他弱小皆被劍氣覆滅。
  
  喀嚓!
  
  楚風身前足有十八重盾牌被劈開,化成三十六片,這麼多秘寶都被一道劍氣貫穿,景象著實恐怖。
  
  此時,楚風就是一個多寶青年,從神子、聖女那裡洗劫來的秘寶等,不要命的向外扔,一切都是為了殺尉遲空。
  
  他自身速度很快,經過盾牌阻擋,已經躲避出去,雙足發光,施展縮地成寸妙術,嘴巴那裡烏光閃耀,黑色符紙也在加成其敏捷。
  
  他如夢似幻,像是一道虛影,在海面上空移動,但卻不是退走,而是尋到機會就衝過去,手持輪迴刀立劈。
  
  「殺!」
  
  尉遲空喝道,抬手間,一塊金色的寶印飛出,而後極速放大,如同山峰般鎮壓下來,太龐大了,金光滔天,恐怖無邊。
  
  楚風瞳孔收縮,他從手腕摘下金剛琢,這個時候,毫不猶豫的就砸了出去。
  
  轟的一聲,天崩地裂般,金剛琢上有絲線隱現,光澤點點,讓它的氣勢大盛,光華刺眼,像是一顆星辰那麼沉重般,有驚人的符文在閃耀。
  
  轟隆!
  
  那如同山峰般的金色大印被打中后,直接炸開了,這場面太驚人,如同一顆太陽炸開,能量沸騰。
  
  海面上,白霧滔天,也不知道有多少水澤被蒸騰起來,短暫的剎那,險些讓這裡的汪洋見底,珊瑚等全部裸露出來。
  
  吼!
  
  楚風一聲大吼,金剛琢都暴露了,如果尉遲空能夠看清的話,多半在猜測他的身份了。
  
  他毫不猶豫,展開絕殺,要跟此人決一死戰。
  
  他在運轉盜引呼吸法,催動嘴中的黑色符紙,讓它上面的符號越發的盛烈了,導致他速度暴漲。
  
  電光石火間,他就殺到了,揮動輪迴刀就砍。
  
  「喀嚓!」
  
  同一時間,楚風臉上的面具終於是四分五裂,徹底脫落下來,露出他的真容。
  
  「什麼,真是你!?」尉遲空怪叫,跟活見鬼般,滿臉的震驚之色,他早已視為失敗者的死人,居然活著回來,再現他的眼前。
  
  這是多麼的逆天?連煉獄空間都沒有葬下他,無法困住他嗎?大夢凈土放出的消息居然是假的!
  
  尤其是,他一直偏向於地球真子,跟周尚的命運捆綁在一起,現在看到楚風完好無損的歸來,他心頭受到的震動尤其大。
  
  這樣都不死,到底誰是真子,誰是假子?一瞬間,他心中悸動,他的意志動搖了,而後,他感覺一陣驚慌。
  
  他的選擇錯了嗎?
  
  哧!
  
  輪迴刀氣如虹,圍繞著他劈斬,他早已失去一條手臂,半邊身子都是血,此時更不可能力抗,再次躲避。
  
  轟!
  
  然而,這一次,他沒有想到,一團六色火光在身前炸開,景象駭人,像是六種色彩的火光融合歸一,讓人精神顫慄。
  
  顯然,楚風毫不猶疑的祭出了石盒中的六道輪迴火,現在都暴露了,唯有殺尉遲空滅口,他破釜沉舟,動用一切手段。
  
  六色火光突兀的炸開,尉遲空躲避不及,他所祭出各種兵器秘寶等,都被燒的熔化,毀掉在海中。
  
  他哪怕速度飛快,逃遁了出去,可還是被一縷火苗掃中,燒的他頓時慘叫,臉色煞白,無比的恐懼。
  
  「這是……輪迴火?!」
  
  他駭然,比看到輪迴刀還要驚悚。
  
  六色火光十分驚人,比楚風與秦珞音所遭遇的單一的藍色火苗厲害太多了,只是那麼一縷而已,尉遲空左腿就痙攣,被燒廢了。
  
  他十分果斷與狠辣,一劍斬落,膝蓋以下,那化作焦炭的小腿脫落,在虛空中成為灰燼,而且他損失部分精神力。
  
  楚風心頭一凜,如果沒有石盒,他肯定也接觸不了六色火焰,現在看來他與秦珞音只遇到藍色火苗,算是無比幸運了。
  
  「該死,你這小孽畜的命可真大!」
  
  尉遲空發狂,他先後失去一條手臂與一條小腿,遭受從未有過的重創,心中憋屈之極,他明明實力很高,但卻斷臂又斷腿,他難以忍受。
  
  吼!
  
  他像是一頭髮飆的凶獸,吼聲將汪洋都震的浪濤拍天,擊散天空中的雲朵,他怒髮衝冠,眼神森冷,宛若一頭神級獅子般,瘋狂施展妙術,撲殺楚風。
  
  此時,圍繞楚風的尉遲空動作太快,留下無數的殘影,空氣大爆炸,掌刀、劍氣、拳印、秘寶等,鋪天蓋地,向著楚風轟殺過去。
  
  噗!噗!噗!
  
  楚風哪怕速度同樣恐怖,但是,有些攻擊還是沒有避開,畢竟差了兩個大境界以上,黑色符紙只是加成他的速度,而不是固定提升到某一領域中。
  
  楚風身上十二重甲胄炸開,身體冒出一股又一股血花,有些地方都被拳印轟穿了,可見到白森森的骨頭。
  
  遇上這種老怪物,實在是太慘烈。
  
  楚風一招手,石盒收回部分六色火焰,他再次催發出去,整個人也在剎那披上很多重甲胄,保護自己。
  
  而且,這一次認準對方,頂著可怕的秘術之光,向前攻伐。
  
  輪迴火很恐怖,毀掉尉遲空祭出的秘寶,最為關鍵的是,打亂他的進攻節奏。
  
  哧!
  
  楚風利用極速,突然猛然擲出長刀,如一道匹練飛了出去,剖開能量光幕,觸及尉遲空的身體。
  
  這讓尉遲空驚悚,輪迴刀太詭異,讓他忌憚,甚至恐懼,這一次他又中招了,確切的說是在他小腹劃了一道小口子。
  
  傷口其實並不深,但是,他依舊是猛然一劍自斬,剖開小腹,挖出一大塊血肉,讓他忍不住仰天長嚎,凄厲無比。
  
  「小畜生,我要將你碎屍萬段啊!」他大吼,怒到極致,悔不當初,他覺得,早先真應該直接宰了楚風,奪走盜引呼吸法,將事情徹底做絕。
  
  哪裡能料到,今日他居然飽受苦難,被他眼中的棄子這麼攻伐,身體都殘缺了。
  
  在嘶吼的同時,尉遲空眼神森冷,動用精神能量,想要奪刀,畢竟這一刀是楚風出其不意投擲出來的。
  
  然後,他緊接著大恨,因為刀柄上已經拴著一根五色繩索,這是比捆靈繩更高階的秘寶,超越觀想層次,是秦珞音的腰帶,當初在昆崙山大決戰時,被楚風給洗劫走。
  
  楚風將這東西當成了自己的腰帶,今日用出,非常好使,直接鎖住輪迴刀,剎那就帶回來了。
  
  「老傢伙,我看你還能堅持到幾時!」楚風寒聲道。
  
  對方斷臂又斷腿,現在整片小腹那裡都快被掏空了,付出的代價太大,元氣損傷的厲害,實力驟降。
  
  與此同時,楚風跟吃糖豆似的,直接咬碎一顆六道輪迴丹,身上神丹不少,毫不在乎。
  
  一剎那,他周身金光大盛,血氣滾滾,肌體生機重新旺盛如海,能量暴漲。
  
  他雙手握輪迴刀向前殺去!
  
  尉遲空臉色陰森,他羞惱而又震怒,神色變了又變,最終轉身就走,儘管他恨不得立刻將楚風千刀萬剮,但是冷靜后他覺得最佳的選擇就是離開,去養傷,不然的話,他真可能會死在這裡。
  
  然而,他發現根本擺脫不了楚風,他一路逃遁,可身後那小子咬著一張黑色符紙,比之他的速度還要快一些。
  
  這讓他心頭浮現濃重的陰霾,靈魂悸動,感覺大事不妙。
  
  這一路上,他們走走停停,不斷大戰,鮮血不時濺起。
  
  楚風又負了重傷,但是,他身上的六道輪迴丹藥效依舊在,很快深可見骨的傷痕就又癒合了。
  
  轟!
  
  突然間,楚風扔出兩顆紫晶天雷,這可不是一般的秘寶,而是來自大夢凈土,是秦珞音在煉獄為楚風布置險境所埋下的,威能太大了。
  
  一剎那,這片海域沸騰,海水都被蒸幹了,雷電交織,火光滔天。
  
  尉遲空慘叫,身體血淋淋,一條手臂被炸飛,身子都差點斷為兩截。
  
  楚風到了最後關頭才用,出其不意的克敵,起到極佳的效果,果然給予對方重創。
  
  須知,秦珞音本身就高過觀想層次一個大境界,她從大夢凈土帶出來的殺手鐧,自然不是只殺同階對手所用的。
  
  現在尉遲空都差點斃命。
  
  「小崽子,你真是狠毒,同為地球一脈,你要殺我嗎?」尉遲空披頭散髮,在那裡喝道。
  
  「老匹夫,你還有臉說?早先你對我的態度就不說了,在我戰死於昆崙山后,居然還想殺我的朋友,想要抓我的父母,你對域外的人那麼的平和,反過來將屠刀對準自己人,也配跟我說這種話?!」
  
  「周尚是真子,我這是從大局出發,你將呼吸法送給他更合適,他是無劫神體,為了這顆星球,你應該幫助他崛起。」尉遲空吐了一口血說道。
  
  「滾你大爺的真子,一個躲在背後等人餵食的懦夫,一個等著撿便宜、需要我為他提供呼吸法的人,也被稱為真子?我看是你老眼昏花,跟他利益捆綁在一起了吧?什麼狗屁真子,小爺我壓根不信邪,他敢出現在我面前,我一隻手就滅他!讓你看一看,所謂的棄子屠真子如殺狗!」
  
  「你你你……」尉遲空又驚又怒,同時有些惶恐,想到楚風的戰力,他自然心虛了,因為,楚風不是無劫神體,居然一樣的可怕,能從煉獄空間活著回來,這本身就無比逆天。
  
  甚至,他還帶回來了輪迴刀,這就更加讓尉遲空驚悚了,心底深處發寒。
  
  「殺!」
  
  楚風進攻,手持長刀,留下成片的刀光,向前斬去。
  
  噗噗噗……
  
  到了後來,尉遲空慘叫,再次中刀,自斬一條大腿,整個人無比凄慘。
  
  噗!
  
  當他臀部中刀后,他簡直恨欲狂,怒焰滔天,但是,他依舊自斬下半截身子,瘋狂逃遁。
  
  「你還想逃?」楚風冷笑,對方的速度下降一大截,被他追上,直接一刀斜肩斬斷,血雨飛灑。
  
  「不,啊!」尉遲空凄厲大叫,這還怎麼自斬,只剩下一顆頭顱嗎?
  
  「還是我來幫你吧!」楚風這次動用拳印,直接將他頸項以下打爆,化成一團血霧,只留下一顆頭顱。
  
  「你……」尉遲空知道自己活不了,倒也夠狠辣,一顆頭顱橫空,向著楚風撞去,就要自爆。
  
  「想痛快的自爆而死,太便宜你了,你的生死由我來定,輪迴刀下湮滅吧!」
  
  楚風手持長刀,哧的一聲,一道光閃過,將那頭顱立劈為兩半。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奪冠軍在線觀看!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meinvlu123 (長按三秒複製) !!

27 Queries in 0.06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