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顧大祭酒

靈玉書面色陰晴不定,秦牧說中了他的擔憂。

顧離暖是皇太子幼年時的老師,皇太子比他大,而且佔據太子的位子,如果說皇子與庶民之間的待遇是天差地別,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那麼太子與皇子之間的待遇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顧離暖是不會給自己這個面子的,非但不會給他面子,還會給他小鞋穿。

他現在便可以確定這一點。

「你與顧離暖的事情,我不會過問。」

靈玉書拿定主意,道:「不過你自己須得小心,顧離暖處事不像上一代大祭酒,沒有春風化雨的胸懷。」

秦牧點頭,道:「你放心。顧離暖最多只敢給我小鞋穿,不敢過分。」

靈玉書面色古怪,秦牧這口氣有些太大了,他哪裡來的自信?

「難道他與七妹已經……」

他心中生出不好的聯想,倘若成為了駙馬爺,那的確無需懼怕顧離暖了。

靈玉書沉默片刻,道:「我打算離開太學院,前往邊疆帶兵。我是游騎將軍,有官職在身,而且也到了外出帶兵的年紀,只是我擔心七妹……」

秦牧安慰道:「二皇子放心,有我在呢。」

靈玉書眼角抖了抖,心道:「正是有你在,我才擔心。」

秦牧與他們兄妹小敘片刻,便起身告辭,道:「我剛從外地歸來,行李還未放下,須得先回一趟士子居。」

靈玉書將他送出皇子苑,沉默片刻,向靈毓秀道:「秦博士的心境不像是少年人,看事情很准,將來必成大器。剛才他一番話,說到我心坎里去了。」

靈毓秀噗嗤笑道:「誰說他是大人了?什麼都不懂,老說人家胖,有情趣的話都不會說。」

靈玉書搖了搖頭,道:「我最近便要上書父皇,離開太學院,不做士子了。顧離暖成為大祭酒,多半也不會給你好臉色,你若是在太學院待不下去,不如隨我去邊關。」

靈毓秀點頭,道:「二哥放心,我若是待不下去,肯定會去邊關找你。不過我還想隨霸山祭酒修行呢。」

靈玉書看她一眼,對她的小心思心知肚明,但也不好多說,只能搖一搖頭。

秦牧回到士子居,背後跟著體型龐大的龍麒麟,一路走來,士子居的諸多士子都在觀望,羨慕非常。

雲缺湊上前來,賠笑道:「狐狸姐姐,我賺到贖金了,可否將我那套衣裳贖回來?」

狐靈兒接過錢袋,掂了掂,點頭道:「你稍等一下,我取來給你。」

雲缺感謝不已。

狐靈兒回屋取回他的衣裳,高聲道:「欠我錢的,都趕快拿錢出來,贖回你們的欠條。」

過了片刻,幾個士子一臉悻悻的走來,贖回欠條,狐靈兒很是滿意,道:「下次你們再被公子打敗時,我可以給你們打八折。」

一個士子搖頭道:「太學博士是六品官,誰敢向他下手?」

狐靈兒呆了呆,轉頭向秦牧道:「公子,咱們的財源斷了,要坐吃山空,養不起這個大個子了!」

龍麒麟縮了縮腦袋,訥訥道:「每天一升赤火靈丹也是可以的,只要給口吃的……」

秦牧安慰道:「放心,我能養得起你。對了,有口水么?給我接一瓶,我拿去看看是否能夠換錢。」

狐靈兒取來玉瓶,接了一瓶龍涎,秦牧收好瓶子,吩咐他們留在家中,自己則來到太醫殿。幾位老太醫正在殿內研究丹方,見到他都是一喜,笑道:「小神醫可算回來了!這次打算練什麼靈丹?倘若是麻藥毒藥,須得提前知會我們一聲!」

秦牧向幾位太醫見禮,道:「這次來找幾位太醫試藥。」說罷,取出小玉瓶。

幾位太醫見到這小玉瓶,臉色劇變,余太醫顫巍巍道:「這瓶子我認得,莫非又是麻藥?」

「不是,是療傷聖葯。」

秦牧剛剛說到這裡,游太醫取出一口小刀,遲疑一下,然後在丁太醫的胳膊上劃了一刀,鮮血直流。

丁太醫大怒,正要發火,秦牧連忙上前,打開玉瓶取了一點龍涎塗抹在傷口上,只見那傷口立刻開始癒合,幾個呼吸時間便恢復如初,不見疤痕。

幾位太醫驚訝,連忙湊上前來,余太醫道:「這療傷聖葯可以治療哪種程度的傷?可否斷肢再植。」

秦牧點頭:「可以。有人腰身被斬斷,我用此葯將腰身連了起來,恢復如初。不過這葯只是輔助,還需要連接筋肉神經,極為考驗手法。」

丁太醫瞥見游太醫又在舉刀,連忙喝道:「你敢砍我,我毒死你滿門老小!」

游太醫下不去手,走向殿外,過了片刻,帶著一個士子走了進來。諸位太醫連忙搖頭,余太醫跺腳道:「老遊子,你瘋了?就算要試藥,你也不能砍了他的手腳!」

那士子聽了,魂冒三丈,連忙撒腿就跑。游太醫想要將他捉回來,被諸位太醫連忙擋住,道:「不可,萬萬不可。士子都是八品官,砍斷他的手腳要吃官司的。凌雲道人的那隻仙鶴前幾日與霸山祭酒的青牛打鬥,被青牛打折了腿,你去將那隻仙鶴弄來,砍掉她的腿再接上!」

游太醫出門,過了片刻帶著仙鶴回來,曲太醫捏住仙鶴的嘴,那仙鶴驚恐莫名,掙扎不得,被游太醫沿著他的傷腿將腿砍了下來。

幾位太醫清理碎骨,等待秦牧醫治。

過了片刻,卻在此時凌雲道人闖了進來,正要發火,卻見秦牧正在將仙鶴的斷骨重連,接上肌肉神經,打通骨髓。

凌雲道人不敢說話,等到秦牧接好傷腿,諸位太醫才鬆手。

那隻仙鶴連忙站起來,活動一番腿腳,驚訝莫名,然後向秦牧款款見禮稱謝,聲音脆生生的,卻是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秦牧又寫下一個藥方,交給凌雲道人,道:「你用這藥方熬藥,煮水泡一泡她的傷腿,可以通經活絡,不留隱患。」

凌雲道人見到仙鶴恢復如初,不禁又驚又喜,連忙接下藥方,連聲稱謝,笑道:「你在皇帝面前敗我臉面,我原本有些記恨,現在卻還有些感激。」

秦牧笑道:「不打不相識。」

凌雲道人總覺得這話有些彆扭,用在此處似有不妥,不過也顧不得細想,連忙喚走仙鶴,去庫府取葯。

秦牧笑道:「幾位太醫,這一瓶傷葯,值多少錢?我最近手頭緊。」

幾位太醫又驚又喜,余太醫道:「小神醫要賣?那價值可不菲呢。這種傷葯,對那些上戰場的將士來說,比什麼天材地寶都來得珍貴!估摸著少說也要上萬大豐幣!」

秦牧驚訝,道:「比梵雲霄搶劫來的還快?」

「什麼?」幾位太醫沒有聽清。

「沒什麼。」

秦牧笑道:「我每日可以煉出一瓶,便做萬金,賣給太醫殿如何?」

幾位太醫眼睛一亮,相互看了一眼,余太醫笑道:「這自然是好。」

秦牧心滿意足,告辭離去。幾位太醫白花花的腦袋湊到一起,曲太醫道:「發財了!」

諸位太醫連連點頭,激動不已,道:「還是老余頭高明,這一小瓶傷葯可不止萬金!我們一轉手,便可以多賺一半!」

秦牧走出太醫殿,返回士子居,突然背後一個聲音傳來:「小禿驢,你的隙棄羅禪杖呢?」

秦牧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向身後的那位紫衣老者,面帶微笑,欠身道:「學生見過顧大祭酒。」

這紫衣老者正是顧離暖,身上的紫袍已經不見九紋章,顯然是脫下了一品官服,換上了三品官服。

顧離暖微微一笑,邁步走到他的身前,悠悠道:「你騙走我的少保劍,當時可知你也有今日,也有落在我手上的這一天?」

秦牧搖頭,道:「大祭酒何出此言?」

顧離暖傲然一笑,伸出手來:「拿來!」

秦牧再次搖頭:「我騙來的東西,從來不還。」

顧離暖目露凶光,秦牧絲毫不懼,道:「我現在是六品官,皇帝欽點的太學博士。太后的病,也是我治好的。你動我一下,皇帝殺你全家。」

轟隆!

顧離暖周身魔氣動蕩,在身後化作一尊百丈魔神,殺氣騰騰,那尊百丈魔神讓周遭的空氣凝固,似乎連空間也扭曲起來,讓這尊魔神看起來像是午後的驕陽曬焦的地面一般扭曲,惡狠狠的盯著他。

秦牧微微一笑,道:「大祭酒還有事?」

顧離暖冷冷道:「我若是想殺你,無需親自動手。」

「你也不敢。」

秦牧還未說話,顧離暖背後傳來一個聲音,道:「你動我師弟,無需皇帝殺你全家,我殺你全家。」

顧離暖身軀僵硬,只覺彷彿有一口無堅不摧的刀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呵呵笑道:「霸山祭酒?你想為這小禿驢出頭?」

霸山祭酒敞著懷站在他的身後,背後兩口刀在刀鞘中叮鈴鈴響動不停,面無表情道:「老顧,你兩百年沒有出現,你的道法神通已經過氣了。要不要我指點指點你?」

顧離暖突然哈哈大笑,身軀化作一股魔氣消失,聲音遠遠傳來:「指點我?換做天刀來還差不多!」

秦牧轉身,突然只見一道刀氣破空而去,向那股魔氣追去。

「霸山祭酒一向喜歡打架,也是見獵心喜,估計要與顧離暖斗一鬥了。可惜我追不上。」

秦牧嘆了口氣,返回士子居,剛剛進門,只聽狐靈兒的聲音傳來:「公子,咱們家來客人了。」

秦牧進門,見到那背負雙手等在院子中的中年男子,不禁微微一怔。

延康國師。

延康國師轉過身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天聖教的聖教主,沒想到是我太學院的第一個太學博士,真是一件趣事。」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27 Queries in 0.073 Seconds.